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日, 8月 21, 2005

關於「毒鑰」

自從上回被「惡靈空間」搞到有點失望之後,我對鬼屋驚悚片就相當感冒。若不是請到甜美的凱特哈德森(Kate Hudson)主演,我根本不會為了「毒鑰」(The Skeleton Key)而走進電影院。

凱特哈德森主演的電影我只看過「成名在望」和「絕配冤家」,但兩者加起來我看了超過六次。在「成名在望」中,她飾演外表迷人、平日故作瀟灑實則內心脆弱的樂迷Penny Lane,這個角色為她贏得了一座金球獎音樂喜劇類最佳女配角獎;而在「絕配冤家」中,她則是個擁有甜美外貌和新聞理想的時尚雜誌編輯,為了完成「如何在十天內甩掉男人」的寫作主題,她與馬修麥康納展開了一場爾虞我詐的精采戀愛。

這回在「毒鑰」中,凱特哈德森飾演兼具美貌與善心的安寧看護凱洛琳,看了彌補父親因病去世沒有隨侍在側的遺憾,她對看護對象可以說是盡心盡力地照料與協助。有趣的是,劇情安排哈德森之所以無法陪伴老爸走完最後一程,是因為她放棄學業,跑去幫同學打理巡迴演出的樂團,父女倆還為此反目。這不禁讓人聯想起哈德森在「成名在望」中的角色,以及她在現實生活中也下嫁「黑烏鴉合唱團」(The Black Crowes)毒蟲主唱克里斯羅賓森(Chris Robinson)的巧合。

「毒鑰」的故事描述鐵齒的凱洛琳,因為受夠了任職的醫院將安寧照護當做一門「生意」的心態,決定接受另一份高薪的私人看護工作,以便存錢唸護理學校。她離開了紐奧良與室友吉兒,搬到沼澤區裡一棟擁有三十個房間、卻沒有任何一面鏡子的陰森大宅,幫忙年邁的女屋主照料她中風的先生。老婦人交給凱洛琳一支可以開啟所有房門的萬能鑰匙,這也導致她意外發現了閣樓裡一間擺滿「胡毒」(Hoodoo)法術古書與神秘法器的隱閉密室。凱洛琳在好奇心與幫助中風老人的善心驅駛下,一步步接近事實真相,並開始相信這棟大宅的邪惡力量,而她的生命也開始遭受亡魂的威脅…

和「惡靈空間」一樣,這兩部電影的重點都在於對邪惡勢力的「認同」,一旦對其相信並認同,恐懼便會在內心滋長,並逐步化為真實。「惡靈空間」的男主角為了擊敗藏身衣櫃中的惡魔,決定正視自己的恐懼,於是他發現原來惡魔的形象來自幼時恐懼的累積,只要粉碎內心的恐懼,就能擊退奪走親人與愛人的惡魔。至於「毒鑰」裡的凱洛琳,則是相信了「胡毒」確有其事之後才開始倒大楣(hoodoo在英文中就是倒楣鬼的意思)。片中被亡魂佔據身體的老婦人對著凱洛琳說:「我一直在等妳相信」,那句話著實教人毛骨聳然。

美國民間確實有所謂的「胡毒」法術。根據胡毒研究者Catherine Yronwode的說法,這個字起源於十九世紀,是美國人為了稱呼非裔美人的民間法術而創,也稱做「conjuration」、「witchcraft」、「rootwork」或「tricking」。胡毒混合了非洲民間儀式、美洲印地安人的草藥知識、歐洲移民的基督教、猶太教信仰與異教徒的民間傳說。和源自西非、傳至海地、再輾轉流入美國的巫毐教(Voodoo,也稱伏都教,此字的原意是「靈魂」)不同,源自中非的胡毒並非宗教,它沒有固定的禮拜儀式,也沒有層級之分,任何人都可以藉由前輩的教導而習得技巧。

嫻熟胡毒法術並給予客戶專業諮詢的人,一般稱為「hoodoo doctor」、「root doctor」或「hoodoo man/woman」。在十九世紀末期到二十世紀初期,最棒的hoodoo doctor們擁有全國性的高知名度,許多人不遠千里地前往求教,其中最知名的包括有:南卡羅萊納州Beaufort的Doctor Buzzard、北卡羅萊納州Murfreesboro的Doctor Jim Jordan、阿肯色州Newport的Aunt Caroline Dye,以及紐奧良的七姐妹(Seven Sisters of New Orleans),後兩者甚至還被寫進了藍調歌曲之中。「毒鑰」片中出現了多首非常草根的藍調歌曲,歌詞裡不僅提到hoodoo,年代久遠的唱片錄音也給人鬼影幢幢的感覺,為電影增色不少。

寫到這兒,我忽然想起了偉大的藍調吉他手Robert Johnson,據說他曾在十字路口拿靈魂與魔鬼交換精湛的吉他演奏技巧。繼續查看Yronwode的網站,發現她也提到在非洲的民間信仰中,所有的十字路口都有專屬管轄的神靈,人們會在午夜十二點到十字路口去,等一名黑衣人現身教導他們學會某種技巧,例如演奏樂器、擲骰子或跳舞,一般稱這名黑衣人為「the devil」或是「the rider」。

由於Robert Johnson的傳奇故事家喻戶曉,作者也就此傳說提出了考證後的解釋。她說,聲稱自己在十字路口和黑衣人接觸的吉他手是Tommy Johnson,而非Robert Johnson。由以下這段節錄自David Evans文字著作「Tommy Johnson」裡,LeDell Johnson引述老弟Tommy的一段話可以知道緣由:「如果你想學會如何寫歌,你就帶著吉他到十字路口去。記得要在午夜十二點以前到那兒。你自己彈上一小段…一個高大的黑衣人就會走過來,取走你的吉他、幫你調音。然後他會再彈上一小段,把吉他還給你。我就是如此學會彈奏任何音樂的技巧的。」

Yronwode表示知名的紐約時報樂評人Robert Palmer(不是那位男歌手)要為此事的誤傳負起責任,她認為Palmer將Tommy Johnson的故事張冠李戴,隨後其他作者又將黑衣人與歌德筆下的「浮士德」故事給攪和在一起,進而塑造出這個樂壇傳奇故事。好吧!知道這種說法,也算是看完「毒鑰」的間接收穫。

「毒鑰」的結局有點出乎意料,好人沒好報大概令許多觀眾為之氣結,不過一切都在預期之中的驚悚片,看起來還有什麼樂趣可言?不過我倒覺得,一直想要個黑人身體的女亡魂,在佔了凱洛琳的身體後又看到年輕貌女的黑美人吉兒,應該會相當後悔找錯人了吧。

3 則留言:

匿名 提到...

看起來跟借屍還魂很接近
灑紅磚屑跟灑糯米也蠻接近
好像全天下的巫術是一大抄一樣
只要有人相信就有用
本來看完後是覺得沒什麼的啦
少了音效和一些鏡頭技巧就沒有什麼可看的
但看過妳的文章後再回想一些情節內容
就多了更多瞭解
妳真厲害
以後看完電影後一定要再來看妳的文章
^.^

周小虫 提到...

Cowboy Junkies翻唱
(在他們第一張專輯Whites The Earth Now!!!)
Robert Johnson的Crossroads超好聽
不過我還沒聽過原唱長怎樣.....

phyllis 提到...

是喔!?
我也要找來聽聽
感謝小虫兄提供資訊 

張貼留言

歡迎交換意見,惟網路小白橫行,故恕不開放匿名留言,欲留言請先申請 Google 帳號,為自己的發言負起法律責任。若您欲張貼網址,請使用 html 語法,以免本站版型被過長的網址撐開,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