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二, 7月 10, 2007

老公的前世回溯催眠體驗(補篇)

據說不少人看了我先前寫的三篇「老公的前世回溯催眠體驗」而跑去找F先生催眠。F大概是聽了描述,所以打電話問我老公這文章是誰寫的。老公說是我,於是F再打來問我哪裡可以看到我的文章?嘿,說實在一開始我可沒膽告訴他,畢竟我在「下集」裡大辣辣地說他會「噴口水」,而且還噴得老公半張臉都是,所以也就支吾其詞。不過他既然來電,還說是「售後服務」,我便趁此機會將心中尚有疑慮的部份問個詳細,沒想到這一聊也聊了二十幾分鐘,感覺像是我在採訪他一樣,所以我決定再寫個「補篇」來補充一下。

F在電話中提到,他曾經替好幾位出家師父催眠。我乍聽有點訝異,我以為出家師父入了禪定狀態後,「應該」可以自己調閱前世畫面。原來是我想太多啦!每位師父的程度不同,並非所有的出家師父都有能力自己回溯前世,而且就算有能力看到前世畫面,也不見得有能力解讀。「還是得有人在一旁引導才行,」F解釋:「這麼做,才能針對問題找出相應的畫面進而解決問題。」F說其中英文版原封面有位師父的心裡創傷頗大,靠著前世回溯,才終於把問題給化解掉。這倒令我聯想起之前讀過的、布萊思魏斯醫生的新作《前世今生來生緣:穿越時空的靈魂之旅》。

在《前世今生來生緣》書中,魏斯醫生提到他曾經為靈媒催眠,在讀的當下我原本認為,既然靈媒都可以和亡靈溝通、替個案化解與冤親債主之間的恩怨情仇了,為啥還需要找他人替自己催眠呢?如今聽了F先生的解釋,才有點弄清楚這完全是兩回事。一般人常把通靈和前世回溯給混淆,前者是靈媒vs個案,靈媒有能力主動調閱個案的相關資料,或是與和個案相關的亡靈溝通,看到畫面或是聽到描述的人是靈媒而非個案;後者則是精神科醫師、心理治療師或催眠師vs個案,看到畫面的人是受催眠的個案,催眠師基本上只是個引導者。而我明知兩者之間的不同,卻還是不知不覺地產生「靈媒可以自行回溯前世」的錯誤想法,想想還真是有點白目。

雖說催眠師基本上只是個引導者,但F先生好像三不五時可以看到受催眠者腦海中浮現的前世畫面,相信他本人應該有點神通才是。F先生對此表示,他為個案做催眠時,自己的守護靈確實會從旁協助,或許,這正是他偶爾也能同步接收到受催眠者心中的影像的原因也不一定。事實上,每個人都有守護靈(或指導靈),只是我們多數人感受不到罷了。在泰德安德魯斯所著的《指導靈,我的朋友、我的影子》一書中,便提到「了解他,是與內在更高自我的一種交流,可以激發生命活力,帶來毅力、愛和希望,並學習創造各種潛在的可能性。」書中當然也提到了如何和自己的指導靈搭上線的方法,有興趣的人不妨去書店翻翻看。

在《前世今生來生緣》書中,魏斯醫師也提到在前世回溯催眠之外,他已經為許多個案進行了「探索來世」的輪迴治療方式。也就是說,受催眠的個案可以在催眠的過程中看到來世的畫面。看到尚未發生的來世或許有些難以理解,不過新時代思想的觀點、《奇蹟課程》的觀點、佛學的觀點、甚至是愛因斯坦的觀點,都曾明確說明「時間是幻像」,過去、現在、未來是同步發生的。《奇蹟課程》更言明:「時間存在的目的乃是為了教導你如何積極善用時間。因此它只是一種教具,完成目的的一種手段。」

魏斯醫師藉催眠協助個案體驗來世,讓個案了解到今生若不拋棄某些惡習或執念,不單是這輩子,就是連下輩子、下下輩子都會因為這門功課被當,而反覆面臨相同的狀況與窘境。例如:某位女性猶太人非常關心以色列猶太人的福祉,並且因此極度痛恨巴勒斯坦人,而且還為了自己的老公不像她那麼掛念以色列而與之離婚。越來越不快樂的她為此深感困擾,因此她依魏斯醫生的建議進行了前世回溯,這才發現原來她的前世曾是殺害不少猶太人的納粹軍官。

魏斯醫師告訴她,如果她不放下對阿拉伯人的仇恨,可能會對來世造成影響,因為在朝向永生不朽演進的過程當中,「今生的所做所為都會影響到來生」,而在她探索來世時,果然看到自己成了窮苦的阿拉伯少女,且一心怨恨著富有的猶太人絲毫沒想到對她伸出援手。這意謂,如果她今生不放下種族仇恨,類似的戲碼只會一遍遍上演。後來該個案轉變心態後再次探索來世,這一回她的來世改變了,她成了度假勝地豪華SPA中心的工作人員,每天待在美麗的場所與來自世界各地的遊客交流,她已經化解了她對種族問題的執著!

魏斯醫師認為,「我們當下的選擇,會影響未來的際遇」,而在今生轉念並學會此生課題,將可省去未來好幾世的輪迴,並以較快的速度提升靈性。奇妙的是,魏斯醫師也曾引導許多個案探索最遙遠的來世,而幾乎所有的個案都將那一世描述得有如天堂般美好,有幾位甚至還不捨得醒來。這似乎也與釋迦牟尼佛初成道時所說的:「大地眾生皆有如來智慧德相,只因妄想執著而不能證得。」不謀而合。看來,在最終最遠的那一世,人人都已成佛了呢!

我問F是否也提供探索來世的催眠服務?F表示的確是有,而且他將之稱為「開悟體驗」。「所以你可以帶個案去看最遠最遠的那一世嗎?」我問F。F聽了我的疑問之後提醒我,「其實最後一世就是最初的那一世啊。」說的也是,所謂凡夫清淨自性本來與佛無異,全因為顛倒妄想才搞成這付德性。用《奇蹟課程》的話來解釋,就是與上主的分裂,造成了我們「陷身於恐懼之歧途」,而「在伊甸園,或是心靈分裂以前的境界裡,本是一無所缺的。」說著,倒令我忍不住想去體驗一下開悟究竟能夠high到什麼地步呢!哈。看來F的電話行銷做得還不賴唷!

24 則留言:

old J 提到...

來謝謝您的補篇. 您說的那些書的內容.我自己看起來真是吃力.您引述的就很生動了. ^^b"

Ellen 提到...

呵呵!剛在佛化人生還聽到老闆娘跟客人討論,一直想知道這部落格的名稱(偷笑到有點小內傷),不過F先生行程都排滿囉~~老闆娘還推薦我去報名,人家我才剛做過菲比的心靈回應療癒咧,就讓一萬多世的前世恩恩怨怨由高靈一筆勾銷吧!

披頭王 提到...

有點像戴尼提?

南瓜寶 提到...

所以......phyllis要去體驗一下了嗎?

phyllis 提到...

To old J:

哈!不客氣。魏斯醫生這本新書還挺好看的,可是越到後面錯字越多,不曉得譯者出了什麼問題?!

To Ellen:

F前前後後打了三次電話來家裡,我終於還是跟他說了url。金拍謝:p

請問菲比的心靈回應療癒也是差不多的療程嗎?要怎麼找她呢?謝謝唷。

To 披頭王:

應該不像聽析吧?!那是山達基教的東東。

To 南瓜寶:

是很想啊。想把我和我娘的關係理清楚。-_-

phyllis 提到...

to ellen:

我的版型被URL撐開了,所以重貼你的留言。謝謝你提供的資訊喔!

以下是ellen的原留言:

這裡有收集去做過後的心得
這是老師的網頁跟預約方式
我是採遠距諮商因為面對面的一直是爆滿
本來想說天下哪有那摸好康的事,原來真的有哩~~~
不過做完後日常生活要覺察自己的起心動念
別落入舊思維跟行為模式,否則是浪費老師時間跟自己的錢

路人 提到...

您好,冒昧打擾,搜尋前世催眠相關訊息而來到您的網站,想請問一下...您所說的在公館的催眠師(是催眠師吧?)有沒有聯絡方式?對方的收費方式如何呢(如果要收費的話)?先謝謝您了!by 苦惱需要前世回溯的路人

phyllis 提到...

to 路人:

在第一篇回溯文章的回應裡有提到催眠師的資料唷!我在這裡再貼一次,希望對你有幫助:)

店家名為「佛化人生」,位置在台北市公館大世紀戲院那棟樓的六樓。催眠者是店老闆「福長」先生,一小時收費八百元,算是很平實的價格。其他單位可是動輒收費八千、一萬的,相當嚇人。不過這次因為催眠得很順利,所以整個過程竟然長達四個半小時,也是一筆可觀的花費啦。
地址:台北市羅斯福路三段325號6樓
電話:(02)3365-1678

momoco 提到...

天ㄚ~一連看完這幾篇,其實我最近因為逛你的與某些格子,開始很想對前世一探究竟(本來就對玄學有興趣),看到"老公的前世回溯催眠體驗中" 時,我因為起雞皮疙瘩而看不下去哩,我還去做了其他事情分心,才回來繼續看。
我想要引用這4篇在我的部落格,會加上我個人的疑惑與讀後感,可以嗎~~?

phyllis 提到...

to momoco:只要註明出處與網址即可。不過我對您的讀後感挺好奇的,可以留下您的部落格網址嗎?謝謝:)

匿名 提到...

請問您在文中所述您先生身體上有許多不適的症狀,在懺悔後,是否都已痊癒了,此外,經過這樣回溯的過程,迄今已經快2年,請問您認為對於您先生提升性靈屬性及質性之實質的助益為何? 能否撥冗賜教,謝謝!!

Columbus

匿名 提到...

Phyllis您好:
看了您一系列的催眠文章勾起我對催眠產生了極大的興趣,另外我也一直有些個人的問題想透過前世回溯得到解答,我就和佛化人生的店主約好在8月29日下午1點做催眠,除了對我個人的催眠動機和目的做一些簡單的了解外,還分享一些佛學的觀念。為了進入狀況,先讓我猜一些數字,如3個猜1個,或顏色3種猜一種,我常是第2次才猜中,有幾次想猜難一點的,如彩虹6色,妙的是,到第4或第5次才猜中。只有一次我第一次就猜中,就是有本書的名字中的一個字"娑",依靠直覺不行,只好求助我的信仰。我在下一則留言再述。

匿名 提到...

續上一篇留言:後來福長先生看走直覺這條路不通,便讓我請自己最常拜的神明觀音來幫我。還是沒用。也嘗試了以細節回溯的方式,閉上雙眼,依舊一片漆黑,看起來福長先生也有點著急,時間已過了兩個小時,還是一點進展也沒有。最後試著請我的守護靈出來。也沒用。其實當時我的心裏也沒什麼雜念,照理講催眠應該不難才是。在過程中,福先生糾正我幾次,這不是催眠,這是觀照。他似乎很在意這點。我唯一能想到的原因有兩個,一是因緣不具足。所以我的守護靈不肯現身,另一原因可能是自己的誠心不夠。菩薩才沒有首肯讓我進入狀況吧!
最後福先生給我聽一些他的個案錄音帶,過程也相當曲折。本來要送我一片,我婉拒了。太多資訊只會干擾心靈罷了,我希望能吸收更實用,更有系統性的知識。
因為這次完全沒成功,看得出來福先生有點不好意思,所以費用按時間折半,還一直跟我說謝謝!我知道他已盡力了,這種事也要我的50%的努力才行,所以不怪他。我還想再試一次,福先生說下一次他會請一個他的個案來試試看。他也會陪同協助。我也不知道會不會成。我會更虔誠地向神明祈禱,希望這次能順利一點囉。

匿名 提到...

自從上次的回溯體驗完全失敗後,對於催眠,真的是又愛又怕。因為福長先生說,如果我還想做,下次會找一個朋友來幫他一起回溯,我就說好,不過對於能不能成,真是一點信心也沒有。幾天前他非常慎重地打了兩次電話確認我會不會去,因為助手也請來了。我想想,就當是給自已再一個機會,還是出門應約了。所以9月21日星期三的早晨,我又踏上了另類的 ”尋根” 之旅。

上次是在小房間進行回溯,這次運氣好,在大房間進行。我看到了福長先生的助手陳小姐:一個有著俐落的短髮,大而明亮的眼睛,談吐爽朗,衣著簡單大方的女性。粗估她的年紀在35到45之間,給我的印象很不錯。很自然地讓我卸下了心防,開始進入了今天的主題。

故事得從2003,我和父母三人一起在上海定居說起: 兩隻小狗分別從03年底和04年終成為我們家的一員。一家5口本該平靜無波地一直在上海生活下去。09年中,母親健康變差,又覺得自已年事已高,和父親兩人若有個3長2短,在大陸未必能得到好的醫療照顧。所以決定回台灣定居。

本想連狗一起帶回台灣。沒想到台灣的檢疫規定超乎尋常的嚴格。大陸被視為狂犬疫區。如果大陸的小動物要來台,得先經過長達半年的隔離。我家人想,平常兩隻狗在家養尊處優慣了。那裏能關在籠子裏半年?不死也去半條命了。經由香港也行不通,也要隔離3個月以上,在香港無親無故,誰幫你照顧呢?偷渡?更別想,一被發現,所有被偷渡的活體,都要被扔在海裏。

所以幾乎一切正常的管道都被切斷了。後來我在上海的老板幫我問到一個不錯的方法:先在上海請人照顧3個月,不用放在籠子裏,取得檢疫證明,再到日本辦手續,人和狗都要去。因為日本不是台灣列名的疫區。由專門的人幫忙,過幾道手續,取得日本的證明(也就是變成日本籍的寵物了),就可以回台灣了。不過代價非常昂貴,光是一隻寵物就要15到20萬台幣的費用,人到日本的費用要另算。家人想想覺得划不來。而我賺得,存的錢也不夠。沒有決定和話語權。

逼不得已,想找親友代養。尼可是人見人愛的臘腸狗,有一拖拉庫的人想養,問題是吉米是一隻黑白雜種狗,又是成年了,一般人意愿不高。家裏最愛狗的人是母親,也只有母親有真正的實權可以決定小狗的命運。因為父親也只聽母親的。母親的要求很高,只想把狗狗給她信任的,會愛狗的人撫養。偏偏她想給的親友,意愿都不強。到要離開上海的前幾天,事情都沒有往媽媽想要的方向走。她竟然心一橫,騙我有親友答應領養了,其實是和親友一起把狗帶到浦東一處農場安樂死。直到我們決定回台灣的前一天,才告訴我真相。

phyllis 提到...

To 匿名:我的天啊!然後呢?要是我的話,我會哭得傷心欲絕並因此而怨恨母親耶!@_@ 你在催眠中有見到狗狗嗎?

匿名 提到...

事後趕到浦東,看著堆起來的黃土,我再怎麼傷心和責備母親。都已經挽不回小狗的生命了。
回到台灣事前不知情的父親沒多責備母親。因他太了解母親寧為玉碎,不為瓦全的個性了,一句話也沒說。

媽媽表面上冷靜,實際上心裏也不好受,一到晚上就失眠,掉眼淚。一失眠媽媽就喝酒來暫時麻痺自己。這樣的情況持續了好幾個月。最近情緒稍為好一點。不過到現在仍然每天要靠安眠藥入睡。恐怕她終身都要為此受良心的譴責。

她跟我說自己真的把錢抓得太緊了。如果她堅持,再多的錢我爸也會答應出的。狗狗走了,她才體會到,再多錢也買不到愛。覺得與其說狗狗需要她的愛,其實是我們需要狗狗的愛更多。

所以我做回溯的目的之一就是想問問狗狗們現在在那裏,過得好不好。也許回去可以帶給母親一點安慰。

我們兩人都坐在躺椅上,女助手坐在我的右手邊,她用一條毛巾蓋在眼上,我想是為了幫助自已更快進入狀況吧。福長先生則坐在我們兩人之間。先唸一段序文,誠心恭請我信仰的神靈,我的守護神出現。沒多久,陳小姐就感應到了一個白髮蒼蒼的長者。身上有白光出現。她形容類似像一般人印象中的孔子,福長先生說:如果您不是我真正的守護靈,請離開。沒多久旁邊有一位女性出現,周圍散發著黃光。她說這個女子的工作是輔佐白髮長者。主要是類似行政方面。至於我閉起眼還是一片漆黑。所以今天的過程就等於是請了兩位靈媒來幫我做溝通的工作。XD

首先我問到:狗狗們有來嗎?陳小姐和福長先生(以下簡稱福先生)異口同聲地回答:只要我想召喚牠們,牠們隨時會來。當陳小姐”看”(以下所稱的看均為感應之略稱。)到牠們,就一直咯咯地笑個不停,她說尼可是個好貼心的狗狗,身上非常地柔軟。吉米則沒那麼平易近人。我想是正常的,生前尼可的個性就是非常善體人意。而吉米則需要一段時間的相處,才會卸下心防。狗狗們告訴她:現在和天人們住在一起。她也看到狗狗們住的地方很美很祥和。因為我知道就算告訴母親狗狗們過的多好。她也不會相信。所以我想拜託牠們能給我母親托夢,親口告訴她現在的狀況,陳小姐轉述狗狗們的反應是困惑:牠們覺得這是沒有必要的。來人間走這一遭是為了讓我們這一家人學到一些東西。現在任務完成了,回到牠們該去的地方。意思是托夢這一動作是多餘的。我不禁失望了。陳小姐說:我母親的困擾必需自已來解決。雖不滿意這樣的結果,我也不好多說些什麼。只有先暫時作罷。

匿名 提到...

謝謝版主這麼快就回應了,我目前先打到這裏,等整理好內容,再PO上後續發展。

phyllis 提到...

To 匿名:感恩,我之前有收到您的信。當時原本想推薦您去找廖云釩老師催眠(我老公後來去上了她的催眠課),她是福長的老師,功力自然更勝一籌。可是她催眠一次收費五千,再加上我也不想被誤會為是在做廣告,所以便一直沒有回信,結果拖久了也就忘了,再此向您致歉。

Debbie 提到...

其實我沒寫信給版主耶,寫信給您的可能是另外一個網友哦。而且我也不知道版主的信箱地址是什麼。我知道網路小白蠻多的,您也曾經不堪其擾過,所以將心比心。除非很必要,不會隨便寫信給部落客啦。日後有保護隱私的需要,再私下請教您。您真的很熱心又善良呢。謝謝啦!
其實要去什麼地方催眠都在個人啦,我也沒有後悔過。看過您的文章也知道其他地方真的很貴。等日後真的行有餘力,再去別的地方學或體驗也不遲,您說是嗎!
我是Debbie tsai,日後就以此名在府上留言囉。

phyllis 提到...

To Debbie:啊!不好意思我誤會了,因為半個月前有一位L小姐寫信給我,她也是去找了福長,但催眠並不成功。我還以為兩位是同一人呢!期待您的後續。

匿名 提到...

接下來福先生拿著我上次填的意見表念出我下一個回溯的目的:我和我父母在前世的關係為何?他輕聲向虛空開口,請出我母親的守護靈。陳小姐又開始咯咯地笑了,這次驚訝地發現這個靈好年幼,是個小女孩。守護靈說我其實是跟著這個小女孩下凡的。我是一個修行很久的天人,是一個很老很老的老年靈。我母親則是一個年輕靈。好像在一個什麼第5界,我對這方面的知識並不充足。不了解這裏的天界和佛教的天界有沒有不同。所以在這方面不多做詢問。

問題是我不是真心想下來,而是這個小女孩(我母親的靈)想下來,而我覺得我有責任陪伴和照顧她,才跟著一起下來。

在先前請狗狗的元靈前來的過程中段,陳小姐發現剛才的長者和旁邊的女子合為一體,而且另外出現了一大團閃耀的金光。她說我來自這團金光的所在。很可惜的是我本來要往更高的修行路去走,卻因為放不下這個小女孩,而使修行的路中斷了。

接下來福先生指示陳小姐往我和母親的另一世去看看,在那一世我是個長輩,我母親是個小孩。我在她的旁邊看著她玩。據陳小姐在旁觀察我和她在那時的互動。
她的感覺是我明知小孩有些事是做錯的,卻也沒有出面糾正,一直保持著淡然和放任的態度。而我的身分也不像那小孩的母親。可能是她的阿姨。

福先生持續向高靈詢問一些我和母親關係的問題,我本來不想問了。福先生說,我應該繼續追究,因為必須找出我和她為什麼命運會連結在一起的原因。我想也有道理,便靜下來聽他們的敘述。

在經過一段時間的抽絲剝繭後,陳小姐有了一個初步的概念:當我還是天人的時候,我在一個花園裏找到一棵小幼苗,出於好玩和憐愛的心理,我把她挖起來帶走了。為了讓她得到成長,我們足足相處了7世,我一直覺得對她有一分教育和照顧的責任,但是很顯然地我的努力效果並不彰。呵呵,對照到現世的經驗,我母親並不是一個容易聽進別人的勸告之人(謎之音: 很多人都是這樣啊,那個人沒有一些根深蒂固的執著呢?)想要人家聽得進自已的忠告,有時得拐個彎,用點技巧才行,這個一向不是我的強項。

而高靈的勸告是放下我自以為是的責任,回歸到自己正常的軌道上。陳小姐笑著轉述高靈的話:妳是不是該把這棵小樹還給我們了?

那我又問:如果我答應把小樹苗還給負責照顧它的園丁,那豈不是代表我要和我的母親分離了?我和她雖然平常不乏小吵小鬧,但感情是非常好的,真要分開,我會很捨不得她。她回答,那倒不是,只要你真心誠意地許願物歸原主,就可以放下自己的負擔了。在現世,她不至於會很快離開妳。她還說我的父親其實是跟著我們一起下來的,他是園丁中的一個。陳小姐說,我應該學習我父親的態度,用包容的心來看待我的母親,


在現世中,我父親也確實扮演一個亦父亦夫的角色,對我母親非常地照顧和包容。
熟悉我家的人,都很羨慕我媽嫁了一個好老公。陳小姐又說道:妳母親的福報真的很大,有這麼多人陪著她照顧她。

匿名 提到...

有一個小插曲要說一下: 當陳小姐說我父親的元靈來的時候,有描述他的衣著,我便想問,他的臉型是什麼樣,圓的還是方的,因她事先並不知道我父親的長相,如果她的說法和我父親的現世長相特徵有相吻合之處,我當然會更信服她所看到的靈體。福先生也重覆我的問話。不過陳小姐始終沒有正面回答我,可能她也看不清楚。或者她覺得我不夠信任她,賭氣不想回答我也說不定。我覺得我的要求並不過分啊,不是我本人進行回溯,我當然想藉由一些蛛絲馬跡來印證,來的高靈到底是不是我身邊的至親。

另外我想找出我的冤親債主,她說我的靈體看起來非常非常的輕,可能好幾世是修行人的緣故吧,幾乎沒什麼冤親債主。這點我在心裏有著強烈的懷疑,天底下那有這麼好的事?即使是高僧,都會有冤親債主,何況每個人至少轉世了幾千幾百回,如果沒業債,那會在人間待了這麼長的時間呢?在美好的表相後面, 一定還有一些問題等著我去挖掘吧。我不覺得自已像個老靈,反而覺得人生中的很多事像是第一次學一樣。非常幼稚。需要更虛心地過日子呢。

她的態度在整體表現上是誠懇,耐性,愉快的。說出來的話也不像是編的。真是在編的故事。我想一定會有點結結巴巴吧,而她說的話從頭到尾都很流暢,自然。就像真有人在跟她對話一樣。原則上這次與高靈的對話,我還是持肯定的態度。至於要不要信它,我想日後我有了真正的催眠回溯經驗,和今日的內容稍加比對,自然真相就會大白。佛家常講不要執著,即使是美好的,正面的東西也是一樣。這些都只是一個過程罷了。我想應該常常以這句話來警惕自已。

另外有一點很耐人尋味,上個月我在留言中提到福先生很不喜歡人家把他的引導過程稱為催眠。當我提到將來我想去學催眠,來幫助我周遭的親友時,福先生讓我問問陳小姐的看法,她有去學過催眠,但從她的反應來看,她認為從催眠課程中,她並沒有學到什麼重要的東西,反而大力推薦我向福先生學東西,她認為向福先生學習,可以有更多的收獲。至於那種收獲是什麼,她半開玩笑的比喻,妳可以看到神佛放光的燦爛的感覺。我的理解是福先生會讓人學到真正的感應。不過這也會有點危險,我在一些佛書上看到一些敘述,佛陀禁止出家弟子展示神通的原因之一在於,怕沒有正信的眾生會著相。自認資質駑鈍的我,不小心走火入魔怎麼辦? 當然她的原意可能不在此,福先生會的東西可能也不只這些。這些聯想只是我的猜測罷了。目前我也沒有財力來學這些形而上的功課。福先生沒有叫我來這裏學什麼,只笑咪咪地問我今天有沒有收獲罷了。我說有呀,這也是難得的體驗嘛,雖然我心裏的謎題還很多,也只有留到未來有機會再去求證了。

Max Lau 提到...

你好!在google找到你的文章,獲益良多!請能否告知F先生的聯繫方法呢?謝謝!

phyllis 提到...

To Max Lau:前面的留言裡就回覆過囉!不過這位F先生後來盜用我這幾篇文章去招攬自己的生意,我很不高興。

張貼留言

歡迎交換意見,惟網路小白橫行,故恕不開放匿名留言,欲留言請先申請 Google 帳號,為自己的發言負起法律責任。若您欲張貼網址,請使用 html 語法,以免本站版型被過長的網址撐開,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