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三, 3月 31, 2010

「Europe」台北首場演唱會後記


圖片取材自「Europe」官方網站

我剛從「Europe」(歐洲合唱團)演唱會現場回到家裡。時隔二十年竟然還能再次見到他們的演出,內心不免有些激動。事實上,光是聽到開演前余光大叔的致辭,我就一度很想飆淚。二十年,人生能有幾個二十年呢?

我坐在票價3500元的第七排,視線幾乎與吉他手的眼睛平行。這是我第一次近距離欣賞Europe的演出,不過這卻是我第三次參加他們的演唱會,因為1988年和1990年那兩次的台北演唱會我都在現場,而且入場券仍相當珍惜地保存至今(如下圖)。

europe-1988
這是1988年的演唱會入場券,主辦人是余光,贊助商是可口可樂。

europe-1990
這是1990年的演唱會入場券,主辦人仍是余光,但贊助商竟然是「維大力」?!

europe-1
這是2010年的演唱會入場券,千篇一律的制式票面設計實在有些可惜。

寫到這兒不免要懷舊一下。話說當年Europe來台時,吉他手並非最初的John Norum,而是Kee Marcello。後者也沒什麼不好,只不過對於這樣的陣容,身為樂迷還是有些遺憾,這就像看了「Guns N Roses」的演唱會,卻沒見著Slash一樣。

那年頭最強勢的娛樂報紙應該算是《民生報》吧!還記得演唱會的隔天,我不迫及待買了份民生報,想一睹前晚的演唱會報導。沒想到民生報最大牌的娛樂記者「王x言」竟下筆盛讚John Norum的吉他演奏十分精采,讓當時還是高中生的我,對記者的專業度產生了極大的懷疑。

高中時我曾在校慶上和樂手學長們一起演唱過〈The Final Countdown〉,現在回想起來還是覺得十分丟臉。不過那次經驗讓我深以不會任何樂器為恥,所以後來才去「海國樂器」學了打鼓。然而由於我生性懶散,因此能完整打完的曲目至今也只有「檀島警騎」的主題曲和〈The Final Countdown〉而已(冏)。

1986年發行的《The Final Countdown》是Europe的第三張專輯,也是讓他們躍上國際舞台的成名之作,但John Norum卻因音樂理念不合而於此時離團單飛。1988年發行的《Out of This World》專輯暢銷依舊,此時吉他手已經換成了Kee Marcello。然而長期的錄音與巡迴演出令團員們身心俱疲,因此1992年後樂團呈靜止狀態,直到2003年John Norum主動歸隊,Europe才以1986年的陣容正式復出,並陸續推出了三張專輯。

《Last Look At Eden》是Europe去年九月發行的最新專輯,這次的台北演唱會他們便以是專輯同名曲做為開場曲目。坦白說,我對Europe復出後的新歌一點都不熟,所以和去年底參加Guns N Roses演唱會的情形一樣,聽到過去的暢銷曲時我會大聲地跟唱,可是遇上近期的單曲時我只能選擇「惦惦」。

舊歌的部份,我約略能記得的曲目包括有:〈Wings of Tomorrow〉、〈Dreamer〉、〈Seven Doors Hotel〉、〈Rock The Night〉、〈Cherokee〉、〈Superstitious〉、〈Let The Good Times Rock〉、〈Ready or Not〉、〈Sign Of The Times〉、〈Seventh Sign〉、〈Carrie〉等等,其中還穿插了Bob Marley的〈No Woman No Cry〉,而〈The Final Countdown〉則理所當然地被安排成安可曲。


我相信當年很多女生都因為這首歌而將自己的英文名字取為「Carrie」。(取材自Youtube)



和弦相同的〈Superstitious〉和〈No Woman No Cry〉經常被擺在一起唱!(取材自Youtube)

今晚主唱Joey Tempest的嗓子有點啞,有些地方感覺差點就要破音,卻又巧妙地被圓回來。他整場精力旺盛地飛奔,時而玩弄麥克風架,時而忘情狂舞,47歲仍是一尾活龍,體力實在驚人。其實我多想站著邊聽邊跳,無奈前排的人都坐著,我擔心只有我站起來後面的人會幹譙,所以只好把屁股黏在椅子上乖乖坐著聽。看來歌迷們老化的速度遠比主唱來得快。

Joey在舞台上時不時會秀出一些像是「你好,台灣」或「謝謝」、「下次見」等簡單的中文,態度相當親切,跟他們二十年前入境隨俗地喝台啤沒什麼兩樣。在某個歌與歌之間的空檔,有位前排的男生對著舞台用英文大吼「John Norum,你是我學吉他的理由!」只見Joey好奇地問了他的名字,還特別把話傳給人在後台的John,算是一段相當有意思的小插曲。

另外值得一提的是,在演唱安可曲〈The Final Countdown〉時,有位坐在前排的樂迷遞了一面大型的國旗給Joey,Joey隨手將國旗塞在腰間繼續演唱。雖說場內不准拍照,但有些人見到這一幕還是忍不住拿起數位相機猛拍。不過說實在的,這首歌叫做〈The Final Countdown〉耶!國旗和這首歌的組合好像在預言中華民國來日無多啊!感覺休誇怪怪。


這是Europe此次巡演演唱〈The Final Countdown〉的片段。(取材自Youtube)

散場時我觀察了一下現場觀眾,發現多數都是三、四十歲甚至年紀更大的樂迷,還有人帶著小孩來一起來,真正稱得上是「年輕人」的反而不多,與「Guns N Roses」台北演唱會的觀眾成份有些類似。儘管樂團和樂迷們都老了,但在這樣的場合,大家想必都有一種暫時重返年少時光的美好感受吧!期待下次再相會囉:)

13 則留言:

Cheng Chia 提到...

研究所和同學到ktv唱歌,因為點了final countdown而被笑到畢業...看了你的文章後,不禁又翻出那張專輯來回憶一下~
謝謝分享。

Kel 提到...

最近一堆老團都復出啦!! 五月還有Deep Purple...看著將近爺爺輩的Steve Morse速彈也是蠻妙的!!

我希望有機會看到Megadeth啦~~XD

譬如月下 提到...

是不是沒有選到字呢?檀“鳥“警騎好像有點怪怪的XD

phyllis 提到...

To Cheng Chia:啊,看了大大的留言,我不禁也想去KTV點唱一下〈The Final Countdown〉>_<

To Kel:咦?Kel跟Kej是同一人嗎?Deep Purple的演唱會讓我忍不住聯想起「少年手指虎」,希望他們還有體力啊!不過我沒辦法去,因為Deep Purple和Tears For Fears的演唱會撞期,都是5/8(六)。是說Megadeth不是有來過嗎?

To 譬如月下:真的是選錯字了,哈哈哈!唸起來像「彈鳥」咧~(羞)

意往 提到...

聽到Carrie,雞皮疙瘩從頭頂路傳到腳,陳年往事像走馬燈一樣閃過,突然有股衝動想跟某人聯絡.最喜歡的還是最後那一句,when lights go down...

笑,回應這篇文章的讀者點出了phyllis的讀者年齡層別呢!

phyllis 提到...

To 意往:我比較遺憾的是找不到可以一起去聽演唱會的人,所以一直以來大多是一個人去聽呢!看到Europe的「前中年期」師奶粉絲團的集體行動,不能不說有些羨慕啊~

匿名 提到...

很巧Phillis, 我正在想呢, 沒想到一點進來就看到了.

我在等Bob Dylan, 但是好像不會來...

匿名 提到...

看到那幾張入場券就覺得好懷舊, 彷彿可以聞到小時候夏天熱風吹過稻天的香, 微微的.

我不是列屬前中年期婦女粉絲團的年紀啦, 只是假裝懷舊一下...有點心虛

但是到底, BOB Dylan什麼時候會來啊, 期待吶.

Cindy 提到...

其實3/31那場我會去看Europe全是因為John Norum的關係.John Norum比Kee Marcello的吉他功力強太多了.若拿Kee和GNR的Slash來比表示遺憾.還真的太抬舉Kee了!

phyllis 提到...

To 匿名:Bob Dylan官網上的演唱會行程,四、五月都是空的。我們現在連看個演唱會都得等老共那邊的行程確認了才能排定,真悲哀...

To 匿名二號:狄倫老伯據說要等中國批文確認才能排定台灣的演唱會時間。

To Cindy:大大可能看錯了!我說的正是之前兩場看了Europe卻沒看到John Norum,就像看了GNR卻沒看到Slash一樣啊。

phyllis 提到...

今天新聞出來了!Bob Dylan亞洲行只因為老共不批准就全砍了,所以台灣樂迷看不到,我只能說「幹他娘的中國文化部」!

相關新聞

中國不准去 巴布狄倫亞洲行喊卡
大陸拒簽許可 巴布狄倫亞洲行全砍
巴布狄倫無法登陸 台灣場也告吹
網友惋惜 罵中國真可惡

s 提到...

有一些關於bob不來的後續,不知道你看到沒有?

http://blog.chinatimes.com/honeypie/archive/2010/04/13/489053.html

http://blog.chinatimes.com/honeypie/archive/2010/04/15/489823.html

害我現在看到布洛克兄弟辦的場有點疙瘩。

phyllis 提到...

To S:多謝報馬!之前有朋友告訴我布洛克只是在放消息試水溫,如果是這樣還為此說了一堆謊就太不好了。不過Tears For Fears也是他們辦的耶!而且我買票了XD

張貼留言

歡迎交換意見,惟網路小白橫行,故恕不開放匿名留言,欲留言請先申請 Google 帳號,為自己的發言負起法律責任。若您欲張貼網址,請使用 html 語法,以免本站版型被過長的網址撐開,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