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四, 11月 25, 2010

催眠課心得(二)個體性

關於 commitment(許諾、投入)和 detachment(超然、不參與),村上春樹與河合隼雄有過精采的對話。身處 1995 年時空的村上說:
舉一個例子來說,在日本的時候,非常希望個人獨處,也就是說,想從各種社會、社團、團體,或規章制度之類的東西,逃逃逃,盡量逃開,大學畢業以後也不進公司上班,一個人靠寫東西活到現在,要跟所謂文壇人士交往也覺得累,結果,就只一人在寫著小說。

於是,在歐洲住了三年左右,回到日本一年,然後接著又到美國住了三年多之後,到了最後一段時間,相反地開始想多思考一些自己對社會的責任感之類的問題。

尤其到美國以後,感覺到在那裡時,以個人來說已經沒有必要再逃什麼了。因為那裡本來就是一個不得不以個人身分活著的地方,這麼一來,我所追求的東西在那裡已經變成沒有意義了。
我想,台灣畢竟和日本一樣,也是個重視公司、家庭、社群等集團,或者說奴性尚未完全根除的地方,不和諧、不合群份子容易被視為異端,就像衣服上凸起的皺摺般,必須被熨平。而強調個體性(難聽一點的講法叫孤僻、自私)則常被認為是需要「矯治」的偏差心態。我覺得,大家似乎有點把 individual 和 ego 或 self 給混為一談了。

河合曾在《村上春樹去見河合隼雄》一書中提及:「這裡所謂的『作品』,不僅指藝術作品而言,一個人的生活方式本身就可以當作『作品』來思考。」我認為《1Q84》中的人物──青豆的生活方式,確實可被視為一種藝術。然而,藝術作品一旦被公開,有些觀眾的解讀方式極可能出乎作者的意料。這時候,面對種種分析、批評、指教、建議,作者聽是不聽?聽了,未來他可能不再是為自己創作;不聽,他可能被認為孤傲、不知變通、沒有彈性、曲高和寡。

我選擇了我目前的生活方式,我覺得有八成以上的時間我是自在的。我不必面對職場鬥爭,不用照顧長輩子女,手頭上有閒錢可茲運用,而且住在美美的房子裡。雖然搬到哪裡都飽受鄰人干擾,多少也有被困住的無奈,可是比起許多人,我是相對自由的個體。我是主動以疏離的角度與人交往,而不是因受人排擠而被迫孤獨。我也期待老老實實地定居一地,如果惡鄰不再如影隨形的話。

我在催眠中見到的畫面,絕大多數都沒有人,而且我總是處於獨居狀態。我甚至看見自己是一株面臨萬丈深淵的柳樹,夜空中只有一彎新月,天上沒有星星。這種畫面,再加上一些關於私事的陳述,很容易讓人以為我是個內心灰黯,對人類過敏的社會邊緣人,於是我感受到一些憐憫的眼神,某些同學更是急於給我建議,彷彿我的人生極度悲哀,若不對我伸出援手,實在有違他們的良心。

我完全明白同學們的善意,但要在短時間內說明自己的想法著實有其難處。現在我想談談自己這幾天在面對各種憐憫與建議時的心情。

我認為人生當中美好的部份不構成「問題」,因此在那種付費學習的場合中,我不會主動提起不需要被「解決」的事。然而在那樣的氛圍下,人生當中壞的部份有時會被放大成「問題」,畢竟我們是去學習催眠、解決心理問題或追求心靈成長,而不是去炫耀幸福的,所以在被問及自身處境時,壞的部份往往容易脫口而出。

那些壞的部份,那些片面且稱不上周全的發言,很可能被當成一個人的背景色,或是為對方個性定調的基準。我隱約察覺到我的背景色是黑的,我的調性是柔弱愁苦的,有位同學甚至在催眠狀態下,聲稱看見我的頭部被一支箭給射穿,這是多麼悲哀的景象。然而就我個人而言,真實的我並不是這樣的,好的部份我沒有說,不代表我就是可憐兮兮的弱者。

那個有著孤柳和新月的暗黑畫面,似乎對我的引導者K女造成了困擾。站在懸崖邊往往象徵不安全感,柳樹意味著不堅強,新月也遠不如滿月討喜,而且沒有星星的夜空更是一點都不燦爛。當下我確實感染到K女心中那種「這個人好灰色,真不知該如何處理」的心情,所以我也同步放大了「對,我的確很可憐、很柔弱」的認知,而且開始變得有些自憐,這種狀況在後面幾天越演越烈。

K女的引導很有創意,儘管她自認為平凡又不起眼,我卻認為那趟由她引領的催眠旅程其實頗有價值。不過我也想提供另一種觀點,要說我是硬拗美化也好,要說我是冥頑不靈、想否認「問題」也罷,但我覺得何妨將我看到的畫面解釋成:面對萬丈深淵表示清楚覺察到危險,而非渾然不覺;柳樹耐寒、耐旱,還可以擋煞,意味著我無堅不摧,遇事可以迎刃而解;新月代表新循環的開始,而且夜空中沒有星星就不會搶了新月的風采。的確也可以這麼解讀的,不是嗎?

我其實不太需要關愛或憐憫的眼神。無論我見到的畫面是否真的提取自前世或來世記憶,獨居對我而言完全不是一種懲罰,所謂的疏離也不是一種需要矯治的病。雖然自比村上春樹有些不恰當(我指的是我目前的狀態與他 1995 年時的生活方式和心境類似,而非我下輩子也不太可能擁有的文字才華),但會有人想去矯治村上春樹嗎?會有人想勸他融入日本文壇,多多與人交際嗎?一個人若是在外部世界極度成功,他的某種「偏執」與「格格不入」便會成為可被接受的狀態,而我,還不構不上那種條件。

於是在個體性方面,我想與其說是被說服要融入人群(或者說,人類),在上完這七天的催眠課並接受同學們的洗禮後,我反而更加確認我就是這樣子的一個人,而且我更接受我就是這樣子的一個人。但我會試著理解人群或人類,接受惡鄰的存在是現實的一部份,同時依然保有自己做為一個熱愛孤獨者的本性。

另外就是,我不止一次被同學們指出我太常穿著黑衣服去上課,似乎穿著一身黑是件很不好的事,因此最後兩天我只好換穿白色和灰色的上衣「以符合期待」,否則相關建議恐怕會沒完沒了地出現。不過上週四我隨同學們去八德路拍氣場照時,氣場分析師倒是點出「黑色」有助於消除我的負面能量,我適合配戴黑色的電氣石,穿黑衣對我而言是有幫助的。所以,我還是決定繼續做自己,我寧可相信正面的敘述。這是我的偏執,也是我之所以為我的基礎般的東西。

又或者,我應該去國外住個三年,看看我的心態能不能從 detachment 轉變為 commitment?

16 則留言:

小不甜 提到...

妳的寫字慾望很好的, 不需要修行, 妳寫的內容都很有深度, 我很愛看妳寫的東西!!

我也是個比較喜歡獨處的人, 我先生很忙, 百分之八十的時間我都是一個人, 常常有人問我"不會無聊嗎"我都覺得很好笑, 如果不是個獨立的人應該早就離婚了吧!

很欣賞妳的想法, 沒有長輩小孩負擔的人真的很幸運, 生活品質好(當然是懂得投資生活的人), 時間可以自由運用, 也不必面對職場的眉角, 我是那種寧願少花點錢可以少做一點, 可以有很多的時間來做自己開心的事情.....很簡單人生計畫, 所以很努力的期待先生退休那一天到來, 就可以開心得搬到鄉下去囉!

至於出國三年, 其實你不想遇見的那種人我在國外也是碰到一堆, 當然西方社會是比較不會那麼nosy, 要過甚麼樣的生活最大的影響還是來自自己最重要. Anyway, 加油加油!!!

提到...

Phyllis,讀這篇文章頗有感觸,很喜歡,感謝你的分享 :)

阿勤 提到...

來啊來啊!!
美國除了佛州,中西部人煙更稀少

你講到村上的不合群,讓我想起幾年前一位美國小說家,婉拒歐婆啦把他的新書納入她的讀書俱樂部的軼聞。

小說家是Jonathan Franzan,當時,歐婆欽點就跟米蘭達的手指一樣,銷路上可以點石成金的,這個傢伙卻寧可推卻。

我想,名聲人氣,都可能會傷害到真心創作人的人格跟風格,是不是為了保持真實自我,最好還是維持 the obscurity at the comfortable level?

我個人真誠信服美國人的individualism,個人其實承載著絕對的對自己負責,沒有牽拖的態度,同時感覺 Libertarianism不過是這種對個體尊重不干涉的更進一步。

我之前有個朋友,老愛嘮嘮叨叨的跟我抱怨她另外一位朋友有多差勁,我總是反問一句,釀你還是去哪裡都要找她幹嘛??她說,我看她很可憐的關係。我最後一次聽她長聊,直接反結了一句,你對她根本沒有同情,她也不需要你同情,人家過得好好的,是你刻意為了感覺自己比較優越,才要一直介入她的生活...

結果,她就沒有再打電話給我了,顆顆!!

金色次元空間 提到...

在宇宙這個大能量場中
每個人雖然都是主體中的一部分
卻也都是獨立的個體
心靈工作者首先要學習的是
而且將自己放在與對方平等的位置
而非將對方改變調整為自己認為對的樣子
非常同意您的想法
可以提供更多想從事助人工作的人們一些省思
我認為心靈工作者是自助助人,助人自助
而非將自己放在一個崇高的位置上
以為自己有無限的愛想要給予對方
那就成為了我上你下的
沒有誰有資格同情任何人
因為每個人都在他自己的生命藍圖當中
進行生命的學習



謝謝您
很棒的文章

sylvia 提到...

請容許我想用臉書的回應方式給你按十個讚..

有次與朋友聚會,他一見我即說我看起來沒有精神、憔悴..是不是這陣子過得不太如意.
即使那時我因工作狀況有些問題,但心情上也還算平靜.被他這麼一說,我還算不錯的心情立刻代換成:是不是我真的很憔悴自己都不自知??聊了一陣子,朋友不斷抱怨衝突日益嚴重的婆媳問題及夫妻關係,發現他過得並不開心.我驚覺也許我是他的鏡子吧,他眼裡那個憔悴的我,不過是他的投射罷了.

很佩服也很喜歡你的堅定!!

chaser 提到...

一看到phyllis敘述的催眠畫面,我直覺認為這是非常高超的意境,內在很具有深度~~或許別人可以說是我從部落格認識phyllis所造成的既定印象,但是每個人不同的觀點也的確反射了本身內在的不同特質吧。
而能夠自在獨處思考、不必時時擔心被世界遺忘而急於附屬或加入某些團體的人,在我的主觀看法是比較有機會成為高度內省的人,而phyllis在我眼中正是這樣的人。
在內心中,我是經常很感謝phyllis的文字慾的,讓喜愛閱讀phyllis的讀者有機會跟隨這類深度細膩的自省而變成更好的人!
以前,我還經常會轉寄phyllis的片段文章,後來改成只寄網址,漸漸地我不再寄了,我想能夠與phyllis文章共振的朋友,應該會已經像我一樣加入我的最愛定時收看了啊!!

Sinyan 提到...

是啊,深淵旁的柳樹,配上新月,很有意境呢...

月亮在西方的神秘學,有不安的象徵。
但在東方,自古多少詩人吟詠,
每每充滿詩意。

我覺得這是很有趣的~哈哈!

匿名 提到...

很替妳抱不平,現實生活的小白和網路裏是一樣多啊!年紀漸長,我交朋友也是愈來愈謹慎。

因為妳文章寫得太好,部落格太受歡迎的緣故,所以這種盜文和謾罵的糾紛會不斷地出現。而不愉快的情緒恐怕也會一直輪迴下去。

我想妳以後大概會"先小人後君子"吧!
不事先"約法三章",真的會有很多後遺症。

Debbie tsai

phyllis 提到...

To 小不甜:關於文字慾,《村上春樹去見河合隼雄》書裡剛好提過。當時兩人在談日本古代的長篇小說《源氏物語》,河合猜想作者紫式部是為了「自我治療」而寫,村上則回應說,「那麼,因為寫出那樣長的東西,一定是懷有相當深的業障吧。」結果河合竟然說:「沒錯。我想應該是一個業障非常深的女性。」哈哈!最近我寫文章有越來越長的趨勢,或許這是因為我的業障越積越深了吧 XD

To 馨:我也很喜歡妳分享的縫紉作品喔!我有訂閱:)

To 阿勤:或許這位小說家寫書也是為了自我治療兼消業障,銷售量反倒不是重點,科科~

「你對她根本沒有同情,她也不需要你同情,人家過得好好的,是你刻意為了感覺自己比較優越,才要一直介入她的生活...」←大大的這句總結相當犀利!我覺得同學們大多是善意的,只是偶爾沒有意識到自己有「高人一等」的助人者心態。坦白說,我覺得就像是遇到酪梨壽司所形容的「網路媽媽」真人版,實在有些困擾吶!

文章聯結在此:網路上的媽媽

高人一等的心態我自己也有。如我在前篇文章的留言中所述,我在課堂上也曾批判一位花了一萬三去上兩天工作坊的女同學,後來我發現我似乎自以為比較聰明,認為她花那筆錢很蠢,所以在結業前夕我跟她道了歉。我的批判心實在很強啊!不過在建議方面我就很少給了,除非網友或朋友主動問我,否則我不太會有「網路媽媽」上身的情況發生。

To 金色次元空間:老師好。您說「以為自己有無限的愛想要給予對方」,坦白說那種愛真的會給人窒息的感覺,而我在下課時間被各種建議包圍時所承受的窒息感,比我媽帶給我的還要嚴重。然而這次的體驗畢竟是好的,因為我很久很久沒有跟這麼多人同時相處了,這會讓我很想動筆寫小說。

To sylvia:我其實不太堅定耶!尤其是上課的時候。當然因此看到別人眼中的自己(雖然是經由不太周全的發言,與天天睡眠不足以致面容枯槁而形成的認識),也是一次有趣的經驗。不過回家後我仔細反省,還是決定保留至少八成的原樣。與其說是堅定,不如說我是固執吧 :P

To chaser:我老公看了這篇文章後告訴我,他年初上催眠課時也看過類似的畫面。他說自己站在懸崖邊,是一株昂然挺立的檜木,有巨大的樹幹,有伸得很高的枝芽,而且他覺得自己很勇敢、不怕風雨,遺世而獨立,感覺「很屌」。或許我們兩個都病得不輕啊!哈哈哈。

To Sinyan:《1Q84》裡的天吾曾和比他年長的人妻搞過不倫,那名人妻在「Book 1」的最後做了一些關於月亮的陳述。很有趣喔! 

To Debbie tsai:其實我的不愉快感持續的時間越來越短了,有被小白折磨過有差,哈!最近是有那種精神上的肌肉變強壯的感覺。但這也是我的課題吧!我不愛人群,偏偏因緣際會報名了人數暴多的一班。同學們多數是好人,可是同學會不會變成「朋友」,我覺得那是另一回事了。年紀越大,我越傾向把時間保留給自己。這麼說感覺自己好像很殘酷呢!

欣怡 提到...

我是一個看著文字會想像畫面的人
你說到的懸崖柳樹跟新月配上黑藍的夜空
給我很平靜堅強的感覺 也自得其樂

我是年輕沒小孩的主婦
也常常有人問我自己在家不會無聊嗎?
其實也不是不喜歡出門跟人交際
不過我覺得我可以選擇要或不要
對我來說更加開心

Life Journey 提到...

「我其實不太需要關愛或憐憫的眼神」
...按一百個讚啦

有時候我們不開心或是被什麼事絆住了,
也只是身處探索自我人生的時期而已。
可是就會有些好事者拿上述心態或語句
硬是要闖入別人的世界或生命,
卻只會令人覺得被打擾了。

每當我遇到那樣的人時,
其實才會覺得那個人才是需要關愛或憐憫的;
其實是他的「靈」出了問題吧?
(只可惜台灣社會好多這種人,
「打著關心的旗號,干擾別人的生活」)

人生本來就是一場漫長的孤獨旅程。

Kesa 提到...

從Phylli開始寫催眠紀錄,我就ㄧ直很期待。 中間發生了隱私權這件事,無疑更深的激盪出未被台灣人潛意識理解的議題。這ㄧ切只是相對的問題,我們這種比較“獨立”孤僻“的人,在西方社會看來搞不好還不夠tough, 不夠 independent.
而從靈性角度來看,現階段的東方西方,兩邊都是極端。
ㄧ邊打著“關心”旗幟行干涉之實,ㄧ邊打著“獨立”旗幟行“逃避孤立”之實。
如果西方那樣的“獨立”是OK的,也就不會有這麼多精神疾病,跟大批嚮往印度阿瑜珈阿靈性的西方人。
好像扯遠了,跟我也稍微接觸身心靈還有催眠有關吧?
很難ㄧ直提醒自己,we are born free.

匿名 提到...

因為單親所以我是家裡唯一的小孩,從小我一直很自在,直到開始上學才意識到"獨生女"是會被貼上負面標籤的,甚至到面試工作、談感情,"單親家庭+獨生女+喜歡獨處"(企業最愛強調"團隊精神")都讓我很難面對現實生活,我也一度生氣自己無法"社會化"。
曾經做過前世回溯,好幾世我都是家裡唯一的孩子...當然我也參加過身心靈的課程,也有人"熱心"地說過我的衣著色調如何如何或是說我根本不想解決問題才走不出來....
關於此生"獨生女"的角色,我已經全然自在了,陸續地我也認識到一些喜歡獨處的朋友,(但真的不多),雖然我跟外面生活還是格格不入,但已經可以喜歡現在的這個自己。
這個世界還好有我們這些人存在,要不然會吵死了吧!!呵呵

phyllis 提到...

To 欣怡:或許您是視覺型的人,科科~

「不過我覺得我可以選擇要或不要,對我來說更加開心」←這句話很棒喔!有些人是完全無意識地覺得應該「要」,卻不曉得自己可以「不要」。我有時也會這樣。這讓我想起幾年前寫過的一篇文章,因為當時我對「吸食空氣者」很感興趣。我一直覺得人類如果不吃飯就能活命該有多好?以下是我當時所寫的文字:

知名的吸食空氣者Steve Torrence就表示,「breatharian有吃或不吃的選擇。大多數人認為『真正』的breatharian無論如何都應該不吃不喝。…然而,讓人更樂在其中的是擁有選擇。當手邊沒有食物時從不覺得飢餓,對食物也沒有依賴或眷戀…但仍擁有享受美食的選擇,且不因此對自己設限。這才是 breatharianism的真義。」

很帥吧!擁有選擇權。

To Life Journey:我感受到那位用力對我「倒」愛、令我窒息的同學,其實非常地缺愛,也很愛下結論,只是她自己不知道而已,不曉得她的女兒們會不會也有與我相同的感受。

我跟她說,沒有任何事情是有結論的,今天的結論不一定是明天的結論,明天的結論也不見得是明年的結論,以眼下的結論為基礎對別人「倒」愛,會失之偏頗,別人不一定需要。當然我個人偶爾也有急於下結論的毛病,所以我的方法是,即便下了結論也儘量不要立即行動,會再觀察一陣子。不過對於再次退出臉書這件事情,我倒是當下就馬上執行了 XD

To Kesa:把我丟到西方,我肯定不夠tough,也不夠independent的,因為我空有駕照卻連車都不會開!哈。您的回應使我想到東、西方的母親。前者一方面希望兒子婚後待在家裡,心裡卻嫌家裡多了另一個女人,還埋怨自己得苦命地煮飯、帶孫子;後者則是早早就送兒子離家生活,表面上看似總算樂得清閒,心裡卻三不五時掛記著不知兒子啥時才回家探視。大家心裡的洞都好大。至於自由這件事,我想只要還有身體就很難自由吧!但物質現實上,我已經比許多人自由得多了。這點要感恩。

To 匿名:我也來自單親家庭,無論是初期跟外公外婆住,或是十歲之後跟母親住,我都是唯一的小孩。小時候同學會因此在口頭上欺負我,但我會跟同學們說,「至少我沒有爸爸會打我。」我也被班導栽贓和欺負過,現在想想,如果事情發生在今日,她可能早就上新聞被人公幹了。科技還是有好處!:P

在企業方面,我覺得最愛強調的就是最最缺乏的,主管通常會要求部屬有「團隊精神」,他自己卻不在那個團隊裡。相對而言,他內心裡認知的團隊精神很可能其實等同於「奴性」。

還有,衣著的色調究竟關他人什麼事?我有很多黑衣服是因為,一,它顯瘦(當然我現在瘦下來了);二,以黑灰白為主色系,我出門方便,隨便抓幾件套上都能搭配。三,我喜歡穿素色的衣服。但我在上課期間經常穿黑色,不代表我衣櫃沒有其他顏色的衣服。

更精確地講,那七天我每天睡眠不足,氣色很差,所以我自覺地選穿黑色,因為我不想在自己不好看的狀態下,穿得顯眼而引人注目。信不信,如果我連續穿了三天黑衣,「忽然」穿了一件紅洋裝,肯定有人會說:「哎呀~今天發生了什麼事情啊?」或者,「我就說你上這個課值得了吧!你『願意』改變了,你『願意』改穿別的顏色了。」想到這些煩人的comment,我就決定繼續黑下去了。但最後兩天,我一方面對詢問感到厭煩,一方面自己也穿膩了,因此我改穿白色和灰色的衣服,結果咧,果然有人跟我說,「你終於『願意』改變了耶!」老天。

匿名 提到...

人會不自覺去選衣服顏色自我治療就像狗會去找草吃一樣 我也愛黑衣:)
感謝你的分享

欣怡 提到...

其實我寫完那一句 也想到你寫的那一篇文章

張貼留言

歡迎交換意見,惟網路小白橫行,故恕不開放匿名留言,欲留言請先申請 Google 帳號,為自己的發言負起法律責任。若您欲張貼網址,請使用 html 語法,以免本站版型被過長的網址撐開,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