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五, 6月 02, 2006

媽媽的身後事(七):秘密基地

去年底媽媽臥病時,曾提到她在銀行保險箱裡擺了些金飾,當時我建議她拿舊金換現金,買顆她夢寐以求的大鑽戒來戴戴,不僅讓自己開心,也省得跑銀行租箱子、勞民傷財。媽媽後來把卡片和鑰匙都交給了我,不過我擔心她多慮,想想還是作罷。

媽媽過世後,保險箱變成得會同國稅局人員才能開啟。先前我一直擔心裡頭會起出什麼貴重物品,搞得原本免繳遺產稅的變成了要繳稅;又擔心極私密極個人的保險箱,不曉得存放著什麼樣的秘密文件,會讓我必須重新認識我媽。然而今天箱子開啟的那一剎那,我當場笑了出來。

我媽真是可愛。她不折不扣是一個只愛鑽研學問不懂打理生活的人,住家亂,就連保險箱也不例外。在一堆雜亂的項鍊上方映入我眼簾的第一件物品,說出來還真夠稀奇,竟是個新簇簇的木製孫悟空布袋戲猴頭,操弄者可以將手指頭插進猴子頭部控制眼睛與嘴巴的開閤,我立刻愛上了這個討喜的玩意兒。

箱子裡也有外婆留下來的一些不太值錢但具有紀念意義的首飾、我過去送給媽媽的母親節金飾,以及她自己收集的幾枚中國近代古早硬幣,例如光緒通寶、袁大頭(袁世凱)和孫小頭(孫中山)。剛才上拍賣網站一查,後兩者的市值大約是六百元,看來要再擺上三百年才能增值。

當然,箱子裡少不了的還有一堆沒什麼保養的玉墜子。我記得小時候常和媽媽在光華商場出沒,那時她老愛在地下樓的古玩行裡和業餘玩家們一塊兒標玉。老闆總是神神秘秘的從背包裡拿出一塊塊用白紙包好的玉佩,故做專業狀的玩家們看了貨之後,便開始揣測該怎麼出價才能最合算的得標,然後在小紙片上一一寫下金額交給老闆。箱子裡好幾塊我認得的玉,就是這麼來的。

有兩枚澳洲錢幣也令我印象深刻。那是我和媽媽去參觀澳洲鑄幣廠時,自己操控機器壓製的兩枚紀念幣。不知道媽媽是誤認金黃色的它們是金幣才鎖進保險箱,還是她真的認為這兩枚錢幣極有紀念價值?

水晶是我最受不了的東西,不是因為我討厭水晶,而是從媽媽那兒接收來的水晶,無論是水晶原礦、水晶球還是水晶飾品,已經多到得用大型收納箱來裝了。今天在保險箱裡又見到更多的水晶念珠和手環,完全不曉得該拿它們怎麼辦才好。擺著我也用不上,想脫手卻弄不懂價值,思索了半天也只好暫時擱著。

箱子裡還有一些文件,其中一張是我的出生証明,當時接生我的醫師、醫院的地址、出生的確實時間全都記載地一清二楚。找到了自己的起點,感覺很棒!另外就是一些當年媽媽和生父離婚的相關文件,藉著這些史料,不復記憶的兒時點滴也將慢慢被拼湊起來。不過,箱子裡頭最誇張的,要算是民國七十六年開立的萬里晴乾衣機保証書,和八十一年的電話費繳費收據,看來媽媽八成是一進到庫房,就一股腦兒地把包包裡的東西倒進去了。這確實是她的個性呢!

打開了這個神秘的箱子,真正引起我興趣的,顯然並不是值錢的玩意兒。如今那猴大爺的頭給安在我桌上的普普風木框上,雙唇微張的他看起來一付欲言又止的模樣,到底為了什麼媽媽要把它給擺進保險箱呢?太令人好奇了。

1 則留言:

Buzz 提到...

好可愛的媽媽。

張貼留言

歡迎交換意見,惟網路小白橫行,故恕不開放匿名留言,欲留言請先申請 Google 帳號,為自己的發言負起法律責任。若您欲張貼網址,請使用 html 語法,以免本站版型被過長的網址撐開,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