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三, 2月 25, 2009

關於致辭

家裡退租有線電視已經好幾個月了。昨天的奧斯卡頒獎典禮,我看的是線上直播版。明星的精心裝扮與節目流程安排我沒有特別意見,倒是有兩位領獎人令我印象深刻。一位是最佳外語片「送行者:禮儀師的樂章」的日籍導演瀧田洋二郎,一位是「貧民百萬富翁」的印度配樂家A.R. Rahman。前者的致辭讓我覺得不太舒服,後者的致辭則讓我覺得醍醐灌頂。怎麼說呢?

首先,英文顯然不輪轉的瀧田洋二郎是以英語致辭的。我可以理解日本導演到了人家地盤,以在地的語言致辭是一種表示尊重與禮貌的選擇。可是主辦單位有沒有貼心地替說日語的導演安排翻譯人員呢?我很想知道。身為一個外國人,一生能有幾次登上奧斯卡舞台的機會?更別說是領獎的機會了。在這個極有可能終生難忘的時刻,相信瀧田導演必然有許多心得與感觸想表達,特別是,他拍的還是一部探討生死大義的作品。然而由於語言的隔閡,他只能以thank you二字簡單帶出感謝名單,其餘的沒法多說,而轉播畫面則緊接著傳來台下與會者的笑容,或者說嘻笑。

現場當然有人是因為開心這部電影得獎而笑,但肯定也有人是被瀧田導演的破英文給逗笑的。但英文不好不是瀧田導演的錯。如果非英語系國家的演員或導演想要闖盪好萊塢,那麼要求他英文流利還有點道理。可是誰規定拍日本片的日本導演應該要會說英文呢?為什麼不能為他安排一個翻譯人員呢?這可能是他畢生最重要的時刻之一,結果卻因為有口難言而淪為某些人的笑柄。坦白說,我看了心裡很不舒服,也為他感到不值。

再者,既然沒有翻譯人員,為什麼瀧田導演不能理直氣壯地全程講日語,頂多說兩句英文表示禮貌就算數呢?而且主角本木雅弘和廣末涼子上了台也是扭扭捏捏、一副小家子氣的樣子,讓人不禁懷疑他們是否自認比老外矮一截?反觀這些好萊塢影星來到亞洲,卻是說聲「你好」、「こんにちは」就能博得滿堂彩。人家來宣傳、要我們掏錢買票的都不必全程說在地語言了,結果去領獎、去獲得肯定的反而要勉強自己配合人家說自己無法掌握的在地語言,這是什麼邏輯?

不過印度配樂家A.R. Rahman的一番話倒是簡潔有力地讓人感動。他先是贏得了最佳配樂獎,並且以塔米爾文感謝了神,接著又登場演唱兩首入圍歌曲。歌才唱完沒多久,他又因為再次贏得最佳電影歌曲獎而必須三度上台。這次的致辭顯然未經預先編寫,他脫口而出地說:「All my life, I had a choice of hate and love. I chose love, and I'm here.」(我這一生,有過恨與愛的選擇。我選擇愛,所以我在這兒。)我想,這大概是我一輩子都會記住的話吧!為什麼印度人看起來總是這麼有智慧啊?!

5 則留言:

Megan 提到...

我覺得潘妮洛普那段致辭也挺真性情
最後她以西班牙文感謝支持他的國人與家人,看著她感性的口吻真覺得很美啊~

Jeremy Lu 提到...

"為什麼印度人看起來總是這麼有智慧啊?!"

或許是因為他已經排練三個月了?:P

匿名 提到...

同意,
日本導演那段我也覺得很不忍,
他如果能用日文致詞那該有多好啊!
對日本人而言,那可是母語可以出現在奧斯卡的光榮時刻,如此難得卻只能留下彆扭而且吃力的幾個單字…

結果還搞得一堆人把焦點放在「日本人英文程度不好」的問題上,
拜託,他是奧斯卡得主,大會又沒規定得主一定要英文流利。

吉兒 提到...

真的很同意。
讓我想起前幾年頒終身成就獎給Ennio Morricone。
他上台致辭時也是全程義大利文。

總覺得大會少了點尊重。

匿名 提到...

我剛好有看到NHK播出的這段致詞片段,NHK的翻譯很忠實原文,底下的翻譯寫著謝謝我的鉛筆.....我知道他是想說謝謝我的父母.....

張貼留言

歡迎交換意見,惟網路小白橫行,故恕不開放匿名留言,欲留言請先申請 Google 帳號,為自己的發言負起法律責任。若您欲張貼網址,請使用 html 語法,以免本站版型被過長的網址撐開,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