星期四, 8月 17, 2006

巴黎自助行(七)把牆面當成畫布

說到塗鴉,我還真是缺乏好感。這種美其名以城市為畫布的所謂「藝術」,在我看來就像野狗放尿一樣,純粹是缺乏不知是怎麼爬上人家屋頂亂畫的?存在感的人企圖留下自我印記的非法行動。塗鴉運動從六零年代自加州興起以來,就像病毐似的在世界各大都會與廢棄場域出現。早期老黑們愛搞泡泡字形與3D字體,玩的多半是簽名,這玩意兒稱之為「tag」,畫的心態有點類似孫悟空這潑猴到五指山上撒尿。

我勉強能接受的是紙模塗鴉(stencil),因為它多半以具體圖象為主要元素,較接近絹印與版畫風格。技巧上說穿了也沒什麼大不了,其主要做法就和用厚紙板割出「請勿停車,違者戳胎」之類的鏤空字,再拿噴漆噴出警示用語是一樣的道理,只是模版塗鴉者大部份會多做layer,讓圖像不止擁有單一色彩。

我在巴黎街頭看到的,絕大多數是stencil,畢竟在光天化日之下,要迅速噴完了事以免警察逮捕,stencil是比較可行的方式。但在巴黎Metro地鐵隧道裡被密密麻麻、層層疊疊噴滿整面牆的,則多半是tag。看得出有些tag塗鴉者毫無天份可言,其簽名就像手抽筋時寫出來的一樣醜陋,這種tag不僅不會為城市加分,還會大大破壞市容、傷人眼力。

法國有個知名的塗鴉者,名叫Blek le Rat,是個激進的左翼塞納河路某轉角牆面上的立體人臉青年。此君初期曾和友人在巴黎地鐵隧道裡噴了上千隻的老鼠圖案,(引用自「涂鴉」一書)他說:「我覺得老鼠是這個世界上最聰明的動物。巴黎的老鼠甚至懂得乘坐地鐵。牠們坐地鐵在城裡找食物,然後搭最後一班地鐵回到自己家裡。」到了八零年代,Rat開始愛用真人尺寸的紙模製作塗鴉,據說有次他失風被逮入警局,結果碰到個漫畫迷警察,其作品當場被稱讚一番,案件還因此不了了之。

Rat曾自曝:「這世上最讓我激動的,就是在寒冷的冬夜裡躲過警察的盤問,用快凍僵的雙手完成一件作品。」老實說我也覺得他的stencil不錯,可是未徵得店家同意就在人家牆上亂畫實在是很不道德。另外,巴黎市府執法不嚴也是一大隱憂,這種事就像「破窗效應」,乾淨的牆面上只有出現一個新塗鴉沒被清除,很快地整個牆面都會完蛋。倫敦也面臨同樣的問題,由於抓不勝抓,政府還曾讓出部份牆面供塗鴉者合法揮灑,只是誠如Rat所說,對這種愛搞破壞的邊緣人而言,一旦合法,畫起來就沒快感了,也因此施行的成效不彰。

巴黎的難看塗鴉我沒拍幾張,倒是有些牆面被搞了些有趣的小玩意兒,就貼上來給大家瞧瞧吧!至於塗鴉,台北人方二和大陸人孟瑾今年合出了一本簡體字書,名稱就叫做「涂鴉」(Urban Wallpaper),內容以英國的塗鴉現象為主軸,並穿插了一些塗鴉者的訪談。以大陸書而言,美編算是做得不錯,但我才花一個上午讀完,整個封皮就因為膠裝不牢而掉落。再者,裡頭錯字連篇(我指的不是簡體用字),看了實在很礙眼,有興趣的人可以買來看看,誠品簡體館有賣。但我個人並不是太推薦。

More Photos
已是古蹟的建築學院牆面也被莫名地塗鴉 地鐵站的空白牆面幾乎都被塗滿 塞納河路某轉角牆面上的馬賽克恐龍

相關連結
城市的模板塗鴉

4 則留言:

匿名 提到...

是"純粹" 不是"存粹" 喔 =p
不過您也很厲害了 幾乎是沒有錯字呢 =)

旅途愉快喔 ~~

phyllis 提到...

有時眼花會打出同音異字
我馬上更正
謝啦!

匿名 提到...

看了您的描述
都不太想去巴黎囉
但是您的文筆真是好的沒話說
我只是一個淺水許久的忠實讀者
不是故意挑錯字喔 ^_<
希望您別生氣 =)

水瓶不奇怪 提到...

這一本"涂鴉"其實有繁體版(2005)~
叫塗鴉.城市糖果地圖(http://0rz.net/da1Ac),繁體版膠裝比較好~

其實我倒覺得巴黎地上的屎尿比塗鴉難看~巴黎還是有不少夠水準的塗鴉(照片3我忘了是哪位塗鴉名人所為)~有機會可以多逛逛~只是要小心個人安危就是!

版模塗鴉近年發展下來,越來越跟藝術分不清了~有些水準高得讓人吃驚。如Logan Hicks (http://www.workhorsevisuals.com/flash/index.html)或Phibs(http://www.phibs.com/home.html)~有機會去逛逛吧~

張貼留言

歡迎交換意見,惟網路小白橫行,故恕不開放匿名留言,欲留言請先申請 Google 帳號,為自己的發言負起法律責任。若您欲張貼網址,請使用 html 語法,以免本站版型被過長的網址撐開,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