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日, 10月 24, 2010

家族排列之神秘初體驗(下)

前文提及我在上週日的家族排列活動中,第一次上場當了代表,但我扮演的不是某人,而是某人的「癌症」。結果,我竟不自由主地出現了神秘體驗。

這個案例的當事人是一名女性(Z),她的雙親先後罹癌,因此希望能藉由家族排列找到原因。排列師首先安排A上場代表當事人Z,再請Z以直覺從群眾中挑選代表父親的F、代表母親的M,以及分別代表父、母親之癌症的F1和M1,而我就是被挑選上場的M1。

說起來我與Z素眛平生,她會在掃視群眾一圈後挑選我來扮演她母親的「癌症」,坦白說我還滿訝異的,在那當下我還想自己是不是趕稿趕到面有菜色,才會讓人選我來扮演癌症?但在訝異之餘,我也覺得十分幸運,竟然第一次參加排列就有機會體驗代表的感受。

在我上場前,F已經坐在地上,滿臉倦容,F1則是緊貼著他站立,面部表情有些天真。M站在離F有幾步之遙的角落,而我選擇站在場地邊的另一個角落與M面對面。這裡要說明的是,代表們在上場前都清楚自己扮演的角色,上場後也都自發性地呈現出感覺最舒服的位置與姿勢。換句話說,這次排列呈現的樣貌都是代表們自己決定的,而不是由當事人指派的。

家族排列的神奇之處在於,即使沒有外力介入,上場的代表也會不由自主地呈現出其代表人物的言行舉止,以及當事人家庭(或工作)成員之間的親疏遠近與愛恨情仇。排列師形容這種感覺就像被「上身」一樣,當然這只是比較傳神的形容方式,實際上並沒有人真的被外靈附身。

總之我才上場靜候不到三十秒,身體便開始無法抑制地顫抖,胸腔嚴重心悸不說,人還差點喘不過氣來。糟糕的是,幾分鐘後我的後腦杓更莫名其妙地發麻,而且還一路麻到了上背部,難受極了。

排列師見我不對勁,問我想不想移動位置,例如往父親F走去,我直覺地回說我不想移動。排列師再問我有沒有什麼話想對M說,畢竟我是M所生的病啊!結果我連想都沒想就朝著她邊喘氣邊吐出幾個字,「放...輕...鬆...。」講完後M主動走向我,貼著我站,我則以左手搭著她的肩,想碰觸她。

感覺上我對生病的F沒有多大感覺,對M倒是有些依賴(廢話,M不存在的話我也不存在了)。排列師見我再心悸下去不是辦法,便請我退一步離開場中,她戲稱這叫「退駕」。果不其然,這些症狀在我離場一分鐘後迅速解除。我進茶水間喝了口水,然後回到群眾裡繼續觀察場中的變化。

後續細節我就不多談了,不然單一案例用五千字都寫不完,但大家從完整的排列中可以清楚地感受到,父親F和母親M是疏離的,兩人的疾病各有其心理因素。經過排列師地進一步地解析,我們得知M多年來一直渴望得到F的憐惜,也希望F可以分攤一些家事,卻始終事與願違(我想許多傳統婦女大抵上都有這種心情吧!),最後她在潛意識中只好驅使自己成為一個病人,好讓F可以展現對她的關心與照顧。

看得出來,M生病後F確實「暫時」扛起了家務,也對老婆M多了幾分關注。M雖然生病,但內心卻帶有幾分滿足。不過這種情況並沒有維持多久,因為F很快地也得了癌症,而且病情比M更嚴重。排列師推測,F可能不想擔任照護者的工作,而且亟欲想重返往日的生活,因此他在潛意識中決定使自己也成為病人。

「你爸生病以後,妳媽的病情是不是就好一些了?」排列師問道,而答案是肯定的。換言之,在F生了比自己更重的病以後,M沒辦法只得使自己好起來,以便打起精神照顧F。於是,兩個人的相處模式重回原點,只不過,現在兩個人都得了癌症,算是雙輸局面。解決之道是M要學會愛自己,而當F達不到M的期待時,M也必須放輕鬆,不再心生怨懟。

由於當事人是女兒,她與場中的代表們無法代表雙親跟彼此和解(除非父、母親其中一人到場擔任當事人),因此當事人只能回家向雙親明示或暗示地點出這個致病的關鍵因素。至於創造出這一連串戲碼的M要不要改變心態,試著多愛自己一些,當事人則插不上手。

從這個動力關係我們可以發現,一個人的心念、做出的選擇以及處世的姿態,不僅僅是個人的事情,也會影響家庭成員。父親的獨善其身可能會導致母親生病,母親生病可能會連帶導致父親也生病,而小孩則是因為雙親罹癌而烏雲罩頂,一個家就這樣變得愁雲慘霧。

排列師說:「從人的層次來看,父親當然應該照顧母親,小孩當然應該照顧生病的父母,這是責任問題。但從靈性的層次來看,沒有誰非得照顧誰不可,個人造業個人擔,而自己的快樂則必須自己尋找。如果你不愛自己,還有誰會來愛你?如何在人與靈性的觀點之中求得平衡,是相當重要的人生課題。」

中場休息時,當事人Z前來向我致歉,說是挑我上場代表癌症、讓我身體不舒服,她感到十分愧疚。我倒覺得這一點都不礙事,因為機會難得,而且能以這麼激烈地方式體驗當代表的感覺,還真是教人印象深刻。Z還說母親得的是肝癌(肝主怒),肝沒有痛覺,而肝與胃是相關的,所以母親總是感到胃痛。此外,母親的脖子上有顆壓迫到神經的小瘤,這使她在後腦杓與背部之間經常性地發麻。

排列結束後,排列師請當事人與上場的代表們發表感想。我說在與Z印證之後,我發現我似乎完全體驗到了M的病痛。由於我老媽是胃癌過世的,而我又經常胃痛,所以我偶爾也會擔心自己是否可能罹癌,而這次的經驗則讓我覺得我也應該放輕鬆心情,並放下對某些人所抱持的期待,否則我當天的體驗很可能會是自己未來的預演。

排列師說,「會選妳上場是有原因的。因為妳可能有某些問題與當事人相應,甚至妳可能與某種相關疾病帶有共振的頻率。在這個過程中,不止當事人可以看清問題的癥結,事實上,代表們心中也有某些部份可以得到啟發或療癒。這也算是一種共時性呢!」我自己也覺得,我的問題確實有某些部份與M類似,如果那天對疾病的體驗是我可能發生的未來,那我還是從現在開始對自己好一點吧!與大家共勉。

相關影片:家族系統排列遵循的原理


補充:這支影片提到了家族的傳承、尊重愛的序位,以及海寧格所強調的「道」。我不是這個領域的專家,只是一個讀過幾本相關書籍的初心者,但我個人認為「承認」被排除的祖先以使家族系統圓滿,這個道理中西皆然。道教或民間信仰的詮釋方式可能是,如果某位祖先被遺忘了,沒有立個牌位接受奉祀,那麼後代子孫可能會招致不幸。如果對照家族排列的運作方式,那麼替被遺忘了的祖先立個牌位,其實等同於在意識上「承認」並「尊重」這個祖先在家族中的序位。當這個動力系統平衡了之後,某些先人的問題自然不會複製到後代身上。

星期六, 10月 23, 2010

家族排列之神秘初體驗(上)

五年前,有位網友留言建議我不妨去試試「家族排列」。當時我對家族排列一無所知,基於好奇心與知識癖,我陸續讀了幾本相關書籍的中譯本,其中包括《家族星座治療:海寧格的系統心理療法》、《愛的序位》、《家族排列釋放疾病業力》、《家族系統排列治療精華-愛的根源回溯找回個人生命力量》、《心靈活泉:海寧格系統排列原理與發展全書》、《心靈之藥:身心疾病之系統排列輔導實例》…等等。我讀完後的感想是,家族排列未免太神奇了,有機會的話一定要親自嘗試一下,以便釐清我與家庭成員之間的糾葛。

家族排列相關書籍

所謂家族排列,是德國心理學大師伯特.海寧格(Bert Hellinger)所發展出來的一種體驗過程,它的英文是「Family Constellations」。由於constellation是星座的意思,因此一開始它被譯為「家族星座治療」,現在則通稱為「家族排列」或「家族系統排列」。以下文字整理歸納自《家族星座治療》與《愛的序位》這兩本書的簡介,看完之後大家應該會比較清楚這個過程到底是在體驗些什麼。

家庭中的每個成員都有自己的位置,就像每個星座都有其相對位置。繁星在各自的軌道上運行,並與其他星座產生互動,而家庭成員則依循家庭中隱藏的動態系統彼此互動。目前家族排列在歐洲心輔界與心靈成長團體中相當盛行,它作用的層面是在心靈、靈魂上,也就是「身心靈」三個層面中的「靈性」層面。

海寧格認為家族裡都有一個「愛的序位」在支持、運作著。當牴觸這個隱藏的規律時,家庭便會失序,進而導致許多負面事件,甚至會重覆地發生,並延續到下一代。唯有找出系統的平衡與解決方法,在和諧的愛中回歸其適當的位置和功能,才能改善舊有的情況,讓整個家族恢復自然與諧的狀態。

透過角色扮演與代表的反應,這個過程能找出問題根源,回歸愛的序位,處理生命中的許多困擾,例如:自殺、災害、重病、死亡、墮胎、收養、離婚、家庭失和、家庭暴力、謀殺犯罪、莫名情緒、感情問題、親子教育、兒童學習障礙等重大事件;也可以運用在工作、抉擇、組織整合、人際關係、靈性成長等方面。

至於這個過程怎麼進行呢?首先,當事人(X)必須簡述其困擾,排列師(Y)則從與會群眾中挑選一人(A)來代表X。接著,當事人X坐在場邊觀察在場中代表自己的A,並從群眾中直覺地挑選與其困擾相關的家庭成員(如果要解決的是工作困擾,則挑選的是公司或組織成員),例如由B來代表自己的配偶,由C來代表自己的媽媽,由D來代表自己的爸爸…等等。所以,現在場中會有A、B、C、D四名代表。

家族排列圖
家族排列(圖片取材自維基百科),場邊的群眾都有可能被挑選成為代表。

經過幾分鐘的靜默,A、B、C、D四人會經由當事人X的指示,或透過個人不由自主的感覺,開始在場中調整自己的位置與姿勢,直到覺得舒服為止。從這個移動的過程,當事人X與排列師Y可以清楚地看見A、B、C、D四人之間的動力關係,誰討厭誰、誰與誰親近、誰帶給誰壓力,一目瞭然。如果X有已故的家人(例如死去的祖母或是被墮掉的小孩),則必要時Y會請X從群眾中再挑選一人(E)來代表死者。如果死者E是造成此困擾的原因之一,那麼A、B、C、D的相對位置便會自發性地出現變化。

在看出場中五名代表之間的能量流動狀態後,Y會請能量流動受阻(例如互看不爽、互不尊重、互有隔閡…)的兩人,比方說A與B這對夫妻,彼此以對話、擁抱或鞠躬的方式進行和解。神奇的是,一旦場中的A與B和解了,在現實生活中A所代表的當事人X也會改善與配偶之間的關係(儘管配偶根本不知道有這件事情發生)。當然,被挑選上場的人代表的不見得是某個「人」,他甚至也能代表抽象性的概念,例如疾病、憂鬱、壓力、公司、國家…等等,端看當事人的困擾是什麼。

去年四月我曾採訪台灣教父級的資深音樂人倪桑──倪重華先生。倪桑後來對身心靈範疇涉獵頗深,在訪問的過程中他也提到了家族排列。當時我是這麼寫的:

家族排列是德國心理學大師海寧格所發展出來的心理療法。倪桑解釋,家族排列能透過角色扮演與互動來觀照關係脈絡與系統動力,協助個案跟已故、無法溝通的人進行溝通,還能用來化解生命中的議題,例如悔恨與愧疚,而且適用對象不限於家族,朋友、同事與組織關係也行。

除了人際關係,家族排列也能處理土地關係。倪桑提到,某個案的父親想回中國找原配,但母親不肯,這在台灣是很普遍的現象。他說:「那次德籍leader要我扮演中國大陸,另一人扮演台灣,她要求我們雙方進行對話與和解。」Leader點出,個案父親的根在中國,人的根不能斷,否則日後家族會一直出問題。倪桑笑說,「從此以後,我對統獨問題有了新的認識,或許政治人物都應該去試試台灣與中國的家族排列。」

那時我從未試過家族排列。事實上,要嘗試家族排列也得看機緣,因為並不是隨時都有一票人為了進行家族排列而聚在一塊兒。因此,後來家族排列又發展出替代方案,也就是在無法勞師動眾號召到一群「真人」的情況下,可以用紙牌、人偶或任何物件(例如椅子)來做為代表。倪桑當時替我預約了一次紙牌式的家族排列,排列師是德國人,過程以英語進行。印象中費用是兩千多,但坦白說我事後沒有什麼深刻的感覺,或許這是因為紙牌既不會動、也不會說話的緣故。畢竟看著某C在場中代表自己的媽媽,而且還不由自主地呈現出媽媽平日會有的獨特反應,怎麼說都比瞪著一張紙牌有意思,也來得更具衝擊性。

這陣子我趕稿趕到昏天暗地,但上週五還是抽出空檔去報名了為期七天的催眠課程。報名時發現兩天後,也就是上週日,有一場可能會聚集近二十人的家族排列活動,而且免費,所以二話不說立刻報名參加。這場聚會後來陸續來了二十幾人,小小的場地看起來盛況空前。活動從早上九點開始,但因為共有八個人要處理疾病問題,活動因此持續了四個小時,直到下午一點才結束。這期間我有幸第一次上場當了代表,但我扮演的不是某人,而是某人的「癌症」。結果,我竟不自由主地出現了神秘體驗。(待續

星期三, 10月 20, 2010

幾本身心靈書籍的讀書心得

最近都在趕稿,腦袋裡有一堆文章想寫卻抽不出空來。以下是在休息時間寫下的一小部份閱讀心得:


再連結療癒法》,艾力克.波爾著/黃愛淑譯

這本書的內容和之前介紹過的《手指療法的秘密》有些類似。作者艾力克.波爾原本是位成功的整脊醫師,後來雙手莫名出現天外飛來的宇宙能量,使他治癒了無數病患的痼疾。或者說,他啟動了某種能量,然後病患自發性地透過他的雙手來療癒自己。起初他並不清楚這是怎麼一回事,但經過多年的經驗累積與案例歸納,他開始將這一路以來發生的妙事全都寫進書裡,並試圖將這股能量與他所謂的「再連結療癒法」介紹給更多有興趣的人。

當然,這本書一定會提到量子物理學之類的事情,只是提的篇幅不多。但基本上,他和《手指療法的秘密》的作者一樣(我覺得這兩個人的本質都是rocker!),都是透過進入一種「存在的狀態」,並與某些特定的頻率共振,進而取得可供療癒的神奇能量。作者說:「這種療癒是來自整體的結合與合一性,對錯或好壞的評斷會帶來分離。作為一個療癒者要增強能力的最好方法之一,是保持在一種不做價值評斷的狀態。朝這個目標前進的第一步,就是看看你能不能維持五分鐘都不做評斷。」而這麼做的目的自然是為了降低小我的音量。

至於這種療癒如何發生,作者坦言他無法給出明確的答案。但是他說:「我相信宇宙之間有一種很高的智慧是和這個有關的,這個智慧是遠超過你和我的智慧的,適當的療癒自己會顯現出來。」這段話聽起來就像是「Do your best, let God do the rest.」的延伸版,它告訴我們,只要我們專注於和宇宙能量或神聖能量合一,剩下的事情,那萬能的、慈愛的智慧體自然會接手完成。

無量之網》,桂格.布萊登著/達娃譯

這本書真是好看的不得了。別誤會我的意思,它一點故事性也沒有,如果能加以定義的話,我會把它分到「心靈科普」類。作者用非常清晰的脈絡解釋了量子力學、弦論與意識的關係,而且中文版譯得明白易懂,讓我這種沒啥物理學基礎的人,也能在看完之後理出一個頭緒來。

作者提到,實驗證明DNA對光的振動有直接影響;DNA即使與我們分離,也始終與我們相連;人類情緒對DNA有直接作用,能直接衝擊組成真實世界的物質。而這本書的重點便是以下兩點推論:一,「世間」存在著某種東西,一種能量母體,能使宇宙萬物彼此連結。二,人體內的DNA使我們得以運用連結宇宙的能量,而情緒是汲取此能量場的關鍵。

「如果能夠汲取萬物之源的能量,能夠改變生命的量子藍圖,還有什麼問題無法解決?什麼疾病無法治癒?什麼情境無法改善?」作者的提問似乎已經回答了艾力克.波爾的疑問。此外,書中也闡述了「吸引力法則」背後的物理定律,讓讀者明白為何必須粉碎恐懼,打破循環。作者還提到自己遭遇過的一堆鳥人鳥事,然後他寫下了他的發現,「我的評判是維持這些關係的磁力。」而這又呼應了艾力克.波爾不做評斷的說法。總之,雖然是老早就知道的道理,但我想我還是就此停止對鄰居裝潢噪音的抱怨好了。

跨越2012》,黛安娜.庫柏著/吳螢榛譯

這本書維持作者一貫虛無飄渺的寫作風格,大談天使、脈輪與更高的次元。我程度不到,先前讀她的《啟動天使之光》和《新世紀揚昇之光》都讀到霧煞煞,讀這本書的某些部份時也是一樣有看沒有懂。書裡不可避免地提到了2012的預言,但我最感興趣的其實是關於「新的黃金城市」的描述,畢竟我最在意的還是居住環境和建築物的樣貌。

作者說,2032年(我都五十幾歲了)之後,第五次元的黃金城市將在地球各地出現。污染的狀況降低許多,城市充滿綠意,規模也較小。房子只有單層或雙層高,因為人們相信,「住在高聳的公寓窄房將會讓我們喪失與地球的連結。」(風水學也有這麼一說喔!住太高的樓層會接不到地氣。)建築物會建在樹木的周圍,房子將使用堅固的生物可分解植物材質來建造,並呈現出美妙的圓弧與色形,連窗子也是圓形或橢圓形的。運動設施將廣泛設置,建築物還會添加歡樂的元素,例如一道溜滑梯。

在本書未了有作者寫給大家的建議,如果你想跨越2012的話:
  1. 將和平與和諧帶入你的生活中。你的頻率將影響他人。
  2. 認知到每個人都是平等的,要平地對待他人。
  3. 尊重地球上所有的生命形式,包括礦物、植物、昆蟲、動物、人類。
  4. 不要給恐懼和黑暗能量。要專注在好的、偉大的、睿智的人事物上,以協助它擴展。
  5. 觀想全世界每個人都活在和平與愛之中。
  6. 用腳走在地球上,頭則在天堂之中。

光的語錄》,梅格.布萊克本.洛西博士著/法蘭西斯.張譯

作者的前一本中譯著作是《來自宇宙的新小孩》。那本書介紹的是水晶小孩、星星小孩、過渡孩童、靈球體…等各種投身到地球來的新小孩。他們也許有肢體或口語溝通上的障礙,卻具備強大的心靈能力及宇宙意識。有些人能看見前世,有些人能自由地進出肉體,有些人能與天使、動物、外星人或靈界存有溝通,有些人則是能預知未來。可以說,他們的能量進化程度甚至遠超過靛藍小孩

《光的語錄》的英文版原作同樣出版於2007年,但內容以這些新小孩的訪談為主。看完前者再看這本,對新小孩的想法會有更進一步的認識。雖說是小孩,其中年紀最大的也二十好幾了,最小的則不到十歲。我個人最欣賞的新小孩是威斯頓與史考弟,他們的談話往往富含一針見血的洞見。以下引用的是史考弟所說的一小段話,相信與一般人較有切身關係:

「為什麼要透過電視去過別人的生活?又為什麼要透過電玩創造根本不存在的生命,當你可以活出自己生命的時候?…如果你透過觀看肥皂劇來經歷別人的混亂與人生,這對有些人來說很棒,但與其在別人的虛擬人生中努力,你可以為自己的生命努力。…你可以利用那些時間去體驗自己,觀察一頭鹿、讀一本書、體驗自然…我在我的房間做了個大標誌,上頭寫著『簡化』。…它提醒我,有時生命並不像表面看來那麼複雜。」所以結論是,別再迷戀夜市人生、補教人生、爭女人生、礦工人生了。

地心文明桃樂市》,奧瑞莉亞.盧意詩.瓊斯著/陳菲譯

地心到底有沒有住人?這位通靈作者的答案是,有,但我們看不見他們,因為他們生活在更高頻率的第五次元。地心的阿格薩網絡(Agartha Network)串連了一百二十座城市,其中住有列木里亞與亞特蘭提斯陸沉之前就先一步離開的移民者後代,當然也包含來自各個星系的外星人與靈界存有。地心中的都市以隧道相連,傳說中的香巴拉城也在那兒。文中所謂的桃樂市,英文是Telos,與作者搭上線的就是該市的大祭司,他透過作者揭露了許多地心文明的歷史與現況。

這本書原本應該很有趣,可是我被中譯文字搞得頗難過。後來我才發現,出版社竟在書的開頭加了以下這段警語:「編輯聲明:本書內容為應譯者要求,在某些文字上需維持譯者與此書傳遞信息的連結,及所代表的頻率,因而保留原來語氣,讀者閱讀起來,部份內容恐有未盡流暢之處,還請見諒,此為本書特例,僅此聲明。」(嗯,編輯把謹此聲明的「謹」寫錯了。)如果我早點翻到這一頁,我根本就不會買。在此建議出版社下次不要這麼委屈自己。又或者,下次我譯得不盡理想時也許可以拿靈界的朋友當擋箭牌,然後跟編輯大人說,「我的譯文是帶有頻率的,和宇宙高等存有是有連結的,一個字都改不得!」

改變大腦的靈性力量》,安德魯.紐伯格、馬克.瓦德門著/鄧伯宸譯

相較於前一本書的「未盡流暢」,本書的譯文則令心曠神怡。兩位作者專精的領域是神經科學與靈性的關係,書中提到許多實驗結果其及相關詮釋,例如:神是意識的一部份,一個人愈是心心念念想著神,便愈會改變自己大腦某些特定部份的神經回路;在結構上,唯獨人類的大腦可以感知並製造靈性的實在;對於神,大腦每一部份所建構出來的知覺都不相同;靈修,即使不帶任何宗教信仰的色彩,可以提升大腦的神經機能,由此改善生理與情緒的健康…等等。如果對實驗數據與結果分析沒興趣,建議直接從第八章讀起即可。

書裡也提到鍜鍊大腦的八種方法,功效由小往大分別為:微笑、保持智能的活躍、有意識地放鬆、打呵欠、靜觀、有氧運動、對話、信心。其中最值得一提的是打呵欠,作者認為打呵欠應該可以跟減壓訓練、認知與記憶增強課程、心理治療及觀想式的靈修整合。因為它不止能讓人放鬆,還能使人迅速進入一種認知覺醒的高昂狀態,作者說:「其成效遠勝於我所知道的任何觀想法門。」因此他建議大家一天盡量多打幾次呵欠,「按照一般的情形,先來上五個假的,真的呵欠就會出現。但千萬不要就此打住,因為,到了第十或第十二個呵欠,你才會真正體會到這個迷人小花招的力量。」

只不過,作者看似心胸開闊,是能接受「靈性」議題的科學家,卻還是在書裡批評說:「還是有一小群科學家想要將量子的特質與意識掛鈎起來。」所以說,即便討論的是靈性,但作者骨子裡還是唯物論者啊。

星期二, 10月 12, 2010

為什麼要拆新房子?

http://0rz.tw/FYtB6
我的日常生活BGM @ 10/12 13:52PM

以上是我一時興起隨手錄下的,並不是刻意等到某個預先設定的時間點,而後伺機錄下的。我的日常生活就是被這樣彼此彼落的噪音所包圍,這已經是單靠轉念無法繼續下去的人生窘境了。有時我會想,這些鄰居為什麼要買一間新房子,然後把它拆個精光呢?既然這麼不喜歡它的隔局、它的配備,那就不要買嘛!何苦折磨鄰居?

可能是被黑心建商嚇大的,台灣人經常對預售屋抱有疑慮,深怕建商沒把房子蓋好就捲款走人;可是買了眼見為憑的新成屋後,又喜歡打掉建商做的隔間,真的很怪。我可以理解老房子需要打牆更換管線,但新成屋也這樣搞真是所為何來?任何體質良好的新房子都可以靠色彩、佈置、傢俱與簡單的木作來美化,不見得非要打牆不可。

再者,打牆得多花一筆拆除與清運費用。打一面牆加上清運費用少說也要八千至一萬。以我家樓下打掉「全部」牆面來計算,我看光是搞破壞就得花上七、八萬,更別提只要隔間牆一拆,原有的地板就會遭到破壞,磁磚花色或格線都將無法銜接,這麼一來地板自然也得重鋪。不過我的鄰居們個個財大氣粗,有幾戶甚至是連地磚都整個挖除,搞得樓下鄰居快要發瘋。

我去看過對面遠雄蓋的成屋。遠雄所謂的二房,其實是一個房間加一個大客廳。如果不需要大客廳,可以自行隔出另一間房。私以為少隔一間是相當聰明的做法,房主既可彈性運用,真的需要多隔一間時也不必拆牆擾鄰,更不至於破壞地磚,我想這也是他們長久以來聽取各種抱怨之後才逐漸形成的做法吧!我以前對遠雄的房子存有偏見,現在我倒認為他們的做法挺體貼也挺實際的。

經過幾次換屋,我現在的想法是,除非房子老舊不堪,管線有危及安全之虞(一般管線用個十年就該換了),否則儘可能不要去敲它、拆它。就像人一樣,能以造型、化妝或微整型來解決的事情,就不要動刀,除非老到皮鬆肉垮非得處理不行,否則不需要砍掉重練。既然新房子已經蓋成那樣,會買下就表示你接受它,實在沒必要娶個年輕小姐回家然後硬逼人家去拉皮。

如果手癢想改造房子,可以去買老房子,相信老屋會很感激你讓它重獲新生。如果受不了建商蓋的制式建築,也可以自己想辦法蓋房子,坊間這類型的參考書籍不是沒有。昨晚有朋友來訪,而她剛好就是《蓋自己的房子》、《蓋綠色的房子》、《改造老房子》等暢銷書的作者阿羚。趁著北上錄音跑通告之際,住竹北的她帶著新書《蓋自然的家屋》順道來我家坐坐。


這本書的裝楨很特別喔!很有手感。

阿羚寫的這幾本書既有趣又兼具實用性,書裡含括的人生也十分精采。要知道,會選擇遠離塵囂自力造屋的,大多不是甘願朝九晚九或向資本主義、現行教育體制低頭的普通人。我經常覺得自己動彈不得,必須默默忍受周遭的一切,可是看到書裡有這麼多人不畏艱難地成就了家屋的夢想,便覺得即使我暫時無法追隨他們的腳步,但他們的作品仍為我帶來了希望與勇氣。這可不是一般裝潢書所能比擬的,因為它有某種精神性的東西存在。

阿羚說,這可能是這系列家屋書籍的最後一本了,而且這本的內容最貼近自然也最非主流,因為許多屋主在一般人眼裡根本就是「野人」。他們向大自然取材,或者用回收的物料以雙手蓋出自己專屬的木屋、土磚屋、紙磚屋、黏土屋、土團屋…。阿羚說:「這裡頭有很New Age的屋主,也有奧修的信徒,他們經常掛在嘴邊的一句話就是,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自力造屋很多時候得看天意辦事,所以用這句話來安慰,或者說勉勵自己,其實是極有智慧的。

只是,我也好想跟我的鄰居們說,目前的隔局就是最好的安排,請你們不要再敲敲打打、東拆西拆了。這些年來我體悟到的裝修真理就是,做越多只會越醜,而且還會花費更多不必要的金錢。況且,年輕小姐真的不需要化大濃妝或是去搞全臉拉皮啊!

星期一, 10月 04, 2010

地獄在我家

對我而言,世界末日再可怕也不過是一瞬間的事,管它是水淹、火烤或土埋,要不了幾個小時我就能離開地球回歸老家。可是新成屋的裝潢噪音至少會持續個兩年左右,遠比世界末日的天崩地裂更教人驚恐。比起慢慢被人凌遲至死,其實我還寧可被一槍斃命。

自從搬到北大特區後,我已經默默忍受了近半年毫無間斷的裝潢噪音(還有假日也從不停工的外部工地噪音)。住戶們雖然都依規定申請了施工許可,但裝潢期都抓得超長,而且哪天要拆除隔間牆也不會事先通知,導致其他住戶往往被震耳欲聾的噪音嚇醒,才曉得夢魘般的一日又要展開。

為此,管委會特別規定住戶在裝潢期間若需進行拆除工程,必須提前報備並由管委會公告周知,這樣大家至少有個心理準備,而想逃難的人也可以事先安排去處。但自從得知我家樓下與隔壁樓上的兩戶人家,十月四日起要同時進行一連三天的拆除工程,後續還有長達三個月的裝潢期後,我便一直處於恐慌之中。

拆除工程的敲打聲、鑽孔聲與連帶產生的明顯震動,往往令我頭暈心悸,就算距離我家一、兩層樓,情況也跟在我家隔壁施工沒兩樣。現在正下方終於要開始裝潢了,而且預計每個房間的牆面都要更動,坦白說我雖然害怕卻也無計可施。

近半年來,可能是飽受噪音侵擾的緣故,我已經發展出劇烈的偏頭痛與腰背痛,而且很容易疲勞、發怒、失眠、胃痛,精神也時常無法集中。每工作一、兩個小時我就必須躺平休息,而這正是我先前沒辦法躲進咖啡廳工作只想租間小套房避難的原因,因為我時不時就得躺下。

事實上,我不止一次嚷著要賣掉房子儘快搬家,因為我已經受夠了這一切。這一個半月內我共計減掉了五公斤半的體重,我不清楚這究竟是瘦身有成,還是被無止盡的噪音和盜圖事件給氣出來的結果。如果要說我這輩子做過最後悔的事,那麼連續入住兩個全新的社區絕對名列其中。

在上一個新社區我忍受了左鄰右舍長達九個多月的裝潢噪音,加上在這裡受到的荼毒,算起來我已經連續被裝潢噪音襲擊了十五個月。我家年紀最大的貓咪咩咩,甚至還被前社區的對門鄰居給逼到生病住院,因為他們家裝潢期間無孔不入的噴漆毒氣老是往我家裡頭鑽,導致咩咩嘔吐不斷。

根據「勞工安全衛生法設施規則」規定,工作場所的噪音只要超過九十分貝即屬噪音環境。在這種環境下,每天只能工作八小時。在我家這種噪音達上百分貝的地獄裡工作,照理工時不應該超過四個小時,但我每天卻至少得忍受九個小時的巨大噪音,再住下去,我想我的聽力絕對會受損。

身為一名在家工作者,我現在是每天帶著耳塞在過日子,可是耳塞阻擋不了鑽牆的震動。而今早,我果然又被天殺的打牆震動給嚇到驚醒,而外頭挖地基蓋房子的聲響更是鋪天蓋地而來。假使你問我人間地獄在哪裡,我會說這裡就是了。北大特區這個超級大工地就是我目前所待的無間地獄,因為這裡真的只適合早出晚歸的上班族和嚴重耳背的老人居住。

等手邊的工作一結束我就要開始賣房子了,再不搬離這裡,我和三隻貓大概都得自我了斷了吧!

以下是小步的噪音對治法:


「啊幹!樓下又開始拆牆了!」


「拍寫~我不應該罵髒話的。」


「可是真的好吵啊!又是漫長的一天...」


「不行,這樣下去不是辦法(顯示為用力拍桌)!我必須做點什麼!」


「可是主人竟然在電腦前面一動也不動?!嘖嘖。是還活著嗎?」


「她難道看不出我的解決之道就是吃罐頭嗎?哎......虧我內心戲演了這麼久。」


「不管啦!再不給我吃罐頭妳就只能看屁股啦!」(耍賴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