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二, 3月 19, 2013

解夢

日前老公做了個惡夢,當晚他主動告訴我夢的內容,我直覺那是潛意識有話想告訴他,而且訊息十分明顯。那夢境大致如下:他開著一部全新的便宜小車上路,我坐在助手席上。他發現車子越開越不順,一留神才注意到方向盤竟不在車頭左側,反而位於車頭中央,他得歪著身子才能駕駛。他很彆扭地繼續前行,偏偏路況越來越差,而我也一直碎唸,這逼得他不得不下車查看,卻發現車體不知何時已被刮得傷痕累累。他很心疼,但不知如何是好,最後慌亂到叫出聲來,於是被我搖醒。

老公有靈媒體質,土地公曾多次透過他傳訊給我,而且訊息準確地嚇人。去年元旦他受洗成為基督徒,這一年多來,他在個性上有不少調整,但工作境遇和財務情形卻每下愈況,即便縮衣節食仍入不敷出。為此他深感焦慮,三不五時就懷疑為什麼這個信仰如此折磨人,非要把他的自尊踩在腳底下踐踏不可?他不止一次對我說,他的經驗讓他明白一件事,那就是:「我不能為自己做任何決定,我必須等候神的指示,我自己做決定的下場一定是剉賽,不是做白工拿不到錢,就是莫名其妙丟掉工作,屢試不爽。」

他認為神似乎有意奪走他的一切,讓他成為蟲子或垃圾,如此他才能學會放棄自尊和驕傲,成為神的工具和器皿。我回說bullshit,人有自由意志(這裡先不扯到腦神經科學),人當然可以做決定並為自己的決定負責。所謂臣服絕不是成為神面前的蟲子或垃圾!我們是神的一部分,神愛我們,自然不可能踐踏我們、讓我們一直經驗匱乏。我們應該做的是「盡人事、聽天命」,然後接受這些決定所導致的後果,並從過程中習得新的智慧。

前幾天他因為薪資被告知要延遲兩個月入帳而異常哀怨,我建議,「那你就跟那家公司溝通或抗議嘛!哪有人這樣的?」但他說基督徒不能抱怨,要順服神的安排。我再次回說bullshit,被人欺負還不吭聲,那叫做笨,不叫順服。反應了至少有一半的機會可以解決問題,不反應的話,連一半的機會都沒有,這叫做「盡人事」。但在盡人事時不妨用力禱告,祈求神的協助。如果反應無效,便接受事實,記取教訓,下次接工作前記得先把付款方式談清楚,這就叫做「聽天命」。

講完我便要求老公對神抱怨,用力抱怨!我說:「神不是你肚子裡的蛔蟲,祂不會每天主動打探你的心事和煩惱。如果你有要求,有不滿,請務必透過禱告讓神知道,神知道了才能有所回應。抱怨也是一種禱告,《與神對話》的作者尼爾不也是剉賽到極致,寫信對神發了一堆牢騷,才跟神對上話的嗎?抱怨沒有不好,壓抑自己的負面情緒才糟糕。可是經常對人抱怨容易惹人厭,對神抱怨就沒有這種問題。重點在於,不要只是抱怨,而是要進一步告訴神『你希望如何被對待』。」

表達不滿→提出要求→得到滿足(或是被提醒還有該做的功課還沒做),小時候我們不就是這麼跟父母溝通的嗎?我認為對天父當然可以如法炮製。於是那晚老公用力地向神抱怨和禱告,隔天他與接案的公司溝通之後果然得到了回應:對方答應提前一個月付款。

坦白說,我經常希望老公離開那個老是鼓吹信徒奉獻金錢、時不時稱中國為「內地」的潮流教會。他們大力宣揚做了「什一奉獻」(捐出每月所得的十分之一給教會)就能得到來自神的百倍、千倍回報。但我個人認為,與其把錢捐給位於市中心的明星愛用教會,讓他們擴大會所規模、增添影音設備,印製精美文宣、承包藝人經紀,做一大堆強化牧師和藝人「小我」的事,還不如把錢捐給流浪動物或弱勢家庭,給予他們最直接的幫助。

我信神,也愛J兄(或約書亞,或耶穌),不過我對一切「人造宗教」抱著敬謝不敏的態度。我喜歡閱讀各類宗教典籍,但我不願加入任何「人造」的宗教組織,被任何「人造」的宗教儀式給束縛,我更討厭被要求一週出席N次固定聚會,放著家人不管只顧著與固定成員搞宗教小圈圈,並接受他人不見得完全正確的經典解讀方式,被安排做些對弱勢族群沒有幫助的「服事」,然後一旦想脫離,就被說成是「不順服」,或是受到撒旦的攪擾。

每次老公一陷入苦惱、自責、沮喪並向我訴苦,我就會順勢勸他:「如果一個地方讓你越去越『雖小』,越去錢越少,越去離平安喜樂越遠,越去離失望匱乏越近,這種地方何苦再待下去?更何況,我們絕對可以直接與神聯繫,並不是非得透過或依賴教會不可。」但已經受教會「洗腦薰陶」一年多的他,對這種比較「New Age」的說法感到不以為然,他認為他會待在那個教會必然有其原因(這點我無法反駁),因此我只能尊重他的選擇,並祈求他別在已經寅吃卯糧的情況下,還對教會做什麼號稱一本萬利的什一奉獻。

上週末他又經歷一次「心靈暗夜」。在我看來,緊接著這些鳥事出現的夢境其實是個非常清晰的指引。我認為,夢中的那輛車子象徵宗教(或該教會),它是協助我老公抵達目的地(或彼岸)的工具。現實中我老公喜歡氣派的經典款進口大車,中古的也行。夢裡他開的卻是全新的國產小車,這表示他目前雖然因為車子擁有光鮮外表而尚可接受,但久了還是會想換成大車,畢竟那跟最切身的舒適度、安全度與滿足感有關。

方向盤不在它該在的位置上,意味著行進中的他無法掌控車行方向,因為主導權不在他手上。如果他放棄自己做決定,做什麼事都要等候神的指示,那麼這輛車就會越開越不順,前方的道路也會越走越崎嶇。而我這個坐在助手席上的乘客既然被「帶賽」,自然會一路碎唸、抱怨個沒完。至於那輛小車雖有光鮮外表,但上路後的表現卻很「落漆」,才走一段路就傷痕累累,顯見其品質堪慮,要靠這輛車抵達目的地恐怕相當困難。

我對老公解析,「神是太陽,祂一直都在,但神不是你的司機,祂不會替你開車。無論你開哪款車,最後都能抵達目的地,只是時程快慢有別。如果不想開車,也可以騎車或走路。假使路上塞車,騎車或走路並不一定就比開車慢。我們可以運用各種工具,盡人事努力地朝目標邁進。然而神要讓車外陽光普照,還是讓我們一路摸黑,這得看我們跟神的關係,以及心念和業力等種種因素。總之開車的是你,不是神,但你可以祈求前途一片光明。你不是蟲子或垃圾,你可以自己做主。你的潛意識希望你把方向盤抓回自己的面前,必要時甚至可以換一輛車。」

我不知道他聽完我的詮釋之後有何打算,但無論他想不想繼續待在這個宗教裡,我都覺得或許他可以考慮換個教會。至於我呢,我始終喜歡一個人走路,我知道神就在上方,不過如果能有個同行的夥伴也挺好的。

噗浪討論網頁:http://www.plurk.com/p/ibmd9d

星期五, 3月 08, 2013

《設計幸福寵物家》之貓奴書摘

朋友借我一本書,名為《設計幸福寵物家》,她認為作者的部分建議,與養了三隻貓又讓家裡「零雜物」的我,在做法上不謀而合。很可惜這本書目前已絕版(希望這麼實用的書可以重新出版啊),所以我將與貓相關的重點摘錄下來供貓奴們參考(至於養狗人家就抱歉了)。


  1. 想要在室內和貓狗一起生活,不要從人的立場來看,而要從貓狗的立場出發。
  2. 在室內擺設擬人化的貓狗道具,可以說是很危險的,因為貓狗的行為模式和常識跟人不一樣。不去尊重這種差異,只是單方面強迫推銷你的愛情(道具),貓狗反而會感到壓力。
  3. 想告訴貓狗什麼是「正確」或「不正確」的行為,時機很重要。要在行動發生的0.5秒內,做出對該行動的評價(Good / No),否則牠們無法了解。只要時機稍微出錯,或不斷反覆責罵,寵物會覺得飼主不是在否定行動,而是在否定自己,會變得容易害怕、沒有自信。
  4. 對貓狗來說,「容易理解的居住環境」有三個重點:一,用高低差或門來明確分割可以進去和不能進去的地方。二,不能讓寵物隨便碰到的東西,不要放在寵物手腳跟嘴搆得到的地方。三,用觸感讓寵物了解什麼地方可以磨爪子、磨牙,什麼地方不行。
  5. 想跟貓狗同住有五個重點:一,活動場所的保持與限制;二,保持收容率;三,清掃的容易度;四,維持空氣環境;五,不只是防堵,更要去滿足。
  6. 貓奴最好採「完全室內飼養」,別讓貓自由進出家門。只要家裡變成貓的地盤,貓就沒必要出門巡視地盤了。貓不是平面生活的動物,必須打造立體的運動空間才能讓貓過得舒適又快活。房間數量必須有「飼養數量加一」個房間,以便防止缺乏運動造成的肥胖,並消除貓的壓力。(我家只有兩個房間,可是有四個貓窩。)
  7. 如果是套房或雅房,要考慮到貓的上下運動,設計一些不繞過去就看不到的空間,這樣有可能彌補空間不足的缺陷。另外也可以將紙箱堆起來當成簡易健身器材,玩舊了就重做一個,讓貓有全新的道具可以玩。創造一個小巷子般的空間,貓也會很開心。
  8. 貓會在室內爬上爬下,只要活用室內立體空間,就能防止貓無聊或缺乏運動。不過貓雖然擅長垂直攀爬,卻不擅長往下爬,所以經常因為從高處跳下而傷到關節。使用室內橫樑的貓專用通道(cat walk)和二樓扶手,也經常會讓貓掉下來。所以請在此前提下,添加一些樓梯或斜坡。
  9. 一般成年貓咪,需要跳躍才能上去的高低差大概是40公分左右。所以要讓貓咪輕鬆上下的階梯高度,就是30公分以下。
  10. 貓非常喜歡靠窗看風景或曬太陽。請利用這個特性,積極運用窗戶讓貓做垂直運動。


    小舞喜歡在窗邊的貓平台上曬太陽看河景。

  11. 一般人認為貓喜歡爬到高的地方,實際上貓是不會隨便爬高的。通常是高處有讓貓在意的東西,或是貓想從那裡往下俯瞰,牠們才會往上爬。理由可能是想在高處埋伏,攻擊下方經過的獵物,不讓對方發現自己,而且視野良好方便監控。如果只養一隻貓,自然沒有一群貓之間的上下關係或緊張感,所以即便主人設置了貓塔或貓樹,貓咪也可能不賞臉。
  12. 要讓貓在家中自由走動,只要開幾個專門讓貓通過的開口或小門就方便多了。
  13. 「能夠自由行走的場所」,最好事先做些容易清掃的處理。由於臭味和污垢容易殘留在縫隙裡,所以地板請盡量選用縫隙較少的材料。無論貓狗,只要吃太多都會嘔吐。(所以我愛用塑膠木紋地板,便宜耐看又好清理。)
  14. 貓喜歡舔身體,貓唾液中的蛋白質會附在身體表面,隨著貓的活動到處散落。其中一種叫「Fel dl」的蛋白質是主要過敏源,如果長時間接觸這種過敏原,就會得到貓過敏的病症。飼主如果想要預防貓過敏,必須經常清掃貓的活動場所才行。此外,家具後面很容易累積濕氣和塵埃,也是一種污染室內環境的來源,所以盡量減少家具擺設也是很重要的。
  15. 想讓貓狗舒適生活,必須注意空氣流通和室內濕度的調節,這對防止臭味附著很有幫助。濕度一高就容易產生黴菌和繁殖跳蚤。話雖如此,過度乾燥也很危險。人、貓、狗都一樣,只要皮膚乾燥免疫力就會降低。另外,乾燥的空氣(室內溼度低於30%)容易引起靜電,跟「室內塵埃」合體後更糟糕。解決方法是選用灰泥或矽藻土等可以調節濕度的「調溼建材」。
  16. 收納食物方面,氧化是乾燥食物的大敵。打開後要小心保存在陰涼場所,避免包裝受損。
  17. 貓磨爪子的行為除了要把爪子換新,還有領土標記(散布味道)與刺激爪子快點長出來的效果,所以不能阻止貓磨爪子。對貓來說,磨爪子的場所必須是「對貓來說必要的」地點。這種地方多半是房間出入口、明顯的牆腳、柱子附近。飼養兩隻貓以上的話,就要增加磨爪子的地點來讓貓做標記。貓越多,標記地點就有越高的傾向。
  18. 瓦楞紙箱、麻繩綑起來的東西、地毯等,都很受貓的歡迎。(推薦買搖搖盆和貓大餅。)如果是木材的話,桐的圓木、橄欖樹、杉樹等針葉樹的木板比較軟,貓也比較喜歡。洗衣板之類的波浪板也不錯。國外有動物行為學者主張,直條紋或木紋會激發貓咪磨爪子的欲望。所以像壁紙或窗簾等裝潢材料,最好避免使用直條紋或木紋。
  19. 無論貓狗,七歲以後飲食模式就會轉換到老年型態,從這時起,聽力、視力和體力都會慢慢開始降低。老了的寵物最好生活在安靜、可以安心休養、不會有孤獨感、人容易看到的地方,就跟小狗小貓的時候一樣。一開始老化就換地方住,會對寵物造成負擔。所以在寵物還小時,就應該考慮老後的生活環境配置,趁早做好改造或更換配置的準備。
  20. 貓尿的臭味是狗尿的五倍。貓廁所最好設在人用廁所或洗衣間裡,只要換氣設備齊全,就不會那麼令人在意了。(我是擺在客廳裡但天天換報紙條。)
  21. 跟狗相比,貓不怕熱反而怕冷,設置日光浴場所和溫暖的床是很重要的。暖氣用具就算選用不容易燙傷的輻射熱式暖爐,貓也可能因為靠太近而造成低溫燙傷,所以用柵欄圍住暖氣用具就可以放心了。
  22. 為了不讓貓把紗門抓壞,可以選用強化的玻璃纖維紗網。
  23. 如果貓喜歡爬上窗簾橫槓或被高處吸引,就會抓著窗簾往上爬。可以選用長條式窗簾或捲簾來減少損害程度。(我家三貓不抓窗簾,但窗邊貓平台上方裝的是白色捲簾,因為貓愛待那裡,所以選用平常可收起,讓塵蟎難以附著的材質。)
  24. 把貓步道延伸到廚房是很危險的。貓專用通道的橫樑如果經過餐桌上方,貓毛之類的過敏原也容易掉到餐桌上,造成衛生問題。
  25. 不能做些人不能通過(進入)的通道或樓梯。我們必須仔細清掃維護寵物經過的地方,所以請把通道設置在我們碰得到的地方。
  26. 一般家庭會把貓狗的居住地點設在客廳,所以客廳燈具最好不要只有頂燈一種,可以搭配壁燈、桌燈等其他燈具來調整客廳亮度。在寵物睡覺前,減少色溫較高的螢光燈具照明,增加色溫較低、比較能安定情緒的白熱燈泡照明,比較容易讓寵物冷靜,好好睡覺休息。

沒有比曬太陽更舒服的事情了!

噗浪討論網頁:http://www.plurk.com/p/i9ko9o

星期一, 3月 04, 2013

馬尼拉之行(五):期待再相會

傍晚,Tessie 阿姨的司機載我一行人回到 Nightingale 阿姨的住處,眼前又是一番熱鬧滾滾的場面。中午開打的幾個牌搭子剛好散場,於是我們再度被留下用餐。席間Nightingale 阿姨表示她明晚要陪回馬尼拉參加婚禮的大兒子一家人回舊金山,來做客的 Father George 接下來得替主人看家。原來 Nightingale 阿姨早年曾為教會工作,與長年住在東京的 Father George 交情深厚,Father George 每年都會在 Nightingale 阿姨的家小住兩回,雙方早已相處得跟家人沒兩樣。

吃完第一輪,Nightingale 阿姨那位不良於行的美國老公 Bill,在兩名看護的攙扶下出來跟大家打招呼,我和老公見狀立刻讓出位置請他就座。Bill 看上去有些瘋瘋顛顛,我原以為他可能患有失智症,後來才曉得他很愛裝傻作弄人,而且並沒有因為行動不便就充滿負面情緒,臉上總是掛著笑容。他一坐下便大力讚賞 Father George 是世間最好的人,接著讚美 Carol 信仰虔誠,然後又讚揚我老公是個「gorgeous man」。我很少見到這麼用力稱讚他人的人。

當時不過晚間九點,但 Nightingale 阿姨頻頻催促他老公早點睡,Bill 撒嬌耍賴討親親,最後這兩位年紀加起來有一百五十歲的老夫老妻,就在眾人面前親了嘴互道晚安。我在想,擁有大量人力分攤家中勞務和看護工作,應該是撐起大家庭的男女主人不致愁眉苦臉的原因之一,但有堅定的信仰、不吝惜給予家人讚美並慣於表達愛意,才是他們可以開心度日的關鍵所在。

說起來他們真的是非常西化的一家人。每個人的英文都跟母語一樣流利;用餐時,飯菜是依序傳下去,輪流盛進自己的盤子裡,既衛生又可控制食量;偶爾借用彼此的車時,會額外塞些小費給司機;家人們道別時也必然要貼臉抱抱,說些祝福的話。相處幾次下來,我發現自己好羨慕這個家族,他們在繼父這位長兄的帶領下,關係相當緊密,卻又沒有一見面就比闊氣、道人長短,或是說些損人不利己的話來表現自己的優越感…等華人常見的壞習氣。

自從老媽過世以後,我就和她的手足失去聯繫。當過大學副教授的小舅,盜領了老媽存在美國的所有遺產逃之夭夭。以明星高中教職退休的大舅,從老媽告別式後就主動失聯。同樣自高中退休的小阿姨也和大舅「共進退」,至今人間蒸發下落不明。七年來(今天剛好是老媽的祭日)他們沒人上金寶山看過老媽,而我完全不清楚他們的所做所為跟那筆錢有沒有關係。無論如何,我對這些為人師表的傢伙感到十分心寒。與繼父的家族兩相對照,我只覺得自己的母系家族扭曲失常到令人哀傷的程度。

十點鐘,我們和 Carol 及六姨步行回酒店休息。Carol 跟我們相約隔天(週日)早上七點半到一樓吃早餐,我原本覺得太早,聽到她和六姨清晨六點就要上教堂做禮拜,不免覺得自己想賴床的心態太可恥,便和老公一口答應下來。後來吃早餐時 Carol 告訴我,教堂的禮拜分成好幾輪,第一輪清晨五點半就開始了,她們六點到其實是只能參加第一輪的後半段和第二輪的前半段,不過加起來仍算是一次完整的禮拜,哈哈!


在酒店打包行李時隨手拍下的窗外景色。


希望明年可以再度造訪,但行程不要被控制得這麼嚴密 :P

由於我們的回程航班是中午十二點五十,Tessie 阿姨表示十一點到機場即可,因為週日馬尼拉不塞車,車程只需二十分鐘,所以我們一行人又跟著她往 Nightingale 阿姨家移動。Tessie 阿姨在接機時就送了我十幾包當地著名的「7D」芒果乾當見面禮,沒想到此時 Nightingale 阿姨又從她的巨型食物庫裡取出四大包自製的芒果乾交到我手上(我帶的見面禮是真正用土鳳梨做的鳳梨酥),我看這份量我大概可以吃上一年。

道謝兼道別之後,我們回酒店整理行李。Tessie 阿姨來電表示,繼父決定再來跟我們 say goodbye。就一個病人而言,他還真有行動力。十點十分,繼父又在助理和司機的陪同下來到酒店。Carol 提議不如再吃點什麼吧!於是我們挺著肚子又進早餐吧點了現做的米蛋糕來吃。這次我們不再哭哭啼啼,而是開開心心地替繼父服務。Carol 負責餵他吃蛋糕(繼父手抖得厲害),我則是負責替他鋪餐巾,清除落在他胸前的蛋糕屑。四個人在二十分鐘內把米蛋糕吃得一乾二淨。


剛烤成的米蛋糕上撒了椰子粉,吃起來非常鬆軟,入口即化。

十點半,我們此行最後一次送繼父上車並向他道別,繼父的下一站是 Nightingale 阿姨家。Carol 說:「今天是元宵節,大家要一起包潤餅。下午還會一起討論 Papa 接下來的治療方向。」不得不說,我很高興有機會認識這個超有向心力的大家族,希望今年稍晚能如繼父所願,換我們在台北款待他與陪伴同行的家族成員。在此誠心地祝福他身體健康。(完)

噗浪討論網頁:http://www.plurk.com/p/i8tb25

系列文章

馬尼拉之行(一):漫長的一天
馬尼拉之行(二):美食主義者
馬尼拉之行(三):好個大家庭
馬尼拉之行(四):市區半日遊
馬尼拉之行(五):期待再相會

星期日, 3月 03, 2013

馬尼拉之行(四):市區半日遊

繼父乘車離開後,我和 Carol 尷尬地忙著擦眼淚、擤鼻涕。這次一別,不曉得再聚首會是什麼情況。看到這種場面,剛抵達的 Tessie 阿姨建議我們,「下午就當觀光客吧!」她會請司機載我們去兜一兜。「交通不是很糟嗎?」我問。我寧可待在酒店補眠,也不想長時間塞在車陣裡。她說馬尼拉週末沒什麼車,不太會塞。於是我們收拾起感傷的情緒,搖身一變成了走馬看花的觀光客。

Carol 在馬尼拉念完小學便前往紐約,讀完中學又回家鄉讀大學,其後因為受不了紐約的步調又轉往舊金山定居。剛好家族中有許多親戚長年居住該地,彼此也有個照應。她會說流利的英文和 Tagalog 語,卻不像上一代至少會說幾句福建話。就好比我外公外婆是由浙江來台的第一代,到我老媽那代還會說流利的浙江話,可是到我這代已經說得零零落落。母語若是缺乏刻意傳承,至多三代大概就會消失無蹤了吧!


聖奧古斯丁教堂的外觀,下方拍照者就是 Carol。

抱著懷舊的心情,Carol 帶我們參觀的第一站是聖奧古斯丁教堂(San Agustin Church),地點位於她曾就讀的小學旁邊。在我們參觀期間,司機則等在外頭納涼。

菲律賓是天主教國家,巴洛克風格的古教堂多為西班牙佔領期間所興建,全國僅有南部的民答那峨島以伊斯蘭教為信仰主流。Uncle Ray 的老婆就在民答那峨當小學副校長,夫妻倆分住兩地。聖奧古斯丁教堂位於西班牙古城區(Intramuros),內裝精緻華麗,1993年已被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列為「世界遺產」。教堂內有博物館區,我們看到許多來自宿霧的天主教古文物,不過對於強調悲苦的繪畫和塑像我實在很難有共鳴。


許多大戶人家製作的遊行花車剛好被教堂借來展示。

同一時間教堂內正舉行婚禮,我們三人到二樓夾層處居高臨下地觀察,隨即發現緩步進場中的新娘身穿大紅婚紗,搭配米白色的超長頭紗,造型十分顯眼。新郎新娘就位後便坐在台前等候神父,類似新娘秘書的女性則是不停地替新娘整理裙擺和頭紗。現場觀禮的賓客不多,但多數盛裝打扮。我從網路搜尋結果得知,港星張衛健也曾在那兒舉行婚禮,只是教堂官網上的申請門檻實在不低,外國人想在那兒結婚得費一番功夫才行。


大廳內部只能用金碧輝煌來形容。


天花板的彩繪精緻奪目。


教堂迴廊因玻璃窗花而呈現出彩色的光影。

離開教堂後,我們前往對面的「馬尼拉之家」(Casa Manila)閒晃。這個區域在二戰時期受損嚴重,1980年代由前第一夫人伊美黛.馬可仕主導翻修,總算重現了西班牙殖民時期的建築風格。由於時間有限,我們沒進博物館參觀,只在充滿南歐風情的庭院咖啡館裡小坐了一會兒。


「馬尼拉之家」面對聖奧古斯丁教堂的一側是 Barbara's 餐廳的入口。


「馬尼拉之家」的中庭讓人覺得彷彿置身歐洲。

Carol 建議我嚐嚐當地知名的甜品「Halo-Halo」,我從善如流地點來吃,發現它是加了煉乳、各種甜豆、果肉(例如椰子)和冰淇淋的剉冰,乍看之下有點像「摩摩喳喳」,口味稱不上特別,顏色則是鮮艷到讓我有吃進不少色素的錯覺。這麼說吧!如果「冰館」的芒果冰是100分,這玩意大概只有40分。順道一提,halo在菲律賓 Tagalog 語中是「mix」之意。至於老公則是依建議點了本土品牌的「San Miguel Beer」來喝,據說味道還不賴。


左邊是色彩鮮艷的「Halo-Halo」,右邊是著名的「San Miguel Beer」。

我們的下一站是「聖地牙哥古堡」(Fort Santiago),它是菲律賓境內最古老的石頭堡壘,最早是由西班牙征服者所建造。在西班牙佔領期間與二戰期間,不少人在那兒失去生命,其中包括菲律賓的民族英雄/國父荷西.黎剎(José Rizal)。黎剎是華人後代,精通二十二種語言,既是眼科醫師,也是作家兼畫家。他於1896年被西班牙人以羅織的判亂罪名處決。古堡內的黎剎紀念館收藏了他的書籍、畫作、收藏品與手稿,以及他死後其家人在油燈內找到的一首被藏起的遺詩—「我最後的告別」(Mi último adiós)。


聖地牙哥古堡內的天主教塑像。

古堡內花木扶疏,有許多精緻的塑像,景色十分優美。裡頭也提供馬車載客服務,可是那馬伕有敲竹槓之嫌,環城一周他索價兩千披索,我們一致覺得太貴,決定徒步繞繞就好。行經露天劇場時,Carol 說她兒時在那兒看過反核行動劇,我告訴她三月九日台灣北中南東各地都會舉行反核大遊行,我和老公會參加台北場。我也順便跟她解釋了一下拼裝出來的核四有多麼危險。


乘馬車環城所費不貲,還是遠觀就好。


當天的氣溫約三十二度,我前後遇見兩隻出來曬太陽兼打盹的貓兒。


兩隻貓咪似乎不太怕人,見我接近表情仍相當淡定。

這趟半日遊的終點站是馬尼拉灣,我們抵達時正好可以欣賞夕陽。灣岸有許多餐廳和燒烤攤子,也有不少遊輪停靠。如果可以沿著灣岸慢慢散步,或是搭個含晚餐的遊輪出航飽覽美景,應該會相當愜意,不過我們才待不到二十分鐘就離開了,原來晚上又有聚餐。


馬尼拉灣的夕陽。


我在這兒弄丟了貓咪造型的哀鳳耳機孔塞,嗚~再會了,貓貓。

(待續)

噗浪討論頁面:http://www.plurk.com/p/i8n243(裡面有更多照片)

系列文章

馬尼拉之行(一):漫長的一天
馬尼拉之行(二):美食主義者
馬尼拉之行(三):好個大家庭
馬尼拉之行(四):市區半日遊
馬尼拉之行(五):期待再相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