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六, 3月 21, 2009

媽媽的身後事(十)遺產(上)

這件事發生三個多月了。不,應該說是三年多了。去年底,我一連數天瘋狂清除家中雜物。清到最後,我決定把書房收納櫃裡閒置已久的紙箱也徹底審視一番。我從七、八口箱子裡搜出大批過時的剪報、資料影本和無需再保留的收據與扣繳憑單,然而有一口紙箱,我知道沒有再動它的必要。

那是屬於媽媽的紙箱,她教學生涯中的每一張聘書、利用餘睱考取的每一張證照、臥病時親筆寫就的幾本食譜、與後事相關的所有文件,以及最後使用的那支手機,全都集中那只小小的箱子裡。在我看來,那裡頭已經沒有任何稱得上是雜物的東西。

可是,凌晨兩點鐘,我還是把它打開了。我想再摸一摸媽媽用過的手機,再翻一翻她寫下的食譜。然而過程中,我竟在檔案夾與檔案夾之間,發現一張皺巴巴的、未經歸檔的紙。禁不住好奇心,我將紙張抽出仔細端詳,卻發現一個驚人的事實。

那是一張電腦列印出來的定存資料,上頭清清楚楚顯示了老媽在美國戶頭裡定存的金額,而定存的到期日不早不晚,正巧是我發現那張紙的同一天,2008年12月23日。我相信這是老媽冥冥之中的安排。她在提醒我一件很重要、但我一直沒去做的事。

老媽臥病期間,其實是賃屋而居,手中並沒有房地產。早在五年多前泰順街的住所遭強盜入侵之後,媽媽便將房子脫手,並將現金匯往美國的銀行帳戶。老媽英文不好,我相信她一直誤以為小舅當年寄回來的英文版開戶申請書是為了開立「聯名帳戶」,然而,它卻是一個「授權帳戶」。

小舅是老媽這輩子最信賴的人。他是老媽的手足中唯一的博士。老媽一直認為小舅理財有方,因此手上只要積了一筆現金,便會匯往國外由小舅打理。2005年底發現自己罹癌後,老媽也是第一時間打電話到美國,然後聽從小舅的指示住進內湖三總,最後被種種不必要的手術與檢查搞到不成人形

老媽生命中的最後半年是我在照顧。那時老媽還有體力包包餃子、罵罵人。她一直相信她會康復,我們也樂觀其成。臥病期間,老媽曾託我請小舅將美國戶頭裡的存款匯回半數,以供吃藥、養病與日常開銷之用。當時小舅不肯,他在電話裡回了我一句:「現在把錢匯回去會有遺產稅的問題,我建議妳不要這麼做。」

老媽還好好的,小舅便咒她死,為了不將錢匯回台灣,連「遺產稅」三個字都脫口而出。坦白說,我真的很心寒。我告訴老媽小舅不肯把錢匯回,老媽氣急敗壞地罵人,沒多久,小舅將利息損失最少的兩筆定存解約,匯回老媽台灣的戶頭。而另一半的定存金額則一直在美國的帳戶裡。

2006年初,小舅回國掃墓,順道來探望了老媽。我印象極深的一件事情是,他衝著躺在病床上的老媽看了一眼,回過頭來對我說:「我看她皮下脂肪已經消耗殆盡,大概差不多了。」那種冰冷的語氣,像在描述一個陌生人。我覺得事有蹊蹺。

三月四日,媽媽過世了。兩天後,我打電話給小舅。由於接下來的後事必然和財務有關,我雖對此人丕變的態度感到不解,卻不得不主動聯繫。

我:「媽媽過世了。」
小舅:「這本來就是意料中的事。」
我:「媽媽都沒交代,我知道她的錢都是交給你在投資管理。我不清楚她詳細的財務狀況。接下來我要報稅,你可以幫忙嗎?」
小舅:「我是不會告訴妳的。我自己知道該怎麼做。妳不用管。」
我:「可是我要報稅耶!?」
大舅:「報稅妳就自己上網找資料做功課、花時間研究。當初妳外婆死的時候稅也是我報的。」
我:「可是我好歹要知道數字和錢存在哪裡啊?不然我要怎麼報?」
小舅:「妳以為我會吞掉妳媽的錢嗎?以我的身價,妳媽那種小錢我才看不上眼咧!哼,倒是你老公,我建議妳先去辦夫妻財產分開制。」

當晚,小舅以電子郵件寄來一張照片,畫面後方是外公、外婆的大頭遺照,中間夾了張寫有媽媽名字的白紙,前方則是一些用微波調理盒盛裝的菜餚。意思約莫是,他有祭拜媽媽。

過了兩天,我又打電話給小舅。

我:「小舅,你不說,稅我無從報起。」
小舅:「總之我就是不會告訴妳。」

他就這樣掛了電話。

媽媽頭七那天,繼父和老弟回台參加法事。先前的對話經驗讓我再也不想和小舅說話,但錢的事情還是得處理,因此我請老弟撥電話給小舅。說著說著,小舅要老弟把話筒交給我。

小舅:「妳媽的老公有沒有簽拋棄繼承?」
我:「還沒,真要辦,兩個月內就可以。況且這種情況下我不想做這種事,感覺很差勁。」
小舅:「妳腦袋裡面裝什麼啊!?是不是他不肯簽?」
我:「沒有啊,他一回台灣就表明要簽。」
小舅:「那妳幹嘛不叫他馬上簽?我看根本是他不想簽吧!」
我:「你不要把每個人都想成是死要錢的人。」
小舅:「我告訴妳,如果他不簽,妳就說妳媽生前負債累累,如果他繼承就要還債,那他一定會簽。」
我:「我媽沒負債,我為什麼要在她死後污衊她,騙繼父說她欠很了多錢?」
小舅:「妳腦袋裡面到底裝什麼?」
我:「算了。那我請問你媽媽的銀行保險箱裡有什麼?」
小舅:「就一堆爛金子,當鋪買的,真的假的都不曉得。」
我:「你為什麼要這麼說話?(大哭!)至少我知道我過去每年送給媽媽的金飾,她換下舊的之後都會裝進保險箱,那些都是真的金子,我不會買假的送媽媽。你這樣說太過份了。」

我歇斯底里地狂哭,然後把話筒丟回給老弟。弟弟和小舅嘀咕一陣之後告訴我:「他要我轉告妳一些話,但是太難聽了,我覺得妳不會想知道。」

那是我最後一次和小舅說話。

後來老弟告訴我,小舅認為老媽在美國戶頭裡剩下的半數定存仍有利息可圖,因此在定存到期之後,他會主動與我們聯繫。當然,他自此斷了音訊。(待續

7 則留言:

island.republic 提到...

好可怕的小舅,讀完一陣心冷,造了什麼孽,怎麼有這樣的弟弟

海尼根綠 提到...

扯到錢,是不是什麼人都不能信任啊?? 寒心!!

匿名 提到...

我們家的小舅 如出一轍
學歷最高 X州大學碩士...
去年外公去世
也誣賴大舅媽私吞錢 在家大吵
一直在算計 分到的房產店面 價值最低 等等

大舅媽是晚年盡心照顧外公的人
他也住同一城市 卻不願接老人家同住
一旦人過往了 卻揣想別人為了利益才照顧老者

四十多歲自花旗銀行離職後
回台後 二十多年來從不曾工作的人
還一生禮佛咧 是某宗教團體一生志工
為了錢 樣子真的難看

phyllis 提到...

To island.republic:坦白說我也很好奇,應該要去做做「家族排列」或「前世回溯」-_-

To 海尼根綠:至少我可以光明正大地說我不貪不義之財。可是我很想中樂透啊!(謎之音:那妳好歹也買一張咩)

To 匿名:「一旦人過往了,卻揣想別人為了利益才照顧老者。」沒錯!就是這種心態。我那位為人師表的小阿姨,也是某宗教團體的志工啊,她的難看樣子我還沒寫呢。大舅也是某明星高中的退休教師,老弟打給他問小舅的聯絡方式時,他馬上說自己和此人沒聯絡。老實說,鬼才相信。

ann 提到...

沒想到所謂的高級知識份子能如此冷血
這些人以為靠宗教可以送自己上天堂
但是人在做天在看
希望他們晚上走路小心阿

匿名 提到...

Well, sad to hear another story like that, but, believe me, there are some nice person/family has no such complicate issue, my family were the lucky one,
Just that academic not always mean too much.
But, from your story, I feel that your mom must be a very nice person, and I don't think she is 造什麼孽, she just trust the wrong person... and how strange that you open the "treasure box" on the day,
She must try to tell you something???


MeowMoew Cat

三芬之一 提到...

看到這種事情真的感觸很多
為什麼世上會有這種人

張貼留言

歡迎交換意見,惟網路小白橫行,故恕不開放匿名留言,欲留言請先申請 Google 帳號,為自己的發言負起法律責任。若您欲張貼網址,請使用 html 語法,以免本站版型被過長的網址撐開,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