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五, 8月 19, 2011

終結網路小白 (2):小白賠我20萬!

終結網路小白 (1):告下去就對了」這篇文章在經過整整半年後終於有了續篇。從四月十四日收到第一張傳票起,歷經三次出庭,我被匿名網路小白攻擊的案子總算劃下了句點。對於結果我雖然不太滿意,但尚可接受。總之網路小白已經為她的言論付出了代價,而代價就是賠我二十萬元!

寫部落格寫了七年,前來挑釁鬧事的網路小白不勝枚舉。我為何獨獨對此人提告,實在是因為她犯了我的大忌。寫到這裡不得不先提提另一件事。

前陣子剛好有位網友來信問我:「請問公佈爛醫德的醫師名會被告嗎?」他看了我多年前寫的「看護日記」,知道我老媽飽受某大醫院折騰,而他母親也因為相同的遭遇而往生,因此寫信向我求助。

醫療糾紛多不勝數,但坦白說,我相信沒有正牌醫師會存心整死病患,多數悲劇都是醫療體系中某個環節的從業人員漫不經心,或醫師依個人過往經驗做出綜合判斷後,仍做出錯誤決策所引起。

吃錯藥、打錯針、截錯肢,都是粗心大意的結果。進行各種侵入性檢查、用藥過猛、冒著高風險開刀,是醫術問題。若以靈性觀點來看,什麼病患會遇到什麼醫生並導致什麼樣的結果,則是病患與週遭親友的生命課題。

我老媽當年因為院方的電腦輸入疏失,差點被錯割膽囊,幸好我在術前再次確認才及時阻止。然而各種事後才發現其實並不需要的檢查,卻讓我老媽的體力大量流失,身心備受煎熬。

老媽往生前,我在醫院裡受到不少委屈。老媽往生後,我仍在醫院裡受到不少委屈,因為我居然連一張死亡證明書都拿不到,得花錢去外頭買,而在辦理後事的過程中,我也受到不少刁難和阻礙。

當時我一方面為了至親的死而難過,一方面對各種缺乏人性的手續與流程感到怨恨。但回顧那段時期,它無疑是我成長最快的一段時間。從一個有媽媽保護的獨生女,變成幾乎可以處理各種事情的大人,也真多虧了那過程的磨練。

我接受了老媽的死亡,我接受這是命定的安排,但這不表示我接受這些醫療疏失。我沒有向醫院提告,是因為老媽入院時我照顧病患都來不及,無瑕替自己攬上官司。而老媽的後事之繁瑣,也使我無心追究時隔半年的白色巨塔荒謬劇。事過境遷,我甚至連那些醫師的名字都不記得。

當時我的生命課題或許正是「快速取得獨立生活的能力」,而非「向醫院討回公道」。因為病患已死,官司就打贏,命也換不回。不過收到這封病患家屬的信件,我在心疼之餘,倒是有了不同的想法。我想,他當下的生命課題可能正是努力透過司法來「修復內心的創傷」,而我卻一直沒有面對這件事情。

如果現在問我還怨不怨恨當時的院方,我會說,怨恨是不至於,因為如前所述,我始終相信沒有正牌醫師會存心整死病患。我只是對老媽感到無比抱歉,我懊惱如果我當時可以更堅持一些、更捍衛病患的權益一些,或許她就不會受到這麼多的折騰。

我真正怨恨的是匿名網路小白。是我老媽死後,在部落格上留言辱罵我、嘲笑我,說我老媽活該死好的匿名網路小白。院方只是漫不經心,不會故意害慘病患。可是匿名網路小白的留言卻是刻意在病患家屬的傷口上灑鹽。那種毫無口德的低下人格,惡劣到令人髮指。

我始終沒有忘記這些匿名網路小白曾經嘲弄我老媽的死。即便現在回想起來,眼眶依舊瞬間泛淚。當時我沒能向那些人討回公道,因此我內心的創傷始終無法修復。沒想到,去年底留言攻擊我、導致我痛哭關站的網路小白,除了批評我、辱罵我,竟又拿我老媽的死來攻擊我。光是基於這一點,我就無法饒恕此人。

2011年的我畢竟和2006年的我不同。五年前我因為老媽的死而身心俱疲,但現在的我有時間也有心力讓網路小白為自己的惡行付出代價。

依據來信求助者的信件脈絡,我想他並不清楚過去七個多月我正好在打「妨害名譽」的官司,這或許是共時性吧!而他在意會不會被「加害者」反告的事情,也確確實實地發生在我身上。一月份,我告匿名網路小白「妨害名譽」;三月份,網路小白在被查出真實身份後,竟惱羞成怒地反告我利用個人部落格「妨害名譽」、「公然侮辱」和「恐嚇」,真是欲加之罪,何患無辭。

前天,在五月二十日生平首次出庭當被告之後,我終於收到板檢寄來的「不起訴處分書」。我理所當然地沒事。我沒有做錯任何事情,不怕被誣告,只是看到連思藩檢察官對我的部落格文章如此抽絲剝繭,進而還我清白與公道,我實在對他感激萬分。

而經過三次出庭,我告網路小白的案子昨天下午也終於在調解會上宣告落幕,結局是網路小白願意向我道歉,並賠償我二十萬元。不得不說,烘爐地土地公實在太神奇了!因為一月初土地公透過我老公「要求我關站」之後,其實還有後續:

  「關站?我本來只是想刪掉抱怨文,然後暫停更新而已…」
  「不行啦!祂要你馬上關掉。」
  「那小白不就得逞了嗎?他們就是希望我消失啊!」
  「祂說如果妳不信的話,明天可以上山去擲筊。」
  「好啊,那我們明天去烘爐地問問。」
  「不過祂說小白亂罵人的事情一定要追究,不然他們不會知道自己做錯了。」
  「是喔?我還以為祂會叫我『放下』咧!」
  「沒這回事。祂說『告下去』就對了。」
  「對了!土地公要我告訴妳,網路小白是#女,而且她會賠妳二十萬!」
  「怎麼可能?#女不像是這種人啊?」我好驚訝!
  「妳告下去就知道是不是她了啊!」


就這樣,經過檢調單位的追查,確認註冊三個帳號在公開論壇上辱罵我的網路小白果然是#女,而且調解會上雙方取得共識的和解金額一毛不多一毛不少,剛好就是土地公半年多前預告過的二十萬元。希望網路小白這回是真心知道自己做錯了。

不過,網路小白事件倒是激起了我對法律的興趣,所以接下來的一年半,我決定透過學習法律來「修復內心的創傷」。前陣子我考上了台大法律學分班,九月中就要開學了,能夠重返校園讓我十分開心。以讓我不愉快為人生目的的網路小白們,想以我老媽的死來強攻我痛處的網路小白們,謝謝你們帶給我的啟發,我不會令你們失望的。

Are you ready? Let’s roll!

噗浪討論網頁:http://www.plurk.com/p/dmzcss

星期二, 8月 02, 2011

以分享之名行盜貼之實

我一度熱衷於閱讀身心靈書籍,並勤於書寫心得感想。其後受到一些詢問,進而參與了某些身心靈團體的活動與課程,還曾受邀擔任讀書會的常任助教。我不得不說,我接觸過的這些「圈內人士」,表裡如一者只佔了其中極少數,而他們最讓我不齒的,除了私底下比一般人更錙銖必較汲汲營營,又特別愛勸別人離婚去追求自我之外,就是這些人對智慧財產權的普遍漠視。

我的部落格圖文經常被盜用,多數時候,只要我留言提醒,稍有羞恥心的侵權者都會馬上移除圖文,只有一種人例外,而這種人清一色都是身心靈訊息的愛好者。他們把部落格當成剪貼簿,到處轉貼偷來的圖文,還美其名為分享。

最常出現盜貼行為的就是身心靈相關論壇。某些自詡為身心靈導師的傢伙,旗下經營的討論區或粉絲頁動輒有成千上萬的成員,但裡頭「討論」的成份很少,「以分享之名行盜貼之實」才是主流。從電子書、影片、圖檔、課程錄音到心靈音樂的MP3,盜貼的內容應有盡有。而成員們為了搏得導師的注目,或是提高在社群中的能見度,更是樂此不疲地重複這種侵權行為,而且毫無愧色。

有個盜文者三年前就盜貼了我的某篇文章,仔細一看,她的部落格裡全是盜貼來的身心靈文章。去年我留言請她撤文,她置之不理,今天忽然回覆了一段我再熟悉不過的文字,簡直足以代表身心靈人士會提出來的典型歪理。她寫道:

…原文出處敝人真不清楚,如果要撤文,敝人幾乎要關閉整個部落格,敝人無才,創作不出什麼來,原意只希望成為一個中間人,在各種人類著作創作中擷取精華,昭告世人,與世人分享,沒有從中獲利一毛錢,目的只是為了提升人類的愛意識進化。

宇宙中的任何資源都應該是無償,可以與宇宙的任何生命都能雨露均霑,如果要佔有任何所謂的智慧財產權專利權肖像權,那麼古今聖賢任何一位歷史上曾經有過著作與歌曲或任何創作,今人在閱讀、觀看與聆聽之前,也都應徵得本人的同意,不應該擅自拿來流傳千古傳閱與引用在課堂、禮堂,與各大傳媒通路。

相信您PO這篇文章在您部落格的原意,是為了更高的目的,而不只是為了引人注意。引起您的憤怒,再此向您說聲對不起!謝謝您的文章,希望在此能徵得您的同意,繼續讓敝人將這篇文章保留,敝人將銘感五內,沒齒難忘。

如此說法,我聽了不下數十次。這種人喜歡頭上有光環、喜歡受注目,卻質疑別人寫原創文章的目的。好,就算我寫文章不是為了更高的目的,就算我寫文章是想引人注意又如何呢?究竟干卿底事?有本事就自己寫文章開放所有人轉載啊!偏偏這種慣於盜用他人圖文的小偷,這如她自己所說的,「無才,又創作不出什麼來」。

按照這種遭到濫用的歪理,這種人若是想救濟貧苦,就會到我家偷錢,因為他只是「當個中間人」,並「沒有從中獲利一毛錢」,而且他這麼做是「為了提升人類的愛意識進化。」而我呢?我賺錢的目的應該是為了更高的目的(譬如讓他偷去救濟貧苦),而不是為了引人注目(譬如買件漂亮的衣服穿在身上)。所以他偷我的錢給窮人是再理所當然不過。

真的是這樣嗎?我再強調一次,「分享」的真意是拿「自己的東西」跟別人分享,不是偷別人的東西跟另一些人分享,然後把「分享」的光環套在自己頭上以搏取名聲。另外,我發現身心靈圈子的人普遍缺乏法律素養,要知道,法律是道德的底線,它只要求大家別做不該做的事。連這種為人處世的底線都達不到,還侈言什麼更高的目的?誇談什麼提昇人類的愛意識進化?

盜貼我的圖文,你只會引來恨意。

有一家身心靈專門書店,在自家網站上盜貼我的四篇文章長達三年之久。這期間我屢次留言請對方撤文,卻從未獲得善意的回應。他們甚至將我的文章印成DM,用來為自己的催眠服務攬客。另一位身心靈活動的經紀人,則是屢次將活動說明網頁直接連結到我部落格上的某篇文章,他要辦收費高檔的身心靈工作坊,竟然連說明文字都懶得寫,反而利用我的文章替他招攬學員。

這些拿我的文章遂其私利者,在所謂的身心靈圈內都佔有一席之地。而其他人更惡質的行為,我甚至連提都懶得提了。讀了一堆身心靈的書,開了一堆身心靈的課程,卻連尊重別人都不懂,連遵守法律都辦不到,請容我學吳院長親切地向這些人問候五次,「媽的媽的媽的媽的媽的。」你們讀身心靈書都讀到屁眼裡了嗎?

各位可以說我因噎廢食,但這陣子我對身心靈書籍興趣銳減,因為只要想到自己可能正和這些人閱讀一樣的書(但他們讀的可能是盜版電子書),我就覺得噁心。順道一提,在公開論壇上註冊多個帳號對我大肆辱罵的網路小白,剛好是一名「賽斯書」的愛好者。她的意識所造就的實相,更是令我毛骨聳然啊!

噗浪討論網頁:http://www.plurk.com/p/dec79w
酪梨壽司的噗浪討論網頁:http://www.plurk.com/p/dejm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