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四, 9月 01, 2011

官司人生 (1):因為已鎖定妳

有網友來信問我,他長年閱讀我的部落格,並未發現涉及「妨害名譽」、「公然侮辱」或「恐嚇」的內容,不知網路小白#女究竟拿什麼理由對我提告,他為此感到相當好奇。還有朋友開玩笑問我,是不是我私底下做了什麼壞事,以致在前篇文章裡只是含糊帶過自己被告的過程,一點都不像我在部落格上有話直說的作風。

我不是不想寫。事實上,自從生平第一次莫名其妙當了被告之後,我的文章產量就明顯變少。而新聞中屢屢出現部落客被告的消息,也讓我覺得何苦寫文章替自己招惹麻煩。在收到不起訴處分書前,我不清楚國家究竟保障我的言論自由到什麼地步,這使得平日寫文章就小心翼翼的我,下筆時更是感覺綁手綁腳。

這個部落格有四百多萬瀏覽人次,但它不曾帶給我一丁點兒廣告文收入,也不曾為我帶來任何吃喝玩樂的免費招待,反而搞到我連寫文章都得擔驚受怕,不知道什麼時候又要被人惡意誣告。過去這段時間我無法暢所欲言,感覺實在糟透了,再這樣忍氣吞聲下去,我的胃痛遲早會變成常態。所以,我不想再過這種日子了,我要把事情原原本本地說明清楚。

不過我必須先聲明:

以下文章中所有的人名皆以代號呈現,文件掃瞄檔中所有的相關名稱也都加上了馬賽克,由此可知我無意挑明傷害任何人(即便網路小白挑明了要傷害我,而且後來傷害我的管道還不僅限於網路),我只是想記錄自己過去幾個月的人生經驗,並為自己的清白辯白而己。

由於此案的案情撲朔迷離,峰迴路轉,未免各位看得霧煞煞,我就以採訪稿的形式呈現吧!

問:網路小白為什麼要攻擊妳?
答:一開始我完全不清楚。我在部落格上寫的都是生活中真實發生的事,除非是評論時事,否則寫批評抱怨文時都會隱去店名與人名,所以搞不懂是哪裡惹到這名網路小白。我一度以為此人是刻意找碴的政治狂熱份子,因為網路小白在公開論壇上以嘲諷的語氣說我「是民*黨粉絲,去租紫*城應該會比較適合。」(註:呂前副總統住的社區叫紫*城)但我明明不是任何政黨的「粉絲」,只有馬英九才會有「粉絲」。我支持的是走一邊一國路線的非傾中政黨,偏偏有些選民只會著眼於「個人魅力」而非「實質政策」。

問:網路小白這麼寫,表示她是藍營的?
答:你說呢?網路小白還在公開論壇上說我:「最經典的是還很喜歡用自創的***罵人,真是給她嘆氣搖搖頭。」顯然她對我寫的那篇「講髒話之我見」相當不爽。不過我究竟在部落格中用***罵過哪個「人」呢?一個也沒有。我只有送給浪費我納稅錢的「花博」和浪費我電影票錢的「天際浩劫」各一枚***小貼紙而已。只能說,網路小白的閱讀能力和理解能力本來就無法強求。如果強求就是我的錯了。


問:所以網路小白攻擊妳是因為政治立場?
答:#女在調解庭上說,自己是受身邊的人慫恿,壓力很大才會一時糊塗。

問:網路小白其實不止一人?!
答:嚴格說來是一群,但網路上的實際執行者只有#女。去年十二月,有人先是在我的部落格留言罵我「不孝女」。緊接著,某地區性公開論壇上有會員轉貼我的文章連結。不知何故,在一連串的回文中有三個帳號對我進行不實的批評、辱罵與攻擊,而且這三個帳號都是回文當天才註冊的。由於回文者罵我罵得太難聽,還扯到我已經往生五年的老媽,我因此氣到大哭。

問:他們幹嘛鎖定妳啊?
答:不清楚,這可能是網路小白界的娛樂模式。以下是其中一個帳號的回文:「這位與眾不同的人物及部落早在半年前,就由多人持續觀察中,當然她所指涉的對象當然更是不在話下,所有曾經被有意指稱惡鄰或神經病的人或被根據不實陳述所做的批評者(超過二百人次的公然侮辱與毀謗),早已備妥證據,隨時可以提告,作者還以為只要拿下那些文章就沒事,算一算這麼多次的公然侮辱與毀謗,大概刑期或賠償金加一加也相當可觀,不知她準備好了沒?」我必須承認,網路小白的想像力超驚人的!

問:所以妳決定對網路小白提告?
答:嗯。原本我只是想暫停書寫部落格,將一些抱怨文下架,然後報警處理,因為我覺得寫抱怨文會吸引壞人和壞磁場,結果網路小白居然把它詮釋成我是在「畏罪刪文」,真是不可思議。報警當晚,烘爐地土地公透過我老公要求我馬上關站,我因此寫了一篇「永無止境的文字霸凌」,沒想到囂張的網路小白在看完文章留言後,竟在公開論壇的同一個討論串上說:「聽說土地公要她關版,土地公真是靈驗呀!土地公的話要再不聽,會不會就人神共厭?」是啊!時隔八個月,我發現土地公真是太靈驗了,只是人神共厭的對象不是我,要賠錢的人也不是我。

問:那妳當時知道網路小白是誰嗎?
答:不知道。部落格上的匿名留言者我完全不知道是誰,至於公開論壇上的網路小白,我從回文的脈絡可以推敲出是舊家的鄰居。

問:土地公當晚就告訴妳網路小白是#女?她會賠妳二十萬?
答:對!土地公是透過我老公這麼告訴我的。但#女是公務員,看起來很老實,一點都不像是會說這種刻薄話的人,所以我聽到之後嚇了一跳,我還以為會講這種話的必然是社區內的「消息人士」*女。不過我畢竟是個鐵齒的人,因此隔天又拉老公上烘爐地去擲筊確認。我問土地公,網路小白只有一個人嗎?土地公說不是。那是兩個人囉?「對。」所以是#女和*女?「不是。」所以是#女和另一個人?「對。」另一個人我認識嗎?土地公給了我一個笑杯。

問:結果另一個人是誰?
答:查出來是#女的親戚。#女用自己申請的兩個帳號和親戚申請的一個帳號,一人分飾三角地批評、辱罵和攻擊我。由於偵查不公開,我直到四月十四日收到傳票,才確認被告就是#女。然而第一次出庭時檢察官告知,三個帳號中只有A、B兩個帳號屬#女所有,C帳號的主人仍待查。另一方面,我原本也想對部落格上的匿名留言者提告,無奈警方以「Blogger是國外平台,語言不通、交涉困難」為由拒絕受理,因此匿名留言者是誰我無從得知。

問:所以C帳號還要再查?
答:是的。第二次出庭,C帳號的真實身份還是沒查出來,#女也堅決否認C帳號與她有關,直到第三次出庭,檢方查出C帳號的主人是#女的親戚,#女才承認A、B、C三個帳號的使用者都是她一人。也因為#女一開始不承認,這個案子才會前前後後出庭三次。從一月初報警到七月底結案,共計費時七個月。若再加上八月二十二日的調解庭以及網路小白的匯款期限,這件鳥事算起來足足耗了我八個月才結束。

問:為什麼網路小白身邊的人要慫恿她做這種事?
答:不清楚。世界上總是不缺說服力很強、腦波很弱,或是以惡整別人為樂的人。

問:那網路小白為什麼會反告妳?
答:惱羞成怒吧?起初我甚至不確定告我的人是誰,因為傳票上沒寫,我只知道我被某個人控告「妨害名譽」。直到五月三日我告網路小白的案子第一次出庭時,律師帶我去板檢的服務台查詢,我才曉得告我的人是網路小白#女,至於她是以什麼名目告我,我還真是想破頭都想不出來。

問:妳有請律師?
答:有。由於網路小白展現了無中生有的強大想像力,再加上她的內心世界和邏輯不是我這種凡人所能暸解的,未免依凡人的邏輯跟她上法庭會吃虧,因此我有委任律師陪我打官司,律師一個案件不限次數出庭的行情價大約是六萬元。至於我的律師是誰呢?就是替「江國慶案」平反的司改會熱血律師黃達元先生。不過請大律師辦這種瑣碎的案子,我實在覺得不好意思呢!

問:那後來知道網路小白告妳什麼了嗎?
答:五月二十日是我被網路小白反告「妨害名譽」的出庭日,但我生平第一次當被告居然被原告放鴿子,於是我只好詢問檢察官#女究竟告我什麼。檢察官指著桌上厚厚一疊A4影印紙對我說,「她說妳在部落格上妨害她的名譽和社區的名譽。」我聽了啞然失笑。檢察官說原告臨時請假缺席,所以日後可能還是會再傳我出庭,但事後檢察官再也沒有傳喚過我,反倒是直接寄給我一張不起訴處分書,而且就在我八月二十二日出席網路小白案調解庭的前一天寄達。(待續)

2 則留言:

花花 提到...

使得平日寫文章就小心翼翼的我,下筆時更是感覺綁手綁腳。
↑真的是 好難,都不能暢所欲言!好難喔.
(真想請phyllis指點一篇「網路blog之3不1沒有」之類的注意事項)

不曾帶給我一丁點兒廣告文收入
↑真的是非常了不起!

#女這樣的行為很不懂耶,平常見了面,他該如果態度自如的跟妳點頭招呼呢?

嗯哼 提到...

感覺這件事情發生後真的是身心煎熬耶~
跟這種人周旋真的很累

真的很喜歡大大的文章
人紅是非多
真的不懂要來看別人的文章
卻又要來辱罵作者的人的想法

其實看大大的文章後
我大概知道是指哪裡了
其實我們在那買了兩個不同社區的房子
希望不要遇到這樣的人

張貼留言

歡迎交換意見,惟網路小白橫行,故恕不開放匿名留言,欲留言請先申請 Google 帳號,為自己的發言負起法律責任。若您欲張貼網址,請使用 html 語法,以免本站版型被過長的網址撐開,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