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六, 4月 25, 2009

靈修=零修行+零修養?

我很生氣,因為我被一個口出惡言的所謂知名靈修人士給惹毛了。老闆指定我採訪他,而我以恭敬的態度去信詢問對方能否接受專訪,並提出了公司方面暫時擬定的訪談主題,採訪所需佔用的時間,還提到如果對方不滿意我們擬定的主題,希望對方能建議我們更為恰當的主題。若是願意撥冗受訪,我們會非常感激,同時也希望對方能回覆信件告知進一步的聯絡方式。結果此人只拋來一句:「採訪者先去弄懂什麼叫人際交往的禮貌再來。沒有興趣。」是的,沒有前言後語,就這一句。

這不是我第一次碰到這種沒禮貌的「知名」靈修人士了。我之前就遇過滿口答應可以受訪,卻在截稿前夕不動聲色放人鴿子的傢伙,也遇過用色瞇瞇的眼神直盯著別人瞧的痴漢級修行者,還遇過自以為是外籍巫師的門徒,就用以上對下的口吻教訓他人的人。可是這種對陌生邀訪者口出惡言的知名靈修人士,無疑更教人火大。我不知道他修行是修到李慶華家裡去了,還是他一直沒弄懂,真正不懂「人際交往的禮貌」的人,其實是他自己?每次看到這些人開工作坊出書辦座談會,被大家尊稱為老師,我的胃就一陣翻攪。

我們一般人鬧彆扭叫做不識大體,冥頑不靈。靈修人士對旁人出言不遜就叫做有個性,不與世俗同流,而不明所以的追隨者們還會跟著瞎起鬨。有錯一定是別人的錯,自己的老師一定不會有錯。這是什麼狗屁不通的雙重標準?這些打著修行者、心靈大師名義賺到金錢和知名度的人,難道不該以更高的行事標準來衡量嗎?我是說行事標準喔,不是道德標準。連待人接物的基本禮貌都做不到,我如何奢求他們知道什麼叫做道德。憑什麼採訪者要被如此踐踏,憑什麼受訪者可以如此高高在上。今天換作是大媒體邀訪,這些知名靈修人士恐怕會立刻換了面具也換了態度。

另外有一種知名靈修人士,自以為想採訪他的人都是為了認識他、利用他,還想順道挖點寶帶回家。就我這個宅女而言,我只是為了工作,我並不稀罕出門認識什麼心靈導師、靈修大師,這種往自己臉上貼金還兼有被害妄想症的人,我真的連碰都不想碰。而最不要臉的知名靈修人士,就是把採訪過程當做講課,把採訪者假想成對其充滿崇拜的無知學生,然後大放厥詞,甚至咒罵同業。而身為採訪者,為了完成工作,為了寫出充滿正向訊息的報導,只得在過程中忍耐這頓排頭,忍耐這些心靈導師的抱怨和習氣,回家後還得重聽一次錄音,把這些狗屁倒灶的東西刪掉,只留下美化他們的字眼。

做採訪,偶爾可以碰上幾個有點意思的人,但更多時候我必須把對方答非所問、語無倫次、倚老賣老、充滿怪力亂神的發言,整理得像是暮鼓晨鐘般的醒世箴言。明明是死愛錢的生意人,我卻得用文字將他們包裝成一個頭上閃著佛光的智者。坦白說,我經常懷疑自己從事的是文字詐騙工作,我是造神運動的幫兇。可是為了填飽肚皮,我也只能用「我不過是在隱惡揚善」這樣的鴕鳥心態來自我安慰。萬一哪天這些被我美化過的心靈導師出了包,我真心祈求業力不要回到我身上。

會讓我由然生出尊敬之心的知名靈修人士少之又少。有了錢有了知名度,心性要能不變質是很難的考驗。看過很多書,不代表他有相對的靈性。出過很多書,不代表書就是他寫的。上過很多媒體,不代表他真的值得信賴。號稱通靈,也不代表他真的通到高靈,或許他通到的是惡鬼、是邪魔。有一堆學生和門徒前呼後擁的,更不代表他有能力帶領大家離苦得樂、開悟成佛。所以,我對這些受訪者一直是抱持著禮貌、尊重但是微微質疑的態度。

偏偏,我們過份抱以禮貌、過份尊重受訪者,反倒讓某些自以為是的知名靈修人士將我們視為「崇拜者」,而對我們回以隨便應付即可的姿態。例如就有受訪者,我問什麼,他便反問什麼,好似開悟高僧在逗弄一個求道者。甚至還有受訪者說過,「我懂那麼多,隨便丟點雞骨頭出來啃啃,大家就高興死了。」這種不堪入耳的話我能寫出來嗎?而要求在出刊前先看過稿件的受訪者也不在少數,如果寫出不順受訪者心意的稿子,難保不會被要求修改。秉持與人為善的心情,我通常還是會順著他們的心意,但完成的稿件往往和這些人受訪時所呈現的樣貌大異其趣。於是,我覺得我在說謊,我痛恨我寫來出來的東西。

我認為,這些所謂的心靈導師在還沒升天前,不過是同樣得吃喝拉撒睡的地球人,只是比我們早一步接觸我們在未來或來生,終將接觸的道理和意識罷了。採訪者和受訪者的地位是平等的。採訪者為了工作需要而去接觸受訪者,受訪者可依個人狀況(有沒有空?喜不喜歡這個媒體?)和需求(想傳達個人理念?想增加曝光度以刺激書籍銷售量?)來選擇接不接受這個採訪邀約,畢竟採訪者和受訪者都要因為這個可能的採訪,而在這生命中的這一小段時間裡共處並進行交流。受訪者如果覺得接受採訪浪費時間,那麼採訪者又何嘗不是得投注心力進行聯繫、擬定題目呢?還是說,心靈導師的時間比我們這些低下的採訪者要來得寶貴?

搞靈修,不代表自己可以用鼻孔對著別人噴氣。每個人都有每個人的做事方法。就我個人而言,初次接觸陌生的受訪者時,我習慣先以電子郵件詢問,讓受訪者心裡有個底,知道我打算做什麼,然後再進一步去電詢問,如此既能省去溝通時間,也可加快溝通效率。但如果對方不這麼想,他認為我一定要先去電詢問,或是親自遞上名片、送上禮物或現金才叫做禮貌周到,那麼至少可以用委婉的方式告知,而不是以這種粗暴的語氣責備他人。這種應對進退之道,相信沒有靈修經驗的一般上班族也都應該知道才是。我也是人生父母養的,實在沒有必要如此任人糟踏啊。

24 則留言:

匿名 提到...

版主,這些人到底都是誰呀?
真不希望到時候上課是上到這種人的課,那根把錢丟到水裡更不值

Double Chiang 提到...

不好意思,我比較想知道後續結果如何?可以很不爽的就不要去採訪了嗎?還是只好弄懂"人際關係的禮貌"然後再去採訪?

phyllis 提到...

To 匿名者:這要分幾個層次來說。

一,有些人是有裡子也有德性。這種人正派的好人我真的遇過,例如王季慶王姐。其餘一定還有很多,我沒提到的不代表不好,只是我還沒有機會遇見本人。

二,有些人是有裡子但很愛錢。如果是付錢上課的學生,他應該是會好好地教。可是對於「沒付錢買鐘點就想採訪,還浪費人家寶貴時間」的採訪者,這種人通常有以下三種反應:

1.有些人會不屑所謂的「曝光率」而直接予以回絕,反正他認為靠口耳相傳的方式默默招生也夠他吃飯,何苦拋頭露臉還要浪費一兩個小時?

2.有些人會接受採訪,反正胡言亂語地隨便打發採訪者,就能輕易換到曝光率,還能在自己的媒體剪報上加上一筆,而且採訪者寫好了他還能改稿,何樂而不為?

3.另有一種人是很愛錢,但是一直賺不到自認為應有的收入,所以空有一身知識、才華或是通靈能力,卻搞到非常憤世疾俗,所以採訪時不是在批評同業就是在抱怨,這種人接受採訪只是為了發洩怨氣。

三,有些人是有裡子但不愛錢。學生不用付錢上課,大家像心靈成長團體一樣聚在一起互相取暖。這種人自認為付出的時間和心力都是「奉獻」,而也因為他不拿錢,所以更加自命清高,更加用站在山頂上發號施令的態度在對待外人。通常由這種人所領導運作的小團體,向心力極強,也比較盲目。一旦發現有人對「老師」或「上師」有所異議或批評,必定群起攻之。

四,有些人是沒裡子也不愛錢。這種人可能是因為經紀人或出版社的包裝而有些知名度,可是偏偏又是「半桶水響叮噹」,非常樂於和他人分享他「可能只有七分正確,但包藏著三分錯誤」的見解。不過反正他不愛錢,如果能偶爾上上媒體,滿足他自認為在「教化大眾」的虛榮感,這種人是很能自得其樂的。

五,有些人應該是沒裡子又很愛錢。這種人肯定不少,但我目前還沒有遇過。

To Double Chiang:就不訪了,沒必要去作賤自己,送禮、送現金、拍馬屁我更是辦不到,我不過是一個兼差寫稿的人,沒有餘裕去花錢交換採訪機會,再者,如果對方的心態真是如此,那他根本不配被當成什麼心靈導師的來受訪,而我也不想因為必須寫出訊息正面的稿子,而對這種人加以美化。我恕難辦到。

Bonamy 提到...

深有同感!有所求(求名與求利)是靈修者在娑婆世界的最大挑戰與考驗。寬恕他們吧!
修行是修改累世偏頗的習氣,修養是修正妄見的學養,妳的筆刀真的剖開了一些沽名釣譽的假靈修者們偽善的面具! 鹿溪星籽留

gardener 提到...

dear phyllis,

所言甚是!
真的有太多口說靈修的人
私下的行為都很令人寒心
現在敢說真話和願意說真話的人不多了
你的這篇文章特別有意義
可以讓大家了解不少所謂靈修和標榜提升身心靈的人士
並非他們以為和看到的樣子(畢竟那只是刻意塑造出的形象)
我是認為心靈導師做的是啟發的工作
沒什麼好自傲或自以為是的
他們也有要克服的課題
尤其是名利帶來的誘惑和考驗
也沒有任何所謂的大師能讓我們開悟
一切都在自己

我覺得不可思議的是
這些人之中 好些連基本禮貌都沒有
人與人之間基本的相互尊重和以誠待人都做不到
卻以為自己做的事是在提升人性品質
還有些以心靈導師自居 或志在成為靈性導師的
對這些人 我只覺得反胃和諷刺至極

這篇文章可以借我引用嗎
我會註明出處與連結的 :)

gardener

phyllis 提到...

to Bonamy(鹿溪星籽):大大您好,沒想到您會來留言。您那本《大師不外傳的風水場大揭秘》寫得真好,我受益良多呢!之前也曾寫文章跟大家推薦過。我也想過「寬恕」這回事,畢竟《奇蹟課程》是這麼教大家的,可是「寬恕」久了反而被人家騎到頭上,成了弱勢者,或是變成了對不公不義之事視而不見的鄉愿者。要取得平衡還真是兩難呢。

To gardener:大大請引用無妨,謝謝您的禮貌知會。我是真的氣炸啦!

阿羚 提到...

嗯,完全可以理解隱惡揚善、避重就輕的寫法,文字可以寫出真相與假象。而能看出文中跡象的也只能靠個人了。

所以我做到四月底,暫時可以部份脫離避重就輕式的寫稿者了... XD

Bob 提到...

現在你的修行是「隱惡揚善」
那什麼時候你的修行是「隱善揚惡」呢?

磬儿 提到...

一个人看到的境界未必能达到,而且即便达到了某种境界,他也不是这境界自身。
很多灵修的导师都混淆了这一点,以为自己说的就是真理,自己就是太阳。

M 提到...

妳的工作很好,可以看到我們看不到的事實,
其實我覺得我們不用對靈修者抱持著他一定要很有氣度或很慈悲,畢竟也是人,我們不用迷惑在所謂大師的框框裏,請問要請妳採訪需要怎樣的程序呢?我想有裡子也有德性的人是值得妳採訪:)

小步迷 提到...

現在很多人,你對他客氣,他當你是低聲下氣。為什麼會變成這樣呢?

phyllis 提到...

To 阿羚:受過這種折磨的人果然可以理解在下的痛苦。我希望我也可以只做到四月底。私以為,飲料不好喝,消費者被廣告騙了頂多損失十塊、二十塊。但讀者一旦被這些人美好的形象騙了,損失的可能是數千、數萬元的學費,甚至有可能做出會影響他們一輩子的人生抉擇。我不想背業障啊!雖然好人還是有的,而且採訪本來就是主觀的,可是不能暢所欲言還是很悶啊。

To Bob:應該快要可以不「隱惡揚善」了,只不過,我接下來也不打算「揚惡」啊。我在這篇文章裡寫的,是我接觸過的受訪者給我的「主觀」感受(任何人說自己「客觀」那都是胡扯),因為是主觀感受,所以我的批評不見得正確。既然如此,我選擇寫出我的感受,但是不指名道姓,我想這樣是比較合情合理的做法。或許有人不以為然,認為我搞得個個有嫌疑。不過,大家應該要有自己的判斷力才是,就像股市名嘴的話不能盡信,所謂的心靈導師們又何嘗不是呢?不過這年頭通靈人、算命仙、美容師…也全都叫做「老師」啊。科科。

To 磬儿:「很多灵修的导师都混淆了这一点,以为自己说的就是真理,自己就是太阳。」其實我見過更荒謬的,有譯者竟把自己當成某外籍心靈導師的代言人,而且自己所說的就是真理呢!

To M:我是氣這個惹毛我的人連基本的禮貌都沒有,甚至還在自己的網站上睜眼說瞎話。針對您的問題,其實我只是一個兼職的採訪撰稿者,主要是配合公司需求的主題,去找與主題相關的人物受訪,但有時是老闆指定我去採訪某人,有時則是碰巧有某某人來台,所以我因緣際會得到了採訪機會。大致是這樣。其實現在的我寧可去採訪力爭上游、克服難關的小人物。不過如果可以待在家裡什麼人都不見,應該會是最好的選擇! 

To 小步迷:他可能誤以為你「自認為矮人一截」吧!老實說我對這種人也感到很不解啊。

小華 提到...

謝謝phyllis的仗義直言。

不過老實說,我看完這篇精采的文章後,除了心有同感之外,我還非常、非常得難過,New age創新的思維,竟然被如此糟蹋,簡直是令人悶爆了!!!

我看那些為名為利的靈性工作者,根本是過去這門功課被當了,從來沒看過重修生還這麼洋洋得意自以為是的~~科科

yueqing.c 提到...

有沒有可能是誤會呢?有些人使用webmail時會回錯封信。
如果不是誤會,他是想怎樣才叫人際交往的禮貌,email不行,難不成要先托夢=口=
倒很想知道這名靈修人士是修哪方面的?佛教?外星?靈媒?

phyllis 提到...

To 小華:我沒有什麼義啦!畢竟是共犯結構的一員。但是我想脫離了。

To yueqing.c:不是誤會。還有後續的鳥事,我只寫了開頭,再寫下去會變成大亂鬥。可是用託夢的方式邀約搞不好真的比較投其所好。此人修的算佛教,但不是顯教。

mao 提到...


好久不見哩
我室友這幾個月會搬家
所以我在猶豫要找室友
還是就找房子搬了
基本上我本來希望有室友一起住
也可互相照應
但如果找不到 我也可能也只好去住套房了
如果你有朋友要分租
或者知道哪裡需要室友的
我也可以過去看看
請你幫我留意喔
非常感謝
可以用我的e-mail跟我連絡
或打電話都可以
麻煩你囉
漪雯

匿名 提到...

妳文筆很好,又犀利,不過對於多數人事物的形容都挺負面的呢,七分正確三分錯誤也有值得學習的地方,畢竟是人不是神,但人家不一定是為了自得其樂的虛榮吧.有才華知識的人批評同業說不定是因為強烈的正義感,不一定是發洩怨氣...
妳看世界的放大鏡,很不愉快呢.

妳說的"見過更荒謬的,有譯者竟把自己當成某外籍心靈導師的代言人,而且自己所說的就是真理呢!" 是什麼情況呢?有些譯者純粹是專業文字翻譯,有些譯者原本就是對所讀之書有所頓悟,王姐就是啊..才開始引進外國心靈老師的作品,並進行翻譯在辦相關聚會分享或者開課的..

那個對你不禮貌拒絕受訪的人,應該有他本身的問題或許是"靈性的驕傲與盲點",就別去受這種人的氣了吧...

phyllis 提到...

To 匿名者:回應您的指正如下:

1.「七分正確三分錯誤也有值得學習的地方」,我個人認為最要不得的就是把錯誤的訊息包裝在正確的訊息裡,讓不明所以的人照單全收。

2.「畢竟是人不是神」,正因為是人不是神,所以不必拿以上對下的口吻來對待採訪者。可笑的是,這種人要賺學費時就把自己當神,但做了不好的事情時,卻會辯稱自己是人不是神。

3.「有才華知識的人批評同業說不定是因為強烈的正義感,不一定是發洩怨氣。」偏偏我指的人的確就是這麼回事。而且還不止一個!

4.「『見過更荒謬的,有譯者竟把自己當成某外籍心靈導師的代言人,而且自己所說的就是真理呢!』是什麼情況呢?」第一,賽斯不是人類外籍心靈導師,我說的當然不是王姐,接觸過王姐的人都知道她是正派的好人。第二,此譯者態度囂張,您碰巧提到王姐,事實上王姐也知道此人是誰。

5.「那個對你不禮貌拒絕受訪的人,應該有他本身的問題或許是『靈性的驕傲與盲點』,就別去受這種人的氣了吧...」此人後續又公開說了很多與事實不符的事情,我自然是不會再去自取其辱了。其實態度很差的人比比皆是。更別提那種老是用言語吃人豆腐的男性受訪者了,真的很下流。

小華 提到...

近日恰巧看到一篇有意思的文章:
瞎子買瞎子賣還有一個瞎子在等待(http://tw.myblog.yahoo.com/xavier-wei/),回應也很精采。

不知為何,總覺得這兩篇文章有某種程度的相似性,然後,看完就笑出來了。

匿名 提到...

寫得很有共鳴~可以申請和大家的評論一起轉載嗎?

仙梵 提到...

文章與言語都是一種能量
過去
我寫過許多文章
只是那是為了謀生而寫的



現在
我則透過
嬰靈超度diy.靈體健診等方式
廣結善緣
因為
50而知天命

我寫的一篇文章
祖靈幫我還是害我
與你
所寫文章
有類似感受

我對於冤親債主的觀點是
家人是我們最大的 冤親債主

你不生孩子的決定
無所謂對或錯

我只想告訴你
不管是孩子 或夫妻
她們都是你的 冤親債主
她們的一行一舉
都是上天安排在你身旁

讓你
在靈體成長過程中
一步一步
走下去

夾娃娃的人
除了愧疚以外
還須承受許嬰靈問題
所帶來困擾

問題是
她們的心已經夠苦了
還要擔被騙財騙色
負擔
大師
所開出的高額處理費用
實在太累了

因此
我真心希望
自己可以幫這些需要協助的人
用最小代價
透過diy方式
讓心中的痛與苦
不再

至於你針對採訪過程的發洩情緒
或許
用另一種心態去看
會有不同感受

我一直相信
不管今天
我遇到的的事情是好還是不好

其中
都有需要我用心體會之處
因為

陰中有陽
陽中有陰

真高興認識妳

瓶瓶 提到...

謝謝分享您的採訪心得.

能體會你的感受.

不想評論是非,也不想勸你原諒對方.

對方沒來求你原諒,何來原諒的高尚字眼.

這種自我陶醉的原諒不真實.

這是我深切的體驗與領悟.

只想告訴你,我支持你對自己的堅持.
做自己認為該做的事.

只有你自己最明白自己的靈性,目前最需要什麼.

祝 如意!

源頭創造者 提到...

祝福妳的工作 希望妳的工作未來都能真正接觸到良好的人事物~

匿名 提到...

謝謝~
轉到這里了
http://groups.google.com/group/indigochildren/browse_thread/thread/621ffe7aa986dea7?hl=zh-TW

BY:GE

張貼留言

歡迎交換意見,惟網路小白橫行,故恕不開放匿名留言,欲留言請先申請 Google 帳號,為自己的發言負起法律責任。若您欲張貼網址,請使用 html 語法,以免本站版型被過長的網址撐開,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