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一, 10月 31, 2011

離奇售屋記 (4):裝可憐才是王道

八月十日是我告M公司仲介的出庭日,在此先回顧一下M公司的事蹟。五月下旬,我發現M公司盜用我刊登在591上的售屋圖文,並於同一個平台刊登售屋廣告,而且單坪售價比我的開價低了八萬元(權狀七十幾坪的房子總價因此低了近六百萬),甚至遠低於該社區的平均行情。報案後我更發現,同樣的圖文也被張貼在樂屋網上。

M公司如此混淆視聽,嚴重影響我的房屋銷售。我去電請M公司將盜貼的圖文撤除,對方先是推說「沒空」,接著又說刊登者外出,隔天才能處理。可是過了一天,M公司卻只撤文不撤圖,而且盜用的圖檔還持續刊登至七月下旬付費廣告到期為止。

我一度猜測,仲介有如此囂張行徑,恐怕是身為舊家鄰居的網路小白在幕後指使。不過仔細想想又覺得,如果網路小白這麼討厭我,理應希望我趁早滾蛋,幹嘛找人來妨礙我賣房子?因此我推論此事與她無關。但無論如何,今年以來我仍被網路小白的後續動作搞得火冒三丈。

我是在偵查庭外等候出庭時才初次見到被告。他獨自一人,沒有律師陪同。經過木工盜圖事件和網路小白事件,我已經從以前那個一進法院就緊張到拉肚子的俗辣,轉變成可以單槍匹馬上陣的原告了。事實上,就連網路小白在惱羞成怒之餘反告我「妨礙名譽」,我也沒有太過擔憂,頂多就是心煩。

檢察官先是向我問話。我表示售屋文案是我的原創,文中所指涉的房屋特色,從裝修風格、平面格局、車位所在位置到廚房裡安裝的洗碗機,都是我家專屬,被告盜用我的圖文,還替文中所指涉的房子大降價,相當惡質。

輪到被告說明時,這位比我年長整整二十歲的仲介佝僂著身子,慢慢往前跨出步伐。他可憐兮兮地表示自己在盜用我的圖文前剛出過車禍,手縫了十幾針,所以「不方便打字」。由於手上恰巧有同社區同樓層的房子要賣,因此上網尋找可用的售屋圖文「修改上傳」。

可惡的是,那間與舊家只有一牆之隔的房子,住的正是在我們搬走後繼任為管委會主委的社區「消息人士」*女。至於*女為何在我跟網路小白首次對簿公堂時委託仲介賣屋則仍舊是個謎團,更奇妙的是那間房子到現在都沒賣掉,*女是否真有售屋意圖,我很懷疑。

M公司仲介聲稱自己手不方便,卻用滑鼠盜用了我的售屋圖文再交由公司同事上傳,並將售屋圖檔上原有的591浮水印裁掉,讓圖檔明顯變短。但他拒不道歉,還當庭辯稱那張圖只是跟我拍攝的圖檔「雷同」,並非「盜用」。

檢察官不理會被告的狡辯,緊接著問他如何發現我的售屋網頁?他回答是上網找的。檢察官再問他,是上哪個網站、怎麼找的?他支支吾吾一陣之後說:「是上591搜尋社區名稱後發現的。」可想而知,他原本就有盜用他人圖文的動機。

檢察官聽完直指,「可是關於室內裝修的描述、附贈的傢俱、家電和車位位置,都是告訴人家中專屬,並非該社區每戶皆一體適用,你卻整篇剪貼。」被告聽了竟說:「那些我忘了刪掉。」我好傻眼,難道他認為把並非一體適用的部份刪除,就能肆無忌憚地盜用?莫非他跟某些身心靈愛好者一樣,認為我的原創圖文也屬「宇宙資源」,可以恣意取用?

說起來,這案子不止是盜用圖文的問題,因為被告的行為大幅降低了我自售的機會。若有人想找同社區的房子,在591輸入關鍵字後發現兩間封面照完全相同的房子,點進去又發現連售屋文案也一模一樣,但兩者的售價差距近六百萬,試問有哪個買方會來電?如果我有火燒屁股的急用必須賣屋週轉,結果因為房子賣不掉而想不開跳樓,他是不是要負起道義上的責任?

剛發現M公司的無良行為時,我曾詢問跟我簽有一般約的仲介B小姐。B小姐表示,有時這種行為的背後動機不單是盜用他人圖文省時省力而已,也有可能是逼迫屋主簽約委售的手段。通常屋主在591刊登自售廣告後,都會接到仲介人員的索命連環摳,而屋主的因應方式除了使用該站提供的電話號碼保護功能,似乎也只能要求有意看屋者直接以email聯繫。

然而面對這種堅持自售的屋主,仲介也有自己的因應對策。如果一直聯絡不上屋主,據B小姐爆料,有些不肖仲介會盜用該屋的售屋圖文,在同一個平台刊登廣告並大幅降價,目的正是為了逼迫屋主主動聯繫,甚至在百般無奈地情況下簽約委售。為了賺取開發獎金和後續的四趴服務費竟使出這種奧步,實在令人不齒。各位日後若是遇到相同的狀況請直接報案,千萬不要姑息甚至簽約委售讓奸人得逞。

暸解案情後,檢察官問我願不願意和解,我說願意。檢察官再問我和解條件是什麼?我說「賠錢」,對方必須為自己的行為付出代價。我也再次強調,「這案子不止是盜用圖文的問題,因為被告的行為嚴重影響我的售屋權益。」但被告立刻以哀兵姿態表示自己是退休之後才當仲介,過去五個月完全沒有業績,簡直一窮二白云云。檢察官於是又問我:「如果他不賠錢呢?」我說那就看他的行為會不會被起訴啊!我猜我當時想必是氣壞了,口氣有些不屑,以致年輕的檢察官竟喝斥我:「這裡不是讓妳要錢的地方!」

當下我好氣餒。我相信此人在帶看時絕不會佝僂著身體,表現出一付慘兮兮的模樣。但總之他發揮了驚人的演技,使我這個受害者看起來反倒成了惡人。事實上,跟C公司的「佛珠男」交過手後,我對不肖仲介的騙術又有了進一步的認識。被告究竟是不是退休後才當上菜鳥仲介,是不是真的出過車禍手部縫了十幾針,誰曉得?畢竟檢察官並未要求他提出證據,而這些事情也與盜圖罪行本身無涉。因此我只能祈求檢察官明察,這些八成是老鳥仲介鋪陳出來的戲劇效果。(待續)

噗浪討論網頁:http://www.plurk.com/p/eji8ku

星期日, 10月 30, 2011

離奇售屋記 (3):說好的買方呢?

被M公司和N公司盜用售屋圖文並謊稱我有委賣,又被詐騙集團C公司耍得團團轉,期間還不時出庭與網路小白奮戰,一晃眼已是七月中旬,為期三個月的591售屋廣告即將在七月十八日到期下架。土地公說這間房子農曆六月底(國曆七月三十日)前可以成交,我不禁在心裡遙問祂老人家:「說好的買方呢呢呢呢呢?」(回聲不斷~)

才在心裡問完土地公,原以為生命中不會再有任何交集的X小姐竟在七月十四日捎來一封信,她說她還是很喜歡我的房子,她願意出跟仲介B小姐帶來的客人一樣的價錢。奇妙的是,當天另有兩組來自591的買方來電相約看屋,一組是約上午的夫妻,一組是約下午的仲介。「仲介要看屋?」有意開發物件的仲介不是早在我刊登自售廣告的前兩個月就盧過一輪了嗎?怎麼還有仲介打來?接聽電話的老公解釋說:「D先生說他是要陪朋友過來看房子,但還不確定是幾點。」

好吧!且戰且走,於是隔天上午我們依約回舊家帶看,然而那對夫妻顯得百無聊賴,興趣缺缺。懷著白跑第N趟的鬱悶心情,我想不如就把房子賣給X小姐吧!一樣的售價如果由仲介B小姐賣出,我得支付百分之四的服務費。如果自售,這筆錢就是百分之百實拿,我可以省下數十萬元。既然舊家似乎有個無法超越的價格門檻,那麼乾脆由第四度接觸的X小姐接手吧!

只不過,這價格離土地公指示的底價仍有一段距離,因此離開舊家後我決定再上烘爐地問問。土地公的答覆很明確:「可以賣給X小姐。雖然再等下去會有更高的出價,可是得等到明年。」明年?想到網路小白成了社區主委,我巴不得立刻處理掉那間房子。但我終究接受了「房子得賣給X小姐」這個事實,只是心裡仍不免期待土地公能再出點力氣幫幫我的忙。

下山時已近下午三點。途中我把想法告訴老公,他建議:「那妳就打個電話給人家,約時間見面談啊。」我心裡雖然急,但要找到X小姐的手機號碼卻得回家上網,因為我用的向來是功能極簡的「失智手機」。既然暫時聯絡不上,我索性催促老公撥電話跟D先生確認看屋時間。D先生想約五點。這意味著兩小時後我們就得再回舊家帶看。由於不方便跑太遠,接下來的三十分鐘我們都在雙和一帶閒晃。身為蘋果迷的老公邊開車邊嫌棄我那支無法上網的傳統手機,我心一橫,決定直接辦支iPhone 4。

我很快便走進直營門市挑好門號,然後坐在櫃台前等手續辦妥。此時一名女子推門入內,我定睛一看,認出她是前年跟我買下永和舊家的買方。她開心地坐下跟我聊天,還說自己今年初賣掉了那間房子(當然是大賺了幾百萬)。我忽然有種想法,我覺得自己會在那一刻遇見跟我買過房子的人,必然隱含某種象徵,而且應該是吉兆,於是我一出店門馬上用哀鳳寫了封信給X小姐。

我們在五點前回到舊家,沒多久D先生便帶著Y小姐夫妻及其幼兒來訪。Y小姐花了兩個小時鉅細彌遺地提問,從水電管路到天花板材質全都調查得一清二楚。接著,我們的對話演變成一場價格攻防戰,最後Y小姐以高出X小姐出價七位數的價格成交,而且她買下了我所有的傢俱、家電與傢飾品,這使得我離家徒四壁的「青豆化」目標只剩一步之遙。

不過事情並沒有想像中順利。手上不止一間不動產的Y小姐,想先確定銀行貸款成數後再跟我簽約。拖了三天,七月十九日,也就是我的591自售廣告刊登截止日的隔天,Y小姐付了一筆訂金。換句話說,我不用再花一千五百元續刊廣告了。

然而收下訂金後,Y小姐開始提出一些改變房屋現況的要求,例如每個房間都必須有電視cable線,而且不能走明管,牆面還要重新粉刷等等。儘管我們一一配合,也約了配線師傅回舊家施作,但買方答應的簽約日期卻一延再延,眼看就要拖過土地公承諾的成交期限—農曆六月底(國曆七月三十日)。

這期間我老公曾因蜂窩性組織炎住院八天,為了cable線的問題還跟醫院請假回舊家監工,我自己則是上場擔任免費的油漆工,這麼辛苦為得就是讓Y小姐趕緊簽妥合約。所幸在老公臨出院之際,她總算答應相約七月二十九日至代書樓簽約,這日期剛好比土地公承諾的成交期限早了一天,而我也果然是在D先生的協助下自售成功。不得不說,土地公真是太神奇了。也因此一走完售屋流程,我隔天就依承諾捐了六萬元的現金給廟方管委會。至於X小姐,我也只能對她說聲抱歉了。(待續)

噗浪討論網頁:http://www.plurk.com/p/ej0ny1

星期六, 10月 29, 2011

離奇售屋記 (2):不存在的X醫師

第二集登場的仲介人員有點多,我先來個簡表好了:
  • B小姐:前集已登場,有簽約,很勤奮,幾乎週週帶看。
  • C先生:C公司最早出現的仲介先生,也是主動來電者。
  • C1先生:C先生的主管,陪同C來跟我們初次見面。
  • C2先生:C公司的菜鳥,陪同C1跟我們約在舊家看屋。
  • 店長:C公司的加盟店店長,即C、C1、C2的主管。
  • P公司、Q公司:我從沒接觸過的仲介公司。

【以下為正文】

在無良仲介的攪局下,我在591刊登售屋廣告近兩個月後,才終於吸引到第一組看屋客。這對即將結婚的年輕情侶很喜歡這間房子,第二次看屋時便直接出價。遺憾的是,仲介B小姐帶來的第一組客人開價都比他們高出三百萬,我連那組客人都不賣,怎麼可能賣給他們?在明白告知狀況後,事情不了了之。

事隔一個月,C仲介公司的C先生打電話給我老公,表示某醫師曾由P公司帶看舊家,他很喜歡,想直接跟屋主談價錢。我老公正在開會,便來電請我給仲介回電,但我聽了老公的轉述後立刻研判C先生說謊,因為我從未接觸過P公司,我只跟A、B兩家公司簽過約,而我親自帶看的客人當中並沒有醫生。可惜我對C先生的陰謀太好奇,所以還是忍不住回電。這件事情讓我學到:明知對方是騙子還回電,根本就是自討苦吃。

C先生聽了我的質疑後馬上改口:「大概是那位醫師聽錯了,或許帶他去看屋的是Q公司也不一定,因為兩家的領帶顏色很像。」我則回應,「我也沒有接觸過Q公司,而且看屋的客人裡沒有醫生。再說,他幹嘛不請P公司或Q公司來談價錢,反而要找你們C公司呢?」怎料C先生竟馬上編出一套新說詞,他表示:「因為我們剛幫他賣掉一間房子,他很信任我們。」

「不管你怎麼說,所有買方都是我親自帶看的。你們說有個我從沒見過的人曾經進過我家,讓我覺得心裡發毛。麻煩你現在就給我說清楚,這醫生倒底是誰?」我提高聲調再次質問C先生。

「他姓X啦!」C先生心不甘情不願地回答。
「姓X的看屋客就只有一位X小姐,她和她老公都不是醫生。」我開始怒了。
「反正人家已經要講價錢了,妳要不要先讓我看一下房子?」C先生把我的話當耳邊風。
「既然這位X醫師看過房子,你幹嘛再看一次?我過去一趟要兩個小時,很累耶!」
「看過房子才能替妳守住價錢啊!那不然我不看房子,我們先見個面好了。」C先生如是說。

我腦波還真弱。我明知C先生謊話連篇,竟答應隔天(週六)中午與他見面。隔天C先生帶了主管C1前來,我和老公在明知C1先生八成是同夥的情況下,居然請他們吃午餐,甚至答應隔天(週日)下午帶他們去舊家看屋。更扯的是,週日下午我們居然被盧到簽下了一紙一般約,而且簽約者還是C1與菜鳥C2先生,C先生則從此消失。回到家,我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竟會做出此等蠢事!

週日當晚C1來電,說X醫師想「當面」跟我談價錢,他仍舊堅持X醫師是真實存在的一個人。我覺得事情相當詭異,便反問:「如果買方直接跟賣方談價錢,那你們仲介的立場何在?」C1直說他們會想辦法,要我去一趟仲介公司就對了。

我繼續追問:「進過我家的X醫師到底是誰?你不說清楚我就不去!」C1這才坦言,約我見面的正是X小姐。可想而知,X醫師根本不存在,C、C1和C2全都說謊。我直截了當地告訴C1:「X小姐之前出過極低的價格,如果這次她的預算還是低於*萬,那就不必談了。」C1馬上保證說:「不可能,她的開價絕對高過這個數字,你們來談就對了。」於是我這笨蛋又跟他們相約隔天(即週一)晚上在C1工作的加盟店與X小姐見面。

週一晚上我和老公準時抵達,X小姐還沒到,C和C1則不見蹤影。招呼我們的是菜鳥C2和不曾謀面的店長。店長貌似算命仙,說話流氣又愛裝熟,初次見面就大哥、大嫂地猛叫,跟我們不太對盤。我坐定後「故意」問店長:「X醫師人呢?什麼時候會到?」他竟回答我說:「X醫師有事不能來,我怕你們白跑,馬上約了另一位買方X小姐過來談。」哇!面不改色地公然說謊到這種地步,甚至連跟C1串供的步驟都省了,這位店長未免也太誇張了吧!

十幾分鐘後,那位年底即將結婚、到過我舊家兩次,還出過價的X小姐出現在我面前。老實說,我對X小姐的想法感到相當疑惑,我疑惑的是,「X小姐怎麼會以為她找仲介跟屋主談的價格,會比她自己跟屋主談的價格來的低呢?仲介可是要收服務費的啊?」這實在教人摸不著頭緒。

X小姐入座後,從沒進過我舊家大門的店長馬上衝著她灌迷湯:「哎唷!這間房子很好啊~妳買了一定早生貴子、發大財啊。」一連串說下來,我聽到快反胃,便直接打斷他說:「X小姐已經看過兩次房子,也出過價了,只是價錢沒談攏,所以這些客套話是不是可以省略啊?我們不就是來談價錢的嗎?」才說完,店長立刻堆了滿臉不誠懇的笑容,央求X小姐先出個價,但X小姐卻一付很為難的樣子。怪了,仲介不是說「買方要求直接跟屋主談價錢嗎?」莫非這也是騙人的?

店長見狀,只得請X小姐到會議室外頭商量,獨留大學剛畢業的菜鳥C2陪我和我老公「喇塞」。我們起初不曉得他們會「商量」那麼久,所以傻呼呼地跟C2有一搭沒一搭的瞎扯。可是,我老公一下班就趕過去,我也是兩個小時前就從淡水出發,兩個人都還沒吃晚飯,結果這麼一等,竟莫名其妙等了一個鐘頭!待店長和X小姐再次回到會議室時,已經是晚上九點半了。

我和老公餓著肚子,終於等到了X小姐的開價。這回她的出價比上回提高了兩百五十萬,但還是不及仲介B小姐帶來的第一組客人的出價。這是在裝肖維嗎?X小姐明明知道,就算她把價格往上加個三百萬我也不會賣,怎麼會在跟店長盧了一個小時、讓我們餓肚子餓了這麼久之後,還開出這種價錢呢?我聽了她的出價後直言:「這種價格我是不可能賣的,這樣討論根本是在浪費時間。」

說時遲那時快,店長忽然從口袋裡掏出一串黃色佛珠,開始一顆一顆數給我看。他對我說:「放下吧!別再當屋奴了,妳這樣每個星期跑回去帶看不是很累嗎?」他還語重心長地說:「妳就給年輕人一個機會嘛!讓他們買得起妳的房子嘛!」

數佛珠要屋主「放下」是哪招?換個場景我恐怕會以為他是背後有羅盤在轉的心靈大師,我整個大開眼界啊!於是我回答他:「幫幫忙,我也是年輕人。不然我回去問問土地公好了,我們再聯絡。」但我心裡想的當然是,我怎麼可能跟你們這家騙子公司再有任何往來呢?

臨出店門前,手裡仍掐著佛珠的店長跟在後頭對我說,「祝妳身體健康唷!」聽到這句話,我渾身雞皮疙瘩都起來了。只是萬萬沒想到,我跟C公司的孽緣還沒結束。

當晚回家後,X小姐來信(591自售網頁上有我的email),她寫道:「這次是仲介一直要我們談談看,結果...讓你們白跑了一趟,真是不好意思~」。原來,X小姐預算不夠,決定至新北市另一個區域找房子,言談中與C公司的店長提及曾經看過我舊家。C公司掛保證說他們能替X小姐談到好價錢,並從中收取服務費,因此這一切全是「佛珠男」動員旗下三名仲介在呼攏我們買賣雙方,說他們是詐騙集團應該不為過吧!

兩天後,我打電話給C1先生,請他寄回上週日簽約時跟我商借的舊家建商文宣品。我一連打了幾通電話都無人接聽,一小時後C1先生回電說自己得了蕁蔴疹,癢到沒辦法接電話(??)。我一心軟又叮嚀他趕緊去看皮膚科,還提醒他患部不要洗熱水,而他立刻答應當晚就請菜鳥C2把小冊子送到我家社區門口。當時我得意地以為,「不發怒果然是好事。他們雖然從頭到尾都在騙我,但只要我不發怒,他們終究會感到羞愧,所以才願意把小冊子親自送回來給我。」

結果咧?真心換絕情。C1要我八點十分在社區門口等,還說菜鳥同事已經上路,於是我八點三分就杵在社區門口。八點五分,C2來電表示原本要來淡水見客戶,但客戶臨時改期,所以他不來淡水了。「所以你是改天才要送過來嗎?」我天真地問。「沒有耶!我沒事過去幹嘛?」我居然得到這種回答!就這樣,我被放鳥了。事後再聯絡C1,他說如果我不希望小冊子被折到的話,就自己去他店裡拿,而他們公司遠在板橋。唉……(待續)

噗浪討論網頁:http://www.plurk.com/p/eimf5k

星期五, 10月 28, 2011

離奇售屋記 (1):盜圖降價是哪招?

自從發現網路小白是舊家鄰居後,我就決定賣房子,這已經是我第三次出售自宅了。這次的售屋過程照樣曲折離奇,仲介使出來的手段也教人匪夷所思,不將之公諸於世,簡直枉費老天賜給我的寫作素材。

去年底,我因為鄰居的裝潢聲、社區後方工地開挖的噪音與震動(目前均已結束),以及車胎遭不明人士割破而搬離舊家。我原本打算租屋一年,待噪音結束後再搬回,因此承租的是附傢俱的裝潢屋,自宅的傢俱家電仍全數留在原處。今年四月初我甚至訂製了一組白色牛皮沙發來取代搬走前賣掉的Bubble Club。然而四月中旬得知網路小白的真實身份後,我覺很難再在那個社區待下去。因此儘管覺得可惜,我還是下定決心賣屋走人。

上回售屋,我被簽下「專任約」的仲介擺爛半年,想自售解套,卻礙於合約而使不上力。約滿後我初次上中和烘爐地請示土地公,沒想到才在591上自售六天,房子便順利脫手,從此以後我決定再也不簽任何專任約。有了成功經驗,這回我照例上山請示土地公,從開價到底價我全都一一擲筊詢問。而無論是前者或後者,土地公給的數字都高過我的預期。

看到這種數字,我一方面開心,一方面擔心。開心的是,若能以此價格脫手,接下來的幾年我可以不愁吃穿;擔心的則是,開價會不會高到根本沒人理我?老公安慰我說,「行情是人創造出來的,再說,妳設計的房子很美啊!物件不同,價格自然不同。」好吧!既然如此,我乾脆把成交時間也給問清楚。我可不希望因為價錢拉高而導致成交期的延長。

擲筊的結果是,土地公說農曆六月底(國曆七月三十日)前可成交。我再問是自售還是委售,土地公指示「會在仲介的協助下自售」。啊?這是哪門子的售屋手法?進一步追問我才明暸,土地公的意思是我可以跟仲介簽「一般約」,而且多簽幾家沒關係,但房子最後會是我自己賣掉的。

於是我就權狀一一精算出大公、小公的面積和車位坪數,然後拍照、挑圖、寫文案,並於四月十八日(也就是確認網路小白是舊家鄰居的兩天後)上591刊登VIP售屋廣告。廣告一期三個月,要價一千五百元。由於我不想「大量」接聽仲介來電,因此在老公的同意下,我以他的手機號碼作為聯絡電話。

就這樣,打從591的自售廣告一上線,我老公便重回被仲介索命連環摳的恐怖生活。一天接到四、五通「開發物件」的電話不是新鮮事,有時還是同一家店的不同仲介人員打來的。更過份的是,有些仲介會佯裝看屋客,害我千里迢迢從淡水搭乘近兩小時的捷運加公車過去替他們開門。

由於土地公交代可與仲介簽一般約,經過一陣攻防,四月底老公決定與其中兩位有禮貌、態度又積極的仲介小姐簽約,而那些好裝熟、愛耍嘴皮子的仲介先生則全數不予考慮。後來A小姐在三個月內僅帶來兩組客戶,勤奮的B小姐則幾乎週週帶人看屋。我為什麼這麼清楚?因為每次帶看我人都在現場,畢竟我的傢俱、家電、傢飾仍在屋內,不方便將鑰匙交給仲介。換句話說,售屋期間我一直在租屋處與自宅兩地疲於奔命。

五月下旬發生了一件離譜的事。我上591回覆買方提問時,發現同社區另有一間房子出售,我好奇地點進去查看,卻發現整篇售屋文案都是我寫的,裡頭的描述全是「我家」,就連大樓外觀圖也是我拍的,但售屋者卻是我從未接觸過的M仲介公司。更誇張的是,這間房子的單坪售價比我的開價整整低了八萬元,甚至遠低於平均行情。M公司如此混淆視聽,莫非是想讓我的房子賣不出去?抑或背後有人指使?正和網路小白打官司的我,不得不做此聯想。

我見狀立刻撥打網頁上的電話號碼,請M公司將盜貼的圖文撤除。對方態度不佳,先是要我打電話問另一位仲介,另一位仲介接聽後又推說「沒空」,要等隔天才有辦法處理。可是到了隔天傍晚,M公司卻只撤文不撤圖,為此我決定跑一趟保智大隊。只不過截至七月下旬對方的廣告刊登期限屆滿為止,我被M公司盜用的圖檔始終未被移除。

僅僅事隔四天,我發現N公司也盜用我全數的591售屋圖檔。他們將591自動壓上的浮水印塗銷後,加了自家公司和兩名仲介的名字與手機號碼,並將三種版本的圖檔同時刊登在N公司的售屋平台、仲介個人部落格及樂屋網等九個網站,除了謊稱房子是屋主委售外,還故意下修我的售屋開價,行徑囂張。我同樣去電請N公司撤圖,可是等了三天N公司仍置之不理,而且毫無歉意。

說起來,M公司和N公司不僅侵害我的著作權,謊稱他們手上有「我家」這個物件,或是謊稱我有委售,對消費者而言也有詐欺之嫌,於是我又跑了一趟保智大隊,因為我這輩子還沒見過這麼誇張的房仲公司,不追究不行。或者說,我這輩子見過最扯的人碰巧都集中在舊家那個區域。只不過,要輪到這兩個案子開偵查庭,恐怕得等上兩、三個月(在搬進這間屋子以前,我可是從來沒有進過法院呢)!

報案後,來自仲介的鳥事依舊不斷發生。沒多久,M公司又來電胡鬧。該公司的某仲介打電話給我老公,偽裝是來自591的看屋客,我老公因為工作正忙,便來電請我跟對方相約看屋時間。我不疑有他直接回電,當日的對話大致如下:

「您好,請問您是要約時間看屋嗎?」我問。
「是啊!我人就在附近,騎腳踏車就會到。」那人答道。
「可是我搬走了耶!從淡水過去開門大概要兩個小時喔!您可以等嗎?」
「這麼辛苦喔?(尖聲訕笑……)不然妳鑰匙交給我,我來替妳賣啊!」
「你是仲介?」我馬上不說「您」,改說「你」了。
「是啊,我M公司的。」
「……」

天底下怎麼會有這種人啊?可是這種言語上的捉弄比起C公司的兩面手法,只能算是小巫見大巫。那C公司是怎麼騙人的呢?且待下回分解。(待續)

噗浪討論網頁:http://www.plurk.com/p/eidqqu

星期三, 10月 12, 2011

一則新聞的誕生、流浪、沉寂與復活

今年四月五日,「ABC News」的記者Nick Watt在倫敦採訪了Cindy Jackson,一名定居英國的美國女子。據說她是當今世界上做過最多次整形手術的人。我覺得Nick採訪時的態度不太友善,但最後他也不得不承認,儘管Cindy做過五十二次手術,但如果他與Cindy擦肩而過,他無法察覺她有任何異狀。換句話說,Cindy的整形結果很自然,它並沒有淪為一場freak show。原新聞聯結如下:
Cindy Jackson Sets World Record With 52 Plastic Surgeries, Cosmetic Procedures

隔天,四月六日,網路新聞頻道「The Young Turks」引述了這則新聞,影音報導中的畫面出自ABC News:


八天後,也就是四月十四日,「蘋果日報」報導了這則消息,網頁內嵌入了The Young Turks的報導畫面:
「真人芭比」整形52次 55歲如妙齡女

同一天,中天新聞也報導了這則消息。
55歲女整形52次創紀錄 獲真人芭比封號

隔天,四月十五日,這則已經過中譯的消息開始出現在中國各大新聞頻道與網站上,例如:


然後,這則新聞沉寂了一會兒。但是隔了近半年後,九月二十九日,中國「鳳凰網」忽然又報導了這則「舊聞」,於是這則消息再度復活。
55歲老太太變20歲少女臉 整容前後對比驚人

短短一週,這則新聞被四處引用、轉貼。十月六日,它出現在中國的「環球網論壇」:
55岁老太整成20岁少女

接下來的三天,這則消息繼續被散佈於中國的「新華網」等各個新聞網站。然後,十月九日12:27,Nownews的「國際中心」「綜合」報導了這則舊聞:
世界第一人工美女! 55歲婦人整成20歲少女

同一天稍晚,19:34,TVBS也終於「整理」出一則「外電」:
52次整形 55歲女整成20歲辣妹

於是這則舊聞在時隔半年後,又成了台灣各大論壇與剪貼部落客的最愛之一。且讓我們期待它的下一次復活!(不過我真的不得不對蘋果日報與TVBS之間的時差感到訝異!)

噗浪討論網頁:http://www.plurk.com/p/ebop41

星期一, 10月 10, 2011

恐龍兩性作家

最近偶然讀到兩篇某報的專欄短文,著實令我瞠目結舌。發表於今年三月的那篇名為「剩女」;發表於九月份的那篇,則有個「完美情人自己改造」的驚悚標題。這兩位「兩性作家」的大名我聞所未聞,當然這絕非暗指作者的知名度不夠,而是敝人才疏學淺,見識狹窄。

但我個人認為,一個人有沒有知名度和他的觀念值不值得被認同,基本上是兩碼子事,畢竟檯面上多的是名聲響亮卻胡言亂語的藝人、名嘴與政客。但既然全國第一大報的編輯挑選了這些文章,進而使它們的影響層面擴及數十萬甚至數百萬人,我想我實在有必要談談自己的看法。

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媒體開始流行起「剩女」這個一望即知帶有貶義的名詞,一如數年前曾掀起話題的「敗犬」二字。雖然我結婚至今五年多,但依照「剩女」這篇文章中的定義,我結婚時其實已屬「高級剩女」或「剩鬥士」的等級。可是說實在的,我壓根兒就是個不婚族。若不是臥病在床的老媽希望我能讓她安心,我絕不會在她過世的三週前去法院公證結婚。

事實上,我從不認為人「應該」結婚(或生子、或上班、或盡一切傳統上認為應盡的義務或本份。我的肚皮我自己控制,而工作不見得一定得透過上班這種形式),而且我到現在依然這麼認為。我只認同有些人「需要」婚姻,有些人「不需要」婚姻。婚姻是選項,不是義務。晚婚或不婚是一種生命狀態,不是人格上的瑕疵。但「剩女」這種名詞的流行,極可能形成一種社會氛圍,迫使某些女性因為不想「淪為」剩女一族而做出稱不上理智的決定。

因此,如果報社編輯可以用「新聞小辭典」的形式去解釋「剩女」這個「流行語」,而不是讓兩性作家以「是廚餘的一種,又稱為殘飯」這種諷刺挖苦的文字來嘲笑所謂的「剩女」,我會比較欣賞一些。然而,這種想法似乎是強求,因為該報後來又接連在影劇新聞中稱林志玲、莫文蔚和梁詠琪是「剩女」。顯然有這種心態、愛下這種標題的編輯不僅限於兩性版。

影劇版這麼搞也就罷了,我對影劇版的標準向來比較低。但我一直以為兩性版肩負的使命是傳播讓兩性和諧相處的觀念(或許這根本是我的誤解),而不是設下一個尖酸刻薄的框架,企圖讓人往裡頭跳。我感到遺憾的是,年輕女性其實佔了影劇版和兩性版讀者的最大宗,不管編輯有沒有自覺,但長期用「剩女」或「敗犬」來表達他們的價值觀,難道會是一件好事?

「完美情人自己改造」這篇文章就更驚人了。此文開宗明義地寫道:「我有個朋友二十好幾歲了還不急著嫁,…」。光是那個「還」字就已清晰地傳達出作者的心態,這意謂著,他覺得「二十好幾歲了還不急著嫁」是「不正常」的。但我必須說,就算這個「二十好幾歲」是二十九歲,我也不覺得作者的朋友不正常。我覺得真正有問題的,是寫出這種句子的「兩性專欄作家」。

該作者又寫道:「我曾經問過一個已婚人妻,要是結婚後又有了欣賞的對象該怎麼辦?她態度成熟的跟我說,那就把自己的老公變成那樣的人。可以慫恿他穿那樣的衣服,可以引導他什麼時候該怎麼做。」我猜想,作者會引用這位人妻的話,想必是認同她的觀點,但這種「改造他人以符合自己需求」的做法竟能得到「兩性專欄作家」的認同,不禁令我打了個寒顫。只能說,我對這位人妻的老公深表同情,而我對選用這種文章的編輯則是感到不可思議。

上週,該報又出現了一篇貌似讀者投書的短文,名為「剩女的白日夢」。大意是,作者原以為同年紀的朋友中有三分之一是和自己一樣的快樂單身「剩女」,後來卻驚覺其實單身的「只是那個我不敢面對的我」而已。這篇文章傳達出作者不接受自己依舊單身的事實,她自願跳進那個框架,並稱自己為「剩女」。

這真是一場悲劇。我多想用力搖晃她的肩膀,請她思考清楚,就算她的朋友全都已婚,也不代表她「需要」婚姻或「應該」結婚。這種事情不可以人云亦云,更不能受媒體洗腦。

這不禁令我聯想起我國《民法》裡關於「完全行為能力人」的定義。《民法》規定,滿二十歲就算是成年人,而成年人具有完全行為能力。另根據《民法》第十三條,未成年人已結婚者,有行為能力。也就是說,雖然某A未滿二十歲,但如果他已經結婚了,那麼他/她將被視為擁有行為能力的成年人,做重大決定時不需要事先得到監護人的同意。

我以為,未成年就結婚的人頭腦多數不算清楚,而且通常不具備維繫婚姻或維持家庭的能力(當然凡事總有例外,但社會版經常提醒我們它成為災難的可能性)。雖然法律為了因應小夫妻生活上的實際需求而賦予他們成年人的行為能力,但絕不代表結婚了的人就確實具備成年人的行為能力。依當前的社會現實,恐怕即便是已滿三十歲的成年人,也不見得具備維繫婚姻或維持家庭的能力。如果在能力不足時,就因為傳統、因為同儕壓力,或因為媒體的洗腦而冒然投入婚姻,賭注未免太大。更何況,就算能力俱足,也得看自己需不需要婚姻再做決定。

往好處想,這幾篇「兩性版專欄文章」至少讓我明白,原來台灣不止法官界有恐龍,在兩性專欄界也有不少恐龍橫行。或者說,這一切只是一個企圖讓女性同胞趕快結婚生子以免卵子過期的政策宣傳,根本就是我太認真了?!

噗浪討論網頁:http://www.plurk.com/p/eaq93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