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日, 10月 24, 2010

家族排列之神秘初體驗(下)

前文提及我在上週日的家族排列活動中,第一次上場當了代表,但我扮演的不是某人,而是某人的「癌症」。結果,我竟不自由主地出現了神秘體驗。

這個案例的當事人是一名女性(Z),她的雙親先後罹癌,因此希望能藉由家族排列找到原因。排列師首先安排A上場代表當事人Z,再請Z以直覺從群眾中挑選代表父親的F、代表母親的M,以及分別代表父、母親之癌症的F1和M1,而我就是被挑選上場的M1。

說起來我與Z素眛平生,她會在掃視群眾一圈後挑選我來扮演她母親的「癌症」,坦白說我還滿訝異的,在那當下我還想自己是不是趕稿趕到面有菜色,才會讓人選我來扮演癌症?但在訝異之餘,我也覺得十分幸運,竟然第一次參加排列就有機會體驗代表的感受。

在我上場前,F已經坐在地上,滿臉倦容,F1則是緊貼著他站立,面部表情有些天真。M站在離F有幾步之遙的角落,而我選擇站在場地邊的另一個角落與M面對面。這裡要說明的是,代表們在上場前都清楚自己扮演的角色,上場後也都自發性地呈現出感覺最舒服的位置與姿勢。換句話說,這次排列呈現的樣貌都是代表們自己決定的,而不是由當事人指派的。

家族排列的神奇之處在於,即使沒有外力介入,上場的代表也會不由自主地呈現出其代表人物的言行舉止,以及當事人家庭(或工作)成員之間的親疏遠近與愛恨情仇。排列師形容這種感覺就像被「上身」一樣,當然這只是比較傳神的形容方式,實際上並沒有人真的被外靈附身。

總之我才上場靜候不到三十秒,身體便開始無法抑制地顫抖,胸腔嚴重心悸不說,人還差點喘不過氣來。糟糕的是,幾分鐘後我的後腦杓更莫名其妙地發麻,而且還一路麻到了上背部,難受極了。

排列師見我不對勁,問我想不想移動位置,例如往父親F走去,我直覺地回說我不想移動。排列師再問我有沒有什麼話想對M說,畢竟我是M所生的病啊!結果我連想都沒想就朝著她邊喘氣邊吐出幾個字,「放...輕...鬆...。」講完後M主動走向我,貼著我站,我則以左手搭著她的肩,想碰觸她。

感覺上我對生病的F沒有多大感覺,對M倒是有些依賴(廢話,M不存在的話我也不存在了)。排列師見我再心悸下去不是辦法,便請我退一步離開場中,她戲稱這叫「退駕」。果不其然,這些症狀在我離場一分鐘後迅速解除。我進茶水間喝了口水,然後回到群眾裡繼續觀察場中的變化。

後續細節我就不多談了,不然單一案例用五千字都寫不完,但大家從完整的排列中可以清楚地感受到,父親F和母親M是疏離的,兩人的疾病各有其心理因素。經過排列師地進一步地解析,我們得知M多年來一直渴望得到F的憐惜,也希望F可以分攤一些家事,卻始終事與願違(我想許多傳統婦女大抵上都有這種心情吧!),最後她在潛意識中只好驅使自己成為一個病人,好讓F可以展現對她的關心與照顧。

看得出來,M生病後F確實「暫時」扛起了家務,也對老婆M多了幾分關注。M雖然生病,但內心卻帶有幾分滿足。不過這種情況並沒有維持多久,因為F很快地也得了癌症,而且病情比M更嚴重。排列師推測,F可能不想擔任照護者的工作,而且亟欲想重返往日的生活,因此他在潛意識中決定使自己也成為病人。

「你爸生病以後,妳媽的病情是不是就好一些了?」排列師問道,而答案是肯定的。換言之,在F生了比自己更重的病以後,M沒辦法只得使自己好起來,以便打起精神照顧F。於是,兩個人的相處模式重回原點,只不過,現在兩個人都得了癌症,算是雙輸局面。解決之道是M要學會愛自己,而當F達不到M的期待時,M也必須放輕鬆,不再心生怨懟。

由於當事人是女兒,她與場中的代表們無法代表雙親跟彼此和解(除非父、母親其中一人到場擔任當事人),因此當事人只能回家向雙親明示或暗示地點出這個致病的關鍵因素。至於創造出這一連串戲碼的M要不要改變心態,試著多愛自己一些,當事人則插不上手。

從這個動力關係我們可以發現,一個人的心念、做出的選擇以及處世的姿態,不僅僅是個人的事情,也會影響家庭成員。父親的獨善其身可能會導致母親生病,母親生病可能會連帶導致父親也生病,而小孩則是因為雙親罹癌而烏雲罩頂,一個家就這樣變得愁雲慘霧。

排列師說:「從人的層次來看,父親當然應該照顧母親,小孩當然應該照顧生病的父母,這是責任問題。但從靈性的層次來看,沒有誰非得照顧誰不可,個人造業個人擔,而自己的快樂則必須自己尋找。如果你不愛自己,還有誰會來愛你?如何在人與靈性的觀點之中求得平衡,是相當重要的人生課題。」

中場休息時,當事人Z前來向我致歉,說是挑我上場代表癌症、讓我身體不舒服,她感到十分愧疚。我倒覺得這一點都不礙事,因為機會難得,而且能以這麼激烈地方式體驗當代表的感覺,還真是教人印象深刻。Z還說母親得的是肝癌(肝主怒),肝沒有痛覺,而肝與胃是相關的,所以母親總是感到胃痛。此外,母親的脖子上有顆壓迫到神經的小瘤,這使她在後腦杓與背部之間經常性地發麻。

排列結束後,排列師請當事人與上場的代表們發表感想。我說在與Z印證之後,我發現我似乎完全體驗到了M的病痛。由於我老媽是胃癌過世的,而我又經常胃痛,所以我偶爾也會擔心自己是否可能罹癌,而這次的經驗則讓我覺得我也應該放輕鬆心情,並放下對某些人所抱持的期待,否則我當天的體驗很可能會是自己未來的預演。

排列師說,「會選妳上場是有原因的。因為妳可能有某些問題與當事人相應,甚至妳可能與某種相關疾病帶有共振的頻率。在這個過程中,不止當事人可以看清問題的癥結,事實上,代表們心中也有某些部份可以得到啟發或療癒。這也算是一種共時性呢!」我自己也覺得,我的問題確實有某些部份與M類似,如果那天對疾病的體驗是我可能發生的未來,那我還是從現在開始對自己好一點吧!與大家共勉。

相關影片:家族系統排列遵循的原理


補充:這支影片提到了家族的傳承、尊重愛的序位,以及海寧格所強調的「道」。我不是這個領域的專家,只是一個讀過幾本相關書籍的初心者,但我個人認為「承認」被排除的祖先以使家族系統圓滿,這個道理中西皆然。道教或民間信仰的詮釋方式可能是,如果某位祖先被遺忘了,沒有立個牌位接受奉祀,那麼後代子孫可能會招致不幸。如果對照家族排列的運作方式,那麼替被遺忘了的祖先立個牌位,其實等同於在意識上「承認」並「尊重」這個祖先在家族中的序位。當這個動力系統平衡了之後,某些先人的問題自然不會複製到後代身上。

10 則留言:

匿名 提到...

謝謝版主分享文章。有兩個疑問:
(1)本文提到"...彼此和解(除非父、母親其中一人到場擔任當事人"。記得(上)文提到不需本人到場,可否解釋此矛盾?
(2)對於疾病的產生有許多說法,"以生病獲得他人的關愛"是我在接觸new age時所聽到的說法,可是佛道說法則是疾病是"業力"引爆(例如您前世殺了許多人),這兩種說法有矛盾嗎?又版主偏好哪種說法呢?

謝謝您:)

phyllis 提到...

To 匿名:

(1) 如果當事人想處理與某A的問題,但某A死了,或是聯絡不上,或是兩人翻臉了,這時當事人可以藉由家族排列與某A和解(某A確實可以不到場)。但在這個案例中,真正的「當事人」其實是生病的F或M,Z小姐只是透過觀察兩人的互動得知其動力狀況。就我初淺的認識,非當事人是不太能進行排列的,而且也不能代替當事人進行和解,但Z小姐很擔心家人的健康,所以還是進行了排列(有專家的話麻煩指正)。其實當天的八位報名者中,只有Z小姐不是真正的當事人。

(2) 疾病的產生有許多種原因,有生理性的、心理性的、業力導致的,「以生病獲得他人的關愛」只是其中一種可能性。其實大家通常都是看醫生看不好,才會求助於其他的「另類」療法,所以基本上這些個案已排除了生理性的致病原因,而剩下的原因若非由心理因素造成,就是受到業力的影響。

在《家族排列釋放疾病業力》一書中,身為醫師的作者就花了不少篇幅解釋:疾病的意義是出於對受害者角色的無法割捨。在《疾病的希望》一書中,兩位身為心理醫師的作者甚至認為疾病是人類的本質,「我們並不是得到疾病,而是我們本來就是疾病。」因為在演化的控制體系下,健康需要與其對立的相反面......

ChiaHui 提到...

來你這真的學到好多!

我從來沒聽過家族排列的相關訊息
你這兩天的介紹讓我大開眼界

Erika 提到...

Dear Phyllis

透過妳的文字學到很多,
已經打算好好研讀『愛的序位』這本書,好深入了解家族序列這個主題。

我覺得妳很像神秘界的維基百科!
看Phyllis長知識啊!

感謝妳分享如此好文,
讀妳的文章如沐春風。

by Erika

Katsu
宇宙浪人
提到...

簽到!
很棒的體驗耶 ^^

green tea 提到...

我也真的長知識呢 總是能在妳這裡學到很多東西 因妳的介紹也讀到不少對自己有好處的書
真謝謝妳阿~

Catherine 提到...

每天都會上來看看您有沒有新文章,看您的文章真是一大享受喔^^

南瓜寶 提到...

又開眼界了!

我直覺想到這三、四年跟我不斷起衝突的大姊。
可是我一點都不想花錢去跟她化解 XD
擺爛中......

匿名 提到...

.您怎能好好愛自己呢?告訴我您如何預防胃癌?別告訴我這是醫師說的,我國醫師法並沒有法規規定醫師虛偽不實報告陳述必須接受法律懲處罰款,不信者可去查看醫師法。


follo喵

yu 提到...

在森林泉水/ 身心靈書活館 每週二晚上6:30pm 有家族排列活動, 歡迎各位前往參與!帶領者是精神科楊孟達醫師
http://soulplace.pixnet.net/blog

張貼留言

歡迎交換意見,惟網路小白橫行,故恕不開放匿名留言,欲留言請先申請 Google 帳號,為自己的發言負起法律責任。若您欲張貼網址,請使用 html 語法,以免本站版型被過長的網址撐開,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