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四, 7月 29, 2010

Massive Attack 台北演唱會後記

嚴格來講我不算「Massive Attack」的樂迷,他們的專輯我只買過九一年的《Blue Lines》、九四年的《Protection》和九八年的《Mezzanine》這三張。近十年我幾乎不買CD,所以2003年的《100th Window》和今年的復出之作《Heligoland》我完全沒聽過。很顯然,對我而言這仍是一場懷舊演唱會,而且緬懷的是十幾年前仍著迷於Trip-Hop曲風時的青春歲月。


Massive Attack於1995年時現場演出〈Karmacoma〉,經典啊!

演唱會預定於七點半開始,我七點十五分便抵達南港展覽館。場內人數不多,最貴的A區只有舞台前方聚集了一群人,我看場內空盪盪的乾脆席地而坐,只是這麼一坐就坐到了八點整。最近的演唱會真是越來越不像話了,讓觀眾等待的時間簡直比等喝喜酒還要長,要不要在場內擺幾桌麻將算了?!

總之八點上場的也不是Massive Attack,而是客席女歌手暨暖場嘉賓Martina Topley Bird。主秀真正的登台時間其實是在Martina演出四十分鐘並換場二十五分鐘之後的九點零五分,距離原訂的開場時間整整晚了九十五分鐘。說實在,我真的等到很火大,而且因為這樣拖延,演唱會結束時已經超過十點四十分,若不是老公特別開車來接我,我看我搭捷運再轉公車回到三峽已經是隔天了吧!

戴著華麗眼罩出場的Martina聲音頗具磁性,她以現場取樣的人聲和打擊樂聲,搭配簡單的電子樂器獨挑大樑進行演出。當時A區的人數不到五成,感覺有些淒涼,想到上回「Tears For Fears」的台北演唱會賣座也只有六、七成,我就覺得主辦單位的心臟很強。看到這種賣座率,我想他們拖延開場時間也算是情有可原啦!

我一開始還很認真的站著看Martina表演,可是看了三首我就決定坐在地上用聽的(還有地方坐,可見有多空)。這不禁令我聯想起十幾年前參加「香港藝術節」的一樁往事。印象中那是名為「民藝復興」的電子音樂實驗組合在小劇場裡的演出,只見現場兩排男女面對面坐在場中央的辦公桌旁上網,每個人螢幕上的畫面被輪番投影在大型布幕上,而三位樂手則是在螢幕前方彈奏樂器、操作電腦。我才看半小時就離場了,因為那完全是一場悶到爆炸的演出。

私以為電子樂團或是臥室樂手之類的表演型態很容易悶掉,如果沒有特殊的佈景、燈光、視覺、造型或是舞台動作,那我還真沒必要去現場看別人操作電腦設備。雖然Martina的歌聲十分迷人,可是我個人很主觀地認為她的演出略嫌單薄,吸引人的地方大概只在於可以看見她是怎麼弄出那些backing音效的。

主秀Massive Attack的舞台效果則大不相同,3D和Daddy G兩位成員不僅邀得一掛頂尖樂手助陣,還有華麗的燈光和大型LED動畫背景幫襯,儘管大家在舞台上的表現顯得十分「沉穩」,可是有了視覺上的加持真是大大加分。最讓我感動的其實是LED上呈現的文字。主辦單位特別將某些字幕譯成了在地的中文,尤其是那些關於「自由」的名言,看了實在讓我很想掉淚。

「無辜的人無所畏懼。」
「如果無法和平地革命,則不可避免必須使用暴力。」
「自由是不用即廢。」
「不動的人,不知道他被束縛了。」
「不自由毋寧死。」
「所有人的尊嚴與權利皆生而平等自由。」
.................................

對照起回家後看到的這則新聞:「棄台大讀北大 李敖之子李戡:我想到祖國念最好的大學」,我只覺得諷刺。

在申請書中,李戡寫道:「今年台灣的大學入學學科能力測驗,總計考生14萬540人,我的成績超越13萬5864人。5月大學學測放榜,我已考取台灣大學。雖然考取了台灣最好的大學,雖然台灣是祖國的一部分,但我想到祖國念最好的大學,因為希望我是它的一部分。…台灣是祖國的一部分,但它太狹小了,我寫了一本書,一方面檢討台灣的狹小,一方面展示我輩的心願。」

真心希望這位李公子回到他偉大的祖國以後,也能享用同等的「自由」,並以同樣激烈的口氣對他偉大的祖國批評指教一番。去那裡「動一動」,他就知道他之前過的是多麼「不受束縛」的日子了。

講回正題。舞台上的大型LED字幕除了關於「自由」的名言之外,也列出世界各地的統計數字,例如:各國的「淡水使用量」、各國未經審判即遭非法拘禁的最長限期、美國今昔的原住民人數、希臘人口與財政赤字、伊拉克戰爭耗費的金額、巴基斯坦的國民所得、各國的年度外來人口數、今與昔的漁獲量……等等,教人看得觸目驚心。而某些在地的新聞標題也意外登上跑馬燈,尤其是當「徵地」、「劉政鴻炒地皮」、「六輕」事件的新聞標題出現時,現場響起連番共鳴,坦白說我當時有點感動到頭皮發麻。

Massive Attack過去的演唱會一直是交由UVA(United Visual Artists)這個同樣來自布里斯托的設計小組負責舞台視覺與裝置藝術的規畫,依這次LED螢幕設計的精采程度看來,應該也是出自UVA之手。其實字幕中或多或少有些不宜譯成中文的內容,例如一些關於藥物的單字,不過中文跑馬燈字幕實在吸睛,我猜會認真去看英文字幕的觀眾大概不多吧!

在三位客席歌手中,我最欣賞的是六十歲的牙買加大叔Horace Andy,印象中我十幾年前還寫過他的專輯側標 XD。這位雷鬼前輩演唱〈Angel〉時的嗓音「藥味」十足,以前聽CD時我還以為他的尾音echo是特效做出來的,昨晚看了現場才曉得他是人體特效機,那些帶有濃濃dub味道的尾音全是他對著麥克風直接唱出來的,而且他舉手投足顯得一派自在,真是帥氣極了。另一位客席歌姬則是Deborah Miller,她在〈Unfinished Sympathy〉一曲中飆的高音未免太令人驚艷,不過她整場演出只出現了兩次,有點可惜。


Massive Attack與Horace Andy合作的新作〈Splitting The Atom〉


Massive Attack與Horace Andy合作演出〈Angel〉

在這裡我要順便批評一下A區的某些觀眾。明明不能拍照,卻硬是要拍;明明館內冷氣開放,卻硬是要抽菸;明明是來聽演唱會的,卻硬是要喝酒;搞得我只要站得離台前近一些就必須忍受濃濃菸味和酒味,然後一些貌似嗑了藥還做浪人打扮的傢伙也不曉得是怎麼回事,簡直像鬼上身似的令人退避三舍。今晚我還要再去看一場「Pet Shop Boys」的演唱會,看來外套和口罩都會是必備道具。


Massive Attack新作〈Paradise Circus〉

22 則留言:

Kingkiang 提到...

那些A區的嘲咖應是由room 18, barcode等潮店贈票去的,你可以想像那種...,比起來我很慶幸自己買的是B區,大部分是真的喜歡MA但花不起大錢,實實在在花錢支持產業才值得驕傲。

phyllis 提到...

To K大:如果沒有贈票,場面應該會更空吧!XD我是在六月上旬就買了「早鳥套票」,所以A區的票才2799元,比後來買B區單場的票還便宜呢!

Kingkiang 提到...

雖然我小時候不懂事也凹過很多公關票,但這幾年我都盡量自己買票。
其實還蠻想推花錢買票才值得驕傲觀念,很多人都一直想辦法凹公關票,所以就一堆人看狀況不買,到了最後主辦單位看狀況不情就會出此下策。
然後這些拿免費票的人就會有那種拿免費票比較高級,花錢買票的是笨蛋的態度。
其實花錢買票的人對產業有貢獻,對自己的財務、生活、興趣都認真負責,對表演者真的尊重喜愛,才是應該抬頭挺胸驕傲看不起拿免費票的族群。

Gary 提到...

真的等很久 我是在c區 而且有一些歪果忍在暖場的時候鬼吼鬼叫 很蝦 抽煙是讓我覺得最不可思議的事情了 我自己有抽煙的人都覺得很扯 不過 這場演唱會真的很讚 還是覺得來的很值得

btw 看有象文化的臉書 說今晚psb可以拍照勒 期待你的演唱會花絮 哈哈

phyllis 提到...

To K大:粉同意!我以前雖不是媒體從業人員,但待在唱片公司偶爾也會拿到那種臨時烙人去充場面的票。印象中最誇張的是TOTO的演唱會,簡直完全是靠送票撐場面的嘛!好慘。離開唱片圈之後我幾乎都老老實實的買票,說起來不是那個圈子的人也沒人會給票啦!這是很現實的。

不過光是去年到現場我就花錢買了不少表演門票,例如:Gun N’ Roses、Blue Man Group、Europe、Tears For Fears、黃耀明之人山人海、這場Massive Attack和今晚的Pet Shop Boys。自己買票進場的感覺很爽。這次會買A區完全是因為先前看GNR和Tears For Fears的經驗讓我覺得沒買前面的票實在可惜,只好硬著頭皮把卡刷下去了。XD

To Gary:演唱會上的老外最討人厭了,真的,每次都愛鬼吼鬼叫,而且特愛旁若無人的大聲聊天,抽菸喝酒更是樣樣都來,看了很想扁人。MA這場雖然不怎麼 high,可是光是看那舞台就值回票價。PSB是歡迎大家拍照的,所以我今晚會帶相機去。我一直都很乖,說不給拍就連相機都不會帶去。

Gin 提到...

謝謝妳的文章,讓不認識Massive Attack的我了解昨天演唱會的細節與用心.我在C區也非常受不了那些把演唱會當夜店抽煙喝酒的人,跟工讀生反應也沒有用.希望今天PSB會好一點!

小不甜 提到...

昨晚我也有去耶!!
從1997年在英國接觸到Massive Attack的音樂開始我就一直很喜歡trip hop, Portishead, tricky, leftfield, Kid Loco這些都是我不見了會再買的音樂.
能夠親身經歷昨天的演唱會真是超級開心震撼的說, 雖然有美中不足的地方, 音樂本身跟跑馬燈的設計還是很有水準.

我是在A區, 也真的很討厭那些喝酒抽菸拍照的人, 主辦單位的檢查還真不嚴格, 讓那麼多人影響到其他人的權益, 我覺得那一點都不酷....

現場工作人員 提到...

老實說,演出本來就是訂在22:45結束喔 這點他們真的分毫不差的做到了。 主秀也是訂在21:00開始,所以Dealy的時間只有犧牲Martina了(經紀人決定的)~

tado 提到...

我上個月去看She & Him
8點入場 一直站到10點他們才出來唱
整場大爆滿 沒有坐票通通是站票
看完什麼心得感想都沒了只剩一個幹

回家後決定
以後絕對不去看沒有座位的演唱會
再愛都不去

然後再說到抽菸喝酒
去看the who和Bob Dylan的演唱會都遇到前幾排座位的死人趁燈光一暗就拿大麻出來抽
我被薰到得突破重圍跟旁邊看到正爽的觀眾們一直說借過借過
出場去找警察(演唱會或球賽場子裏都有會警察)

年紀愈大後愈覺得...我是不是呆在家就好了?
XD

phyllis 提到...

To Gin:剛回來。今天PSB的A區還是一樣冷清。

To 小不甜:工讀生小朋友其實也不太敢上前糾正那些不守規矩的人,一直以來都是這樣。特別是老外,語言不通多半就隨他們去了。

To 現場工作人員:此言差矣。工作人員手上有時間表,可是我們手上沒有啊!試問從年代的購票資訊頁有象的活動官網,有哪裡提到MA的表演會到九點才開始?有哪裡提到MA的表演會到十點四十五分才結束?怎麼會是工作人員貌似得意地說自己有按照schedule在走,卻讓觀眾傻等呢?不解。

To tado:哇!你看過The WHO和狄倫大叔!好讚啊。MA和PSB這兩場的「空地」倒是很多,隨時都有地方可以坐。今天進場時我帶了一瓶在超商買的礦泉水,工讀生說水可以帶進去,可是不能帶瓶蓋,所以我只好很小心地不讓水灑出來。不過一進場發現很多人的瓶子都有瓶蓋好嗎?幹!害我像白痴一樣一直捧著那瓶水,最後沒辦法只好一口氣喝完。一肚子水的下場是必須跑廁所,還好我出去尿尿回來PSB的表演還沒開始。

我上次站到很不甘願,是去看在桃園體育場辦的某音樂祭。那次去得很後悔,真的寧可在家睡覺。站得累死了。

phyllis 提到...

To 小不甜:對了!我很久以前電話訪問過Portishead耶!相當神秘啊~

Katsu
宇宙浪人
提到...

簽到!

Gary 提到...

電話訪問過Portishead!!!!!!!!!!!

哇 太強了吧 帥!!!

現場工作人員 提到...

您說得沒錯,但其實也不是在得意,只是想要解釋一下現場情況,畢竟我只是個打工仔做字幕的,行程的決定與掌控以及公佈都不是我一個臨時工能夠決定與參與的。不過這點滿重要的,我會跟主辦單位反應看看。

phyllis 提到...

To Katsu:???你也有去看演唱會嗎?

To Gary:很久很久以前的事囉!好像是替Tower唱片的Pass雜誌訪的。XD

To 現場工作人員:大大是做字幕的人啊?真是太帥了!還是要給您拍拍手,辛苦了。現在的主辦單位好像普遍覺得讓觀眾等是理所當然的,怪現象啊!

匿名 提到...

我也好想去看MA,但沒時間啊..
你在文章提到李熬之子寫的那封申請書,深感他可能神經錯亂..在台灣出生長大,竟然祖國會在中國,真是笑話!難怪他會選中國..哈哈.
正常人根本不會想去那種言論不自由,集權洗腦式的地方受教育..

蔡馥合 提到...

請大家加入我的 facebook 社團來討論這次的演唱會。
http://www.facebook.com/home.php?#!/group.php?gid=119456558102440

phyllis 提到...

To 匿名:他去中國也算是適得其所啦!

To 蔡馥合:這種事情似乎沒必要特別開一個社團啊?!

小不甜 提到...

Wow, that's awesome!!
我也覺得Portishead很神秘...
主唱的樣子一看也一付很多秘密的樣子..
聽來聽去還是第一張專輯最好聽
不過如果有機會去他們的演唱會
我還是會花錢買票去的...

Raura 提到...

我覺得讓觀察枯等的問題,主辦單位也無法解決吧....
應該說西洋藝人似乎很習慣(任性?)讓觀眾等,
到美國看Depeche Mode時也是等他們上台等得要死要活的,
購票資訊也不會說主場藝人到底幾點開演....
所以大部份人不是晚到,
就是乾脆帶吃的到現場邊吃邊等
(因為那場地有桌子可以帶野餐盒去)。

馥合 提到...

to phyllis
:) 是喔!
ㄏㄏ
我現在才看到你回我的話:-),雖然事情已經很久遠。但也不訪再次冷靜的說說我的想法!


演唱會那天,給我的感覺是現場其實有太多的不專業!
我記得當時我們買票的時候似乎沒有,正確的時刻表。他們應該有盡告知的義務,而不是一直敞開所有的大門,完全沒有遮蔽的,讓外場強烈刺眼的光線射入場內,讓場裡場外的人來來回回,工讀生一頭霧水,但只有內部人員一直說他們沒有delay。對於從7點等到9點的我,那場演唱會著實大delay,外加場地的關係,那天的大螢幕應該是要打開的,但偏偏就這麼湊巧大螢幕在當天壞掉。對於硬體設備以及工讀生的狀況,實在是差強人意。於是我到櫃檯去跟櫃檯人員反應,是不是應該要讓大家知道確切的時間,因為這對我們準時到達的人,真的在時間上是一大的浪費,他們激動的跟我說,我們沒有delay,因為這裡是台灣,你不知道台灣人都愛遲到嗎?而且也只有你"一個人"反應,我們很難針對個案幫你處裡!!!這樣的想法和態度,真的是對的嗎? 我想他們該對於演唱會開始前的前置作業,做的不夠縝密而虛心接受批評,而不是拿我們是"台灣人",來當做事情會這樣發生,的任何理由和藉口。
況且我們可以認真的針對自己覺得對的事情進行思考,以及討論。

音魂不散 提到...

超讚的演唱會review!! 感謝分享!:)
Massive Attack的現場真的很讚,我這裡(多倫多)的群眾都是樂迷,整場氣氛很佳。

張貼留言

歡迎交換意見,惟網路小白橫行,故恕不開放匿名留言,欲留言請先申請 Google 帳號,為自己的發言負起法律責任。若您欲張貼網址,請使用 html 語法,以免本站版型被過長的網址撐開,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