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四, 4月 09, 2009

男人月經雜談

奧修的某些見解還挺有意思的。聽他談女人與婚姻,深受舊思想壓迫的傳統女性應該會覺得飄飄然甚至是痛快。昨天碰巧讀到一段摘錄自他1987年某場演說的文字(收錄於《叛逆者》一書),內容是奧修在談「男人的月經」。這不是比喻,他講的是事實,而且這在二十幾年後的今天已經稱得上是老梗了。

奧修在駁斥女性因為有月經所以無法像男人一樣成道的謬論時提及,「女人有月經,男人也有。」他解釋男人的月經不像女人需要見血,因為男人的月經是比較心理的,而女人的月經是比較生理的。「如果每個男人都寫日記,他將會感到驚訝,每一個月,在經過二十八天之後,有四、五天的時間他的脾氣會變壞,剛好就像女人變得很易怒、變得容易被小事所煩擾一樣。」他說道。


如果先生和太太兩個人的經期不幸碰在一起,擦槍走火是在所難免的。所以奧修建議,如果先生能夠連續寫四到五個月的日記,然後找出他的月經週期,他就能讓太太和家人知道,在那四、五天要對他更加體恤、更加容忍,因為他的情緒起伏和女人在經期裡的表現沒兩樣。

將近四分之一個世紀過去了,男人在這方面的認知還是不多,聽見男人以「妳那個來了喔?」這種輕蔑的語氣來嘲笑女性也仍屬常態。男人似乎還是沒搞清楚,他們體內某種激素的變化或者說生物時鐘的節奏,會讓他們的情緒、創造力、敏感性和理解力以大約二十八天為週期,規律地出現低潮。當然低潮不是病,犯不著大驚小怪或是施以藥物控制,不過如果男人可以明白自己也有情緒震盪的時刻,或許可以不再用刻薄的字眼調侃女性。


只有「心理性的月經」讓男人省卻了滴滴答答出血和買衛生棉、洗血內褲的麻煩,看在女人眼裡未免覺得老天太不公平。不過經方派名中醫師倪海廈解釋,小腸與膀胱之間是(中醫理論裡)所謂精宮的位置。小腸的熱能在吸收食物後轉交給脾臟,脾臟再將紅色的營養轉交給心臟。心血走進入小腹時,有部份血液會進入精宮由小腸再熱化一次。熱化後的精液就停在這裡,此時它還是紅色的。

他說:「因為這是人體提鍊萃取食物精髓的過程,當然會產生殘渣,殘渣延著任脈直昇到口周圍,於是男人就有鬍子。所以,可以說女子有月經,而男人有日經。每天刮鬍子把殘渣去掉,是正常男人都有的現象。」換言之,女人一個月只要易怒個四、五天,同時麻煩個四、五天即可,但男人除了要易怒個四、五天之外,還得天天刮鬍子!只不過,如果鬍子等同於經血,那麼留鬍子豈不就像是在臉上展示經血嗎?忽然覺得鬍子很噁心耶。


這位就是靈修大師-奧修。

4 則留言:

nivea.yang 提到...

想不到短短20分鐘便完成此篇文章,很高興認識有如此神功的Phylis,這篇文章讓人驚訝原來上帝創造男女還有此一點大不同啊!感謝賜教~p(^o^)q

匿名 提到...

這篇文看起來像正經八百講男人的月經,但卻有周星星的圖片,然後又從月經到男人的胡子,再附圖,看完就想大笑!

amtb-glo 提到...

你也看倪海廈醫師的文章?握個手~~^^

Pinggis 提到...

我終於知道我偶爾發怒的原因了...:P

張貼留言

歡迎交換意見,惟網路小白橫行,故恕不開放匿名留言,欲留言請先申請 Google 帳號,為自己的發言負起法律責任。若您欲張貼網址,請使用 html 語法,以免本站版型被過長的網址撐開,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