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四, 1月 11, 2007

強勢的「弱勢者」

嗯,我要說一件事。一件不曉得其他人是不是也會遇到的事。有時候我覺得可能是因為我比較倒楣所以會遇到,而其他人應該從來不曾有過這種經驗。又或者,可能是因為我看起來比較好欺負,所以原本不會如此對別人的人,卻因為這樣的緣故而讓我變成苦主。又或者,大家其實都曾經遇到,只是懶得說出口也沒放在心上,偏偏在下的心眼較小,容易對這種芝麻綠豆大的事情耿耿於懷,甚至願意花上一小時把它變成文字。

其實,我要說的就是,「我被弱勢者欺負過好幾次!」這裡所謂的弱勢者,指的不是我這種「提款卡可支配現金相對弱勢者」,而是一般社會大眾認知中的肢障人士。肢障人士之所以肢障,可能是由於先天殘疾、意外事故、職業傷害、疾病截肢,或者很歹命的被瘋子砍到。不過很顯然,除了多年前曾有位因為幼時罹患小兒麻痺症而必須拄著拐杖走路的肢障主管,我的週遭不曾出現任何因為上述緣故而肢障的朋友,因此這輩子的我還不曾是造成他人肢障的直接或者間接原因,正因為這樣,我十分懷疑自己老是遇到會欺負人的肢障人士到底是基於什麼樣的因緣?

我第一次被肢障人士修理,是在夜市裡的小吃店。那天晚上得加班,七點多,我手裡捏著六十塊錢和有相同命運的同事一起到臨近的夜市覓食,而地板油膩、價格便宜的黑白切麵店是我們的目的地。我們挑了最角落的位置坐下,一面向老闆點好財力許可範圍內的麵和小菜,一面抬槓。此時,一個椅座背後掛滿抹布、面紙、牙刷、原子筆等毫不吸引人的日常用品的肢障者,「開」著電動輪椅進到店內。由於沿桌兜售卻被食客們一一拒絕,他最後終於停在我們那張桌子旁邊。

「先生小姐你們要不要買抹布面紙?」呃,老實說麵店的桌子不用我抹、桌上也擺了廉價的桃紅色餐巾紙,我們短時間內完全用不上這些產品,於是便搖了搖頭。「那你們要不要買牙刷?」說著,這位肢障老兄便將一束約莫半打數量的牙刷拿出來展示。我們又搖搖頭,誰會想在回去加班的路上很蠢地握著大把牙刷啊?上班族外出用餐只會帶錢包和手機啊。在這家小吃店毫無斬獲的肢障者似乎有些不爽了,基於某種深不可測的理由,他選擇背對小吃店大門等著吃麵的我做為推銷對象,「那妳要不要買原子筆?」我看了看,第三度搖頭。

「為什麼?」這位肢障老兄竟然擺臉色反問我為什麼不買!在我搖著頭拒絕的同時,腦海裡也浮現出四個問題。一,為什麼你們老要兜售這些雞肋商品?難道你們不明白消費者可能是基於同情而買,而非實際上需要,買回去有時反而還會造成困擾?再者,消費者難道就該因為自己懷有同情心,而活該去承受高於一般賣場售價的定價嗎?第三,難道就因為消費者基於同情心不去追究品質不佳的商品,你們就不必負擔賣方的責任嗎?第四,店家難道不是基於同樣的同情心,包容你們隨意地進到自己的店裡打擾客人嗎?

「我沒錢耶!」說真的,被這麼不禮貌的反問我有點愕然,而實際情況也是我身上真的只有六十塊錢,於是我便簡單扼要地回應,況且,我想我也沒有必要向他解釋我只有帶六十塊錢出門,以及辦公室的抽屜裡還有數不清的原子筆吧。「沒錢?」這位肢障老兄用嘲諷的語氣地對我說:「那妳怎麼有錢吃飯?」說完,便「開」著輪椅調頭就走,一路上還不停地碎碎唸。對此,身邊的同事們只是沈默以對。

有時我會想,這些以推銷為目的在小吃店裡穿梭的肢障者,當然也期待社會大眾以平常心對待或者彼此尊重吧?那麼他們是否也該把自己當做平常人,拿出賣家應有的態度、以平常心來對待消費者呢?甚至在批貨做小生意之前,是否也該像一般店家一樣花點腦筋想想:什麼樣的時間在什麼樣的地點販售什麼樣的物品是最有利潤的?如果完全不去思考,拿出爛商品推銷就頑強地認定消費者非買單不可,豈不是和勒索沒兩樣?再者,政府若能夠推出某些不二價的地方特色小物,以這些領有手冊的肢障人士做為限定銷售通路,並為他們設定適當的停駐地點,或許就能改善這種怪現狀也不一定。總之,那回我真是被突如其來的狀況搞得心情很差,而且不禁感慨自己究竟是招誰惹誰了!

最近的一次惱人經驗,則是前天搭捷運時遇到的。話說下班時間人潮洶湧,我因故搭上最後一節車廂。進入擁擠的車廂時,裡頭已經有位乘坐輪椅的女學生和一對推著嬰兒車的年輕夫妻,大家只能圍著佔去大量空間的他們緊貼著站立。到了下一站,又有位歐巴桑在戴著白手套的站務人員指引下,推著輪椅進入車廂,為了挪出空間給她,大家很費力地往四周後退,我也跟著退到不良於行的女學生前面,頂著她的輪椅腳靠站立。歐巴桑的輪椅頗大,在空間有限的情形下,我的大腿被迫挨著她的扶手。只是列車才一起動,歐巴桑便毫不客氣地用可能因為長期推動輪椅而變得非常有力氣的左手一把將我推開,還一邊說道:「妳不要碰到我。」

被人推了大腿一把,後面又是另一輛輪椅,我差點重心不穩。我覺得即使是肢障人士,也不能仗著自己「弱勢」就以這種態度待人,何況還動手。基於過去老是被弱勢者欺伍,決定硬起來的我於是告訴她:「如果不是人這麼多這麼擠,難道我會故意貼著妳站?妳不能這樣就推別人吧?」歐巴桑聽了我的話,脫下原本將整張臉全部遮掩住的養樂多媽媽帽,惡狠狠地以四十五度角的毒辣眼神直瞪著我看,一瞪就瞪了三站之久。在那段時間內,車廂內的空氣彷彿凝結,所有的乘客似乎都當做自己不在現場,我覺得我的腦門上方有束巴洛克式的聚光燈射下,背後的攝影機正沈默地獵取這充滿戲劇張力、令人屏息的八分鐘長鏡頭。

如果我年輕十來歲,也許就會再回應那眼神一句「妳瞪什麼瞪啊?」可是這麼一來我就必須冒上兩種風險:一,遇上台灣女性捷運版的「巴士大叔」,然後被一個壓力大神經質滿嘴粗口的前老年期肢障人士痛罵一頓;二,被認為我「欺負弱勢者」的乘客當場數落,或者被其他乘客以鄙夷的眼光靜靜地制裁,而以上兩者我都不樂見,因此我選擇閉嘴,畢竟誰也不願意被扣上「欺負弱勢者」的大帽子。只是,我也不禁思考,當大家默許「弱勢者」公然欺負平常人、「強勢」地佔平常人的便宜,而一般大眾卻因為同情、因為包容、因為怕被扣帽子以致懶得、或者不敢、或者不想提出異議的現象已經成為常態時,社會公義又在哪裡呢?

18 則留言:

KAFKA 提到...

強勢者不會去欺負比他更強勢者
但弱勢者會去欺負比她更弱勢者
看見沒
我用她

還記得多年流行一句話
弱者,妳是名字是女人
(或者剛好相反也不一定)
當時有許多"有力女性"抬頭
大喊憑什麼認定女性是弱勢者

如果我記得沒錯的話
說女人是弱勢者的人正好是女人
而她就叫西蒙波娃
她的情人是沙特
沙特是存在主義者
西蒙波娃是女性主義者
當時她說出這句話時是要告訴女性
妳不是弱者

偏偏事實上就是因為女性才處於弱勢
才會有人大聲疾呼
女人是弱者這現象即便到今天
還是一樣沒變
(也許中國大陸有些不同)
過去再台灣幾乎每個媳婦熬成婆的
都一定要以婆婆之強勢欺負媳婦
縱使到今天台灣社會繁榮女性勢力抬頭

這不過在整個台灣居民中佔芝麻綠豆的比例群

以上扯了這麼多
簡單一句話來講

就是弱勢者選擇比她更弱勢者欺負
我是個看起來就不太友善的男人
我可從沒在捷運遇到敢推我的殘障人士
(講白一點她應該會想不要被我推或踢她就很感激了)
尚未進化到真正高度文明的地球人
強凌弱依然會是常態
所以
沒有比較倒楣或沒有哪些因緣造就
只要妳顯得很弱勢
那麼當弱勢一段時間的弱勢者
就很可能會選擇妳當"出氣筒"

話說當我還只有十九歲時
有一天晚上騎車從南陽街轉到館前路
因天雨路滑不小心在紅燈前跌倒
而好巧不巧剛好一輛計程車就從後面撞上
我的頭差點就被這台計程車壓爛
我本以為計程車司機會跑出來看我有沒有受傷
哪知他出來冒著雨一開口就是三字經
大罵我說想死就滾遠一點去死
不要在這裡裝死讓他開不走
........................
這是將近二十年的事了
不過我相信
如果今天我又騎機車跌在那裡又遇上計程車
我肯定在司機還沒開口前就說
"幹X娘這是三小路"
"你最好不要走,我現在就要報警"
然後我知道
不管那司機是不是彪形大漢是不是黑道背景
他一定會待在那裡等警察來
就算當時還下著大雨

這就是人類世界
強凌弱
妳沒有錯
妳只是被弱勢者"看雖小"
就醬

匿名 提到...

你的這篇文章我心有戚戚焉
因為我上星期等巴士時
也是遇到有殘障人士前來兜售商品
前面的人都搖頭不買 此老兄就問我們
我說不買 我朋友很好心的買了ㄧ包自動鉛筆100元~

我那時候心想 這各老兄不知道在這裡賣這些東西根本不會有人要買嗎?
可能是大家都是出於同情心購買的吧~
我相信我的朋友家裡ㄧ定有很多的自動鉛筆了
可是他還是願意買這東西

因為他很有愛心~


我因為剛好身上沒有多餘的錢可以買 只剩搭巴士的錢了
我本身也用不到自動鉛筆 送人的話 又顯得寒酸(
這自動鉛筆看起來也不是很好品質 天太黑了 看不清楚的~)

買這東西可以做什麼用呢 又是資源浪費
直接拿錢給人家 不拿東西 會不會被懷疑說我們有歧視?
我們怎麼知道此老兄是不是被黑道控制賺錢的呢?
.............
有太多的可能性了,

可是不買的話 此老兄跟我朋友和我 ㄧ定會僵在那裡


所以呢
到底遇到這種情況的時候要怎麼反應才不會傷到人家的幼小心靈呢~
我不希望傷害到別人 可我也不願意我自己傷害我自己啊~
kk

匿名 提到...

呃 你根本是想太多了啊~

夜市?兩人推車組賣鉛筆衛生紙這種的之前新聞就報導過,幾乎都是集團控制,每天下午箱型車準時載到責任區"上班",所以拒絕這種推銷完全不需要動到一分的良心思考成本啊~

另外捷運上的這位老婦,有可能她真的是自卑造成的自大,長久下來累積的強大防衛心,也有可能,她的苦衷是列車開動時怕被人撞到而滑開之類的。

總之,這種事實在不值得放在大腦中太久啊~

Jeremy.

phyllis 提到...

>>我本身也用不到自動鉛筆 送人的話 又顯得寒酸(這自動鉛筆看起來也不是很好品質 天太黑了 看不清楚的~)

買這東西可以做什麼用呢 又是資源浪費
直接拿錢給人家 不拿東西 會不會被懷疑說我們有歧視?<<

你說的一點都沒錯!有時我都想直接「捐錢」好了,我要那麼爛的東西幹嘛?可是不把東西帶走,確實會怕人家誤會我們歧視,可是既然買下了丟掉也是浪費(因為這些東西的定價普遍高於一般售價),留下來又一輩子都不會去用。

像我家裡就有我老公用愛心買來的中國結鳳梨吊飾、塑膠串珠念手環、羽毛原子筆...等等醜不拉幾的小東西,看了礙眼,又不知該如何處置,實在是很煩惱呢!

to Jeremy:

我就是一個想太多的人啊!不然那來這些題材寫觀察文和抱怨文?哈哈!

>>幾乎都是集團控制,每天下午箱型車準時載到責任區"上班"<<

好吧,受教了!但那些集團也拜託批點新玩意來賣嘛!怎麼說都是做生意,總要在乎消費者的需求吧!嗚.....

>>另外捷運上的這位老婦,有可能她真的是自卑造成的自大,長久下來累積的強大防衛心,也有可能,她的苦衷是列車開動時怕被人撞到而滑開之類的。<<

車廂裡的人擠得像插秧一樣哩!她能有空間餘裕滑得開,我就不用挨著她站啦!哎...

匿名 提到...

>>我本身也用不到自動鉛筆 送人的話 又顯得寒酸(這自動鉛筆看起來也不是很好品質 天太黑了 看不清楚的~)

自己曾經因此留下五十元零錢,跟對方說:我們結個緣,但東西我用不上ㄝ,所以謝謝你。
這樣的方式有點阿Q,有時也擔心會傷到對方的自尊。

Cry Wolf 提到...

若干年前,我在做一個肢障才子歌手的深度專訪時,他一度腦羞成怒對我破口大罵。

我還記得,當時青澀的我不過只是問了一個問題:「你覺得人生的意義是什麼?」
他突然當場斃面,對我吼腳:「你問這什麼問題?那你的人生意義是什麼?你憑什麼問我這個問題?你XXOOXX的...」

當下,在那家唱片公司裡,整個氣氛陷入膠凝,我自然是尷尬不已,抱著滿肚子怨氣回公司...(當時的我我應該是氣得半死吧)

多年過去後,這段回憶告訴我什麼?
坦白說,什麼都沒有。

現在的我,覺得人跟人之間就是這樣子,因為有言語 所以人跟人之間產生了更多的隔閡;因為會表達 所以人跟人之間遂起更多摩擦。

我想,如果是今日的我,我約莫會答他:
「嗯,其實我覺得我的人生意義是屁,那你呢?你也是屁?或你要說你的不是屁?你告訴我,我問了一個很屁的問題,但你可以講出不像屁的答案,我突然覺得這個專訪主題變成了一陣屁,如果你覺得難以忍受,我可以隨時結束,我可以帶著我的屁走,你繼續去聞我搞不懂的空氣,再會。」

就這樣,沒什麼意義,這世間產生意氣之爭時,包括我自己在內,大家都是圖一個爽字吧。

肢障並不可怕,可怕的是心裡殘缺吧,而這東西是肉眼見不著的。

但這種病,紙要是人,都會有,這才是最老天爺創造人,最怪的一樁事情。

無怪乎,我越來越覺得《國家地理雜誌》好看了…

突然間,我覺得我這則偏離主題的留言,其實也是個屁了…

Cry Wolf 提到...

呃,拍雪,我打錯了一個字,吼叫,不是吼腳…

Si 提到...

對於我現在如果碰到這種事情
我會用同理心去對治,以弱勢者的心理去了解他這樣反應的背後動機。
不要用心與他相應。
就不用寫文來關切他了,可以快樂的吃飯。
我今天只有吃三個菜跟一碗白飯,40元。

【食夢黑貘】 提到...

我還以為是另一種事...

弱勢者表現出來, 強制要求別人接受他的想法, 甚至如 kafka 說的, "弱勢者會去欺負比她更弱勢者"....

所以在某方面之後, 我就不太會去理會或區分那些 "弱勢族群"...

但我說的弱勢不是 "障礙", 而是 "小眾".... sigh

phyllis 提到...

to 黑貘:

我之前曾經被「小眾」欺負得很慘
慘到關站一周還上了某個剛收攤的報呢!哈哈哈
文章貼到網路上來真的只能笑罵由人了
畢竟每個人的層次和修養都不同啊
哎.......

Bilan 提到...

長相過度醜的
其實也跟殘障差不多

老姊
其實我很希望你撿到死亡筆記本
然後我會開始注意周遭人的死法

我的死法一定要很機八
然後
拜託妳幫我寫一些
有些該死的
你都看不出來的

匿名 提到...

這倒是還好
第一,除非妳把對方踹倒
把她揍的該該叫
就算是這樣,頂多是有人會暗中通報捷運警察
第二,如果妳只是破口大罵
罷對方罵到自己尋死
絕對沒事的
大家上了一天班,一天課,都累了
只想快快回家休息

匿名 提到...

我想並不只是肢障者的問題
上次在士林夜市也遇到一個擺地攤的叫我不要踩到她的褲子
偏偏人多得要死 又擠
我看腳雖然很靠近但反正沒踩到 就沒甩她

過了三秒 她居然很兇地吼我「腳還不走!?」

我當下又擠得很累 只好略有怒氣地回她「人這麼多我哪有什麼辦法」
結果馬上換來一句三字經

真是@#%^&*

對了 幾年前我也在永康街的冰店遇過這種推銷的人
不過我們都不想買 我寧可他來變個魔術算了
這樣我還會想給他錢
拜託 怎麼會向邁向青春尾巴的少女賣抹布呢!?太沒禮貌啦??

phyllis 提到...

to bilan:

我大概就先寫自己吧!

to 後面兩位匿名者:

說起來台灣人真的沒什麼禮貌
這到底要怪誰啊?

有禮貌人家認為你好欺負
久而久之大家反倒只能裝惡霸了呢!

kayean 提到...

我被你這篇文章吸引,讀得無言以對,許多人具有攻擊性,無論是言語,暴力,還是兜售行為,常聽朋友口頭提起被弱勢者欺負這個問題,你的文章寫得深入多了。

看來這是個普遍現象,而且越來越嚴重,民主社會裡,光明正大的公然向政府索取同情,政府官員也熱情的施予恩惠,我真的無言以對。

phyllis 提到...

to kayean:

歡迎你的光臨:)我真的希望肢障者也能以平常心對待一般社會大眾。在我們以同理心對待肢障者的同時,他們也能以同理心對待一般人或是(針對本文上半部更狹義地來說)被兜售的消費者。

文中提及的「政府若能夠推出某些不二價的地方特色小物,以這些領有手冊的肢障人士做為限定銷售通路,並為他們設定適當的停駐地點,或許就能改善這種怪現狀也不一定。」恕我無知,不曉得之前是否曾有任何單位嘗試推動過?

如果能:1) 請知名設計師設計某些地方特色小物(以確保產品不會長得醜不拉幾);2) 由受災戶、低收入戶或者需要協助的原住民部落進行製作;3) 以肢障者為限定通路於分配好的定點販售,然後以季為單位更換新產品,並請(想要搏得美名的)明星做公益代言,相信會是可行的方案。反正推動經費是納稅人在出,商品到頭來也是納稅人在買,但過程中參與到的每個人,應該都會覺得受到尊敬吧!?

momoco 提到...

這讓我想到好多年前,我還是國小(或國中)的時候,也有個做著輪椅的人來我家兜售東西,其實我不該開門的啦,畢竟家裡沒人在。但是基於小朋友覺得殘障者無害@@?"的心態,我就開門,對方問我要不要買菜瓜布那類的東西,我跟對方說不用,對方繼續說服我,我就說:拍謝啦...我...(台語),還沒說完,對方竟然對我說:你免跟我說拍謝!(台語)。言下之意好像是我不買他的東西會遭天譴,而且是不尊重他對不起他,所以說抱歉也沒用...我愣住、尷尬著不知道要說什麼,卻發現對方帶著勝利的微笑推著輪椅走開...到今天我都還記得,..那個弱勢者真是想盡辦法要讓我覺得對不起他,我該死....= =

ChihYing 提到...

看新的文章又連結到這篇,昨天覺得心有戚戚,今天看新聞竟然就看到這則「 乞討遭拒 賞她巴掌」http://tw.news.yahoo.com/article/url/d/a/090811/78/1oqrw.html
真是太誇張了。

張貼留言

歡迎交換意見,惟網路小白橫行,故恕不開放匿名留言,欲留言請先申請 Google 帳號,為自己的發言負起法律責任。若您欲張貼網址,請使用 html 語法,以免本站版型被過長的網址撐開,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