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三, 11月 10, 2010

講髒話之我見(髒話一堆,慎入)

我目前正在讀韓寒的《青春》。這本韓寒的雜文選集,是台灣編輯精挑細選其博客(部落格)文章後集結而成,強調的是它「還原韓寒的發言、一字不刪,收錄八年來七十篇最具代表性文章」。昨晚我一讀就讀到清晨五點,因為韓寒的文字讀來教人通體舒暢,就像聽鄭弘儀對著爛政客爛政策罵一聲「幹你娘」一樣的令人舒暢。

韓寒戳的是中國媒體對資訊的管制與對民眾的洗腦,批的是中共當局的蠻橫、司法不公與數十年如一日的歌功頌德,罵的是中國民族數千年來的假道學與低素質。可是一邊讀著,竟也感覺他所嘲諷的,似乎適用於這兩年國民黨執政下的台灣,兩岸食古不化的中國媒體和政客,其腦細胞果然是一脈相承。

這幾天特定媒體死命狂譙鄭弘儀,說他爆粗口、沒水準云云。然後順便把莊國榮「幹妹妹」的陳年往事挖出來鞭屍,反正只要在大眾面前說過「幹」字的全是最低級、最沒水準、最端不上檯面的傢伙。講髒話的行為本身固然有待商榷,但用在某些場合其實倒有安撫情緒的作用。

例如你賭爛你的老闆、你的低薪,向人抱怨一堆之後,此時若有人替你對著虛空中的老闆或是針對沒人性沒道義的減薪制度罵了聲「幹你娘」,想來你的怒氣可能因此消弭了大半,甚至有可能反過來制止那個人說,「哎,別罵得這麼難聽嘛!事情其實也沒有那麼嚴重。」然後這件造成負面情緒的事情便暫時終止了。

我比較好奇的是,何以說出「幹」字會成為全民公敵,而說出「屌」字反而能成為兩岸通吃的超級偶像。看來男性生殖器可以掛在嘴邊當口頭禪,但拿這男性生殖器來做點事情就成了罪過。這不擺明要全台灣的男性「光說不練」嘛!這樣生育率怎麼能提高呢?這簡直是用敏感詞過濾器在潛意識裡箝制當今生育率嘛!

看來大家對「幹」字還挺敏感的。敏感好啊!生育率還能再提高一些。不過大家對指出這男性生殖器被拿來對「誰」做了點什麼事情似乎更加敏感。一旦你為「幹你娘」三個字說了點肯定的話(例如它有時候能安撫情緒),總有人要「匿名」地站出來說兩句:「那我用『幹你娘』問候你媽,你覺得如何?」彷彿你只要肯定在某些場合使用這三個字是適當的,就等於讓自己的老媽蒙羞,把自己的老媽推出去當香爐。

當然不是這樣。事實上,誰沒罵過髒話呢?差別只在於是在心裡罵、對著小群人罵,或對著大眾罵、對著電視罵而已。我們一直以來老愛說自己是禮儀之邦,換句話說,我們崇尚的是道貌岸然、心口不一,心裡很幹嘴上卻不能講,講出來就要被公幹,甚至連自己的老媽都要被拖下水,而且就算鞠個三百六十度的躬也難辭其咎。

就像韓寒在書提到的,那些免費下載日本AV的傢伙,又愛看又愛罵人家日本女人賤,結果手裡還一邊快轉,嫌人家前戲搞太久,然後到了精采橋段又不停地重播,完全是人格分裂的癥候。他認為中國社會總是鼓勵大家心口不一、兩套標準。其實我覺得台灣之於中國,或說在心裡罵「幹」的人之於在大眾面前講出「幹」字的人,基本上也是五十步笑百步,而且還笑得合不攏嘴。

寫到這裡我要來講個古。說起來,只要看到「幹你娘」三個字,我就會想起我的大學導師潘小雪。小雪老師是位藝術家,在聯想到藝術家時淨想到「幹你娘」三個字還真是不體面,但我個人相當敬重小雪老師。小雪老師當時對著我們這批菜鳥新生說,「一直當模範生的,不敢罵髒話的,出了社會你們要怎麼生存?」這句話著實讓我思考了好一陣子。

我小時候也當過幾次模範生,但如今出口成髒,有益健康。小雪老師當然不鼓勵大家罵髒話,而是,她要我們去接受這是社會現實,自己不罵,別人也會罵(相信我,你只要為自家裝修監工一次,保證若不是天天聽到工人罵髒話,就是氣到自己也想飆髒話),況且這些髒話代表的不見得是字面上的意思,沒有任何一個罵出「幹你娘」的人會真的去找那人的老媽上床,那只是一種令人不太舒服的發語詞,或是一種無奈之餘的精神勝利法罷了。如果今天是大埔良田被毀的農民對著鏡頭大罵政府「幹你娘」,有些人或許會覺得用語粗鄙,但也未必不能接受。

逃避髒話已然存在數個世紀的現實,一聽到髒話就羞紅了臉,這種身上背著大包袱扛著大框框的人,想搞藝術、想做設計,恐怕比登天還難。也就是說,行為可以保守,自己可以不罵髒話,或是不在公眾場合罵髒話,但思想可以開放,別人要罵是他的自由,要不要回嗆是我的自由,但行有餘力也可以試著理解別人罵髒話的動機,以及那句髒話字面下的意思,甚至是苦衷,而不是只要聽到髒話就把講的人打成下三濫的傢伙。這或許就是小雪老師的意思吧!至少我是這麼認為的。

另外就是,我相信就算只打出「***」三個符號,大家也曉得這***指的是哪三個字。在此建議郝市府不用再搞什麼「好孕運」標語票選了,直接把「***」當口號四處張貼,淺顯易懂、不帶髒字、一望即知。敏感的人回家馬上蠢蠢欲動,有助於首都生育率的提昇。若真有對***完全摸不著頭緒的人,大概也會以為那是三朵推廣花博的小花吧!誠可謂一舉兩得也。

80 則留言:

dai 提到...

自卑-歧視-打壓-禁忌!
"出口成「髒」──三字經"
http://sex.ncu.edu.tw/course/young/school/school_4-6.html

匿名 提到...

因為那三個字是台語
所以在自認比較高級的外省人聽來格外刺耳吧
如果換成用北京話說"我操","他媽的","格老子的","你奶奶的"
也許就不會被批那麼大

阿鏗 提到...

說的真好~

匿名 提到...

髒話彷彿虛舞的拳頭,它替無力的弱者打開了一扇可以逃避命運的窗口。

http://www.southnews.com.tw/polit/polit_00/14/02558.htm

Erika 提到...

最後一段我要幫妳按一百個讚!

phyllis 提到...

To dai:昨天不小心轉到東*新聞,某位上台說「恁爸」愛台灣的政治人物和在台下吶喊的民眾,腦門上全給新聞台打上了「鄭弘儀們」這四個字。我倒是很想在這幾個特定電視台的大門口貼上「台灣的央視們」這六個大字。

To 匿名:誠哉斯言。但不僅是「自認比較高級的外省人」,「只看特定電視台、自願長期被洗腦的某些本省人」大概也覺得刺耳。其實要比「幹你娘」和「操你媽」哪個比較髒,我覺得不相上下,而「草泥馬」就比「操你媽」文雅嗎?倒也未必。觀點和立場問題而已。

To 阿鏗:謝謝 -_-

To 匿名二號:多謝分享。

To Erika:我把圖加上去了,哈哈。

WC 提到...

讀後心曠神怡。
謝謝。

第一次浮出 提到...

天啊,說得真好!
最後***讓我大笑不已

沛珺 提到...

看得真爽!也說得爽啦。。(雖然我是要女生:P)
潘老師真是位好老師啊!

我也很喜歡看韓寒的文章,也力推《1988我想和這世界談談》。另外,他的小說《三重門》,《長安亂》(超爆笑,笑得我翻桌子)也值得一看;不過我不曉得你的小說口味,建議你先問朋友借來看吧。
我現在正在看小說《他的國》。。。

笑花 提到...

phyllis 你好

請借我把這篇文章網址貼在我的facebook分享給朋友看
我貼的是網址
很欣賞你對這件事情的見解!!
i couldn't have said it better in words!!!!
看完有種大快人心的感覺

Safia 提到...

真是通體舒暢...給你按N個"讚"

匿名 提到...

我是幾乎不說髒話的乖小孩。但在大姨媽的腹痛肆無忌憚地襲擊時,唯一有緩減效果的方法是:在心裡大喊 ***。~~ 不必吞任何止痛藥,真是最健康的自然療法。

匿名 提到...

「幹」是國語,不是台語啊....

終於有人說出實話了,給您按100個「推」

calvino 提到...

說得太好了!!
婦女同胞會因為一句"幹你娘"就改變心中既定的投票人選嗎?政媒連日操弄一句話,連陸委會都跳出來,真的太好笑了,是都放大假不用作事了嗎?
政客雖然表面不爆口,卻讓爛政策過關,陷人民於水火,滿口仁義道德,骨子裡一肚壞水,這種人哪裡高尚呢?
言語粗鄙與行為低劣,究竟哪種比較可恥?講"幹你娘"只是剛好而已啦!!!

phyllis 提到...

To WC:感恩。

To 第一次浮出:我對花博的感受剛好也是***。

To 沛珺:小雪老師不搞道貌岸然那一套,這種人連在美術系裡也少見。

To 笑花:貼網址沒問題,感恩:)

To Safia:可惜沒有「讚」可以按。或者來裝個「屌」或「幹」的按鈕?科科。

To 匿名三號:***是虛擬寶物啊!

To 匿名四號:大大的觀點真強悍。

To calvino:如果台灣這塊土地是我們的母親,那麼陸委會的功能就是讓中國來幹我們大家的娘。

匿名 提到...

記得馬英九有次的競選海報/廣告也有用的「他媽的」啊~~~

Ivy 提到...

講得太好了!!!
每當看到不公平或不滿事件,苦於因口才太差無法宣洩
而能來這裡看到phyllis以超讚口才和文筆幫我們講出內心的話時,就讓我心中無限感動和暢快!!!太感謝了!!!

太欣賞phyllis的才華了(無埨哪方面),這是我最愛的部落格!!!

phyllis 提到...

To 匿名五號:本島無時不刻不在體現著兩套標準,「藍教頭」啦「趕羚羊」啦其實和「幹你娘」不相上下。個人認為「黯陰羊」還比較有笑料。

To Ivy:啊~您用力的讚美讓我比聽到「幹你娘」這種髒話還羞呢!(*臉紅*)

phyllis 提到...

補充一則打星新聞:若周董節目告捷 自由照樣報導

Mina 提到...

這篇真是好. 讀了猛點頭.. 一直潛水的我忍不住要浮上水面說聲讚.

我真的覺得這社會真是表裡不一. 說XXX, 跟 F word有差嗎? 為什麼說xxx 會被覺得是粗鄙不文, 說F word 明明是一樣的意思, 就覺得雅痞了些.
日本A片那段真的入木三分, 我也想去找韓寒的書來看了.

匿名 提到...

你這篇文章怎麼寫到我的心坎裡去了, Bravo!!

匿名 提到...

[MV] 陳綺貞 - Sentimental Kills (一鏡到底版)

http://www.youtube.com/watch?v=kqn3iEX0DmM

2"47'處也有four words language. ^^

Fuck you KMT !!

匿名 提到...

phyllis妳好:
我是女生,早已把您的"清雜物"加入我的最愛並且正在如火如荼執行當中。
XXX也是一種清雜物的話術,超愛你這篇的啦^^ (不清不快)

阿勤 提到...

一大早就讀到醬讓人身心舒暢的好文!!
幹的好哇!
弘儀幹的好!!
Phyllis 幹的好!!

碰到馬的各式各樣,拿我們的納稅錢對中國獻媚的醜惡政策,你要搖頭晃腦的說,荒謬到匪夷所思,還是用英語說,preposterous,

在在都比不上一句,幹哪!! fuck it!!來的直接有力!

匿名 提到...

套具周星馳的台詞,我還想叉他老母的老母。

看到台灣這些泛藍的表現,真是不敢想中國人會有民主自由的一天,因為高級外省人已經生活在這片土地那麼久了,滿腦子還在獨裁封建,連總統都這樣(最可惡還拿綠卡準備跑路),如何能期望那些不識字又沒衛生的人?

版主你這樣公然為深綠講話,勇氣可嘉,不過要注意一下反作用力。

阿勤 提到...

先斬後奏!!!抱歉抱歉
我把你的連結貼在我的撲浪上面了!!

phyllis 提到...

To Mina:感恩啊。韓寒的筆調還真是犀利又幽默,那本書做的也很漂亮,推一個。

To 匿名六號:至今還沒有被罵自己也覺得慶幸。

To 匿名七號:她唸起來還有些小性感呢!

To 匿名八號:***可以清心中的垃圾啊!我*!

To 阿勤:今天又在吵傳真號碼的事。以後大家在陸委會官員的面前看到數字「7」,記得一定要唸成「1」喔!另外,貼連結無妨啦!感恩喔:)

To 匿名九號:我沒有公然為深綠講話啦!我是在為「講髒話」講話,因為我自己也講髒話。深綠可以講髒話,深藍或深紅當然也可以講髒話。總統更是可以講髒話,他不就講過「幹得要死」嗎?大家要公平點,無論朝野、貴賤,只要有心,人人都能講髒話。

不過我看了近日幾家特定電視台的表演,倒是想起了秋香的一句台詞:「爲什麽世界上有這麽多無聊的廢物!」另外再順便貢獻一段包龍星與李蓮英的***對話:

李蓮英:我操你全家,我操你全家祖宗十八代

包龍星:陰陽人爛屁股

李蓮英:你罵我陰陽人爛屁股?!

包龍星:你就是陰陽人爛屁股*&^%$#@…

包龍星:你是陰陽人爛屁股

李蓮英:你全家死光光

包龍星:你檸檬頭

李蓮英:你王八蛋

包龍星:你是老鼠眼、鷹勾鼻、八字眉、招風耳、大翻嘴、黃板牙、雞脖子、爛脖子、長短手、大小手、雞胸、狗肚、飯桶腰,你說你這個樣子還是個人嗎?我要是你呀,早就上吊自盡啦!

李蓮英:我…我操你…

匿名 提到...

有政治立場是正常且應該的
您要喜歡哪黨恨哪黨當然也是您的自由

但是試想一下,要是有一天
每個人滿口都是幹妳娘來幹妳娘去的
不知道您怎麼想
我個人是覺得.....這樣是不對的
就在下來說
我就深怕哪一天我兒子對我說幹妳娘
然後還告訴我那只不過是"問候語"

撇開所有的立場、政黨、藍綠、妳我.....

"幹妳娘"這種句子永遠都是"非"

是非,很重要!

phyllis 提到...

To 匿名十號:我沒有政黨傾向,如同我之前的文章所述,我和村上老兄一樣,永遠站在雞蛋這一邊

您有您不說髒話的自由,這點我是完全尊重的,而且我不得不稱讚您教養好,並且羨慕您的人生旅途不太遭遇鳥人鳥事,肯定是位有福之人。但是像我這種常得和惡鄰居週旋的人,有時不用髒話溝通,人家還聽不懂。你跟他好好講,用文明的方式溝通,他淨給你白眼,還照樣我行我素。可是如果你給他***一下,他馬上靜下來不敢吭聲。這就是有為的導師教給我的,「一直當模範生的,不敢罵髒話的,出了社會你們要怎麼生存?」

另外就是,像我這種不生小孩絕子絕孫的人,完全不會有被自家小孩用「***」問候的機會和困擾,所以我一點也不介意。倘若有人罵我***,那我必定要回敬他*****,反正大家都是逞一時的口舌之快,他既不可能來「*我*」(我娘都到天上去做仙了),我也不可能去「*他***」,因為我沒長老二。當然,如果別人沒有公然用***罵我,或是像我鄰居這樣無時不刻地製造噪音、亂吐檳榔汁,我也斷無可能主動或者公然地罵人家*****。沒這種道理,人是互相的。

不過有一件事情我必須強調,沒有什麼人的「是」非得是別人的「是」不可,也沒有什麼人的「非」非得是別人的「非」不可。那些因為從小環境不好,受不了多少教育的人,出口成髒是很自然的事,講髒話是他們日常生活的一部份,不信您可以去看看紀錄片「無米樂」。在他們而言,「***」並不是「非」,如果他們有選擇,他們或許願意用一長串嬌軟的法文來罵人。這些我以前不理解,只覺得裝修工人真是沒水準,一天到晚在工地「***」,但後來我釋懷了,因為個人成長環境不同,不能一概而論,不能老用自己的觀點或是台北人的觀點來看待別人。

匿名 提到...

"沒有什麼人的「是」非得是別人的「是」不可,也沒有什麼人的「非」非得是別人的「非」不可。那些因為從小環境不好,受不了多少教育的人,出口成髒是很自然的事,講髒話是他們日常生活的一部份"

這個社會,或者說這個世界就是這樣的沒錯
但是雖然如此,講髒話永遠、絕對不會是"是"
不管妳日子好不好過,都是這樣的
不講髒話也許很難跟人打成一片
但在下確定,並不因為這樣而講髒話能夠變成"是"

其實這就是所謂的"自由意志"的展現
您我可以選擇要或不要說髒話
只想再強調一次:

幹妳娘這樣的句子,永遠都是"非"
不過我們可以選擇要不要說

萬一有一天,這樣的句子變成了"是"
您我才應該要擔心吧?

phyllis 提到...

我在文章裡就說了:「行為可以保守,自己可以不罵髒話,或是不在公眾場合罵髒話,但思想可以開放,別人要罵是他的自由,要不要回嗆是我的自由,但行有餘力也可以試著理解別人罵髒話的動機,以及那句髒話字面下的意思,甚至是苦衷,而不是只要聽到髒話就把講的人打成下三濫的傢伙。」

我沒道理隨口就把***掛在嘴上。但我認為當用就用,因人因時因地選擇適當的語言對我而言是OK的,所以有人這麼說並不會讓我起太激烈的反應。也就是說我這個人對***並不「敏感」,這也難怪我不生小孩了,哈哈哈。不過雖然我標題上寫著「慎入」,顯然還是冒犯到您了,甚憾。

匿名 提到...

我也覺得不要只用"講髒話"來評斷一個人,也不要因為一個人講了髒話就覺得他的意見都是不可取的。

只能說,在文明的社會,如果可以學會不講髒話來表達自己被欺壓的憤怒,比較不會被說嘴。

Sarah

匿名 提到...

我想可能是您沒看懂我的意思:

幹妳娘這樣的句子,永遠都是"非"

那一天在台下,是有小孩子的
看著那些孩子似懂非懂的跟著一起搖旗吶喊
那樣的場面令我這個有下一代的家長心驚

您選擇不生育下一代,當然是您的選擇權
完全給予尊重
但是小孩子還是滿街都是
大人們在台上大罵幹妳娘的時候
有沒有想過小孩子將會受到什麼影響?

您的文章在下常常來拜讀
您不用自責"冒犯"到在下
因為我是成熟的大人,是非我能判斷

孩子們呢?
不懂事的孩子們要連上您的部落不是難事的

也許在下過於理想化吧?
我們也可以說,大家都這樣幹,我為什麼不可以?

從小地方做起,從您我開始影響吧
大家多做點"是"的影響

不好意思,我對您苛求了
請見諒

phyllis 提到...

碰巧想起韓寒書裡的幾段話,這幾段話出自這篇文章:「別拿下一代做道具-致網易論壇」。

我們這個國家的衛道士喜歡拿下一代來說事,他們真的關心下一代的成長嗎?我覺得未必。下一代在他們嘴裏只是用來壓迫他們眼裏看不順眼的人或事的一個說辭。“下一代”是很可憐的,很多東西我們都說對下一代有毒害,但事實是,這都不是由所謂的下一代開口說的,我想你們是不能代替下一代來發表看法的。當然,你們可以說,下一代還嫩,心智不全,需要你們喜歡搞迫害的老一代來把關,但是,我個人的看法是,年輕人其實是不那麼容易帶到溝裏去的。而這些人往往認為年輕人只要一看到一個日本AV女優的網站就馬上會變成社會渣子,危害家庭,這也太小看人類了。我們這個社會資訊發達,一個打著馬賽克的日本AV女優都能帶壞一代人的話,那這些人還是死了算了。

某些人們,有點出息吧,寫文章時別老把“下一代”和少年兒童當道具了。一把歲數了,說個觀點還要經少年兒童之口,借祖國花朵之手,真是可憐,不就借個刀殺個人嗎,關鍵是這的確有效,別以為小孩子手裏都是鉛筆刀,寫現代大字報的時候掏出個未成年人就是掏出把大刀啊。

但是這花招玩了幾十年了,以前你們這些人就是老一輩口中正在慘遭毒害的下一代,你看看自己現在正常不?你覺得自己正常,那就說明毒害下一代這一說是不存在的,你覺得不正常,那不正常的人還寫什麼文章啊。

其實,用下一代來說事情是中國的一個傳統,自己不爽就說自己不爽,非要給自己一個正義凜然的馬甲,打著毒害少年的旗幟,做著毒害青年的事。
 

匿名 提到...

也許該說"幹恁娘"應該被歸為限制級。

所以,問題的重點在於不該在小孩面前這樣講,而家長也不適合把小孩帶到選舉造勢場合。

我是這樣覺得啦。

Sarah

匿名 提到...

我的老天!
在下真的完全沒想到您會這樣的反應

好吧!

祝君健康

不過要提醒您:
台灣人,或者說台灣國
也是有下一代的

跟中國不中國的並無關係

phyllis 提到...

那不是我的反應,那是韓寒的反應。

yolenta 提到...

phyllis加油,我支持妳。

其實我也知道幹你娘這三個字不好聽,
現在叫我大聲說出口也會有些彆扭,
但總有些很幹的時候,
這些台灣國罵就是那麼順的溜出口,
看到你與匿名十號的討論,
讓我想到一篇寓言:

老和尚帶著小沙彌要過河,在河邊見一位少女過不了河。老和尚大發慈悲,背著少女過河,到了對岸,放下少女,繼續向前走。走了一陣子,小沙彌說,“師父啊!佛門不近女色,你怎麼可以背少女呢?”老和尚聽了笑著答道,“我都放下了,你怎麼還背著呢?”老師父雖身上背著少女,但心無挂礙,小沙彌卻一直想著此事,放不下少女的反而是小沙彌。(轉貼自http://big5.ifeng.com/gate/big5/ent.ifeng.com/zz/detail_2010_11/03/2988850_0.shtml)

不曉得這可不可以同理到說出幹你娘這件事情上。

匿名 提到...

對了,剛剛忘了說一聲
您願意將在下的回應PO出來,已經是好事一樁了

謝謝您

Fu 提到...

這篇文章的結尾很有力,三朵小花看起來好燦爛啊!和花博互相輝映呢!!

phyllis 提到...

To Sarah:那韓寒的書應該要封上膠膜,因為老是插入射出的,太不文雅了。

To yolenta:謝謝大大。不過我還真是不常說出***,平日最多只可能說個*字而已,除非鄰居惡劣到一個境界,我才會從一個字加到五個字(*拎老師咧)。想必我們的政府在某方面確實惡劣到有讓人想罵***的程度。匿名十號認為我誤會他的意思,可能吧!我的理解力或許有待加強,但他其實也有些誤解我的意思了。

我一開始的意思是,人的成長背景是不能苛責的,有些人生來就資源匱乏,如果他長大後還是連三餐都顧不了,自然沒有餘裕去提昇自己,或是成為更文明更文雅的人。所以有些人講髒話不見得表示他自甘下流,反而只是反映出他的缺乏選擇。而與那些人溝通,或是為那些弱勢者發聲,用那樣的語言在我看來並沒有不適當的地方,這是因人因時因地制宜。馬總統說「幹」字不也被稱作「親民」嗎?

當然匿名十號想為下一代創造一個更文明更文雅沒有髒話的環境是可以理解的,這是他為他的下一代所做的善意選擇,在他看來這沒有不對的地方,甚至我也說不出有什麼不對的地方。他說的沒錯,我們都可以試著不要去講髒話,這點我完全同意,沒事講髒話造口業幹嘛呢?但只要「有匱乏的人」還存在,外頭永遠會有人講髒話,下一代終究還是會發現外頭是這樣的一個環境。而如果下一代長大後同樣無法解決這些「匱乏」的問題,那麼有一天他還是會無奈或是氣憤地在心裡在嘴上說出***。

所以我才引用了韓寒的文字。我們其實無法為下一代做選擇。

但是,提到小孩連到我的部落格看到髒話會受到不良影響,這種事情我就真的無能為力了。我是為我自己寫的,不是為了別人的小孩或是為了下一代而寫的。因此,在此懇請中華電信色情守門員趕緊把我過濾掉,以免我一不小心就誤了人家的子弟。>_<

mimicat 提到...

語言應該是文化的一部份,在理解別人的語言的時候,應該是從別人發話的背景來理解,而不是就字面上給予所謂是與非的論斷。比方說,很多人認為"幹"這個字很粗俗,可是中國人可是將"幹"掛在嘴上,因為對他們而言,"幹"不過就是個動詞。如果真的將鄭弘儀整段演講仔細聽完,相對於他所要表達的市井小民的委屈與不平,"幹你娘"三個字真的只是情緒用語而已。

自己不說是一回事,但以自己的喜惡立場,覺得別人說就一定是錯的,是必須被糾正的,似乎也淪於將自己的價值觀套在別人身上。世界很大,並不會繞著個人轉,我們自己行事的原則也不見得就放諸四海皆準。

其實,早個三五十年,學校只能說國語而覺得說台語很粗俗要罰錢的年代,不也就是從某些有權利的人所主張的是非而來的?以現在的角度來看,那些所謂的是非真的如此絕對嗎?

Su Mi 提到...

身為一個老師,我是不會在課堂上講***,因為罵人還有很多方式,講***顯得詞彙量不足。而且ㄧ個人說話得看場合,這取決於語境,我是不認同純粹以「說髒話」就是不對的道德高位來評論人,就算學生在課堂講髒話,我也不會就此認定學生犯下滔天大錯。

我認為說髒話也有不同面向,面對野蠻不講理的人,以其人之道對付,也是前人所說的一種方法。如果面對強權霸凌,還要講究謙謙君子,這就叫做鄉愿了。

我十分贊成phyllis的觀點,也很喜歡小雪老師的教育觀。假道學的人就是喜歡扣人家帽子。Phyllis 你說的對!!

匿名 提到...

女性觀點:
1.提倡把「幹你娘」變成「閹你爸」。
(「馬英九你補助陸生,我閹你爸」這樣...)
族群觀點:
2.其實這台語「幹你娘」三字經是深深挑起了外省族群的恐懼。想想看被以前他們看不起操台灣國語的人「操」?那種自尊瀕臨危機才是這次他們炒作的原因。看看李濤的2100吧!他好久不主持2100了,最近被鄭鴻儀罵幹你娘,他就遠遠地覺得被台客台語給強姦了,親自跑回來一直用幹你娘造超級多的句子,恐懼之大真的是很可笑。

匿名 提到...

Phyllis 的文章寫的非常中肯,讀起來並不覺得有偏頗的地方(不會讓人感覺她是因為深綠而支持鄭弘儀的幹譙).我是女生,而且是傳統教育下教出來的"乖乖女",很少口出惡言.回想自己10多年前剛出社會還是一家家族企業的小助理時,對一位私自以為代表全公司民意對老闆阿諛奉承的副理,在email中回信給他一串@#$%並cc給全公司的人.哈哈,原來我也駡過髒話.我認為***也是語言文化的一種,這三個字髒不髒,端看聽到的人心裏髒不髒吧.

JaChi

rita 提到...

法國時尚部落客大辣辣把*穿在身上呢

http://www.leblogdebetty.com/en/2010/11/12/who-the-fuck-is-kanye-west/

回應樓上某匿名
就算講髒話是“非“
鄭也道歉了(認“錯“了)
媒體、KMT還無限上綱、窮追猛打是怎樣?
民主國家還搞文字獄嗎?

匿名 提到...

前面匿名的,馬總統說「幹」時您有為了下一代出來"導正"社會風氣嗎?當時媒體有窮追猛打一國元首帶頭說髒話會帶壞囝子大小嗎?那些媒體只會對他們要批鬥的人緊咬其一句話窮追猛打,完全模糊轉移事情的源頭,這是我看到這件事不公平之處。

(還有已發生過的好幾件,例如高孔廉罵蔡英文混蛋該死,蔡主席有叫馬主席道歉嗎?媒體為何不去強調真正民主國家每個人都有表達不同意見的權力、卻反而默許高官這樣專治封建的言論?)

匿名 提到...

當時海角七號裡面的髒話也被一些所謂社會善良風氣守門員們大加撻伐,說會教壞下一代云云,還聲明拒看宣言,卻視而不見一堆全程說”國語”電影中一些「操你媽的」、幹來幹去之類的髒話,這些人是拿著二把以上的不同尺寸的尺規來衡量道德觀的。

rita 提到...

再補充一點
這次“事件“裡,
有人似乎擔心“髒話“教壞下一代
我更擔心我們的下一代連說髒話的自由都沒有了!!!

聽到別人說髒話恐怖嗎?或許吧,
情緒性言語本來就不中聽
但是沒有人會一直停留在那個憤怒的情境裡

但是,如果有一天,連說話的自由都沒有了
那才是更恐怖的事

別以為這次是因為***
某黨某元首反應才那麼激烈
基本上,如果那個人連一點批評都聽不得
也許哪一天我們連家人、朋友之間的談話也不能提到他的名、他的施政...否則,在強大的國家軍政機制之下,恐怕難逃牢獄之災啊

mi 提到...

阿哈哈哈哈
本來想看看天際浩劫網友的評價
沒想到今天可以看到這麼好笑的文章
尤其是最後一段
我個人覺得可以把暗你娘改成喵你娘的咧
沒有動作的成份在 可以安心服用了
話說回來淦你娘其實應該是 幹+你娘咧
的複合詞
並不是真的要對牠娘做什麼動作
紅姨胃口應該沒那麼好
國民黨可以不用對號入座
這真的很不孝
不孝有三
把自己的娘對號入座最大
在公共場合固然不可說不雅的話
但希望那些政治人物可以懂一點孝道

匿名 提到...

如果常去無名看美女部落客的文章
會發現乾~乾~已經成為她們裝可愛(?)的語助詞
道德委員會要不要去整肅一下?

carlojam 提到...

髒話又如何?
一堆髒事沒人聞問
就著鄭弘儀說的三個字窮追猛打
有人記得媒體是社會資源?道德良心嗎?
沒有~...是吧?
我弟也在那八十多萬人次的就學貸款中
且在他領到薪水的第一天
直接從帳戶扣走三期的遲繳款
所以那個月他跟我借生活費了
當你親身遇到這件事情
又知道陸牲+陸異數家每個月能補助三五萬六萬
你還有辦法笑臉以待嗎?
我的想法是罵政府總統"幹林娘"是剛好而已~根本免道歉!!
媒體的任務很接近大話正在做的事
不公不義背離民眾利益的政策就該被檢驗
你如果想問為甚麼不是在野黨監督?
因為國會KMT過半~
愛怎麼搞就麼搞
總統+政府+立法院+媒體=四位一體
完全執政
完全不負責~
掌控的媒體還背負了掩蓋真相的"業務"
只會鞭前朝怪罪他人極推託於下屬疏失
(那選你有和效用@@?)
沒有一點錯亂的感覺嗎?
(不感覺恐怖嗎?政府立院司法做錯事~媒體還站在他們那一邊~一般人民不會背脊發涼嗎?)

至於那位匿名的人
"非"與"是"都要受人檢驗
就像是不合理的(法案+公共工程承包案)要被檢驗一樣

菲莉絲保障了您在此格的發言權
你做的是登門管人發言自由的事
這樣~有那麼一點諷刺阿XD

匿名 提到...

phyllis 說得真好!!

一些衛道人士指責說xxx是道德低下,敗壞社會風氣,彷彿罪大惡極十惡不赦,卻對社會上不公不義的事視若無睹。

這種說法是單純的偽善,以假道學之名行扣人帽子之實,想壓抑不平則鳴的聲音罷了。今日若換了另一人,好話說盡壞事做絕,只不過沒講xxx三個字,那他便是好人了?

也難怪儒家思想流傳至今,封建和威權的遺毒還依舊壓抑著自由思想。

Sky

懶得理你 提到...

就心理學的觀點,選擇較無害的方式發洩情緒是應該被鼓勵的,罵幹你娘,比直接拿石頭丟要好得多了,壓抑過度可是會生病的~

chaser 提到...

對於髒話,我跟phyllis持同樣立場,所以整篇看下來通體舒暢,phyllis對calvino跟匿名十號的回應也是精采萬分。但我覺得匿名十號已經是很理性的表達者了,還是值得敬佩。只是我認為要達到他的理想境界,那大概得全地球人類的靈性都提升到書中外星球的等級才行。不然,像遇到phyllis的惡鄰等級,就像到了英國不講英文是不通的一樣,我覺得對什麼人就得用他們的語言啊!

匿名 提到...

版主說的好
請借我轉網址po在FB
特此告知 謝謝

匿名 提到...

說的太讚~~~

地球人 提到...

完全贊成Chaser,只有當中國人的靈性提昇到外星人等級時,我才可能贊成匿名十號的留言.由於本人感官覺受仍為凡人,遇到哪種人就是用哪種語言來應對啦.

再說,難道罵混蛋就比較高尚嗎?

匿名 提到...

英文所謂的 cursing, calling name 是包括罵別人混蛋, 笨蛋的, 因為這是所謂的攻擊. 我贊成樓上所質疑的, 難道罵人混蛋就比幹您娘高級?

還有, 今天為什麼這麼多人同情鄭宏儀, 想想看他是窮鄉下子弟出身, 看到馬英九政府的媚中政策不斷的傷害台灣人本身的權益與自尊, 卻又一點辦法也沒有, 氣到罵一句髒話用不著講成他好像天天這樣講話, 全台灣的人都會學著這樣講話啦. 這就是為什麼很多人要批評浪費媒體跟政府資源在討伐鄭宏儀, 是沒有正事要幹了嗎? 鄭宏儀指控的事情哪件不是事實?

國民黨真的好歹幹點良心事, 現在經濟景氣這麼差, 髒事少幹一點才可以積陰德. <= 我也要來高舉道德大旗.

john Lo 提到...

這三個字我今天就聽了很多次

我還說 "喔,,你爆粗口喔"

得到的回答是 "喔我有嗎????"

可見"幹你娘"是很多人的口頭語而已,...

那些人來台灣還真不懂台灣文化,為了選舉才學台語還學不到精隨

phil 提到...

不好意思!
我也常把你的好文貼在我的fb上面喔!!

謝謝:〉

匿名 提到...

是啊!我曾經覺得語言原本是中性的,所謂的"髒",不過是我們人類附上的意義與標籤。

不過,我們應該清楚知道,並不是多數人都是理性、思想成熟的,甚至已經成佛。這個社會還是存在是/非、對/錯、善/惡的思想,甚至必須仰賴這二元對立的想法才能將社會穩定住。

我們更應該清楚知道,小孩、青少年的大腦還在發育中,還在學習是非判斷,
如果在約定成俗的社會中,「髒話」是不能接受的,我們成人是否應當負起教育責任,讓他們知道什麼是禮儀?什麼是道德?而身為一個媒體人,甚至是公眾人物,是不是更應當負起這樣的教育責任?

我們不是佛,我們必須面對二元對立仍然存在的事實,甚至在特定時期下之存在必要性。

匿名 提到...

今天包括 phyllis 的所有支持鄭宏儀的人, 不是支持講髒話的. 老實說, 如果你讀過一些心理學應該知道當人類做出一些違背社會約定俗成的言行時, 內心是有愧疚的焦慮的(當然精神患者除外). 今天令人氣憤的是為什麼用力計較那三秒鐘講的話, 卻故意忽略其他兩小時講的話? 而且用力到這種程度, 連人家都道歉了, 還叫一個不相干的人應該道歉(鄭宏儀不是民進黨的人, 叫蔡英文倒什麼歉?)

如果你真的在乎教育, 應該讀過教育心理學的書籍, 就應該了解如同上面留言所說的, 選擇較無害的方式發洩情緒應該是被鼓勵的. 而且心理學家從來不鼓勵完全壓抑情緒的. 世界並不完美, 尤其是台灣, 面對台灣政府總是政策上上下下都不問過人民的狀況, 罵髒話已經是能夠選擇的最緩和的方式了.

匿名 提到...

大大您好,不知您將"媒體人"歸類成哪一種人?是「高級知識份子、有錢人、不知如何教導下一代的人」?還是「失業者、被助學貸款壓垮的學生、良田被毀的農民」?

此外,心理學有個名詞叫"觀察學習",就是行為可以透過"觀察"而學習到,不須親身體驗。如果小孩或青少年長大後因「無法分辨某種特定社會下的禮儀或道德」而被社會鄙棄,將這種教育灌輸在這些小孩或青少年上,是否有些殘忍呢?

phyllis 提到...

To 樓上以及樓上的樓上那位匿名者:針對您的這句「如果在約定成俗的社會中,『髒話』是不能接受的……」,我有兩點想要回應。

首先我們得釐清您所說的「社會」指的是哪個社會。是所謂「高級知識份子、有錢人、不知如何教導下一代的人」眼中所見的那個社會,還是由「失業者、被助學貸款壓垮的學生、良田被毀的農民」眼中所見的社會?認知到的世界不同,講出來的話自然不同。

在後者眼中所見的社會裡,***可能只是「發語詞」,甚至不具意義。或者,它只是一句無力抵抗環境與趨勢而自然流露出的咒罵,與那三個字的字面意義並沒有太大的關聯性,講的人並沒有存心要冒犯他人的母親。既然您提到了佛法,我想如果人家的起心動念並不是要用話語來羞辱他人的母親,其實不必一直拿***這三個字來沒完沒了的做文章。

說到底,我個人認為講髒話並沒有對錯之分。所以我既沒有贊同講髒話這個行為,也沒有反對講髒話這個行為,我只說「有待商榷」,因為在我看來,這種事情可以因時因地制宜。而且,很顯然,在這裡留言的人多數都可以「在某種條件下接受」講髒話這種行為。因此,您所謂的「約定俗成的社會」指的是哪一個社會?或者說,在這裡留言的人有九成都背離了主流社會的聲音?

再補充一點,我不太相信您從小到大沒聽過身邊的人說髒話(這點只是假設,或許你一直生長在前者那種社會,以致從來沒聽過髒話也不一定),但您現在不也長成一位不說粗口、擁有高超道德感的好青年嗎?所以請不用過份地替青少年擔心。

至於媒體人的道德?我認為媒體人最最重要的職業導德是「報導真相」,而非替政府擦脂抹粉,或是以自己媒體所屬財團的觀點來發聲,進而扭曲事實。比起報導者講不講髒話、能不能負起教育責任,我個人認為應該重視的是前者。如果吃下去會傷身體,甚至導致腦殘眼瞎,我可不敢奢望什麼附加的療效。

另外,媒體人無法被我歸類,而是他認同他是哪一類人,他就是哪一類人,由他來替自己歸類。其他的論點我前面都說過,這裡就不再贅述了。

匿名 提到...

我也贊成不用拿小孩子當藉口, 我們從小看大人的一些不當言行, 也沒照樣學呀. 有時候那反而是很好的反面教材.

說到底, 給孩子的範本可大可小. 今天國民黨政府一上台就拿貪腐這個題材炒作, 打的也是兒童教育的招牌. 說到底陳水扁是政治獻金的問題, 國民黨可是黨產的問題阿. 要辦就都一起辦吧, 選擇性辦案算什麼!!

國民黨上上下下貪污六十幾年了, 什麼特權關係, 內線交易, 介入司法, 介入公務人員徵選, 多的是案子可辦. 從來也沒看台灣人這麼氣憤過, 也沒說過這樣會教壞小孩. 怪的勒, 積習不辦, 小孩不會學成這樣嗎 => 是非沒有一定標準, 只跟權勢有關.

這樣長大的小孩會變成怎樣? 看看中國目前的風氣吧, 人民做人的素質這麼差, 蠻橫作假全球知名的, 政府官員睡了多少女人還拿來說嘴, 女人利用身體來換取名利.

假設國民黨跟中國人都不說髒話好了, 做盡髒事又對孩子有多好的影響? 難道每個孩子都學了他們嗎? 言行, 言行, 光靠一個言字是無法替形象打滿分的.

see 提到...

幹任娘咧,那架泥古沒看?
(***,怎麼這麼久不見蹤跡)
在此***是應用為問候

阿爸見玩耍的小兒子,非常情急的喊道:
幹任娘,阿捏驚路,李ㄟ搏死啦
(***,這樣走路你會跌死啦)
在此***是傳達阿爸的愛與保護

語言很抽象,其實***表達的不止有憤怒,有時***也在傳達愛與關懷。
台灣話的妙,生活其中才知道。

二元的是是非非,是大腦的價值判斷,所有言行的核心動機,心會感應。一件事只是一件事,一句話只是一句話,所有的意義是每顆心的自我所附予的,而自我是最虛幻的,念頭一轉,大腦所理解的物質現象立刻變動。

ps.說到和尚背女子過河,還有另一類似,就是蘇試的「一屁打過江」。(故事太長,敝人中打很慢,在此略過)

匿名 提到...

我們可以從很多角度切入這個主題,包含說者的自由、說者的情緒抒發以及對教育的影響。我所注意到的是「聽者」的感受以及對聽者的同理心。

不可否認地,三字經已經被汙名化了,也不可否認地,有些人聽到三字經或五字經會覺得不舒服,但這樣的不舒服感覺是那些聽者的錯嗎?我們很多觀念或思想都是從小不知不覺養成的,很難及時改變。在這種情況下,當我們在說三字經之前,是否應該謹慎一點,想想三字經是否會讓對方不舒服呢?即使三字經不是針對他人,但如果他人路過而不小心聽到,可能也會對他人產生不舒服的感覺,畢竟當一個名詞被汙名化後,負面的情緒是很容易被引發的。

當我們要抽菸前,我們會擔心別人是否會吸入二手菸。
當我們聽音樂、開party、房屋改裝前,我們會擔心聲音是否會打擾到鄰居。
當我們轉貼網路文章或照片前,我們會擔心是否會侵犯原作者的智慧財產權與創作的辛苦。
當我們說黃色笑話前,我們會擔心是否會冒犯其他人。

而當我們說出三字經前,我們是否可以想想聽者(或無意間聽到的人)聽到這三個字的感受呢?對我而言,三字經可以檢驗一個人是否有同理心或慈悲心,而這是不分階級或身分地位的。

我火大 提到...

對我而言,聽到三字經有太多負面反應像樓上匿名者,表示他/她心中有負面按鈕被這三個字觸動.我小時候聽到在我們家做水泥工的大人流著汗在大太陽下工作,邊笑鬧邊罵三字經,我的印象是[三字經是互相調侃]的.簡而言之,反應太大甚至拿來大作文章者,請看看自己內心深處的那片黑暗吧.

還有位匿名者寫這個[並不是多數人都是理性、思想成熟的,甚至已經成佛。這個社會還是存在是/非、對/錯、善/惡的思想,甚至必須仰賴這二元對立的想法才能將社會穩定住。]那麼請你多教教在位這那些顛倒是非曲直的人,不要來這裡自命清白想告訴他人(還有我)要怎麼想怎麼做,我自認不會比你差.老娘我住國外,小孩還是資優生...

又,匿名寫道:[我們更應該清楚知道,小孩、青少年的大腦還在發育中,還在學習是非判斷,如果在約定成俗的社會中,「髒話」是不能接受的,我們成人是否應當負起教育責任,讓他們知道什麼是禮儀?什麼是道德?而身為一個媒體人,甚至是公眾人物,是不是更應當負起這樣的教育責任?]少來扭曲是非,少自以為是,以我觀點,小孩根本不應該看這種節目,你要是讓你小孩看,你就該負責教導他這節目真正要傳達的意義,而不只是那三字經.

第二,身為媒體人的國民黨支持者,其表現就有傳達真正的社會正義嗎?當國民黨顛倒是非黑白的同時,你可有教導你的小孩?

真是懶得講這些人,看了火大又忍不住,抱歉了版主占了很多字幅呢.

我火大 提到...

對我而言,這次的三字經事件可以檢驗聽者本身是否真正有慈悲心來包容他人的生命,是否真正有同理心去了解台灣人生活疾苦,最後,請看看自己是否自命清高.

phyllis 提到...

還要再補充一下:其實我覺得「吞下去」比「***」聽起來更像髒話耶!各位以為如何?

我火大 提到...

版主大,我覺得[吞下去]很色耶..哈哈,算髒話!

我在賣青草茶(消火氣喔!) 提到...

你喜歡的名詞,別人不一定會享受,就如同你喜歡異性,別人不一定會享受異性戀。

又,聽說那件事上頭版報紙,各大新聞台不斷播放,好像不是您所想像的「小孩根本不應該看這種節目」,既然是這種狀況,不知您是如何教育小孩呢?(我是真的有心求教,非反諷喔!)

青草茶一杯15元,希望有效:p

我火大 提到...

試問一句,台灣那些媒體算媒體嗎?big loser,根本就是傳聲筒,配當媒體嗎?!

既然各大新聞媒體拼命播,請問在這裡自命清高者留言者寫信去各大新聞媒體抱怨他們這種惡意的[雪中送炭]了沒?你以為媒體這種報導方式可以不用對社會負責任?你以為你自己可以來這裡說別人而自認自己沒責任?

這不是所謂共業是甚麼?!

我只陪小孩看卡通耶,他這麼出色我也沒辦法啊..

青草茶不是人人能喝,得看體質,有人喝了會拉肚子呢.

青草茶 + 薑母茶 提到...

從您的文字中,我可以感受到當父母的辛苦,我感覺到,您相當害怕台灣的媒體報導惡意中傷他人的訊息,您擔心台灣媒體報導的方式並不負社會責任,此外,我猜您只陪小孩看卡通的原因是不想讓小孩接觸這可怕的傳媒或成人世界,擔心小孩「變壞」了。

是的,您的擔心是那麼地表露無遺,您心中的「擔心」就意謂著您有「善/惡」的二元思維,您必須承認這個事實。是以,您是否也應當以您的同理心體諒一些父母的擔心,他們擔心這三字經事件會不當地影響小孩的成長。

又,您曾指出:「我小時候聽到在我們家做水泥工的大人流著汗在大太陽下工作,邊笑鬧邊罵三字經,我的印象是[三字經是互相調侃]的」&「對我而言,這次的三字經事件可以檢驗聽者本身是否真正有慈悲心來包容他人的生命,是否真正有同理心去了解台灣人生活疾苦」。哇!我能感覺到您聽到「三字經」所帶來的喜悅,而這喜悅是不是應當與您的小孩「分享」呢?而既然這是一件令人喜悅之事,媒體的大量報導應當讓您更加興奮,您應當感謝台灣媒體的,不是嗎?而您只陪小孩看卡通,或者不讓小孩聽聞這件事,或者避免在小孩面前解釋這三字經事件,是不是有些可惜呢?(不過換個角度想,如果要將三字經的「污名去除」,這次事件是個很好的教育題材)

所以,身為父母的您,您是擔心您的小孩被這次三字經事件與媒體過度報導帶壞呢?還是讓您的小孩和您一起享受這無以倫比的快感呢?

我們攤位還有賣薑母茶,如果不嫌棄我們的青草茶,可以喝一些薑汁,平衡一下體質,減少腹瀉的發生:)

你不會明白 提到...

我不住台灣很久了,還有,我聽到三字經的心態叫[寬容]不是[喜悅],難道我們對情緒的認知如此不同?!

我已經教過我小孩三字經,真正的台灣三字經,幹你娘操你娘之類的.這一次,連同此事,一併解釋亞洲的某些政府(比如台灣中國緬甸)及其官方傳聲筒如何運用媒體影響力在誤導群眾,當然如果群眾有獨立思考力就不會被牽著鼻子走.

有人覺得自己有在想,有人覺得自己有思考能力,可是說實話,這有點困難,對於在台灣長大,家庭與社會連個基本的尊重都不懂,也不教真正的人權價值與民主觀念的人而言,要有獨立思考力不是容易的事,拜託台灣政府自己就很缺乏人權跟民主觀念了,加上扭曲的考試制度,整個教育就是有問題,我覺得大家都很悲哀.

我對社會學很有興趣,在另一個文化生活後更能看出自己原生社會的種種不足.

我不知道有沒有媒體深入探討了這次三字經背後的整個事件,但看到一堆人故意閉上眼睛卻轉身當茶壺指著罵著,我只能很抱歉再說一次,這是整個社會問題.

你/妳努力替那些媒體背書,指責某人不該說三字經的同時,我看到了你/妳不想去探討背後真相的事實,這是典型選擇性思考的反應,沒有全面性與深度可言.

無論如何那是你/妳個人的選擇,愛ㄠ到何時也由你/妳自行決定,我覺得多說無益,沒有親身比較不會明白的.

我還是覺得悲哀,替你/妳,還有必須借錢唸書的台灣子弟們...

你不懂 提到...

忘了大重點,那些到我所住國唸碩博的學生,要付出比當地人更高的學費,中國日本學生都一樣.

還有,我所住國家不會有像台灣政府如此莫名其妙的偏外排內政策,因此也不會有人輕易在媒體說三字經,如果政府膽敢如此偏外排內,不是下台就是民眾暴動,三字經算啥呢.

匿名 提到...

目前最有資格對馬政府罵XXX的一個團體,或許他們1226上凱道時可以考慮對馬英九罵這三個字!

http://20101122.blogspot.com/2010/11/blog-post_8692.html

phyllis 提到...

To 匿名:我昨天在永康街時有遇到他們,結果餐廳內的天龍人老闆衝出去叫罵說:「你們是吃飽太閒嗎?」

匿名 提到...

周占春可能也需要練一下XXX這句話。
http://tw.myblog.yahoo.com/jkt921/article?mid=11087&prev=-2&next=-2&page=1&sc=1#yartcm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