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日, 2月 27, 2011

2/26 The Eagles 演唱會後記

老鷹合唱團的演唱會預訂於晚間七點半開始,我和老公六點出頭便從信義誠品出發,一路上靠著導航領路,很順利地在七點十分抵達林口體育場,並在七點半前就定位。開唱時一樓特區仍有頗多空位,號稱門票秒殺的二樓以上座位也出現不少空格。今天看了新聞才曉得,原來許多人在七點四十五分開唱後仍塞在路上,甚至到了場地週邊也找不到停車位,以致連〈Hotel California〉這首超級經典也不幸錯過。


The Eagles / Hotel California(取材自Youtube)

今年正好是老鷹合唱團成軍四十週年的重要里程碑,期間他們雖歷經團員的更動與分合,但光是看到Don Henley 和Glenn Frey四十年後仍站在台上一塊兒表演,便覺得這種合作情誼無比動人,更別提四位平均年齡六十三歲的「老翁」能帶來如此精采的演奏與優美和聲,有多麼令人讚歎和敬佩了。只不過,或許是為了顧及體力,或許是為了體貼年齡稍長的歌迷們無法長時間忍尿,因此昨晚的演唱會在進行了一個小時後,特別安排了二十分鐘的中場休息時間。


The Eagles / Take It Easy (Live in concert 1973) (取材自Youtube)

上半場老鷹合唱團以1980年翻唱自Steve Young的老歌〈Seven Bridges Road〉開場,其後共計演唱了〈Hotel California〉、〈Peaceful Easy Feeling〉、〈I Can't Tell You Why〉、〈Witchy Woman〉、〈Lyin' Eyes〉…等暢銷單曲,九點十分起的下半場繼之由〈No More Cloudy Days〉、〈Love Will Keep Us Alive〉、〈Best Of My Love〉、〈Take It To The Limit〉、〈Long Road Out Of Eden〉…掀起另一波高潮;至於安可曲則是大家耳熟能詳的〈Take It Easy〉和無敵抒情曲〈Desperado〉,而且兩者都不出所料地演變成全場大合唱的局面。整場演出全長近三小時,相當值回票價。


The Eagles / I Can't Tell You Why(取材自Youtube)

老鷹合唱團曾於1980年一度解散,直到十四年後的1994年才重組,隨後更展開一連串的巡迴演出。主唱之一的Glenn Frey宣稱他們從未解散,「只是放了十四年的假。」同年底他們發行了睽違唱片市場長達十四年的最新作品-現場專輯《Hell Freezes Over》,發行該專輯的唱片廠牌是Geffen Records。至於為什麼會取「地獄結凍」這麼奇怪的專輯名稱,答案是另一位身兼鼓手的主唱Don Henley曾經把話講死,他說:「要我們重組,除非地獄結凍。」誰知道十四年後樂團竟重出江湖,大家只好拿這句話來自我調侃。


The Eagles / Love Will Keep Us Alive(取材自Youtube)

1995年底,老鷹合唱團的巡迴腳步來到了東京巨蛋,印象中台灣有不少知名藝人前往觀摩取經。當時我剛進MCA唱片擔任企宣專員(MCA就是後來的環球唱片,但起初只是一間發行通路必須仰賴BMG業務部的小型公司),而公司旗下代理的廠牌除了MCA和Interscope,其中最具知名度的就屬發行《Hell Freezes Over》這張暢銷專輯的Geffen Records。

西洋樂壇的當紅炸子雞,在那個年代不太可能訪台,因此如果有知名樂團到日本表演,唱片公司往往會招待電視台與各大報社的娛樂線記者就近出國看演唱會,以便爭取媒體曝光。在我到職前,公司剛帶了一票記者去東京看老鷹合唱團的復出演唱會,而我印象最深刻的就是宣傳主管向我抱怨某大記者竟在出發當天放鳥,讓公司連機票都沒辦法退。對於大家求之不得的機會居然被報社記者白白糟踏,同事們都覺得相當扼腕。不過後來我常被娛樂線記者折磨,再碰到這類事情也就見怪不怪了。


The Eagles / Desperado(取材自Youtube)

事隔十五年,實在沒想到有機會親眼見識到老鷹合唱團的演出。接下來他們的亞洲巡迴還將造訪大阪、名古屋、東京、北京、上海、首爾和香港等地,三週內密集演出十場堪稱是體力過人。話說這幾年只要有「人間國寶」級的老團造訪,我就忍不住搶票,畢竟他們都上了年紀,難保某趟巡迴不會是他們退休前的最後一趟。可想而知,四月三日我當然也會去Bob Dylan的演唱會朝聖一下。

相關新聞

蘋果日報:老鷹 自誇《加州旅館》紅到太空 平均63歲 怕皺紋見光


中廣:老鷹登台開唱 老歌迷哭了
聯合報:35年傳奇首唱 「老鷹」翻騰萬人內心
自由時報:老鷹歌聲依舊 中文問候歌迷
中國時報:老鷹飆唱〈加州旅館〉樂迷淚喊值得
Nownews:老鷹開唱交通打結 錯過經典曲目歌迷火大
華視:找嘸停車位! 錯過老鷹"加州飯店"
蘋果日報:老鷹40年唱功沸騰台北 激昂速捲1.1億
TVBS:「萬人搶800車位」 老鷹迷怕塞拚早到!

星期六, 2月 19, 2011

小步如是說...


什麼叫做無聊?


只能待在家裡跟拖鞋玩,就叫做無聊。


什麼叫做失眠?


躺了半天還是「目睭金金」,就叫做失眠。


你問我什麼叫做事業線?


雙手交叉硬擠就有的那條線,就叫做事業線。


你問我什麼叫做見鬼?


才休息兩分鐘就被肥小舞發現藏身之處,就叫做見鬼。

星期三, 2月 16, 2011

終結網路小白 (1):告下去就對了

事情帶有一些靈異色彩,容我稍微說明一下。

去年底,我被匿名留言者和網路論壇上的攻擊性文字弄得心灰意冷。我原本是想,與其花那麼多時間寫部落格,還經常被網路小白當成出氣筒,不如暫時停筆,先把手邊的案子清掉再說。至於部落格,就留著長草,等我心情回復了再更新不遲。

可是我又想,負面文字會吸引負面能量,如果日後不想再遇到網路小白,或許我應該把先前寫過的抱怨文刪除。於是我花了幾天時間重新檢視七百多篇舊文,然後以清雜物的意志,將不具保留價值的文章一一下架。後來更拉高標準,把沒啥意義的生活瑣事文也一併清空。

這麼一來,站上只剩下三百篇文章,適合休養生息。可是匿名攻擊依舊如影隨形,我內心的憤怒也飆升至最高點。於是,一月三日我在簡余晏議員的辦公室主任陪同下,到市刑大完成了報案手續。我決定讓這些躲在電腦螢幕後面無理叫囂的卑鄙小人付出代價。

當晚我的心情糟到無以復加。我反省再反省,覺得報警的舉動有些不妥。倒不是我認為惡質的匿名留言者需要被原諒,而是我覺得既然已經決定停筆,事情乾脆到此為止,何苦再去報案,然後在接下來的幾個月裡給自己增添罣礙?於是我決定聽聽我老公的意見。

我說,「案子還沒開始查,要不要明天去撤案算了?」此時我內心深處那個怕麻煩的膽小鬼正蹲在角落畫圈圈,一邊哀怨自己老是被欺負,一邊生氣自己在面臨衝突時,總是顯得優柔寡斷。我甚至悲憤地想,就算我有死亡筆記本,遇上匿名鬧事者似乎也派不上用場。

他說,「我最近在讀《別再為小事抓狂》,照道理我應該勸妳別再抓狂、不要關站。可是既然報警了,妳是不是可以試著堅持到底,不要當個俗辣呢?因為不管撤或不撤,妳都已經動了那個念,實際上也等於已經做了那件事。」說罷他便吞下安眠藥就寢,獨留我在書桌前面翻譯書稿。

我窩在筆電前面敲著鍵盤,兩隻眼睛因為網路小白的連日鬧場而哭得紅腫。沒多久,已經上床睡覺的老公突然朝我丟來一句話,他似睡非睡地開口說:「土地公要我轉告妳幾件事。」

「啥?土地公找我?」我面露驚訝之色。我還以為土地公跟他比較有話講哩!

話說我老公自從上了催眠課便屢屢收到天外飛來的訊息。第一次是去年的小年夜,當時他正在開車,我坐在助手席上跟他閒聊。忽然間他眼神呆滯地轉過頭來望著我,一付有口難言、手腳動彈不得的模樣,最後甚至演變成呼吸困難的局面,我差點以為我們要成為社會版上的苦主了。

經過一番折騰,回到家後我老公總算恢復正常。他坦言當時覺得身體快被「他物」入侵,甚至覺得自己不再是自己,連話也沒辦法好好地講。為了搞清楚這是怎麼一回事,我索性請他閉上眼睛,用催眠書中教導的引導技巧(當時我還沒去上催眠課),以意念詢問對方是何方神聖。

才閤上眼,我老公就說他看見一位拄著拐杖的白鬍子老人,貌似慈眉善目的智慧老人。他問對方是誰,但是沒有回應,只見對方用枴杖在地上畫了個圓,又在圈內拉出類似火焰的曲線。土地、圓圈、火焰…,他當下福至心靈地推測出來訪者是「烘爐地」的土地公。

我這個人很鐵齒,見過的神棍也不在少數,對於這種難以解釋的現象,我是不可能即刻相信的。因此我們決定大年初一上烘爐地去擲筊,只是沒想到這一問不僅確認了來訪者是土地公無誤,就連委託仲介賣了半年都賣不掉的房子,也在土地公的指點下,不到六天便靠著上網自售順利脫手。

從此以後,我老公時不時就會接到土地公傳來的訊息,只是他認為「講出來就不靈了」,所以硬是不說。直到我報警的那天深夜,他才第一次向我透露了土地公傳來的PM(私訊)。

「土地公要你跟我講什麼?」我趕忙發問。「祂要你今天就關站。」口氣似乎相當強硬。

  「關站?我本來只是想刪掉抱怨文,然後暫停更新而已…」
  「不行啦!祂要你馬上關掉。」
  「那小白不就得逞了嗎?他們就是希望我消失啊!」
  「祂說如果妳不信的話,明天可以上山去擲筊。」
  「好啊,那我們明天去烘爐地問問。」
  「不過祂說小白亂罵人的事情一定要追究,不然他們不會知道自己做錯了。」
  「是喔?我還以為祂會叫我『放下』咧!」
  「沒這回事。祂說『告下去』就對了。」

好樣的。沒有什麼光啊愛啊要寬恕啦一切都是幻相啦之類的勞什子,烘爐地土地公簡單明瞭地給了我一個指示:「告下去就對了……不然他們不會知道自己做錯了」。我超欣賞這種風格!

只是鐵齒如我,隔天依舊像去年一樣上山進行了確認。奇妙的是,我把相關問題重新問了一遍,得到的結果竟和前晚的訊息完全相同,看來土地公希望網路小白可以學會「尊重」這個課題,而祂似乎也認為我必須先關掉部落格,靜下心來,然後勇敢地面對挑戰。

因此,接下來我會公佈四十三天來的辦案過程與日後的進展,因為這種被網路小白攻擊的鳥事顯然不是只有我會遇到,而警方究竟重不重視這類不是發生在名人政要身上,卻始終層出不窮的網路毀謗與公然侮辱案件,我想大家也很好奇。

另外要附帶一提的是,前幾天凌晨不知怎的,部落格平台系統竟然自動重發了我一月初關站前的畢業文,以致有些不知道我已經關站的網友,在點進這篇被莫名重發的舊文後終於發現我關站,而知道我已經關站的網友則是以為我的部落格重新開張,我也因此收到了幾封慰問和詢問郵件。既然如此,我乾脆自己浮出水面講清楚說明白。其餘的容後再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