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五, 4月 04, 2008

二十一世紀的真實耶穌

有人把耶穌當神,有人把耶穌當人,也有人把耶穌當成杜撰出來的神話人物。過去百餘年來,關於耶穌的史料,諸如:在拉達克的希米寺所發現的古經文手稿、死海古卷、多馬福音…等陸續被揭露,不過大眾基於政治、民族、宗教等種種原因,始終是信者恆信,不信者恆不信,就算事實擺在眼前,有些人依舊基於自己固有的信念而視若無睹。

艾美獎記錄片導演暨製片辛卡・賈可波維奇(Simcha Jacobovici)與鑑識考古學家查理・斐列格里諾(Charles Pellegrino),獲得「鐵達尼號」大導演詹姆斯・柯麥隆的協助,於去年推出了九十分鐘的紀錄片「失落的耶穌之墓」(The Lost Tomb of Jesus),並理所當然地引起了爭議。紀錄片我還沒看完(Youtube上找得到),然而賈可波維奇與斐列格里諾去年合作發表的《耶穌家族之墓》一書,這幾天我倒是讀得興味盎然。

書中宣稱1980年春,位於耶路撒冷的某建築工地,被挖掘出一座具有兩千年歷史的古墓,出土的十具骨棺(註:一世紀時少數菁英階級猶太人曾短暫採用過的二次下葬習俗,即將屍體置入岩洞墓穴中自然分解,一年後撿骨裝入骨棺,並置於墓穴的凹竈)中,有六具與《新約》中提及的耶穌家族相關。科學研究與DNA鑑識結果顯示,耶穌與抹大拉的瑪利亞無血緣關係卻合葬同一家族墓穴,應為夫妻關係,其中一口骨棺刻有「耶穌之子猶大」的銘文,顯見耶穌與抹大拉的瑪利亞應育有一子。

就兩位作者所提出的研究證據,以及六口骨棺之名皆與耶穌家族人名有關的機率而言,我個人相信這是耶穌的家族墓穴。這樣的結論,自然有不少相信耶穌以肉身復活進而得道升天的信徒會嗤之以鼻。不過,不相信耶穌在十二至三十歲之間曾經周遊印度、尼泊爾、拉達克和西藏等地,向不同地區的不同民族學習不同宗教的長處的人也很多。我無意說服任何人,我屬於信者恆信的那一群。

因為受到《告別娑婆》(The Disappearance of the Universe)一書中譯本的影響,我習慣稱耶穌為「J兄」。J兄之於我,就像個親切的智者,在傳道的過程中,徹底體現了無階級性別之分的平等觀念。他靠著自己的智慧和努力,和佛佗一樣以「人」的身份悟道,並吸引了眾多追隨者,但最後卻被當政者視為叛亂份子而死於非命。時隔不到三百年,君士坦丁大帝將基督教定為羅馬帝國的國教,就這樣,J兄又從一名猶太罪人變成了唯一真神,從此不斷地被神化。

《馬可福音》(6:3)上記載,耶穌還有弟弟妹妹,其中四個弟弟分別叫做雅各、約西、猶大與西門。在《耶穌家族之墓》一書,便提及「約瑟之子、耶穌之弟雅各」的骨棺真偽之謎,以及以色列方面如何因為政治與宗教上的緣由,硬是將一個經研究證實為真的古物打成贗品。書中的內容我不打算贅述,去年知名部落客BillyPan已寫過相關文章,有興趣的人不妨前往一讀。不過我倒是想提一提書中第157頁關於多馬的看法。

賈可波維奇在書中表示,基督教傳統中認為耶穌的弟弟「猶大」是使徒之一,後來被封為聖猶大。但另有一位使徒也叫猶大,他就是猶大・多馬・狄迪莫斯(Didymos Judas Thomas)。但「狄迪莫斯」並不是一個名字,它是希臘文中的一個單字,直譯為「雙胞胎」。賈可波維奇認為,「這個名字強烈暗示,猶大與多馬其實是同一人。」他推測寫下《多馬福音》的記錄者就是耶穌的兒子猶大,而為稱他為「弟弟」或是取一個像「雙胞胎」這樣代碼,目的是為了保護他不被羅馬官方追殺。

如果賈可波維奇讀過2004年葛瑞・雷納(Gary R. Renard)所寫的《告別婆娑》一書,大概就不會這麼推測了。很顯然他並不是會看新時代書籍的人,畢竟這類書籍對拍攝紀錄片的他而言,有許多理論和觀念都不是能被實際拍攝的題材。總之,1992年雷納安坐家中時,眼前無預警地冒出一對神秘男女,自稱是高靈上師。其中,顯現為女性形貌的白莎,聲稱自己數世前曾經是耶穌的門徒St. Thomas,亦即《多馬福音》的作者。

在《告別娑婆》中譯本的96頁,白莎表示:「說到名字,人們當時稱我為Didymus(註,拼法與《耶穌家族之墓》中的Didymos不同),意思是雙胞胎,我謙卑地把這渾名放在序裡,人們才知道我是誰。我和J兄長得非常像,常常有人把我誤認為他,有些人還真的相信我是J兄的雙胞胎弟兄,但事實絕非如此。…由於我長得很像J兄,當我聽說他要被釘十字架時,我想做他的替身,好讓他脫困。…一直到J兄死後顯現給我們時,我才明白,整個事件原來是他自選的一種教學示範。」

《多馬福音》是耶穌在世時私傳的語錄。多馬寫道:「他說,凡是發現這一些語錄的詮釋之人,不會嚐到死亡的滋味。」白莎解釋,「J兄為我們指出了生命的道理,意味著我們在世上所經歷的一切,不論活得多麼認真,都並非真實的人生。」「J兄還教你看出天國已經來臨此地了,即使你無法意識到它的存在。…在此,J兄並不是說,天父的國在這個地球上,因為他知道,地球只存在於我們的心中。他指的是人們看不見的那個東西,因為,天國是無法用肉眼看到的。人的眼睛只能看見非常有限的有形標記,而天國不存在於人的感官世界裡,它屬於真正的生命形式。」

考古學家們試圖以各種線索拼湊出耶穌的真實樣貌與人生,以證明他確實是個曾在歷史上留下痕跡的「人」。而《奇蹟課程》(A Course In Miracles)裡的J兄,則是藉由海倫・舒曼(Helen Schucman)女士的筆錄,跨時代口傳了他的教誨,好澄清他在福音書中遭到竄改的真意。「海倫私下承認她所接收到的聲音是耶穌,」《奇蹟課程》與《告別娑婆》的譯者若水寫道:「她雖然沒有在《奇蹟課程》中公開指認出來,但在她的傳記裡,肯尼斯(註:《奇蹟課程》的主編)直接將那與她親密互動的聲音稱為耶穌,使得她與耶穌之間的互動更顯得人格化。」

對我來說,種種資料的出現,使得兩千年前的耶穌有了越來越清晰的輪廓。能夠證明他是一個活生生的人,代表任何「人」都可能藉由行善與寬恕達到與他同等的境界。而能夠直接從《奇蹟課程》中獲得到他原汁原味、未經刪改的教誨,則是生在這個時代的讀者才有機會享受的特殊待遇。能夠在此時此刻讀到這些書,我覺得自己非常幸運。

相關聯結
Discovery頻道的專題網頁:The Lost Tomb of Jesus
The Lost Tomb of Jesus官方網站

10 則留言:

phyllis 提到...

以下轉貼自twitter上的對話。有網友提出疑問,我則根據《耶穌家族之墓》、《告別娑婆》兩本書與《維基百科》裡的內容做回應:

akarih:拜讀了您關於耶穌家族的新文章,我想請教更詳細所謂第三段提到的墳墓,耶穌家族從來不是所謂菁英階級,為什麼會採取這樣的習俗呢?另,就我所知,耶穌12使徒中有兩個猶大,一個是背叛他後自殺的猶大,另一個是奮銳黨的西門,基督教傳統中並沒有認為耶穌的弟弟猶大是使徒之一,當然與耶穌的使徒多馬也並沒有關係。單純是讀完您的文章之後,有所疑問才會這樣提出,請不要介意,我也沒有任何筆戰的打算:p

phyllis:他是死在十字架上之後被追隨者移到家墓去留置,然後才被移往家族墓穴。前者是菁英階級,耶穌的家族之墓在耶路撒冷和伯利恆中間地皮不貴的地方。根據多馬轉世的白莎所言,猶大當時只是喝醉了,而且急著找女人,所以當羅馬官員看到他跟J兄在一起,又表示要給他錢時,他才一時說溜嘴。後來他因為害死耶穌而內疚自殺,但J兄在十字架上時就已經寬恕了他。

「基督教傳統中認為猶大是使徒之一」,這句是此書作者寫的。作者在這裡指的猶大應該是「聖達太」(Thaddaeus),和加略人猶大是不同人。在《告別娑婆》一書裡的高靈阿頓,自稱是達太轉世。猶大,是基督教聖人和耶穌十二門徒之一,他亦被稱為聖達太。他不是出賣耶穌的猶大(路6:16;約14:22)。他又稱為雅各的兒子(或者是兄弟),可能是奮銳黨的一員,也可能是耶穌的世俗兄弟,或者可能是新約聖經的猶大書作者。

phil 提到...

趕路的雁一文中有對基督教的深入探討,可惜作者已在二月的一場瓦斯意外中喪生:
http://6885113.blogspot.com/2008/01/blog-post_5750.html

phyllis 提到...

to phil:忽然想到如果我掛掉了,這裡就會變成一個遺跡了。

syliva 提到...

Hi Phyllis: 那...你看過大塊文化出版的耶穌的真實王朝了嗎 ?此書敘述的範圍似乎更廣,亦提及了家族墳墓一節!

phyllis 提到...

to syliva:我正在讀呢!上回去水準書局時,《耶穌的真實王朝》缺貨,再去金石堂,金石堂說他們不進大塊的書(全店只進了一本《潛水鐘與蝴蝶》),好怪。是經銷商出問題嗎?總之我隔了三天再去政大書城總算是買到了。《耶穌家族之墓》裡也有提到泰伯的這本書,他們彼此都認識。

水晶 提到...

3月份忘了是Discover還是美國國家歷史台有撥出在以色列 挖掘耶穌家族的石棺過程,只是可惜墓地上方有不少住宅,該地上方又被設成公園,他們進入地下墓穴不久就被以色列以官方理由不準他們再做研究(和台灣某些官場作風真是像!)
希望電視台能再重撥,很有意思的記錄片.

匿名 提到...

Dear Phyllis

最近我發現一個有關靈學宗教/科學間的探討,嗯~我想你一定會喜歡的...
是一個老前輩的隨筆文章,下述只是他部分發表的文章
《太空科學核子物理學與佛理的印證》1987
從「1987A」 超級新星的爆炸光芒認識佛說宇宙奧秘「佛剎」是甚麼?(1)
從太空宇宙科學認識佛說宇宙學
呵呵他也有發表有關「J兄神秘失蹤的十八年」、「J兄在印度西藏足跡的追尋」…等的文章
好奇吧!網址:http://www.geocities.com/slheng/buddhist.html
這位老前輩的身份,我也不太清楚,你是個重度網路使用者,相信你一定可以比我找到更多的資料
我是從沈家楨博士/紐約莊嚴寺找到的,我本人很佩服沈博士的宏願,他也有出一本書「金剛經的研究」
ps.此留言你不用發佈,只是單純的想與你分享

soda

phyllis 提到...

To soda:非常謝謝你的推薦,因為想要回應你,所以還是違背你的意思把留言給發佈了出來。剛才看你提到的文章,我有興趣的不得了,所以馬上點進該網站。沒想到你說的原來是馮馮居士的文章啊!真是太妙了。以前我老媽買了很多馮馮的書,可是我小時候只約略翻過沒有細讀,實在可惜,現在這些書都不在我身邊啦。不過他是位生平事蹟相當離奇的前輩,事實上,原本寫小說的他後來還成了作曲家。我十幾年前待過MCA唱片(現在改名叫環球音樂),印象中我離職不久後,還曾聽同事提及總經理(張桂明)打算發行他的交響樂曲CD哩。

To 水晶:忘了回你留言,你提到的節目就是這本書的前身唷,我也很想看呢。我之前看的是Youtube版XD。

匿名 提到...

Dear Phyllis

呵呵呵,不會啦!
只是基於好東西要與人分享
沒想到你跟他有這樣的因緣喔!

soda

wewe 提到...

在操練的過程當中 內心總是會出現疑問 有些聲音出現

也許這份對話內容 內回答一些內心的疑惑 滿心祝福~~

-------------------------------------------------------------------------------------------

你已明白世界和小我是如此的短暫與虛假,雖然當你見到他人性格中小我的一面時,

仍然會憤慨激動,因為那正是你小我的投射,你的小我是那樣的好鬥堅強.只是面對他人的小我時,

你的小我有著特殊的優越感,他會透過循循善誘企圖導正對方,若不被接受便透過挑釁對方以消減其力道.

孩子,放下吧!那不是你的工作!因此你會發現大多時候都是出現反效果的.急躁不能成事,要知道人們各有其

靈魂的意圖,你必須尊重!你很特殊,但其他人也是!你要像我一樣只是'觀察',並且只在他人提出要求時才低調的協助.

要知道有些靈魂選擇沉默讓小我坐大,以便經歷淬煉.你即便再有心,你也無法去干涉這意圖,

卻只能讓對方在時間的催化下蛻變

全文http://www.wretch.cc/blog/loveus0501/238108

張貼留言

歡迎交換意見,惟網路小白橫行,故恕不開放匿名留言,欲留言請先申請 Google 帳號,為自己的發言負起法律責任。若您欲張貼網址,請使用 html 語法,以免本站版型被過長的網址撐開,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