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一, 11月 19, 2007

「不老部落」一日遊

凌晨四點半才上床睡覺,但隔天一早八點半我就得和朋友集合,啟程前往宜蘭的「不老部落」體驗泰雅文化。因此,睡眠不足的我,兩條腿像是離地三尺似的展開了當天的部落之旅。

我們搭乘九人座小巴,經雪山隧道抵達大同鄉寒溪村派出所,再由部落主人潘先生開車接我們上山。「不老部落」的自然景觀保存完善,才下車,我就滿滿地吸了口新鮮空氣。潘先生帶領我們踏上前進部落的小徑,沒多久,便來到林地裡的香菇種植區。這兒的香菇是族人們在已砍下的樹幹上挖孔植入菌種所培養出來的。由於山上毫無污染,我們現採現吃、香氣四溢。主人說,松鼠、蚚蜴和老鼠三不五時會來偷吃,所以香菇上經常可見這些動物的齒痕。賣相好的拿去賣或讓遊客採集,賣相不好的則是洗乾淨留下來煮湯,物盡其用。


走完一段上坡路,眼前出現一片栓著羊、跑著狗的翠綠草原。黑狗莫名所以地對著黑羊狂吠,黑羊顯得心煩,但也無可奈何。再走一陣,便見到路旁擱著兩個木頭架子,上頭擺了幾個羊頭顱骨,視線下移,又看見另一顆還帶著毛皮的死羊頭。後來得知我們當天的主菜是羊肉,讓我心裡有點毛毛的,深怕自己見到的會是苦主的頭。主人說,早期泰雅族人有「出草」傳統,那木頭架子是族人們用來擺放人頭的,而現在則被部落用來擺放動物的骨骸。


繞過草原便是部落的中心,那兒蓋著前高後低的原始泰雅建築。在過去,這樣的建築物是族人們集會、受訓、舉行祭典的場所,現在則是我們稍候將享用美食的地點。潘先生表示,為因應宜蘭多雨的氣候,此朝向西南方的公共建築可避開東北季風所帶來的強勁雨勢,前高後低的建築形式也能令空間在保持空氣流通之餘,免除颱風的摧殘。


在等待大餐上桌的當口,潘先生領我們到與餐廳相連的另一個亭子裡烤剛剛採收回來的香菇,我們人手一支插著香菇的大竹叉子,蹲坐在爐火旁邊烤得滿身大汗。用炭火烤熟的香菇汁鮮味美,佐上族人們送來的香茅水,讓人頓時胃口大開,只可惜午餐仍在準備中,因此吃罷香菇,主人先帶我們參觀周遭的部落環境。


「不老部落」佔地約十公頃,目前已開發的面積只佔小部份,我們先往廚房移動,潘先生首先為我們介紹了當日的食材,映入眼簾的南瓜、山藥、地瓜、薑、小米等等蔬果雜糧,全是部落族人親自種植的。他強調,這裡的作物不僅不灑化學農藥,就連有機肥料也絕不使用,因為即便是有機肥料也會破壞土壤品質,久而久之,土地會長不出東西來,而這嚴重違反了泰雅族人尊重自然環境的精神。


潘先生以小米田為例,向我們這群觀光客解說族人們古老的耕作方式。每年六月是部落當地的小米採收時節,在「小米豐收祭」收割的當天凌晨,長老會前往田地觀察,並挑選長得最高、垂得最低的小米,取七串穗子懸掛於米倉中,做為來年耕作的種子。依此泰雅族傳統進行農作,他開心地表示,這三年收成的小米穗子一串比一串長,而這就是汰弱擇強的小米優生學。


左圖是莖可以用來編織的農作物--苧麻,它的葉子可以做好吃的苧麻糕。

沿著山坡往下走,我們來到了池塘邊,那兒雞鴨鵝群滿場飛奔,見到族人拿著整筒飼料出現,全都聚攏過來爭食。潘先生說,整個部落都是這些雞鴨鵝群的活動範圍,所以趴趴走的牠們身強體健,但由於沒有人類在一旁看守保護,因此有些小雞會受到老鷹的攻擊。前陣子颱風來襲,族人們為了保護小雞,特別將牠們帶進室內安置,但十多天後母雞們竟然認不出小雞,讓小雞們頓時成了被棄養的孤兒。為此主人在池塘邊替小雞搭了一方圍籬,他戲稱那兒是雞群的「孤兒院」。


繼續往下前進,便是部落的編織工坊,工坊裡有泰雅族的傳統編織設備,潘先生的岳母和三個小女生正在裡頭工作著。老奶奶表示她負責的是拈線,就是將部落裡種植的苧麻砍下,把莖部的外皮刨除、打軟、曬乾成絲之後,將絲拈成線的工作。有了線,才有編織的材料。潘先生指著架上一塊紅白相間的條紋布料說,為了織成這塊布,從種植苧麻開始總共歷時兩年,實在得來不易。然而傳統就是得靠傳承與實作才能保存下來,因此這些作業看似費時耗工,但卻有其必要性。


我在工坊買了條小女生親手編織的白綠相間手環(150元),戴上之後我們一行人繼續往前走,路上行經部落中幾戶人家的平房,以及最重要、擺放小米種子的架高倉庫。在倉庫與平房的中間,有個掛在枯樹上的秋千,風景相當浪漫。看見這部落景緻,我禁不住想起前往泰國清邁時曾經造訪的Karen Village,因為這些原住民們親手搭建的平房、架高的倉庫和編織工坊,實在有太多的相似之處。


逛完米倉已近十二點半,大夥兒都在喊餓,此時午餐也準備好了,於是我們魚貫走入餐廳就座,那時我們並不知道,這頓飯吃下來,竟然得耗時四.個.小.時!「不老部落」採用的食材十分新鮮,菜色也令人驚艷,原本以為在「部落」裡會吃到原始風味的餐點(請原諒我出發前完全沒空上網找資料、做功課),沒想到端上桌的全是設計了精緻盤飾的菜餚,讓人竟有身處峇里島高檔飯店的錯覺。


我其實不敢吃羊肉,對於那股嗆鼻的騷味兒很不能接受,更何況眼前有羊咩咩晃來晃去,而且稍早前還親眼見到一顆死羊頭,心裡滿懷愧疚。負責掌廚的潘太太說,不吃羊肉的客人可以選擇竹雞,我想了想三不五時就能吃到的雞,決定勉為其難地試試羊肉,或許會有令我對羊肉改觀的美好經驗也不一定。不過在羊肉大餐正式登場前,我們已經先吃了「烤紫肉地瓜配生薑」、「日式炸蔬菜」、「苦花魚配小米肉粽」還有「水果優格」等四道前菜(名字是我自己亂取的),外加小米啤酒與半發酵小米酒等等一堆食物,光是這些我就已經吃得很飽了。


主人顯然明白再這麼狂餵美食,我們會無福消受,因此在節目的安排上便適時穿插了泰雅族音樂表演,並由主人和三位廚娘親自獻唱。負責招呼客人們的,是潘先生從澳洲學習餐飲管理回台的兒子,他除了忙著到處敬酒、拱客人用力喝小米酒,也為我們詳細解說菜色,甚至還下海表演口簧琴,為唱著傳統歌謠的家人與族人們伴奏。緊接著,他又領我們到餐廳前面的草原上練習射箭,而那些弓與箭和剛才使用的竹筷與竹湯匙一樣,都是族人們親自動手製作的。


射完了箭,剛才吃進肚子的似乎也消化了一些。此時眾人再度就座,而羊肉也終於上桌。這羊肉不知怎麼做的,完全沒有腥味,皮也頗有嚼勁,而且被設計來搭配入口的竟然是牛肉麵的良伴──酸菜是也。儘管美味的羊肉十足顛覆我對羊肉的印象,但是嗑完羊肉加上喝了一堆小米酒,只睡三小時的我已經快要趴下了。旁人直說我臉紅的像關公,是啊,平日不喝酒的人,肝還真不賴,一喝酒馬上毫不囉嗦地臉紅,可是部落裡竟遍尋不著鏡子,就連廁所洗手檯上頭也沒有,果然是一切遵循古法打造-_-。


用完羊肉主餐,部落主人一家子與熱情的廚娘們,領著我們轉移陣地到一旁的空地上,拿起木杵就著大木臼子搗小米。眾人依著泰雅族語的口號下杵,不一會兒煮熟的小米已經被搗成了黃澄澄、熱呼呼的小米麻糬,女主人示意我們徒手抓一把直接入口,那味道淡淡的,但仔細咀嚼後卻透出一股甘味。接著,族人奉上一盤蜂蜜,示意我們沾著蜂蜜再吃一次,以比較兩者滋味的不同。我個人比較喜歡原味,總覺得有甜味的食物吃了令人有罪惡感。不過那搗過的小米還真是黏,我連洗了兩次手才終於洗乾淨。


同行友人吃的素菜也同樣美味。

洗完手才回到餐桌,族人們又送上一大碗蔬菜排骨湯。湯的口味相當清爽,現採香菇的氣味撲鼻,啃完那支大排骨,我已經一動也不想動了。女主人見我們再也吃不下任何食物,於是主動將最後一道甜點──用葉子包起來的苧麻糕──打包好,讓我們在回程的路上吃。原本以為可以稍事休息,可是老天並不放過我,此時小主人竟提議趁天黑前帶領眾人上山一遊,參觀沿途佈下的捕獸陷阱。由於不想落單,我只得遊魂似的拖著腳步上路。一開始我們來到景色優美的湖邊,但很快地,我們便跟著小主人踏著石頭穿越湖面往山裡走去。


那山裡其實稱不上有「路」,只是隱約能看得出曾經有人走過。我們成一路縱隊前進,由於宜蘭多雨,山林裡四處佈滿泥濘,為了避免跌落山谷,我只管注意腳下的步伐,像猴子似的攀著樹枝往前走,沿途的景色我完沒機會注意,可是當天走路像「阿飄」的我,還是一不留神跌了個狗吃屎。途中小主人一度指著山林裡的塑膠桶進行機會教育(不過我當時只顧著看好自己的腳),他說,幾十年前這座山裡有人種薑,而當年留下的塑膠桶至今依舊保持原樣,可見塑膠製品對環境的破壞力有多強。


這趟累死阿飄的腳程共計四十分鐘,回到部落餐廳時已經五點多了,再不下山天就要黑了,而這段陡峭蜿蜒又超級顛簸的下山之路可是沒有路燈的。主人一家三口分別開三部車載送我們一行十四人下山,我搭的是女主人的越野車,而那部車很不幸地並沒有避震器,後座一時間也找不到任可安全帶可綁,我們隨著山坡路面強烈起伏,幾乎每隔幾秒鐘頭就差點撞到車頂,我緊張得心臟都快跳出來了,深怕自己會因此躍上社會版。女主人對這種路況倒是習以為常,一路上看不出半點慌張,我對她深感佩服,因為她最後還是順利地把我們給載到了吊橋口,然後一一送別。


彩繪了原住民圖騰的寒溪吊橋全長324公尺,我們在部落小主人的陪同下走完這搖搖晃晃的橋,此時我已經徹底腿軟了。再度搭上九小小巴,我唯一的選擇就是睡到終點。週日早晨起來,我不出所料地全身酸痛,然而付出這麼點小代價就能得到如此豐富的體驗,算是相當划算的一趟旅程。後來我上網查了一下,發現潘先生原是知名的景觀設計師,也是泰雅族的女婿。三年前他回到妻子的故鄉著手興建部落,打算回歸山林並藉此恢復泰雅族許多逐漸失落的傳統。潘太太說,現在住在山上,晚上七、八點就上床睡覺,和以前住在北投時不可同日而語,有時睡飽了起身看鐘,竟才半夜十二點,肚子餓想喝點湯廚房又在一百公尺外,想想還是忍著算了,難怪她皮膚健康,身材也保持得宜。我想身為夜貓子的我,偶爾也該上山去調個時差才對。

附帶一提,想上部落的人必須在三天前預約,每個人有得吃有得玩的費用是一千五百元,但不含自行前往寒溪派出所集合的車資。此外,部落限制只有十六歲以上的訪客才能進入,因此不會有死小鬼在旁邊亂吼亂叫滿場飛奔讓你遊興大減,或是在你享用美食時鑽到桌子下面扮忍者偷襲你,甚至是一把火不小心把充滿木建築的部落給燒了。所以對怕吵的成年人來說,「不老部落」是個不錯的選擇唷!

8 則留言:

Kingkiang 提到...

你的速度好快,我連相片都還沒洗好哩

Si 提到...

好險,阿飄姐沒有把我出草照片放上來 :P

chinchun 提到...

偷偷講一下,我是在玩美女人窩看到這個部落的介紹ㄟ...*酸*~

Bob 提到...

沒鏡子,就用手上的相機拍一張,不就知道臉有多紅了?

匿名 提到...

Yili:
Hi Phyllis, 看到你的介紹這個地方挺有趣的! 可不可以告知他的網站ㄋㄟ? 我們年底要回台灣, 說不定有機會一遊! 感恩啦! yili

phyllis 提到...

to KK:多謝你介紹我們去!感恩啦:)

to si:那張實在不甚美觀啊-_-

to chinchun:我好久沒看那節目了,應該是說好久沒有時間好好地看電視節目了-_-

to bob:我是有想到這招啦!但不好意思當眾自拍咩...

to Yili:不老部落的網站URL在文章的第一段就有喔!這個Flash網站還是部落小主人自己架設的呢!站上可以看到一些媒體採訪,還有小主人自己拍的紀錄片,真是多才多藝的一家人啊! 

Bob 提到...

phyllis
你不當記者實在可惜,而且你的推銷介紹功力一流,我覺得你的部落格可以推出專門介紹商品、服務、食宿的CASE,然後去拉客戶,我想應該會有一筆外快喔!

phyllis 提到...

to bob:我才不要寫置入性行銷的假文章咧!很多知名blogger都淪陷了(我不算知名,根本還沒擠進百名內),詳見李怡志的這篇「有格還是沒格:部落客的業務課 」!說實在,爛店我也會直接開罵啊!

張貼留言

歡迎交換意見,惟網路小白橫行,故恕不開放匿名留言,欲留言請先申請 Google 帳號,為自己的發言負起法律責任。若您欲張貼網址,請使用 html 語法,以免本站版型被過長的網址撐開,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