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二, 5月 15, 2007

地球人的死法

早期的地球人,或因天災致死,或因人禍戰死。出海打漁可能溺死,上山打獵可能給野獸咬死。人在家中,吃了不乾不淨的食物容易中毒身亡。體表有個外傷,也容易因細菌感染而迅速致命。早期的地球人,死得乾淨俐落。現代的地球人,醫藥發達,壽命延長,除非意外,否則多半死在醫院。直截了當的死亡不被當今法律和醫護專業人員所允許,死亡於是成了拖泥帶水之事。

科技的進步,使現代的地球人比早期的地球人更無法坦然地面對死亡。總有什麼療法會出現吧。總有什麼新藥會問世吧。因為懷抱著可能活命的希望,絕不接受死亡的心態也就益發地強壯起來。高靈賽斯說「人創造自己的實相」,我們的意識與觀點創造了我們的人生藍圖。既然如此,人自然也創造了自己的「死相」。倘若潛意識無法接受斷然的死亡,那麼離開地球時也只得採取漸進式的死法。

什麼是漸進式的死法?根據許添盛醫師的說法,某些人因為怕死,不敢一下子面對死亡,於是先讓自己的動脈硬化,變成老年痴呆,接著記憶力開始退化,最後將自己的主要人格成份,一點一滴緩慢地搬回老家,而這個過程可能長達數年。有些中風的人則是分個三、五次「搬家」,先是身體半邊不聽使喚,二度中風時已經反應遲頓,三度中風時可能言語不清,四度中風時已經記不起自己是誰,五度中風時才終於離開人世(衛生署九十四年度的統計資料顯示,目前國人的十大死因已經轉變為以慢性病為主,其中每小時就有3.5人死於腦血管疾病、大腦梗塞、急性心肌梗塞、血管動脈粥狀硬化和心臟病,而九十五度十大死因中,更有將近三分之一的死亡人數是死於心血管代謝疾病。)

有些人的身體遭受重創,靈魂早就先行撤退,可是肉體卻被機器維持著,於是成了植物人。有些人則因為放不下或無法面對死亡,靈魂守在肉體旁邊徘徊不去,於是也成了植物人。我有位朋友的母親病危,深陷昏迷狀態長達一個月,家屬悲慟、身心俱疲、無所適從。後來另一位可與靈體溝通的朋友介入勸說,請病患選擇重回身體努力奮戰或者乾脆接受死亡,才使得這場僵持,在病患的靈體選擇回老家之後迅速地結束。

根據許醫師的觀察,「現代人大多選擇昏迷而死」。昏迷而死的人會先進入一個幻境,有些人的幻境可能和臨終場景相仿,有些人可能進入暗無天日的隧道,內心升起害怕的感覺。待肉體被宣告不治,靈體和肉體才正式切斷聯繫,而當時對黑暗隧道的恐懼,只是為了掩蓋靈肉分離的震憾。不過也有些人的死亡過程相當平順,甚至察覺不出自己已死,此時靈界也會派員前來協助亡者接受自己已死的事實。

地球人自殺身亡的比例也不小。有些宗教認為自殺者會下地獄(電影「美夢成真」也是這麼演的),然而新時代思想認為,很多人活在世上卻封閉自己的人生經驗,心中既沒有愛也沒有快樂,這種人和自殺其實沒什麼兩樣。許醫師寫道:「任何這一生沒被面對的問題,依然得在下一生面對,這句話對任何一種死法的人都適用。」換言之,這輩子翹了課、學分沒修完,下輩子就只好返校重修,而且越是逃避,就越是畢不了業,只能不停地回到地球輪迴、學習。

前陣子讀了《地球守護者》一書,作者是位美籍催眠治療師,她意外催眠到一位上輩子是外星人的男性。透過前世回溯,她獲取了許多外星資料。書中提到,地球上其實有許多人是自外星球轉世降生。他們有些是為了協助地球的文明發展,有些是為了提升地球人的心靈意識,有些則是單純被外派來研究地球。這令我聯想起電影「MIB星際戰警>」裡那個監控地球上所有外星人的超大銀幕,銀幕上顯示著許多有錢有勢者和好萊塢名流的即時動態,或許他們能夠如此出類拔萃或令常人匪夷所思,和他們上輩子是外星人有關也說不一定。目前我認為最有可能是外星人的,就屬風靡日本娛樂圈的魔術師「Cyril」啦!

這本書裡還提到,越來越高的青少年自殺率,可能也與轉世到地球、卻無法適應此地文明的外星人有關。地球的文明尚處於相對落後的程度,我們還會彼此欺瞞、競爭、搶奪、殺害…。對於無須使用語言、純然以心靈誠實溝通的外星人而言,在轉世來地球、但年紀輕輕人格尚未成熟之前,會覺得孤單、厭世、格格不入、希望趕快逃回老家,想來也是理所當然的現象。畢竟地球人實在是太壞了,要全然接受這個星球的文明和生活可說是一項大考驗呢。

14 則留言:

KAFKA 提到...

我在此提供我閱讀"地球守護者"後
一些不同的心得
首先是
也許許醫師有他另一套宇宙觀
或從其它星球帶來另一種啟發地球人的方法
所以才告訴人們
「現代人大多選擇昏迷而死」
「任何這一生沒被面對的問題,依然得在
下一生面對,這句話對任何一種死法的
人都適用。」

但在我個人領悟和"地球守護者"一書中
都明白一件事
每個人的一生早就過過了
(這就是為什麼能算命的原因)
人類是一個思想靈性的載具
在這載具被"製造"出來之前
都已先灌入"印記"(我則譯為"軟體")
以便在面對地球人生活型態時不會"格格不入"
這可以做一個簡單的比喻
人類就像一台更精密的肉體電腦人(載具)
在這台載具被製造(生育)出來前
必先經過"印記"(灌入驅動程式與相對應地球
生活方式的軟體程式與前世記憶)
這台載具是"某靈體"自己選擇要使用的
這台載具所要使用的"程式軟體與
前世記憶"(這次人生要用的)已經配置好

只要靈體完成"印記"輸入後,便可以出生
從出生到死亡
就是一個"學分"或稱"一生功課"的完成
這靈體從生到死的過程(或說這人的人生)
在無始無終的宇宙中早就有別的靈體使用過
當下的我們
只是我們自己的靈體選擇在這時空次元宇宙
來上課而已

所以
並沒有"輪迴"
只有"被退學重修"或"這年級的課上完了"
也就是說
任何一個靈體都可以選擇再上同一堂(同一生)
課程
當然也可以再繼續下一堂(下一生or上一生)
課程
課程是依靈體自己的學習需求而選擇的
課程有的是地球西元1000年或1900多年的
某人如"愛因斯坦"或"秦始皇"
也有的是在四次元宇宙的仙女座星系某星球上
的某位"能量導引者"
但無論是哪一種"人類or外星人"都會死亡
而"死亡"只是完成或結束或放棄一堂課而已

所以
並無輪迴
只有無止盡的學習(要說這叫輪迴也可啦)

而許醫師所指的現代人大多選擇昏迷而死
只能說是當前這一個地球時代的"流行"死法
至於一生沒被面對的問題依然得在下一生面對
則只能說這一生的課若是沒上完
這靈體還是會選擇在下一次(或某一生)上完


我很渴望會看我和phyllis的blogger
都能有閱讀這本"能協助人類加入宇宙成員"
的奇書"地球守護者"的機會

地球人的重大改變時機已到
期待各位能一起參與

606 提到...

我的看法在此

死與活都只是過程,好死壞死,好活壞活
都有其用意

就像駭客任務所講的一樣
重要的是你的選擇

地球人,本來就是宇宙之人啊

phyllis 提到...

to kafka:

其實現代人幾乎全部死在醫院裡。法定的急救程序就是會讓我們在昏迷中死亡,因此我覺得嚴格說起來,是我們「集體」選擇了在醫院裡昏迷而死。就像儘管老人家多半想死在家裡,但除非堅持,否則最後還是會在醫院裡往生,因為家屬重視的是病患壽命的延長,而非病患的尊嚴與心情。

我一直很懊悔讓媽媽死在加護病房裡。溫度那麼低,家屬又不許在一旁陪伴,媽媽簡直是在孤零零地情況下一個人失去意識的。待醫護人員通知房門外的我們可以進去陪伴時,媽媽已經沒辦法做任何交待了。媽媽的求生意志很強,所以我明白即便到最後一刻,她都會選擇強烈的急救方式來讓自己活下去,只是將家屬隔離在外的加護病房,真的也阻隔了我陪伴她的最後機會。

在醫院冷冰冰的加護病房裡孤孤單單地躺著,死後立即被陌生的護士扒個精光擦澡。除了為亡者穿鞋這小部份家屬勉強能插得上手之外,其餘一切公事公辦。待被陌生的殯喪業者送去助念室後,家屬才能接手助念。我真的不想這樣死,我對媽媽所做的事,我自己一點都不想經歷。可是這幾乎已經是現代地球人死亡的標準流程了。寫到這裡我就忍不住想哭。

如果我可以選擇,我希望我可以斷然地死亡,最好是靈魂直接彈出體外的那種。我不想得阿茲海默症、也不想得帕金森症或癌症。這種漸進式的死法不僅折磨家人、也折磨自己。有時候我會想,「求生意志」到底該用在什麼階段、堅持到什麼階段?撐什麼時候,病患才會知道「夠了、到此為止就好」?這麼一想,我覺得人還是好好修行比較好,那些高超的修行者不是都能預知自己的死期,然後優雅從容地離世嗎?

你以載具來比喻人體,其實一點都沒錯。一般人誤以為是先有肉體才有靈魂來寄居,其實是靈魂永生,為了學習才選擇肉體來降生的。

人體=電腦主機(高級的電腦帶你上天堂,低階的電腦讓你住病房)
天賦=開機系統(開機系統的等級不到,有些軟體就是沒辦法安裝)
印記=套裝軟體(這輩子想體驗哪種人生,生前就先將軟體挑好,有點像package tour)
靈魂=軟體使用者(電腦裡只裝了Photoshop,這是先天的限制,但甲就是可以畫得比乙好)

為了學習,靈體在降生前選好了套裝軟體(即課程),安裝到主機裡,待降生後展開為期一生的學習過程。因此家庭背景和父母手足是自己挑的(自己挑選的學校、自己設定的軟體),沒得抱怨。而算命是在算前三者,因為經由製造日期(出生日期),可以判斷出機體型號、運算速度、容量大小,以及可預期的使用模式(因為主機就只安裝了Photoshop,不可能蹦出Ilustrator來)。

不過在這堂課(今生)裡被限定只能使用Photoshop的學員(命),還是可以運用手中相同的軟體,畫出不同的作品,這就是「運」了。因此大框架下的命是八九不離十,但框框裡的運是可以任君揮灑的。所以算命可以很準確,但是如果自己心念一改,運跟著改,算命就不可能完全準確了。以上是我的理解。

佛教講「輪迴」,這使人聯想到「因緣」、「業障」、「報應」。新時代思想讓人如釋重負,是因為它沒有輪迴的概念,一切都是靈魂為了學習,而自行挑選體驗課程的。如果課程結束後(死亡並回到靈界)覺得學得不夠好,可以選擇再上一次。這不是報應,只是該學的沒學透,靈魂自發性的重修或選擇延畢,而不是被動地受罰。我認為佛教談的和新時代思想一樣,只是因為誕生的時空背景不同,詮釋的方式有所不同罷了。

To bob:

bob我重貼了你的留言,因為你留的URL太長,把版型撐壞啦。

Matrix是經典啊。平平在談「選擇」,「猜火車」就處理得超級墮落。

jacqueline 提到...

我比較想知道靈魂打哪來的?
靈魂的數量是一個總數還是會無上限的增加?
靈魂的生成和消散又是如何的?(如果有增減這回事的話)

606 提到...

KAFKA的部分想法,跟我的想法有些類似
我的架構是:靈是生命力,只要有生命會活動,就是靈。一個人身上不只有一個靈,而是集合億萬的靈讓身體活動。一個活的單一細胞,就是一個靈。

但是人類因為集合成這個身體,因此靈能透過大腦產生魂,而魂就是意識、記憶與自我等力量。

如果用電腦比喻的話,靈是驅動電腦運作的電力,這個電力是來自未知的力量。身體就是一部電腦,CPU+RAM+硬碟=大腦,一個管運作的能力,一個管運作的空間,一個管運作出來的結果存取。而POWER就是心臟,將靈力轉換成驅動電腦運作的力量。

如果以整個宇宙來看,靈能散佈在每一個空間,只是有一些會集合成細胞,有一些只是待在哪邊沒有發展。我們身為人,就是有幸剛好在宇宙的某一個小角落所集合起來的靈,慢慢衍生出越來越大的聚合體,然後待在可以生存的地球。

至於死在哪邊?如何死法,也不用把死看得過於制式,哪一種算好?哪一種算壞?其實也不過是因果業報的展現而已

KAFKA 提到...

只能說
這是媽媽的選擇
因為要進行"急救"
就是會"不人道"
醫院採取與家屬隔離的方式
就是不希望家屬在目睹急救過程時
會因不忍心而影響"病人自己決定的急救"

卻因此
不能在最後一刻
讓媽媽安詳的
有妳和弟弟的陪伴

我媽媽當時是由我和我哥哥姐姐一同決定
不要急救
也許是因為我的兄姐尊重我和我媽媽都是
佛教徒
瞭解我和我媽媽都能接受

是時間到了就應該離開人間不必留戀
所以
我媽媽是在我和我哥和我外甥女陪伴中
慢慢安詳離開的
(因為我媽媽原本在2000年4月4日晚上拔管)
(但我媽媽硬是撐到4月5日上午才願意離開)
(所以在我媽媽硬撐的這段時間中,我爸和)
(我大嫂二姐三姐都沒能在她嚥下最後一口氣)
(的時候陪在身邊而讓這三個女人跪爬到床邊)

能不能讓長輩安詳的離開人間
自己能不能陪伴身旁渡過最後分秒
其實不是我們能選擇的
(我大嫂二姐三姐怎麼忍心不陪呢)
(我和我大哥是先回家休息才換她們回家的)

所以我要說的只是
如果有任何選擇離開人間的時間的權利
我想
應該只有要離開的人才有權選擇吧

其實
在我媽媽被醫生確定已無法幫助之後
我們家人也曾想帶我媽媽回家
但我一想到萬一在這過程中媽媽走了
豈不是更大的遺憾
所以就跟院方說
我們決定在醫院陪媽媽走到最後一刻

也就是
院方並非一定要以不人道的方式讓病人
和病人家屬接受如此的痛苦分離
只是
應該是院方沒有說清楚
(我也不敢違逆媽媽的決定)
任何只要在最後採取"急救"措失
就很有可能會發生
病人與家屬會來不及見彼此最後一面的遺憾

前幾天母親節當天
我們一起去錢吟吃午餐
那天
我看到好多平常很少來的"媽媽"來吃小火鍋
就讓我想起
我最後一次幫我媽媽過母親節
也是在錢吟小火鍋一起渡過的

我不敢在當時跟妳說
是擔心我們都會在那裡哭出來
人生不就是如此嗎

該走的時候就會走
我們只要能求得一生清清白白
自在灑脫就好了

Thomas 提到...

Hi Phyllis:

看到你的文章讓我感受很深,也想到自己父親過世情景,還好他並沒有受太多的苦痛,只是在看他被急救時,心裡的慌亂至今真的很難形容。讓我自己選擇的話,也希望能夠好死,不要歹活!還好這個地球不是只有一種死法,所謂現代人的文明死法,到未開發的落後國家大概不適用。有些故事也寫到有種人知道自己快死了,結果遠離所有親人,去尋找喜歡的死法。

我們都痛哭的生下來,為什麼不選個可以望著天開心地死法呢?偶而會想,我們是不是也在這人生過程中,慢慢學習體會如何去死。是的!要怎麼死確實是門大學問呀。哈

令外對妳跟 kafka 的觀點挺能接受,也分享一個自己某次的異想。之前有想過這是一個多重宇宙的結構世界,就像李連杰那部【救世主】所講的那樣,而我們的出生跟死亡就像轉跳到別的宇宙一樣,更讓我想到所謂神明的存在好像也有多重宇宙同生的假想。常聽到某某某說他們那邊的神明多厲害,可是卻發現好多地方的神明都有重複現象。那麼是不是他們的神明都是同一個,只是也都存在不同的次元宇宙,所以才會有那麼多分壇,卻不會累壞這些神明。還有佛經講到的許多故事,有些都難以想像他們的時空在哪,甚至有好幾個轉世。這讓我想到是否他們只是在不同宇宙切換而已,當然在同一個宇宙是有可能的,只是人類的歷史有太多斷簡殘篇,以宇宙切換的方式還比較好解釋。

這些想法的存在,也難怪會讓我一再地覺得【駭客任務】是十分經典的一部電影,因為他正好又是一種解釋宇宙觀及生死觀的方式。而讀著中國真人【莊子】又是另外一套。不禁已經讓我要認真看待這些理論的正確性了。 : )

KAFKA1967 提到...

to jacqueline:

看見您這大哉問
讓我忍不住想提出我的淺見

從佛教觀點與目前我所閱讀靈學叢書中
我得到一個共同的解答
A:靈魂來自無始無終
(也可說無來亦無無來)
Q:至於靈魂的量是一個總數或無上限增加呢
A:佛說恆河沙數不可思議數
newage得到或目前從外星世界得到的答案是
依靈能層次不同所能得知的答案也不同
(反覆對照以上二段可以發現答案相同)
Q:最後是靈魂的生成或消散
A:這與您的第一個問題其實是同一個答案
靈魂無始無終自然也就無增無減
但若要跳脫佛學觀點來看
也可以看做在某一次元宇宙或星球的消散
會在某一次元宇宙或星球增生
但在消散與增生過程中其總數究竟是固定
還是遞減則又回到第二個您問的第二問題了
因此
您是否發現
會不會您在這裡所想探討的問題很可能是
同一個
至於要怎麼找到這三個其實是同一問題的解答
我想
應該就是您要開始的靈修課程第一課

不好意思我多事的留言
純粹是因為您所提的是人類的大哉問
讓我很想說說我的看法提供您參考

Nana 提到...

你們好!
有關靈魂的學習,為甚麼他們要在地球以這個肉身載體,作為學習的工具?為甚麼不可以在靈界學習?依個人的閱讀和經歷所知,靈魂在「其他空間」也會學習的。究竟在地球的學習有甚麼意義?是否必定要在地球這「空間」才成事?

Mon-Shan 提到...

很有意思。你們夫妻倆人看書都深入,大量閱覽書籍的結果,也讓論點都很有意思。
我其實也在整合這些資訊當中,
長久以來我有佛教信仰,但總有些困惑之觸,
基本上我認為很多宗教的理念,和地球守護者的書籍,都不悖哩,只是詮釋的字眼不同。
輪迴也許代表靈魂不停一次又一次的學習。
只不過,因為歷史背景關係,不免有比較駭人的形容,這是我自己的詮釋與認知。
另外,有關於彌留與離世的過程。我在哥哥的離世過程間以及之後,倒是有些完整的體驗。
也許因為哥年紀輕,心中多少已有定數,走的很快,感覺上不怕死亡,也沒太多執著與牽扯,中間過程似乎也和在世的人有所感應。
因此,從中我學到很多有關生死的事情。
朋友和我們幫哥舉辦的也非傳統的葬禮,而是在福華會館辦他人生的畢業典禮。
典禮都是紫色系,汽球和熊寶寶,沒有哀傷氣氛,僅留下懷念與愛。如此作法,也是我感覺哥要我如此做。並非出自我自己本意。
有空有緣分在繼續多聊。

phyllis 提到...

To Thomas:

>所謂現代人的文明死法,到未開發的落後國家大概不適用。

也對。

>有些故事也寫到有種人知道自己快死了,結果遠離所有親人,去尋找喜歡的死法。

我怎麼記得有些狗狗也是這樣?!

>我們都痛哭的生下來,為什麼不選個可以望著天開心地死法呢?

因為大家都被教育成「不能見死不救」啊!所以大家好像都變成,管你想不想活,先救再說。大家不也多數譴責自殺的行為嗎?為什麼肉體的生命會被放大到如此崇高的地位呢?能藉由肉身在人間學習固然是好事,但是不想學了、想先輟學離校,應該也是自由選項吧!這麼說不是要鼓吹大家自殺,而是希望一些人能接受,這也是一種選項罷了。反正這一切都只是學習的過程啊。

關於宇宙與神明的問題,或許可以參考呂應鐘教授寫的兩本有趣的書:「大世紀:佛經宇宙人紀事」和「心經宇宙生命學:現代宇宙論與生死學考察」,他的作品大都很妙,曾經身為癌症病患的他也寫過「我的腫瘤不見了」等好幾本病友經驗談。

「駭客任務」是經典中的經典啊!!

To jacqueline:

妳的問題太難回答了,不過卡夫卡先生既已回答他的見解,我就先偷懶了,呵呵。

To Nana:

我想地球只是偌大宇宙裡的教室之一,而最適合在地球上學習的載體是人類的身體。換句話說,如果靈魂選擇到仙女座的阿不拉星(我亂寫的)去學習,它可能得長得像顆洋葱,而且不需要陽光空氣水。

靈魂當然也能在靈界學習,但靈界有分有許多層次,用佛經的話來說應該就是在XX天,例如初禪天、忉利天、非想非非想天…諸如此類。依靈魂的修行層次,當然也有能力分班吧!呵呵。

我想地球就只是眾多選項之一,宇宙之大,大家(程度差不多的學員)會在同一時段選修了地球的課程,也算是相當有緣啦。所以大家不應該彼此傷害才對啊!

To Mon-Shan:

我也皈依了聖嚴法師,不過我傾向把新時代思想、佛經、奇蹟課程和外星訊息整合起來。

>也許因為哥年紀輕,心中多少已有定數,走的很快,感覺上不怕死亡,也沒太多執著與牽扯,中間過程似乎也和在世的人有所感應。

我想是的,如果再加上妻女啥的,恐怕會很難放下。我堅持不生小孩也是基於這樣的原因,我就是不想讓自己有太多的執著和牽扯。不過這種事若要一一去跟人解釋會很累,於是只能簡單的敷衍以一句「沒錢養」或者「我討厭小孩」,呵呵。

phyllis 提到...

To Thomas:

我想補充一下。

依「靈魂都是自主性地選修了地球的課程,並藉由肉身降生到地球學習」的想法,或許就可以解釋「時間並不存在」,以及「過去、現在、未來」都同時發生的觀念了。

以前述package tour的概念而言,可能某甲選擇到地球體驗古羅馬的哲學家生活、某乙選擇到地球體驗明朝宮廷太監的生活、某丙選擇到地球體驗在現代的台灣夜市裡當一個賣雞排的小販…。
對靈魂而言,時間沒有意義,我們經驗到的時間,只是我們選修的課程中的預設時間,而每一個package tour因為時空背景的關係,都涵蓋了當時人類的宇宙觀。換言之,選修的課程不同,經驗到的宇宙和人生場景就不同。

frances 提到...

同人:

你好!
你的留言讓我特地把phyllis這句
"畢竟地球人實在是太壞了,要全然接受這個星球的文明和生活可說是一項大考驗呢。"來回看了好幾回
怎麼看都不覺得phyllis是在批判.
我倒認為她是在陳述一項事實
而陳述事實和批判應該還有一段遙遠的距離吧

我也因此就"批判"這詞思考了一會兒
跟你交換一下個人意見
沒有什麼是與非 對與錯的問題
純粹是表達個人想法

我認為
批判往往帶有挺強烈的負面情緒
但它不必然都具有如你提及的看輕或貶抑的性質,倒不如說是分別心
很明確及明顯的"你" "我"之分

但我也不認為批判就全然是壞 是不對
要視當事者的動機而定
批判也可以是建設性或破壞性的
前者通常出於善意,希望或期待成長與改善
後者則易流於具傷害性的謾罵

"以新時代的語言來說:沒有壞就沒有好,沒有是就沒有非;如果沒有不是你的,你就不會是你。"
你說的是二元性的觀念
沒錯,我們來到這裡正是為了在這二元的物質世界體驗和學習,
就如phyllis將她的體驗與大家分享
我們也從彼此的留言中學習

我知道你是因為那個"壞"字,
因此認為"具有是非價值批判的意味"
可是.. 可不可以不要太嚴格:)
不要太拘泥在文字裡
用愉快輕鬆的心情來看phyllis的那句話
你會知道那不是批判啦
不是所有用到好/壞 貧/富相對性文字的
都是批判

我相信我們每個人,不論說話或寫文章
都難免會用到壞或壞人這個詞
但它通常只是我們用來形容的方式
不是有看輕他人的意味 對不對
p.s當我們在批判"批判"時,不自己也陷入了批判嗎 所以,沒那麼嚴重啦
開心生活最重要:)

frances 提到...

同人:

你好!
被連結到你的部落格"繼續閱讀"
看完後… 頭好痛!
可能是好些想法在瞬間同時冒上來
1.如果你希望讀者到你的部落格瀏覽文章
你盡可以直接留言說明 或是在完整留言後
寫上你的部落格地址 沒關係的
我想 版主應該不會在意吧(會嗎 Phyllis?)
不必用這種小迂迴的方式 感覺怪怪 不太直接
而且,你的"同人"兩字已直接連到你的部落格了.
或許是我個人覺得 愛讀newage書籍的人
喜歡向內看 行事可以不太受小我的影響
這話絕對沒看低或鄙視不看newage書籍的人的意思 請不要入我罪名
我覺得一個人不管向哪裡看
能活得開心 快樂 是最重要的
我非常清楚每個人都走在他應有的道路上
每個人都有他的選擇

所以 請不要再說這是主觀的價值判斷之類的話
這樣 會活得很累
就我瞭解的newage思想 鼓勵人們創造與表達是其一
如果phyllis陳述對生活在地球的感覺 與我昨日的意見表達並沒有傷害到任何人的話
我和她真的不必背負你所謂的"批判""以自己高尚,他人低下的角度看事情"的擔子吧

2. 我瞭解你對批判的看法了
誠如我之前所說 我是純粹表達 不是有是非對錯的問題
我們的看法有出入 也可能我們對字彙的定義都有差距
所以 我也不再多說我進一步的觀點了

3.令我困擾的是 你很強調不要批判
但為什麼我覺得我和phyllis正是被你引經據典的批判呢

4.請用你所學的光的課程 將大家放在光裡
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