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二, 5月 19, 2009

永遠站在雞蛋這一邊

最近我經常和我弟在線上鬧得不愉快。可是在提這件事情之前,我得先交待一下我的家庭背景與家人們的政治色彩。

我生父成長在一個台灣家庭,我的祖父母都是土生土長的台灣人。按理說他應該是個標準的台客,可是因為受到教會裡外省教友的影響,再加上英文程度極好,後來又赴美經商,因此在思想上可是個比高級外省人還外省人的道地台灣人。他先後娶了三任老婆,三個都是外省人。想當然耳,他是國民黨的鐵票,現任老婆也毫無疑問是國民黨的支持者。

我媽是生父的第一任妻子,她在血統上是個不折不扣的外省浙江人,我的浙江話就跟她學的。老媽台語說得極溜,甚至還帶了點大姐頭的江湖味,一般朋友根本不曉得她是外省人。她對政治沒有太多想法,因為是學校老師,每逢選舉必定成為監票人員,而且投票始終跟著大家投給國民黨,所以她也是國民黨的鐵票。應該說,她所有當老師的兄弟姐妹們全是國民黨的鐵票。

父母離婚後,才唸小一的老弟被生父帶到美國生活,所以老弟算是半個ABC,想法完全美式。靠著自己的努力,他成了金融菁英。儘管現在華爾街一敗塗地,但他的薪水照樣驚人。近幾年他在香港工作,交往的全是中國富豪之女,所以在政治立場上完全傾中,而且幾乎是以生意人的角度在看待台灣政局。如果他有台灣的投票權,我想他肯定會投給國民黨。

我媽再婚的對象是個從廈門移民至菲律賓的二代華僑。繼父以前只要回台,家裡就永遠只能看央視,而且茶几上擱的不是英文雜誌就是印有簡體字的雜誌。繼父在中國的政商關係良好,而且因為祖墳位在廈門,老媽還曾隨他前往中國掃墓多次。不用說,他紮紮實實就是一個住在馬尼拉的中國人。如果他也有台灣的投票權,我想他肯定也會投給國民黨。

基本上,和我有關的家人全都「不自覺地」成了藍營人士。也因此,當去年夏天老弟專程回台北要給我慶生,我卻堅持參加「百日怒吼」遊行時,他和生父一家人全都感到不解,生父甚至還在電話中訓斥我:「妳媽是外省人耶!你竟然去遊行嗆馬。」對於他的推理邏輯我無言以對,我只表示生日當天請讓我做我自己想做的事,等我做完了我們再約時間聚會。

雖然我知道即便上了街頭,麻木不仁的政府也不會改變任何作為,但我還是想站出來表達我的想法,就像我在部落格上寫文章分享觀點一樣。老媽是那種會將她和馬先生的合照裱框擺在客廳矮櫃上的中年婦女。我可以想像如果老媽至今仍活著,她必然會怪我污辱她帥氣的「偶像」馬先生。不過政治理念和孝不孝順是兩碼子事,國民黨的鐵票該不該代代相傳,應該要有人花點腦筋思考一下。


去年的1025,我一個人默默地走完了中山北路。前天517我又上了街頭。老弟事前試圖用經濟前景和數字說服我別去,還一直質問我去的理由是什麼?今天下午更以嘲諷的語氣告訴我,「你認為美國保護台灣是為了台灣的民主,還是因為他們賣又舊又貴的武器給你們,然後你們賣他們便宜的電子晶片?這些人不了解總體經濟學。美國政府親中國的屁股,台灣算老幾?台灣應該要想辦法變有錢,然後控制中國的企業才對。要像猶太人一樣!」

我告訴他,我不是民進黨員,也不隸屬任何團體,我只是想提醒馬政府,我不喜歡他過份傾中的政策,而且我寧可被誤認為是綠營入士,也不想被誤認為是國民黨的鐵票。事實上,我從來不曾將票投給任何一位國民黨的候選人。我認為,除非他們交出不公不義的黨產,否則台灣的選舉永遠不可能做到真正的公平。當然我也希望有第三個成氣候的政黨可以選擇,可是現階段住在這裡的我們,若是不想放棄投票權,則被迫非藍即綠。

老弟想必是在中國的領土待久了,連思想都變得很「成龍」。想不到,他竟然說出一句令我匪夷所思的話:「如果選舉這麼困擾妳,那妳來香港嘛!這裡的投票都不是真的。(Come to HK then. No real voting.)」他的美國人腦袋完全被中國化了,我覺得好悲哀。我只能回答他:「如果你住在這裡,你自然會知道我想去的理由(雖然台灣恐怕還是有七百多萬人不知道我想去的理由),因為並不是所有的事情都得用錢來衡量,還有土地和感情。」

以下轉貼一篇讓我很感動的文字,這是蔡丁貴教授5月15日發表於「自由廣場」的文章:
517一起來 飛越高牆 選擇自由    
原文網址:http://www.libertytimes.com.tw/2009/new/may/15/today-o1.htm

小的時候,看到長大的母雞逃不掉被宰殺的命運,我問媽媽:「母雞為什麼不會像小鳥一樣,飛走?」媽媽告訴我,雞太依賴人類所提供的食物。

台灣民族歷經四百多年的被殖民統治,許多人終其一生,靈魂未曾孵化,都是躲在蛋殼裡面,自以為蛋殼就是一道體制高牆,而自己是受到高牆的保護。但是也有許多雞蛋孵出,再變成公雞和母雞,維護著高牆體制,躲在雞欄裡,每天爭食著從體制高牆裂縫下放進來的碎穀物,生下更多的雞蛋,過著雞隻自我感覺良好的幸福日子。

我的媽媽已去世多年,到現在,自己也年逾六十了。不論在立法院靜坐絕食,或與民眾靜坐超過六個月,或是「不爽,出來走」由恆春到台北凱道五○五公里二十六天的行腳,我的希望就是打破「中華民國」這個外來的殖民體制。但是許多人都告訴我「以卵擊石」是沒用的。不過,我很高興村上春樹告訴全世界,他選擇永遠站在雞蛋這一邊。我只是想說,我已經是孵化長大的老公雞了,其實,我並不是要拿自己的雞蛋去打破體制高牆,我只是相信每個雞蛋裡面都是有靈魂的。我要呼籲更多的成年公雞與母雞,能藉著彼此對信念融合的溫暖,將台灣民族的雞蛋孵化。同時,我也不願意再爭食從體制高牆放進來的碎穀物,我想大聲的告訴大家,我們可以選擇自由自在的飛越高牆,尋覓更美好的生活天地。

體制高牆的存在,是因為我們不想飛越它。雞蛋不是要用來擊倒體制高牆,它是要用對人類靈魂信心融合的溫暖來孵化的,它是需要繼續學習成長而飛越體制高牆的。我們只是一群相信人類靈魂與想要振翅高飛的台灣老公雞與老母雞。五月十七日至二十日讓我們一起推倒馬統幫這道高牆,飛越這道悖離民意的高牆。(作者為「公投護台灣聯盟」總召集人、台灣大學土木工程學系教授)
政治立場和宗教信仰一樣,不必然要和父母、家人或配偶一樣。即便我和分隔多年又再次重逢的老弟,經常因為政治話題而傷了和氣,但我一點都不後悔向他清楚表達我的想法。順道一提,不知怎的,我接觸過的新時代靈修者清一色是藍營人士,而且如果言談間不經意提到政治,大家似乎都會立刻避重就輕,彷彿這是個十分不潔、會嚴重褻瀆其靈性的話題。既然都是匯集了七百多萬票的絕對多數,為什麼還要如此遮遮掩掩呢?真是費人疑猜啊。

33 則留言:

匿名 提到...

為你這篇,起立鼓掌!
我先生在忙著報稅的事,
所以你這篇我是用念的、念給他聽。
我們美之名為「為愛朗讀!」

Si 提到...

今天是詹益樺的自焚20周年紀念。
http://zh.wikipedia.org/wiki/%E8%A9%B9%E7%9B%8A%E6%A8%BA

sara 提到...

great points!

ykhuang 提到...

不要說靈修人士,當一個稍有名氣的部落客在網路上表態支持綠營,就會有"讀者"留言道:你還是繼續寫你的軍事/歷史/財經/文學,別談政治,再談我就不來了~~

Bob 提到...

寫這篇,你又要惹到馬神信徒囉

phyllis 提到...

To 匿名者:XD

To Si:姓詹好樣的。

To sara:我想我跟許多517上街頭的人一樣,只是默默地出現,再默默地回去。穿著「台灣人」T-shirt從藍營鐵票區的永和搭捷運出發,坦白說心理會有壓力,甚至有點不敢抬頭挺胸地走路。直到出了公館站,到了台大門口,才真的覺得鬆了一口氣。我覺得我真的很沒種。

to ykhuang:寫了五年,早期經常被罵,所以現在我對批評已經幾乎免疫了。其實這篇不是要談政治啦,只是想講我在家人的壓力下,還是想清楚表達自己的立場,況且我也不是寫政治文的料,科科。

to Bob:還好吧,其實我最近很少吸引到不講理的網友了。而且有些人支持藍營是因為家人或工作長期都在對岸,這也是人之常情,我可以理解啊。我只是向來不喜歡國民黨,現在更不滿馬的傾中政策。對於老弟給的壓力,我並不想服輸啊。

匿名 提到...

謝謝你,phylllis,我在馬先生上任後的這一年逐漸失去了想像明天的勇氣,你的表白與分享則讓我記起,我們是應該要多麼勇敢的去創造明天!

匿名 提到...

沒有藍綠
只問是非

阿扁選連任時
藍的朋友忿忿不平的說
哪有藍的選上就會賣台
我說我不敢說他們一定會或不會

馬扁之爭時
藍的聲勢大
我只說不管選藍選綠
大家一定都會後悔

那要怎麼辦
就大家時時都要關心政府的作為啊
該批評就要批評

這次的517
說實在的
綠營的運氣不好
股市好了那麼久
....

http://www.wretch.cc/blog/denty7880/9252396

KAFKA1967 提到...

我是從醒來到回家
都沒擔心被人看成什麼或怎麼樣
因為我已經賭爛到最高點
敢對我說一句屁話就等著被我凸回去
不過倒也奇怪
從我參加遊行前一天改了MSN暱稱為
""台灣人自己要有志氣517站出來""
到今天我把暱稱改為
""台灣人自己要有志氣,原諒葉的無知""
也把自己桌上的星巴克馬克杯
換成很綠的""恁爸是台湾人""
都沒半個藍同事跟我聊過什麼或說過什麼
也許知道平常不會有情緒的我
要是跟我扯這些會有意想不到的""收獲""而作罷吧!
想想很幹
1994年阿扁要選市長時
我還是一個以為台獨是台毒的白癡
(某位知名政論人士分析愛馬統的不是花癡就是白癡)
到1998年時我所待的廣告公司凡是拿
""有愛最美,希望相隨""旗幟的同事都理直氣壯
到今天阿扁被關破百五十日
支持民主自由人權法治與國家主權獨立的人民
竟然淪落到要被花癡白癡外國癡靠夭威脅
沒關係
人類世界就是這麼回事
在往未來前進的路上
理性自由民主人權...(法治可以不必再有)
終將得到勝利
這是真理
就醬

阿勤 提到...

為你這篇,起立鼓掌!+1
我非常欣賞!!!
因為我們要珍惜我們得來不易的言論自由
我才不管我家人什麼顏色!!
我支持台獨!!
我討厭中國!
我是個 Libertarian 傳統上就是個少數
我才不管別人講我什麼
Dare to be different! You are doing a great favor for the coming generation of the whole free world.

island.republic 提到...

我覺得在台灣,政治和宗教很像,可是台灣政治容忍的水準比宗教容忍還低,造成普遍的讖默,更擴大了政治無知,已非固有的國家控制所造成。像妳這樣有勇氣來向家人翻桌的,還真要敬妳三分,如果我在妳的位子,美其名是「重感情」,其實是沒這個膽子(汗),我自己做不到的事不會叫別人去幹,要突破心中的柵欄,難度不低。

其實不用談數字,「人民的感受最重要」(好像李濤以前最愛這樣講)。

不過如果要談數字,這兩天公告的IDB, 洛桑管理學院兩分版本的競爭力報告,以及標普評等全面達到歷史性的重挫,而據分析最重要的原因,就是政府表現不佳與企業方向錯誤。

馬上任一年受到這分國際大禮,悲苦的可是台灣的老百姓,嗚呼。

island.republic 提到...

對了,雖然我常在路上認朋友或找路人抬摃,不過可以想像一個人遊行還蠻孤獨的,下次在噗浪找人鬥陣啦。

catwings 提到...

讀到這篇,忍不住浮出水面
為你鼓掌叫好...

匿名 提到...

國家的前途其實是在人民的手裏,如果人民越理性,政客越難操縱大家的情感,很多人在面對政治這個議題的時候很容易陷入政黨營造的攻擊情緒。如果把國家當成一間公司,領導者就是執行長,那麼政治就是公司的各項政策,而並不是像國民黨講的那麼汙穢不堪和骯髒,而選舉不過就是由公司的員工和股東一起決定掌舵帶領公司的人的過程。
但是當掌權的人不願意別人分享他的政策決定的時候,就會用一切手段來掩飾和分散大家的質疑,支持國民黨的人群其實是信仰而不是民主政黨的認知,所以沒有人會去質疑自己信仰的神,而對於神的一切會照單全收。
有些人並不是以當中國人為榮耀,而是以他因為中國而享有的特權和階級為榮耀,在民主國家因為有錢享有的就是錢帶來的舒適,而共產國家則同時享有特權和階級,這是民主國家享受不到的好處,也是民主和極權的差別。

green tea 提到...

我在美國~跟台灣的朋友在MSN上聊到一點點政治的東西(我只是在跟她們聊美國和台灣的一些現象 純瞎聊...)因為好多女生的朋友都一窩蜂的要來美國生小孩~只為了享福利但是我只是很看不下去因為他們的老公又沒在美國繳稅~苦是苦了我們這些在這辛苦工作的人阿~XD

離題了~sorry...也有提到台灣的現象~我所有的朋友都跟我說~不要聊這些啦~多想想怎麼賺錢比較有用吧~笨蛋~~~

被打槍~~只是我覺得沒有一個完善的政府 請問小百姓是要如何安心賺錢? 在任何國家都一樣~ 我到是很欣賞妳敢表明自己想法和立場的勇氣~ 不像大多數人~就像妳說的那句讓我好有共鳴--並不是所有的事情都得用錢來衡量,還有土地和感情--

......這句話讓我好感動.......

天佑台灣~因為我也是台灣人~~希望台灣真的走出自己~~~~

Charlie 提到...

常嫌西方人不懂東方人"孝順"的真意。相對的,西方人"Embrace"的意思也絕不是單純的"擁抱"能表達。我選擇去欣賞人間"善"的那一面。

shumimama 提到...

支持你走出去的勇氣。

我是台灣人。我希望成為具有泥土味、親切溫暖人情味的台灣人(就像阿里山烏龍茶的香味)。讓我成為一個與其他地方不同的、一個台灣人。

匿名 提到...

我是個純外省人
所以我不會上街頭嗆馬
...因為那太累了
我只在網路上發表嗆馬言論...
應該說反kmt
不過我覺得dpp和kmt一樣不入流
--------
前面有人回應綠營這次運氣不好
股市好這麼久
其實kmt一兼二顧
大老和大老闆私下都應該賺翻了吧
不但年底的選舉經費
恐怕連三年後的選舉經費的存好了
對於政治人物
任何政治上的利益
最終最終都要能換成金錢才是實質上的利益

匿名 提到...

感恩!用心走出來的Phyllis!
無分別藍綠,用直覺來行動,與用腦袋計算利益得失的親人周圍人們,妳是超越的。
在困難中,勇氣超越恐懼,妳會越走越自信,越走越接近愛,越與光的高頻能量共振。
517出現的路人甲,乙,很多跟妳類似!我太太就是跟妳很相似,心情也相似!也是自在的走,當然我們一家也快樂的走,不用憤怒,這是台灣的共業,但只有用心來與群眾分擔憤怒,轉成勇氣與意志,路會走出來的。

陳小雨 提到...

5/17我也有去~

慧慧 提到...

我不支持藍或綠,
但會想參加有議題的遊行,
不為反對而反對,
只為整個社會大體環境好的, 我才會去

但現在的遊行, 不小心就被二分化,

我只想要一個容許表達不同的意見的社會,

phyllis 提到...

To 匿名2號:當時馬先生選上我也就接受了,只是他的政見一再跳票,在野黨也不爭氣,只會打嘴炮,委實令人洩氣啊。如果有別攤遊行可以去,我絕不會走民進黨辦的這一場,可惜別無選擇。看到民進黨把遊行搞成造勢大會,實在非我所願,所以我拍照時完全不想拍到他們的旗子。

To 匿名3號:我覺得是台灣人民運氣不好。

To KAFKA1967:辦公室似乎是這麼一回事。如果確認全部的人都是同一陣線,就會一起發聲。如果感覺有「非我族類」的人混跡其中,大家要嘛群起攻之,要嘛就全部閉嘴。我想這是「鄉民」的特質。總要有人領頭壯膽,否則多數人還是會「惦惦地」過自己的日子。沒事幹嘛自己找麻煩呢?

To 阿勤:其實當天有非常非常多人上街頭,在現場就知道那絕不是多數媒體所淡化報導的數字。我想許多人也和我一樣不屬於任何團體和政黨,也不是民進黨的支持者,純粹是為了嗆馬傾中而走的,就像紅衫軍的成員也不見得都是為了挺藍或嗆扁而走,很多人只是純粹想反「貪腐」這種行為,可惜沒有別攤遊行可以跟。台獨早已不是民進黨的選項,我個人是期待有第三勢力出現啦。

To island.republic:我去年也是仗著自己是壽星才敢大聲,不過從那次之後,本來就不太親的父女關係也就更是雪上加霜了。我弟是「有錢人」,他的工作是幫有錢人賺更多的錢,所以他支持哪裡可以降低成本、提高收益就往哪裡去,國家、主權、失業勞工啥的他一點都不在意。因為真正的有錢人,隨時都有辦法更改國籍,而且更改國籍的前提是可以「避稅」。

民進黨已經玩完了,這場遊行只是讓他們自我感覺良好的手段之一。今天涂醒哲講的廢話就整個讓我火冒三丈,這種興災樂禍等著看好戲的心態真的很糟糕。(PS. 我沒有在玩撲浪啦!)

To catwings:我只是舉手承認517我有去,而且早跟家人「政治出櫃」罷了,實在沒什麼了不起的啊。

To 匿名4號:「支持國民黨的人群其實是信仰而不是民主政黨的認知,所以沒有人會去質疑自己信仰的神,而對於神的一切會照單全收。」我想有一部份是的,就是父母信道教,自己就跟著拿香拜拜同樣的意思。但也有許多人和中國的關係太深了,不論是從那裡過來的、從這裡過去的、兩岸聯姻的,或是工作上被外派的,他們支持藍營也不是全然沒道理,因為至少他們感受到的是往來變方便了。只能說,我的立場還是國民黨交出黨產,然後一切政策要以「不跟中國統一」為前提去進行啊。

To green tea:所以我弟那種從小不住台灣的人,其實很難理解我在說什麼,真想建議他去行腳一下。

To Charlie:孝順不等於盲從,不過很多人真的很聽話,就算旁人看不見他們把票投給了誰,但他們還是不敢對父母的旨意陽奉陰違。這種事情我就做不到啊(自行掌嘴)。

To shumimama:我覺得自己很孬。如果我那天穿的是New Yorker的T-shirt,我恐怕不會像穿「台灣人」T-shirt這麼彆扭,因為走在非遊行路線上會擔心給自己惹事。特別是去清一色只看東森、中天、TVBS新聞的小吃店吃中飯時,更是不想因為旁人的閒言閒語而造成自己的不快。我想我的自信心明顯還不夠。

To 匿名5號:我是半個外省人,嗆馬兼走路減肥我很樂意啦!我對民進黨沒有好感,請見我前面幾則回應。其實正如您所說,搞政治只是做生意的另一種形式罷了。

To 匿名6號:可是如樓下慧慧所言,去遊行一不小心就會被二分為非藍即綠,傷腦筋啊。雖然也擔心被政黨所利用(比方說讓民進黨以為民氣可用,然後自high起來繼續打嘴炮),但是我想,我自己心裡知道我是去幹嘛的就行了。

To 陳小雨:我要岔題,妳是不是認識羞昂啊?那個常留言的「閃電」是妳嗎?>_<

To 慧慧:大大說的沒錯,「容許表達不同的意見的社會」。我也不想只要去遊行就被貼上藍或綠的標籤。雖然我根本就在自己身上穿了一個「台灣人」的大標籤,科科。

匿名 提到...

政府不為人民服務及貪污濫權才是真正亂象核心。
表面民主,裡子仗恃霸權,如此玩弄製造對立,讓人民自生自滅才是真相。

有勇氣怒吼抗議的,就開罵吧。
真希望台灣也有拉賓登起來搞很大。

ameow 提到...

看到你的這句話:[我不是民進黨員,也不隸屬任何團體,我只是想提醒馬政府,我不喜歡他過份傾中的政策,而且我寧可被誤認為是綠營入士,也不想被誤認為是國民黨的鐵票。]覺得莫名的感動。也覺得這塊土地還是有希望的。

豆腐 提到...

支持+1 且心有戚戚焉 我就沒有您的勇氣 我全家與同事朋友都是泛藍 萬藍叢中一點綠 他們也不一定親中 只是思想還停在過去 相信國民黨是安全的 奇怪書念這麼多都不會思考 沒有想法?

匿名 提到...

亦有同感,我看過好多靈修人士清一色是藍的,其實藍綠我倒不真的覺得有那麼嚴重,但如果自己畫地自限就很糟糕。我家也是幾乎都藍的,我好友也是,甚至還提及過她覺得會挺綠的教育程度、知識水準好像都不高(挖哩咧!)這種一提到政治就得低調的感覺實在很糟,更糟的是常常有人會因為「政治顏色」鮮明而諷刺誰誰誰挺貪腐,卻對現任元首做得其爛無比視若無睹。我覺得人都該對自己行為負責,如果前任元首因為他的錯誤而被羈押、起訴,那麼現任元首也應該為他自己過去的、現在的、未來的政治行為負責不是嗎?anyway倒不是要抱怨,而是覺得政治應該是可以平心靜氣開放來說,不該把哪一種顏色的立場當作自己比較高級、有見識的象徵,這樣很糟。當然我最討厭的還是箝制自由的政黨,一想到哪天到處都失去言論自由只能播放極其無聊的萬歲萬歲萬萬歲古裝戲或資訊早已被過濾和諧的新聞秀,就頭皮發麻。

mushroom 提到...

您這篇寫得真好 也很冷靜
華人可能是教育的關係,老是習慣服從他人,所以要能像您一樣跳脫團體獨立思考的很不容易.我都覺得,有在獨立思考比沒思考好.
華人不知道為什麼既喜歡群聚在一起,又偏喜歡自畫階級來表示自我高級.很有驕其妻妾的感覺.有些人有既有利益考量,那也就算了,是那些鄙視原生的人才奇怪.猶太人的確厲害,因為他們重視傳統固守原則,不像台灣某些人一點小利就迫不及待去當美國人或中國人.華人被歧視不是沒有理由的.

Bilan 提到...

改天把你沒公開的意見貼給我看
那些應該比較妙

匿名 提到...

很希望改天看到國內媒體有勇氣報導說,中華民國馬總統派員至大陸地區訪問,胡錦濤區長親自至機場迎接。

匿名 提到...

阿菊!好樣的!
吳伯雄!如果去大陸地區不敢稱呼中華民國或馬總統,那就繼續當你沒有『硬頸』精神的『無脖熊』吧!

家撕丁 提到...

我4月看到村上春樹「我永遠站在雞蛋的那方」一文,心裡備受震撼也得到安慰,那時正巧是我的生命歷程發生巨變之後。(http://tw.myblog.yahoo.com/justineshu/article?mid=1054&prev=1055&next=1051)
想不到,蔡丁貴讀到這篇文章,寫了這篇好文,令我讚嘆!!
縱然再多人上街頭,也抵擋不了馬政府推動傾中政策的方向和速度,但我仍然選擇517帶著4歲半的小女兒上街頭,希望她從小就要知道自由、民主從來不是理所當然的。

匿名 提到...

不小心的路過,對於7百萬以外的其中一個我,妳大聲的說出來已值得鼓掌。對於老闆是在大陸做生意的我們,雖為五斗米折腰,只能在選票上堅定
上星期朋友透過三通直航去上海
深刻體會為啥大老闆們要三通
(省時省錢便利)

只是需要整碗捧在手上"進貢"嗎?
真的值得醒思
不管藍綠既然當選就應當尊重,這是民主社會,只是真的該認真做事
(那怕只是表面也可以)
不是一直粉飾太平。或表現出一副「那不然你/妳能怎樣」
版主值得欣賞。

V.E 提到...

看完好感動
我也是兩場遊行都有參加
第一場我一個人默默的從補習班出來後就跟著一路走
第二場拉著男友走在逆轉勝之後 中間還遇到從美國回來 被人群感動也想參加的姊姊一起走
看了這麼多篇我終於忍不住回覆
我們一定要勇敢 大聲的站出來表達意見!

張貼留言

歡迎交換意見,惟網路小白橫行,故恕不開放匿名留言,欲留言請先申請 Google 帳號,為自己的發言負起法律責任。若您欲張貼網址,請使用 html 語法,以免本站版型被過長的網址撐開,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