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一, 11月 22, 2010

催眠課心得(一)共時性

昨天剛上完為期七天的「NGH 國際催眠師證照班」,收獲頗豐,但也讓我一整週下來睡眠嚴重不足。我平日大多在半夜三點左右上床,約莫睡到上午十一點。雖然作息不太正常,起碼睡眠是充足的。只能說我忘了在上課前事先調整生理時鐘,以致在接下來的六天裡完全處於眼皮半閤的狀態。

覺得昏昏欲睡的不止我一人,有同學還帶了「蠻牛」來上課。不過可別誤會上課內容太過無趣,事實上,課程內容十分精采。但一來我們有些人平日習慣睡到自然醒,九點上課實在有些為難,二來我們上的是催眠課,一天之中同學們彼此催眠個兩、三次是常有的事,所以我的意識狀態也一直在清醒與恍惚之間交替著,感覺相當疲倦。

或許有人會問,難道在被催眠時不能「順便」閉目養神一下嗎?我的答案是,如果被催眠的重點擺在「放鬆身心、解除壓力」,那麼被催眠者自然可以好好享受那個休息的片刻。但我們這些初學者多半急於探索潛意識的未知領域,不是去看前世、看夢境,就是去看來世、看中陰身所處的狀態。換言之,課程越到後面,我能在催眠狀態下好好放鬆的機會就越少,因為大家都很用力練習。

在做過「次感元」測試後,我發現我是視覺型的人,眼睛一閉、稍微被引導一下就能看見畫面,反而是聽覺能力不甚高明。如果你也好奇自己是哪種類型的人,不妨現在就閉上眼睛,回想自家客廳的空間配置與擺設,然後想想自己是看到客廳的畫面、聽見客廳裡的聲音、聞到某種特殊的氣味,抑或覺察到客廳帶給你的感受?如果聲音帶給你的感覺較其他感官清淅,那麼你很可能是聽覺型的人。

我在這個測試中能完全看見自家客廳的細節,就連開關、插座,甚至對講機上的按鈕位置也能詳實描述。這個影像是 3D 環場式的,可以隨時切換視角,不曉得這跟我經常繪製室內設計圖有無關係。總之同學們在確認過彼此潛意識「儲存資訊」的方式後,便會選擇用那人較為敏銳的感官來加以引導。

例如,此人若是聽覺敏銳,見到的畫面卻模糊不清,那麼最好能避免在引導過程中一直問他「看見了什麼」,而是要他引導他去「聽見一些什麼」。又或者,此人對觸覺的感受力較強,他能清楚感覺到大門的重量,卻看不清楚擺放在客廳茶几上的物件,那麼未來要引導此人進入催眠狀態時,就必須多用「你有什麼感覺」這樣的問句來取代「你看到了什麼」。

由於在被催眠的過程中,我總是專注於看清畫面細節,因此被喚醒後往往感到一陣虛脫,全身發熱。也就是說,催眠並不等於睡了一覺,實際上在整個過程當中,被催眠者的意識是清醒的,如此他才能按催眠師的引導做出反應。這幾天的體驗也讓我瞭解到,幾年前老公在被催眠了近四個小時、看了一堆前世以後,必須昏睡兩天徹底休息的原因。

今天我總算可以睡到自然醒。說是自然醒其實也不盡然,因為我是被樓下的裝潢聲給吵醒的。過去一週,我早上七點半就出門,回到家時己是晚上八點多,基本上完全避開了鄰居的施工時間,所以今早聽見猛力的敲打聲時,我呆坐了一回兒才意識到,我依舊處於一個噪音充斥、不適合居住的惡劣環境。

受到鄰居的噪音干擾,或是與無禮的惡鄰共處,一直是我多年來的課題。既然學了催眠,它自然也成為我探究的重點之一。關於催眠中的所見所聞,請容我日後再一一道來,現在我想先說說我在「鄰居」這個議題上所體驗到的「共時性」。

我對榮格提出的「共時性」一直頗感興趣,也容易受相關主題吸引。可以說,我之所以喜歡村上春樹的《1Q84》,有很大部份的原因是基於書中對共時性與平行宇宙的著墨。看到第三集總算出現了榮格砌房子的描述,我不免覺得有些莞爾,並開始期待或許在事隔多年後,可以再推出一本《村上春樹去見河合隼雄》的續篇,因為這位與村上對談的河合大叔,正是日本第一位取得榮格學派精神分析師資格的學者,只可惜剛他已經在三年前往生了。

話題拉回共時性的體驗。在課程第二天(或第三天,請原諒我昏沉沉地完全記不起來)練習NLP(神經語言程式學)的「情緒轉換與調整」時,我與C男被分配為一組。所謂「轉換限制性信念」指的是請C男回想一個不愉快的場景或事件,在測試他的視、聽、觸、味、嗅等次感元後依序記錄,並引導C男進入潛意識狀態。接著,再請C男回想另一個愉快的場景或事件,然後同樣在測試次感元後依序記錄。

進行到這個階段時,我必須找出兩起事件之間不同的次感元,再引導C男將愉快事件的次感元置入不愉快的事件情境中,進一步淡化那種不愉快的感覺,同時暗示他,下次再遭遇類似的事件時,可以用新的觀點與感受去面對。通常經過這樣的轉換與調整,C男在被喚醒並再次回想起那個不愉快的場景或事件時,不愉快的感覺往往會瞬間減輕。

在練習中,我請C男回想愉快的事件,他說他想到的是今年夏天在社區游泳池跳水的畫面,清涼的池水帶給他十分美好的感受,而在泳池中與鄰居小朋友的互動也令他心情愉悅。我一邊聽著他描述,一邊回想起自己在今年四月中旬以前所住的竹圍S社區,客廳窗外也有一座泳池,於是我在引導過程中以十分輕柔的語氣問他:「那…泳池是什麼形狀的呢?」問的目的是要確認他是否能看見畫面,藉以確認他的次感元。他回答:「泳池是長方形的。」

        「泳池是室內的,還是戶外的呢?」我繼續以緩慢的語調問道。
        「戶外的。」C男臉上浮現了一抹微笑,顯然他十分喜歡那座泳池。

S社區的泳池是長方形的,也位於戶外。這時我同步地想起,我曾經在那泳池邊緣打水暖身、練習換氣,卻被穿著洋裝進到泳池中央涼亭區域的一群鄰居,指責我濺溼了她們衣裳的不愉快情境。那座峇里島風格的泳池蓋得美崙美奂,留給我印象卻不太友善,而在那次事件後我完全打消了再去泳池自取其辱的念頭。

練習結束後,我問C男住哪兒,他說他住竹圍。我心想,竹圍有戶外泳池的社區大概只有S社區吧。果不其然,C男竟是我住S社區時不曾謀面的鄰居!世界之大,會報名同一梯次的課程,會在來自紐約、西雅圖、香港、澳門、新竹、台中、高雄的眾多同學中,因為抽籤的關係與他分到同一組,而且練習的還是會令他提及社區泳池的「情緒轉換與調整」,無論如何都是一件巧到不能再巧的事情。

同一個社區,同一座泳池,他回想的是愉悅美好的經驗,我回想的卻是令人憤怒的情境,人類在「認知」上的差異果真大不相同。這次的練習就像一面鏡子,讓我體認到自己的認知不是絕對,儘管我在泳池邊被鄰居無禮對待的經驗無比真實。只不過現在我開始理解S社區裡仍存在著友善的人,例如C男,或C男遇到的鄰居。至於我為什麼總是遇上惡鄰居,或是惡鄰居為什麼總是找上我,則是另一個層次的問題了,這些我想留待下回再作分解。

另外就是,上週日有位讀者寫信給我,請我去看看她公婆位於龍潭渴望村的美式獨棟住宅。她與先生、小孩曾經住過那裡,後來因為交通與孩子的就學因素而選擇搬離。那幢三層樓還外帶夾層的大房子目前無人居住,由於我曾在文章中提及自己或許會去龍潭一帶看看透天厝,因此她好心地來信邀請,看看我們是否有意承租。於是上週日,也就是開始上催眠課的前一天,我跟著老公去了一趟渴望村。

那房子的裝潢十分清爽,週日的下午時段也頗為安靜,可是從那兒開車到台北市區要一個半小時以上,再加上我家現在東西極少,三樓半的房子給我們住,可能有兩層樓會呈空屋狀態(或每隻貓都可以分到一間房?XD),而且打掃起來恐怕太累,因此後續我們並未有進一步的回覆,在此我也想對這位網友說聲抱歉。

只是沒想到,昨天,也就是催眠課的最後一天,年紀約莫大我十歲的Y男在為我進行來世催眠後,竟給了我一個神奇的建議。話說這幾天下來,同學們大概也曉得我是個不喜歡與人群接觸的孤僻女,因為我提取自潛意識的畫面(無論是否真的來自於前世或來世),都在在顯示出我是個熱愛獨居、也享受孤獨的人。別人可能覺得一個人很淒涼、很無趣,但我的感受卻是自得其樂。這多少也反應出同住者或周圍鄰居總讓我感覺不太舒服的原因。

Y男將我喚醒後,建議我或許可以搬去他目前居住的社區,我問他住哪兒,他說龍潭。有了C男也住S社區的共時性體驗,我腦海中頓時浮現出「你不會也住在渴望村吧?」這樣的想法,結果他還真的住在渴望村裡!班上有二十一個人,若是兩人一組,必定會有一人落單成為觀察者,而我當時正好是觀察者的身份。偏偏與Y男分配到同一組的C女因故外出,老師才臨時起意讓他為我做催眠,並使我得到了另一次「共時性」體驗。不得不說,這班同學會聚在一起還真的不是出於偶然呢!


竟然就這樣過完了七天早睡早起沒有缺課的日子!

15 則留言:

青草薑母汁 提到...

好神奇喔~期待下一篇:)

yrleu 提到...

發生了這麼巧的兩次同時性,是療癒的開始吧~~

布魯桑 提到...

龍潭真的很偏僻...
我是覺得多看看比較好,但是桃園真的是個好地方,尤其是桃園市^_^(哈哈自己很驕傲自己住的地方XD)

yrleu 提到...

【全息宇宙】量子启示录 (中文字幕)
10分多鐘短片,也許妳會喜歡
http://www.youtube.com/watch?v=I_VXTUKQyAw

Bob 提到...

我的「同時性」經驗,上個月同學結婚,遇見四個大學男同學。週日表弟結婚,在餐廳外突然3公尺距離遇見另一個大學女同學也來吃婚宴。隔天外出回家,又在同地點附近遇到另一個女同學,相距5公尺。
就占星學來說,「同時性」是一種共同業力的同時展現,可以是不同人的相同情境,也可以是一個人同時發生的各種事件。我的狀況是流年土星回歸太陽,跟大S是相同時刻,但都同樣面對某些過去的業力(土星)在相同時間點面臨結束與重新開始契機。

phyllis 提到...

To 青草薑母汁:慢慢寫囉!現在那些疲累仍存在。昨晚看書看到快三點,現在才八點多我就起來了,因為樓下的裝潢聲實在太大了,唉…白天在家就是一場惡夢。

To yrleu:其實我身邊的共時性體驗不少,但要遇上這麼巧的事情還挺難的。我在文後有補充:)

To 布魯桑:我對桃園市不熟,但至少我知道它的房價很合理,也有充份的都市機能。龍潭確實很遠,從北大特區這麼遠的地方開車過去都要四十分鐘,去了那一趟也讓我瞭解到,如果我自己買地蓋房子的話,位置肯定離城市更遠。這幾年搬來搬去的,我逐漸明白雖然我很想遠離人群,可是我對美食、電影、音樂活動的需求其實都需要靠都市來滿足。而且我都搬得這麼遠了,噪音問題並沒有減少啊。既然如此,忍受這裡的噪音跟忍受市中心的噪音似乎沒什麼不同,我幹嘛讓自己多花時間進城呢?所以,最近我有點想住市中心的挑高套房,反正東西少嘛!>_<

To yrleu:我剛好在看琉璃光出的那三本《全像宇宙投影三部曲》,而且昨晚在你留言之前,我剛好第一次「發現」了「覺醒」這個網站,結果你剛好又推薦了一支由「覺醒」整理出中文字幕的影片,哈!感恩啊:)

To Bob:你的經驗很有趣耶!我畢業至今似乎還未在路上遇見過大學同學。所以是哪位同學結婚啊?另外,我前幾天下課後在敦南誠品發現,成英姝最近有本《神之手:認識你內在的二十二種神祕人格》上市,號稱是「國內第一本以榮格心理學解析塔羅的專書。藉由榮格心理分析的概念,任何人都能通達內在的超能。」好妙啊!有可能會買來看看。

sylvia 提到...

我也體驗過幾次同時性時刻,但我絲毫感覺不出同時性對我有甚麼幫助或啟示.頂多是當下的驚喜, 感覺好似走在這條人生的道路上偶遇了時空創造者,然後高興的相互擊個掌,就繼續往前了...一段時日後回頭看,這些同時性事件有沒有發生,好像都沒甚麼大不了..導致日後我對同時性事件的發生都顯得沒那麼興奮了..(邊打邊覺得這樣的心態好像不太好)

see 提到...

來****看看吧…這裡的房價不高,自然環境優美,四季分明,大樹林立(除了陽明山,這裡絕對是台北最多大樹的社區)。

我住的這個社區真的很熱鬧,是聽說有芳鄰嫌吵過,抗議…狗吠(這裡的人多是愛貓、愛狗人士)、蛙鳴(環淨+環靜 蟾蜍蛙類很多)、鳥叫(春曉時分,夜半3點牠們就開始啼叫,直至天明,求偶期的叫聲特別悅耳),另外,像最近,白天常聽到松鼠的叫聲,晚上則有飛鼠的聲音。這裡常年有兩種貓頭鷹,夏天牠們的叫聲忽近忽遠,肯定傳到每家每戶了。

四季分明,早春有櫻花盛放,初春有大樹抽新芽,輕盈的綠讓整個山城有種年輕歡舞的氣氛,從樹下走過,心底都有莫明的音樂感;初夏有酸藤開遍滿山粉紅色小花,盛夏有油桐樹(白花地毯樹真的,而且天天換新!)、相思樹(黃花),夏季的晚上有螢火蟲…,還有還有,這裡四季是有味道的,春秋兩季,桂花香四溢,隨著氣流,經常飄近屋子裡…,夏秋的晚上,最明顯的香氣就屬野薑花了…。

這是個老社區(但早期工法講究,修澤蘭設計所蓋的房屋堅實,但後期其它建設公司蓋的就大不同了,但這是相當公開的資訊,來走一趟,妳也能分出哪些是修所建),曾經風華一時,近十多年來房價一直不高,近年台北房價漲,開始搬進了許多新芳鄰,免不了有重新施做者。但社區意識很強,要上本社區的工班都知道這裡的施工時間有限,就算是有白目的新芳鄰要求加班,反而會被教育。屈尺的派出所真的是隨call隨到。我隔壁鄰居剛搬來時(他作商攝的),有一次在晚上進行拍攝,屋內不時發出強光,雖然無聲,卻已經形成干擾,我和妹在外遛狗時,因為還看不出是那戶人家,但我就跟妹說:警察很快就會來了。哈,果不期然…無聲的光害也不行喔!這麼做並不傷感情,他也是一時大意不察,大家只是相互尊重而已。

這個社區真的很棒,但也得有慧眼就是了。幾年前朋友辨房貸時,銀行放款的主任旁士就反應,最近好多人買****,她實在太好奇這裡的情況,就找了老公周未一起上來看看,看了以後就更納悶為什麼,看起來風雨蕭蕭,感覺是一個好凋零的社區,她就對她笑說:妳描述的不正是冬天該有的景緻嗎?如果妳春天來,氣氛就有完全不同了。

這裡最被人嫌之處,就屬──濕氣重,其實住朝南就可避,而且冬陽會直射入內,如果喜好朝北的風景面,那就在雨季常除濕其實也能解決。

住這裡,好處實在太多了,希望妳能有點好奇,多上來走走,體驗兩下。
不知哪來的熱情一股腦寫這麼多,這種描述可以猜出****是哪個社區嗎?也許妳早就參來過****也不一定,早年這裡繁華時,這裡有過小型兒童樂園(還有摩天輪喔)那時進入可得買票呢!

這是個繁華落盡,卻更加溫馨的社區,這裡有很多故事…如果妳有興趣,妳就會發現住這裡的人,真是天生好命吶,不用辛苦賺有很多錢,就能好好住、好好睡(也好好停車),所以這裡老人小孩多之外,soho族也多,其實各行各業都很多啦。(啊!妳也可以關鍵字搜尋《夢想力》,妳會讀到更多關於這個社區的故事。****就不用中譯了)

希望有天,這裡也有妳的故事。

see 提到...

see也是熱愛獨居,也享受孤獨的人。
更可以理解這樣的生活並不代表內心是寂寥淒涼或無趣,這其實是創作與實踐生活的溫床啊。
好比沒有沉默哪能聽得見樂音,有聲無聲本是無法分開的一體的。
獨居只是外顯的部分,內心的澎派熱情,才是關係人與一切是否連結的關鍵,連結既然時俱,那還有誰在獨居呢?「獨居」,到底如何,多數人的觀察其實只是觀者本身的投射而已。
phyllis與o-ly(惡鄰)的故事,是一件妙事,phyllis可以從中內省,我們也可以從旁學到許多。
phyllis的分享,來自熱情與無私,是潛意識的吧,可能自己都不自覺喔。
謝謝妳,phyllis。

宥緹 提到...

To phyllis,
嗨~~~我是宥緹,謝謝妳們--在只是收到一封信就那麼遠跑來看房子,整個過程我們都很開心,但要找到適合的地方要一點運氣...上次的書裡-我比較喜歡啟動天使之光_看完也轉手給一個罹癌的朋友........對了!....很坦率地說我的感覺~phyllis本人比文章的感覺活潑且女性化多了...哈哈!!!!!~~~希望有機會再聊聊!

Lizzy 提到...

期待Phyllis這個系列的文章,自己共時性的經驗就是跟我老公在沒有遇到之前竟然都常在同個時期同個地方活動,其實因為我自己很離群也很不習慣跟不會、不愛與人來往,這裡可以讓自己找到自然而然的自處、自我肯定能力,感覺這個系列的文章可以幫到自己,Phyllis加油,我家附近也敲敲釘釘了兩個星期,耳朵已經開始有疼痛的感覺了,雖然很期待看到Phyllis的文章,但更希望您有舒舒服服環境來寫作。

phyllis 提到...

To sylvia:我也有同感。但這次C男和C女帶給我的經驗比較像是一個對照,就好比,別人住就愉快,我住就不愉快,那極可能是我自己的問題。而Y男的建議則類似於一種提醒與再確認,要我認真思考是否真要為了安靜而拿交通時間來做進一步的交換,雖然渴望村真的很吸引人。這些都是好事啦!我覺得。

To see:我對****曾經心動過,這大概是一年半前的事了,起因於在591上看到一間兩房面樹海的房子。感覺好棒!但它是要出售的,並不打算出租,而我不敢冒然買一間自己完全不熟悉的山上的房子,再者爬文時也發現曾有水資源的問題。可是我老公看了您的描述後,竟立刻開始搜尋起****的租屋訊息,可見您的文字多有魅力。我們最近應該就會去****探一探了,非常感謝您的分享 ^_^

下一篇文章會提及我對熱愛孤獨這件事情的觀點。我不認為這是什麼值得可憐或是應該被矯治的心理疾病,但是這七天來我一直感受到同學們憐憫的眼神,即便我完全不認為獨居有什麼不好的地方 @_@。

To 宥緹:謝謝四位特別抽空跑了一趟。我們後來確實去了那家壹什麼的觀光茶園,可惜已經過了他們的出菜時段,沒吃到。科科~我好愛妳家那個閣樓啊!真的:)

To Lizzy:我在觀察其他同學接受催眠的情形時,自己也學習到許多,甚至也看見了自己。很感恩,我會儘可能寫出來的。但我只會寫與自己相關的部份,總是得顧及他人的隱私:)

匿名 提到...

在舊書攤買了一本全新 漂亮居家之類的雜誌,回家一看裡面有版主耶(那個茶几很好認)談的主題是女生自己的窩之類的,版主很漂亮呀~很像楊采尼型的美女 好喜歡妳的文章 謝謝妳的分享,讓我知道宅 並不是一件怪事^^

phyllis 提到...

To 匿名:哈!原來是認茶几。我有像楊采妮嗎?會不會是我的中文名字讓您有此聯想?那次我可是素顏呢!而且長捲髮比妙麗還膨 XD

催眠班上來自澳門的同學說我長得像梁詠琪,我心想,十年前還有可能,現在是真的老了,不化妝完全像鬼一樣,所以我不曉得素顏時被說像梁詠琪倒底是怎麼回事,雖然內心竊喜,卻懷疑同學可能是處於催眠狀態,哈哈哈。

最早我也被人說過長得像袁詠儀或香港的老牌明星陳寶珠。韓劇「背叛愛情」當紅的時候,還有人說我長得像張瑞姬,直衝著我喊劇中女主角的名字「雅梨瑩」XD。

宅很棒啊!不曉得為何這個字在台灣變得有些負面哩:)

匿名 提到...

最近一部電影"波米叔叔的前世今生"推薦你去看看

張貼留言

歡迎交換意見,惟網路小白橫行,故恕不開放匿名留言,欲留言請先申請 Google 帳號,為自己的發言負起法律責任。若您欲張貼網址,請使用 html 語法,以免本站版型被過長的網址撐開,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