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三, 5月 10, 2006

美國走路男-專訪 Art Garfunkel

美國一名重達一百八十六公斤的男子,為了瘦身和治療憂鬱症,從二○○五年四月十日開始,由美國西南部的加州,一路走到東北部的紐約。九日他終於抵達紐約,整個過程宛如電影「阿甘正傳」的翻版;而經過一年多的健行,他也成功甩掉了四十五公斤的贅肉。

報導此則新聞的台灣媒體,稱這名男子為「美國走路男」。其實許多年前,我還真的採訪過一位「美國走路男」Garfunkel是捲毛那位,他就是美國知名組合「Simon & Garfunkel」(賽門與葛芬柯二重唱)裡的 Art Garfunkel。

會採訪 Garfunkel 是因為他辦了一場紀念演唱會,隨後還推出了一張現場錄音專輯「Across America」。而會有這場演唱會,是因為他「終於」完成歷時十二年的徒步橫越美國之旅。當時他剛好在明尼蘇達州的岳母家裡度假,我受雜誌社之託特別與他進行越洋訪問。以下便是這段史料級訪問中關於「走路」的部份內容:

P:你兒子叫什麼名字?他在「Across America」專輯裡的客串演唱很可愛呢!
A:他叫 James,是個非常棒的小孩喔。
P:就這麼一個獨生子嗎?
A:嗯,我愛死他了,養小孩好有趣,妳應該生個小孩來帶帶看。
P:呃....(真是哪壼不開提哪壼!未免整篇訪問變成育兒經,我趕緊轉移話題)這張專輯可說是你對這次長途旅行的紀念與記錄。當初促使你徒步橫越美國的動機是什麼?
A:我想這一切都是命。有一天,我的腳就這麼不聽使喚地走了起來....。

P:啊?
A:沒有啦!開玩笑的。我只是想過過一般人的生活,做個稱職的男人、丈夫、父親、歌手與情人。幾年前的某一天,我忽然覺得運動很重要,可是我這年紀想找個打網球的伴都不容易,而我又不想慢跑,怕膝蓋會受傷,所以就開始一直走路了。
P:Art,你的行為很「阿甘」耶!
A:哈哈!我覺得阿甘是偷學我的,我早在八年代中期就開始徒步旅行了,這可是比「阿甘正傳」要早了很多年呢!我認為身為歌手,自由和隱私非常重要,如果能帶著隨身聽、對著雲朵自在地邊走邊唱,這種運動方式肯定很適合我,因此一九八四年時我先是徒步橫越日本,一九八五年又開始徒步橫越美國。接下來的十二年,我每年都會離開紐約的家,徒步旅行個三、四趟,一次大約一、兩個星期,然後飛回家過自己的日子。下一次旅行時我會回到上次的終點,繼續未完的旅程。估計這十二年下來,我大約旅行過三十五至四十趟,走了大概有四千英哩的路。

P:好驚人啊!你都是單獨行動嗎?
A:不是,有兩次是和我老婆,有幾次是和我弟還有老友 Jimmy Webb
P:那 James 呢?
A:沒帶過他。其實大部份的旅行都發生在他出生以前。我記得有一次我和 Jimmy Webb 去愛達荷州旅行,它是美國最美的一州。一路上他一直拿著望遠鏡賞鳥,非常有趣。

P:我很好奇,你走路時都在想些什麼?
A:什麼都想。想想人們最近對我說的話,想想他們真正的意思是什麼。當你獨處又放慢步調時,就會明白什麼才是真正對自己重要的事。看著天空和地平線,我心存感激,因為我還活著而且健健康康。我認為一旦你把生活掏空,內在就會更加充實,你會明白自己真正在乎的是什麼,自己的週遭究竟發生了什麼事。我常會做一些哲學性的思考,我想這是受到我爸爸的影響。我經常反省並思索生命的真正意義,所以常會因為生命的美妙而感動,八○年代時我寫了很多詩,我試著藉由寫詩來質問自己。

P:你在長途旅行中有沒有遇到任何難忘的事物?
A:嗯....我想是鳥吧!我發現鳥會特別注意我的舉動,我邊走邊唱時牠們會繞著我飛行。當我模仿牠們的叫聲時,牠們也會模仿我模仿的叫聲,我們之間似乎可以溝通。還有,我發現美國的地形很有趣,例如河流的流向和各地的海拔。密西西比河是美國的河流主幹,許多分支例如密蘇里河、俄亥俄河等等都匯流到這兒來。看到這些壯闊的河川,你會發現自己的渺小。另外,我也以地心引力的角度來觀察各地的河川流量和降雨量、山坡地和窪地的特色等等。我想我觀察的重點不是人,而是自然景觀。
P:看來你學生時代很愛念地理?
A:沒錯,我對很多事都有興趣,我熱愛生命。只要別和我談「恐龍」這種老掉牙的話題就行。

P:那你打算出書記錄這些年的旅行心得嗎?
A:沒有耶!不過我出了一本叫做「Still Water」的詩集,裡面收錄了八十四首詩作,內容多半有關我的旅行、大海,還有我日常生活中一些哲學性的思考。
P:在這趟長途旅行之後,你認為你改變了嗎?
A:不能說是改變,只能說我被影響了。其實我認為每個人每一年都在緩慢地改變,忘記舊的,迎向新的,就和妳一樣,不是嗎?這個問題太大了,因為我們每天都有一點不同。

「Simon & Garfunkel」曾經那麼紅那麼紅!而我竟然可以和其中一員閒話家常二十分鐘,現在想起來都覺得不可思議呢!

延伸聆聽:Paul Simon & Art Garfunkel / Bridge Over Troubled Water

7 則留言:

Cobain 提到...


只能說這真是令人羨慕的經驗
有沒有合照ㄚ
有的話有機會再和你借來看^^

鳩鳩 提到...

真的是一個很特別的分享呢!
我也覺得走路時可以讓身心放鬆

yangtea 提到...

你好,我今天刚在网路上搜到了这篇十分珍贵的访谈,请问可否转载至百度的“西蒙&加芬克尔”贴吧中呢?谢谢^_^

以下为贴吧的地址:
http://tieba.baidu.com/f?kw=%CE%F7%C3%C9%26%BC%D3%B7%D2%BF%CB%B6%FB

phyllis 提到...

to yangtea:您好!煩請註明出處及網址即可,也謝謝您的禮貌詢問。我今天才知道「賽門與葛芬柯」在對岸是譯作「西蒙&加芬克尔」耶!好妙啊:)

yangtea 提到...

好的,谢谢~~~~

PAUL的姓名翻起来比较统一,无非就是“西蒙”或“赛门”,这里似乎叫“西蒙”的比较多,ART的姓氏比较长,又不常见,这里除了“加芬克尔”,亦有看到被翻作“加丰凯尔”、“加丰克”等等各种版本的^^

PS.看来你的英文十分流畅呢,我的英文很烂,真佩服你呢~~~~

imageman 提到...

這真是一個令人羨慕的採訪,至今我在車上的一張mp3還是他們的精選,他們在80年代於紐約中央公園的演唱會唱的sound of silence讓我感動不已。請問你是曾是滾石的員工嗎?還是我猜錯?我太太在滾石財會部工作近10年...

imageman 提到...

忘了說,我是從雪印奶粉一直看過來的,文筆不錯,加油

張貼留言

歡迎交換意見,惟網路小白橫行,故恕不開放匿名留言,欲留言請先申請 Google 帳號,為自己的發言負起法律責任。若您欲張貼網址,請使用 html 語法,以免本站版型被過長的網址撐開,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