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一, 5月 22, 2006

媽媽的身後事(六):公務員慢性殺人術

很難接受媽媽的後事搞了兩個半月還沒有結束。在政府各單位、法院以及銀行間疲於奔命、看盡公務員的臉色,就是我這段期間的遭遇。折騰了近八十天,上週四我終於拿到國稅局核發的遺產免稅證明,想起自己受到的委屈,我捧著那張象徵尾聲已近的紙在櫃台前面幾乎要哭了出來。回到家後我將之取出仔細端詳,怎料那位百般刁難我文件不齊、每份文件都細細檢核的的傢伙,在將資料輸入電腦時竟會把總額給算錯。想到隔天又要因為撲克臉承辦員的粗心大意而再跑一趟國稅局,我在家崩潰大哭。可是小老百姓還能怎麼辦,不就是花時間花精神花車資花體力再去受一次氣嗎?

去電詢問某官僚老銀行繼承存款的相關事宜,銀行經理每回的說法也都不相同。若是當真相信說明書上寫的,也只攜帶說明書上交代必須備齊的文件,那肯定還得再多跑兩趟!除戶謄本「或」死亡證明書,並不意味著只要擇一攜帶即可,這裡的「或」字等同於「和」,我們不能以一般理解的文法來解讀他們的句子。又如全戶謄本這份文件,行員一句「我覺得應該不是這個版本喔!」,繼承人可能就得再跑一趟戶政單位,反正麻煩的不是他,錢在他家銀行手裡,怎麼說也只能聽從行員的使喚,像個龜兒子似的忍氣吞聲。

見我近日老是崩潰大哭,老公今早決定請假半天陪我辦事。他說他在學生時代半工半讀當了許久的外務,工作內容就是替公司前往各個單位辦理雜事,對於處理瑣事他頗有心得。今早第N次上戶政單位辦事前,他已不停告誡我該如何和這些公務員應對。等了一個小時拿到謄本後,他又趁著我們走進對街官僚銀行辦理繼承手續前的空檔,三令五申地要求我無論如何別發脾氣,在行員翻閱文件時也千萬別插嘴,因為公務員的特色之一就是「一心不能二用」,把他們簡單的腦袋搞昏了,事情就難辦了。我耐著性子聽完,然後和他一起走進我最痛恨的那家銀行。

服務櫃台的歐巴桑在我們說明來意後,非常嚴謹地核對了所有的文件,接著又請示主管,問了一堆用腳皮(還犯不著動用膝蓋)想都曉得的蠢問題。從服務櫃台移動到辦事櫃台不過十步之遙,辦事櫃員卻決定重新檢核一次全數文件,於是單單為了完成結清帳戶這個簡單的動作,我們總計在銀行裡耗了一個半小時,時間久到連擅於處理瑣事、忍耐豬腦的老公也幾乎要冒火。媽媽過世都快三個月了,後事手續至今仍未辦完,除了保單得依續處理、塔位得找代書過戶之外,保險箱也得會同國稅局開啟,而開了保險箱之後遺產稅還得再補報一次。這回,我會在現場試算一遍總額,因為我已經認清中華民國公務員「嚴以待人,寬以律己」的德性。不「幫」他們算清楚,倒楣的永遠是自己。

22 則留言:

Si 提到...

離你上次度假的時間想必已經很久了,是時候安排出去休息散心了

phyllis 提到...

離上次出國度假,到七月就滿兩年了。orz

今天一早九點半,果不其然,那個官僚銀行又打來說:「不好意思,昨天有個手續我忘了辦
,今天要請妳再過來一下。」而且他們還強調不能等到下午,要中午以前到才行。「很急很急!」那撲克臉銀行經理說。

到了現場我才曉得,他們昨天忘了跟我收錢卻先給了收據,所以今天急著要我去補交錢。早知是這樣我管她去死,自己的作業疏失自己賠啊!都離櫃了一天了還敢要我回去交錢,虧她們做的出來!

惹了一肚子氣,回家路上竟又碰到自從媽媽往生後就一路裝死到底的大舅,我主動打招呼,還告知下個月十一日是媽媽的百日,從沒去過媽媽塔位的他如果願意去,有便車可搭,結果對方盧了半天,扯了一堆不知所云的理由,結論就是他不願意去給自己的姊姊上個香。

回到家,才在電腦前面坐定,樓下競選總部馬上敲鑼打鼓兼放沖天炮,聲音震耳欲聾不提,沖天炮還剛好在我家(五樓)的窗前爆開,火花和燒焦似的煙味立刻朝室內襲來。是怎樣?是怎樣?是怎樣?是怎樣?是怎樣?是怎樣?

我好悶吶!

Wey 提到...

1、有冇看過「老大靠邊閃(Analyze This)」?打抱枕出氣是個不錯的選擇,打到妳覺得很累很累為止(但不能打到虛脫,旁邊最好有人顧著),之後洗個澡睡覺。

2、多做戶外運動,再懶好歹也出去散散步。

3、傷寒雜病論:「頭項強痛…桂枝湯主之」,吃肌肉鬆馳劑不如吃科學中藥桂枝湯,助眠可灸三毛(隔薑灸,據說不一壯便見效),灸三毛時要有人在旁邊顧著,以免睡著發生火災。

4、找個時間去找老劉(他現在沒健保了,好貴啊)幫妳看看吧!妳的症狀中醫都可以處理,但心病尚需心藥醫,心結需先打開!

辛苦妳了!

phyllis 提到...

to wey:

老劉我早看過啦!光是五月的頭一個星期,我看診三次就花了近八千塊大洋,其中有一千五百元是超貴的掛號費。他開給我的是漢唐七十一號「清鬱開結丸」(中醫之肝脾失衡導致沮喪情緒低落):

此方的設計是針對強烈的沮喪感、憂鬱感而設計的,到目前西方醫學家認為,情緒的失控是來自腦內部失去平衡導致的,而使用大量的藥物來建立平衡。而中醫卻認為肝與脾二臟若失去平衡,則會產生強烈的沮喪與憂鬱,此藥的目的就在使肝脾二臟保持平衡,自然情緒就回復正常。

肝主怒,故一個人的易怒,表示肝已出了問題,脾主思,思念過度,則影嚮脾,一旦此二者同時發生,混合在一起就是沮喪與憂鬱。人體中胰與脾所佔的壓力比例與肝臟是相等的,如肝腫大則必壓制脾,使人無胃口,又如脾腫大,必壓制肝臟,使人無力倦怠,這是內臟病變的相關性。

而情志方面本身不是內臟疾病,只是二者間失去平衡而已,要讓此平衡回歸正常,則須加強肺臟的壓力,肺臟吸入大量氧氣,吐出大量二氧化碳,吸吐之間產生極大的壓力,此壓力不但可以令氧進入血液,同時可以讓金屬物質如鐵、鎂等進入血液,橫膈膜強力的下降,可產生推擠的壓力,使脾及肝釋放出來大量的能量,供應全身肌肉及筋,橫膈膜在吐氣時向回升,令肝脾二臟產生吸力,使脾臟能自小腸中吸取營養,使肝臟能自脾臟中吸取必須的營養,這才是真正的平衡。

一旦平衡回復,則人必自覺暢快舒適,毫無壓力,且不再發,此方無副作用,人人可用。

※一般人︰早晚飯前20粒。
※重症人︰早晚飯前30粒。
※如有需要,睡前再加服30粒。
※主要成份︰當歸、茯神、升麻、川芎、白朮……等。
※研發人︰美國佛州漢唐中醫學院,院長倪海廈醫師。

劉醫師叫我早晚各吃三十顆,看來我算是重症!哈哈哈!精神科只是看個參考罷了,看病還是貨比三家比較保險。

bob 提到...

海王星推進本命水星 對分相 05-07月

當海王星對相水星時,你可能在心智、思考、溝通、協議等事務上遭遇麻煩。譬如你覺得自己在這時很難把事情想清楚,頭腦中好像塞了團棉花而阻塞了,和別人的溝通也特別有困難,不然就是自己講不清楚,或是別人聽不清楚、弄不懂、弄錯意思等等。在商業協議上,可能雙方各持一詞、無法協商,因此如果在此時要做買賣的安排時,要特別小心錯誤,以免上當受騙,同時也要小心自己騙自己。海王星對相水星時,你會像把頭鑽在沙地中的駝鳥,不想看清現實,因此最好不要做重要決定,此外也要特別小心身體及精神上的疲倦,你在此時很容易焦慮、不安,正常的飲食、運動及補充維他命特別重要。

Wey 提到...

還好啦!往好處想,好歹他沒叫妳睡前加服三十粒,表示情況還沒壞到極點,樂觀點咩??

心裡有氣悶住就要發洩一下,不然會悶出病喔!大哭一場也可以,或去機場喊飛機也可以,或是打老公…啊!不要!不要打老公,打抱枕就可以了!男人何苦為難男人…或是妳有其它發洩的方法,去用力發洩一下,我敢保證,發洩完妳會覺得舒服許多!

情志引發的問題,其實只要放開心胸,便可不藥而癒??

夏天到了,找個時間去游泳吧!順便造福一下池畔的觀眾?我又敢保證,游一個下午回來(是游泳不是泡水喔!),妳也會覺得舒服許多!

aikotsai 提到...

之前我回台中家順便去戶政事務所辦自然人憑證也是。

明明幾天前,我就依照台中市北屯區戶政事務所網站上的規定預約辦證,結果那天去的時候,公務老小姐居然跟我說一句”沒晶片卡了!”我一個火大,不顧我媽在旁就大聲斥責”既然我都預約了,為何沒有晶片卡也不去調呢?這樣請問我預約的意義在哪?是不是白白浪費我來一趟的時間!”結果她不調卡就算,還要我自己再跑去北區辦!真的很怒!只會把麻煩事全丟回給我們這些小老百姓!

phyllis 提到...

很好。請各位看倌瞧瞧今天一早我繼續受到什麼樣的折騰:

十點整,國稅局打到家裡來,說原訂下週二會同開啟老媽中央X託局保險箱的日期要改,因為她「忘記」國稅局有條不成文的規定,那就是「國定假日前一週不得出差」(台北市國稅局位於中華路和忠孝西路口,過馬路轉個小彎就是位於武昌街的中央X託局,這個「出差」還真是屌!),而因為她上回和我約時間(這個約好的時間同時也要發公文知會中央X託局)時「忘記」有這條規定,所以她決定改約下週五,而我這個死老百姓也只能更改既定行程來配合偉大的公務員。別忘了,上週四國稅局才因為承辦人員算錯了我媽遺產稅的總額,而要我隔天再跑一趟好讓他們更正自己粗心打錯的數字!

十點半,中央X託局來電,表示要我先送相關繼承文件過去,下週五才能會同國稅局開箱。我說每一家銀行都是當場送件審核便直接辦繼承的,國稅局也表示我只要較他們提早半小時去辦理手續即可,何以你們硬要人家多跑一趟?她說:「這是規定。」我一定要先送件讓她的主管審核。狗屁!說穿了,她的意思就是:「我主管到時候不一定有空審核,你最好先給我送來等著,他有空自然會看。最好是今天就來。」碰到這種官僚銀行我只能認命的多跑一趟,不然還能怎麼辦?

十一點,我來到服務櫃台,承辦的老女人一一檢核文件。她看了看老媽的除戶謄本,表示這張「長得和別人的不一樣」,要我再去戶政事務所申請一張別的版本。我說我前面跑了三家銀行都是用這一份,而且除戶謄本只有一個版本,沒有別的。她硬說她要的是「除戶後謄本」不是「除戶謄本」,吵了半小時,最後是她的小主管跑出來主事,他說:「沒錯啦!她這份除戶謄本就是妳說的除戶後謄本。」馬的,這老女人是白痴嗎?

接著她不甘心,不僅繼續在繼承系統表格和戶口名簿上刁難之外,又跟我要我弟弟的印章。我說明我弟弟是外國籍,外國人是不用印章的,弟弟都已經到中華民國駐外單位拿到經過官方認証的授權書了,難道這也不算數?「可是繼承人的名字後面就是要蓋章啊!」只會依死規則辦事的白目老女人腦筋完全轉不過來。我回答:「他就是沒有印章啊,針對外國人,妳要核對的是親筆簽名。」結果,她竟然要求我到街上去刻一個我弟弟的印章拿來給她蓋。我很想回她,「那要不要連妳媽的印章一起刻啊?反正大家都可以亂刻別人的印章嘛!」但是我忍住了,我只對這豬腦說了句:「所以妳是要我盜刻別人的印章、偽造文書嗎?」她聽了馬上表示:「那沒關係沒關係,不用刻了。」幹!

進了中央X託局一個小時後,我忍著一肚子氣將文件整理好,請那老女人最後再仔細核對一次,因為我可不想再多跑一趟。怎料十分鐘後,就在我過了馬路走向捷運西門站正要搭車回家的路上,手機響了,而撥電話的正是那個頭殼裡面裝豬腦的老女人。「妳在附近嗎?妳可以回來一趟嗎?剛才有張表格忘了要妳填。」我冒火了,我對自己竟必須一而再、再而三忍耐這種蠢事感到不可思議。「我明明請妳最後再做一次核對,妳也回說沒問題的啊?我已經離開了,我不想再過去一趟,真的要填,下次去開箱時再補填不行嗎?」然後呢,這死女人果然直接了當地說:「不行!妳不填到時候主管要審的文件就不齊全,不齊全就不能開箱!」

我又崩潰了,中午十二點半,我站在誠品116前面大哭。我不明白為什麼我「天天」都要因為這些腦死的廢材浪費自己的生命?到同樣的地方辦同一件事情到底要跑幾趟才行?老公接到我語氣近乎抓狂的電話,決定直接接我去中央X託局填好那張天殺的表格,並且和對方再一次確認,在下週五之前,我不必多跑任何一趟。只是,我真的能相信這些人嗎?他們真的是「人類」嗎?我好懷疑。我真的真的受夠了。好了,我要再去吞三十顆「清鬱開結丸」了!

phyllis 提到...

各位知道那老女人要我回中央X託局補填的表格是什麼嗎?是我早就一併送交的繼承系統表,而且我給的還是經過中華民國駐外單位認証的版本。為什麼我要重填?因為駐外單位發給的是直式文件,而中央X託局要橫的,原因不曉得是因為中央X託局的人眼球不會上下移動,還是那老女人擔心、揣測她的主管眼球不會上下移動?總之我必須放下手邊所有的事情,再回去重填一次那份天殺的表格。

為什麼駐外單位發給的文件是直式的呢?因為他們那兒的人眼球不會左右移動。由於外國籍的老弟不會書寫中文,稍早之前我替他填寫了一大堆文件,讓他送交當地的中華民國駐外單位,結果其中這份繼承系統表慘遭退件。為什麼被退件?因為儘管他們所有的文件都是橫式的,唯有這個表格他們習慣看到直式的。所以我只好打開Microsoft Word,把文件改成直式,列印後簽名傳真過去,請老弟再請一次假去駐外單位送件。於是折騰了老半天,我拿到了一張直式的文件。而它不被中央X託局的老女人接受!

下午在老公的陪伴下我再次進到中央X託局,那老女人見到面帶殺氣的老公,畢恭畢敬地捧出一張她已經用鉛筆代為填妥的表格,囑吋我照著她寫的字跡依樣畫葫盧地填寫並簽章。然後,我發現這女人儘管手中握有的每一份文件上都載明了媽媽的死亡日期,她還是把死亡日期給抄錯了。如果我看都不看就簽名蓋章,難保這份文件不會因為內容錯誤宣告作廢,而使我被要求再跑一趟、再重填一次!有沒有好笑?

Wey 提到...

妳會不會想打電話找蘋果日報或壹週刊申訴啊……?

phyllis 提到...

真要申訴的話,我應該先申訴內湖X總的行政疏失與草菅人命,詳見這篇文章

接下來要再申訴內湖X總的醫師專業能力有問題,詳見這篇文章

再來我要申訴新店慈X醫院竟然拒絕為在院內往生的患者開立死亡証明書,而衛生所竟轉介沒有工作能力的八十幾歲老醫生販賣死亡証明書,詳見這篇文章

然後我還要申訴慈X的永和分會態度惡劣,並且任意處置民眾的捐贈物品,詳見這篇文章

aikotsai 提到...

我覺得爆料是不錯的主意
不過菲斯絲或許比較希望事情能趕快結束吧!

Jimmy 提到...

你脾氣太好了! 對方有問題當場就該跟他發飆開幹了! 人善被人欺啊! 公務員都是欺善怕惡, 你只要按規定辦理, 對方還不接受就可以當場幹譙他! 別太容易說話啦, 他叫你往東, 你就乖乖往東, 叫你往西你就乖乖往西, 那對方一定把你吃死死的!

匿名 提到...

將醫藥費換做是代書費會比較划算。

Little Taoist 提到...

大姐啊,要告人的話就找我吧,我的律師很會打官司

Wey 提到...

仁愛醫院又上報了!

肺癌誤為癆病 男子枉死
服藥4月反惡化 「仁愛」指無疏失 家屬要告

2CC OASIS 提到...

shoutbox can work well again.

phyllis 提到...

關於代書,我之前第一次辦到快抓狂時有詢問過,說是跨國的案子要收至少兩萬五,我想想還是捨不得啊!畢竟很多手續還是要親自辦,代書能幫的忙也有限。

至於看精神科這回事,上週五我去中興醫院,我掛上午的診次,一早十點半就到現場等,健保卡也交給護士了,結果等到十二點半都沒動靜。我進去問護士,她竟表示下午五點才會輪我,我氣死了。

我氣的原因有二,一是我掛的明明是上午,何以要下午才輪得到,而事先也不說明。二是,混蛋護士明明知道下午五點才輪得到我,卻可以看我傻傻地坐在那裡,連一聲也不吭,還出去吃中飯了。要不是我忍無可忍去問診間裡的那個,我大概要餓到五點吧!實在很沒人性。後來我拿回健保卡就走人了,到這種爛醫院受氣我只會更嚴重吧!

orbis 提到...

我上次去台北市政府
我覺得台北的公務員態度比較差
雖然只是印象啦
但我真的經常都快要發火

cool_lon 提到...

不好意思, 借這篇來用用, 如果不妥請跟我說一下!!!

phyllis 提到...

不客氣,請用:)

匿名 提到...

借引用

http://tw.myblog.yahoo.com/jw!xsBg5H6RRUS2xnFE.mGlAg--/article?mid=27966

Danny Boy (Phil Coulter)

http://laker168.myweb.hinet.net/0598/index452.htm

張貼留言

歡迎交換意見,惟網路小白橫行,故恕不開放匿名留言,欲留言請先申請 Google 帳號,為自己的發言負起法律責任。若您欲張貼網址,請使用 html 語法,以免本站版型被過長的網址撐開,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