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三, 1月 17, 2007

相原一雅的大師朋友

相原一雅在東京經營傢俱店、咖啡館、酒吧和融合藝廊與日本料理的餐廳。以餐飲為主,總共開了「Organic Cafe」(中譯版推出時,此店已因都市更新計劃而暫時歇業)等四家店。他也和爵士樂評家三澤隆宏合作經營西裝品牌並召開現場演奏會。在日本書商暨作家松浦彌太郎的企劃下,相原先生藉由「設計x咖啡」一書,回顧了自己由傢俱商轉型為餐飲業者的歷程,以及過往加入日本帆船代表隊的經驗對自己人生所造成的種種影響。

中原慎一郎一樣,相原一雅在開設咖啡館之前,也是以尋覓二十世紀中葉西洋骨董傢俱再轉手出售的採購與店鋪經營工作,做為主要的收入來源,對於現代傢俱與現代設計史的熟悉度自然不在話下。書中提到他追尋韋伯(Kem Weber)的經典作品-航空椅(Airline Chair)最後終於到手的過程,以及前往世界各地知名收藏家的倉庫裡挖寶的故事。其中最令我驚訝的,是他和丹麥知名建築師和傢俱設計師維諾潘頓(Verner Panton)竟然也有所往來。

上個月我才懷抱著滿腔熱血去台中參觀了潘頓的傢俱展,回家後寫參觀心得文時,還提到「其實Fantastic Plastic Machine(田中知之)的Luxury專輯封面,就是取材自Verner Panton的fabric作品。」今天讀完「設計x咖啡」一書後,才明白田中桑之所有擁有那樣一張專輯封面的淵源始末。

話說擔任傢俱採購商的相原一雅,經由英文能力非常好的妻子的安排,在位於德國、瑞士交界處的潘頓家中初次與大師會面。潘頓的家就在舉世聞名的Vitra設計博物館附近。在造訪之前,相原先是去Vitra將潘頓展品目錄的第一版所有庫存買下,再拿去給他簽名,後來當然是賣得一本也不剩。當時,想加印目錄的潘頓,還是由相原的老婆穿針引線,才得以用便宜的價格在新加坡印製了第二版的目錄呢!之後相原受到咖啡店內常客田中知之的委託,請潘頓為FPM(Fantastic Plastic Machine)設計第一張專輯的封面。「我想這大概是潘頓的最後一項工作吧。」相原說,「還好當初我有去拜託他。」

多年前我見到這張專輯封面時,還以為田中知之是直接取材潘頓早年的圖樣作品咧,因為不管是風格或配色簡直是一模一樣啊。直到書中提及:「儘管是直接使用以前的模式,不過在印刷方面,卻全是根據DIC(印刷特色的種類)來選擇顏色。由於希望呈現出復古的色調,所以想到運用DIC讓他直接重現。就我個人看來,這一項工作是經過相當深思熟慮的。」我才曉得,喔,原來這是以既有風格為基礎再重製的一張封面呢!

相原在書中還提到,「當時的潘頓運氣真的很背。他是個異議份子、改革者,好像還牽扯進各設計師之間的紛爭中。因為這樣,他從丹麥搬到了瑞士。一直到七零年代,潘頓可說是設計界的泰斗,而且是幻覺風設計者中的第一把交椅,只是後來隨著時代而沈寂下去了。不過大概在我們拜訪他的兩年後,他再次引起世界矚目,尤其是在英國等地,其盛況熱烈到甚至在康蘭(Conran)爵士的美術館舉行展示會。只是在決定舉辦展示會後沒多久,他就與世長辭了。潘頓在這樣的時刻結束了一生,真的令人相當扼腕!他辭世後,其回顧展於世界各地舉行。」在台中參觀了潘頓的回顧展後,又有幸在這本書裡讀到關於大師尚健在時的小軼聞,竟有種淡淡的幸福感呢。

2 則留言:

阿羚 提到...

你閱讀速度好快喔
是不是一天就可以把類似這本書的頁數看完呢?
有時候我會幻想若能夠不用上班做些有的沒的
成天就泡在書堆裡面閱讀
讓自己不停的神遊
好像也不錯....
昨天又熬夜把"與狼共存"那本書看完了
中文書名取為這個固然可以吸引人
但其實主要是在講述一個猶太小女孩自己從比利時前往俄國再繞到羅馬尼亞等把歐洲繞一大圈的可怕紀實...真的好佩服Misha Defonseca

phyllis 提到...

應該說是三小時就看完啦
所以一直買書呢
就算是之前有在上班時
也是以一週至少2-3本的速度在讀呢

張貼留言

歡迎交換意見,惟網路小白橫行,故恕不開放匿名留言,欲留言請先申請 Google 帳號,為自己的發言負起法律責任。若您欲張貼網址,請使用 html 語法,以免本站版型被過長的網址撐開,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