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三, 5月 25, 2005

他們都有藍色的皮膚

暢銷書《在天堂遇見的五個人》裡有個藍膚人。主角艾迪在七歲時,陰錯陽差地害這個隨馬戲團巡迴演出的可憐人死於車禍。藍膚人和父母身無分文地從波蘭移民到美國,從小就和雙親一起在工廠做工,但他生性容易緊張,在出了糗給父親丟臉之後,被工廠掃地出門。

皮膚還未變藍的藍膚人,為自己的精神問題感到羞恥,遂求助於藥劑師。藥劑師開了硝酸銀要他每晚摻水服用,他服了沒有起色於是自行增加劑量,結果皮膚漸漸變灰,最後成了藍色。怪模怪樣的他備受歧視,只得加入馬戲團成為雜耍藝人,以自己的不幸換取三餐溫飽。馬戲團給他取過許多頗具異國風味的藝名,例如「北極來的藍膚人」、「阿爾及利亞藍膚人」、「紐西蘭的藍膚人」,不過那些地方他壓根兒就沒去過。

醫學上稱這種銀中毐為「銀質沉著症」(Argyria),而這個寫作點子很可能來自蒙大拿州的Stan Jones。1999年,瓊斯先生為了安然逃離Y2K預言中所聲稱的可怕疾病,開始每天服用「膠質銀」(colloidal silver),他認為這麼做可以增加自身免疫力,但等到2002年他當選參議員時,皮膚已經變成了藍色(我建議泛藍的政客都去喝,以示忠誠)。

成為史上首位「藍色的」參議員,令瓊斯聲名大噪,而他服用的膠質銀,也引發了受害者與支持者間極大的論戰。瓊斯表示,除了讓皮膚變藍之外,膠質銀使他減少了感冒與其他疾病的發生,他也因此成為近十年來首位推動另類療法的名人。「服用過量是我的錯,但我仍然堅信這是世界上最棒的抗生素。」瓊斯說。

許多網站上聲稱,膠質銀可以治療胃炎、瘧疾、寄生蟲、乾癬、慢性病、青春痘、疣、痔瘡、前列腺肥大,甚至對愛滋病和癌症也有療效。其中一個有中文版本的網站寫道,充電的銀粒子是懸浮狀態,可以殺死六百五十種不同類型的病原體,還能藉由禁止酵母氧氣的新陳代謝,達到滅菌的效果,而且它非常安全,沒有任何副作用。網站上販賣的「膠質銀生成器」(Colloidal Silver Generator),一台的定價是六十七美元。

不過,美國食品藥物管理局(FDA)在1999年秋,已禁止民眾購買非醫師處方的膠質銀或銀鹽(silver salts),並禁止此類產品宣稱健康療效,只能以飲食補充劑的名義販售。但相信的人還是趨之若騖的吞下肚,尤其在SARS盛行期間,膠質銀一度還成為部份信仰者口耳相傳的預防聖品。只是,這些人大概不曉得自己再吃下去,可能可以不化妝就成為「Blue Man Group」的一員吧!

以上兩位藍膚人都是銀中毐的產物。然而地球上確實曾陸續傳出許多藍膚人的消息,而且他們的藍膚色是天生的,其中最有名的,莫過於居住在美國肯塔基州東部Troublesome Creek附近的Fugates家族,人稱「The Blue Fugates」。1820年代,來自法國的孤兒Martin Fugate在Troublesome Creek一帶定居,並娶了皮膚蒼白的Elizabeth Smith為妻,兩人共生下七名子女,當中有四個小孩擁有藍色皮膚。

由於居住地十分偏僻且封閉,Fugates一家人不是近親通婚,就是與最近的鄰家(例如Combses、Smiths、Ritchies與Stacys家族)通婚。一百多年後,現年二十餘歲的Benjamin Stacy也在肯塔基州出生,他的皮膚是藍的,就和他的曾祖母Luna Fugate一樣。當地醫療中心的一名老護士Carrie Lee Kilburn宣稱Luna是她「生平所見過最藍的女人」。不過Fugates家族的人自稱很少生病,而且前幾代的成員們幾乎都活到八十好幾。

此外,據侯書森的《人類起源疑雲》一書所述,在非洲北部一個與世隔絕的山區中,被發現有個龐大的藍膚家庭,他們不但皮膚發藍,連血液也是藍色的(衛斯理藍血人?)。這件事公開不久後,加州大學醫學院的運動生理專家韋西到智利安地斯山脈探險時,在奧坎基爾查峰海拔六千六百公尺處,也發現了適應力極強、渾身皮膚發著藍光的人種。無獨有偶,喜馬拉雅山空氣稀薄的六千公尺以上地帶,亦曾被美國生理學家發現有藍膚僧侶的存在,而且以上兩者的體力都很好。

該書以下文總結這種藍人現象:「科學家經過矌日持久的討論,但仍眾說紛紜。有的說是缺氧;有的說是缺鐵;有的說缺乏某種酶;還有的說是基因變異。藍色人種究竟是一種退化,還是一種為適應環境的變異?都無定論,仍有待探索。有一種可能為,藍色人種是再現外星人某特徵的返祖現象。」

星期一, 5月 23, 2005

一個Downshifter想望者的覺醒

對城市生活環境的厭倦,使我近年來非常渴望搬到鄉間,去過我理想中的「科技田園生活」。我的完美居家藍圖是:安靜、空氣清新、木建築、有大量的植物和少量的動物。但避居鄉野並非遺世獨立,它的目的是能夠心平氣和地,擁有更多的時間,做更多自己想做的事,因此能夠縮短肉體勞動時間的家電產品,以及可以隨時取得新資訊的高速網路設備仍是必須的。這就是我所謂的科技田園生活。

幾個月前曾經到劉力學(Pierre H. Loisel)位於石門附近的「臨海農場」參觀。高薪老外主管退休搞起環保堆肥的事蹟,我早有耳聞,去了他家才發現不止廚餘回收可以為台灣蘊育龐大商機,這島上強勁的風與毐辣的太陽,原來也可以為一般家庭省下可觀的電費支出。不過,雖說他已退休成了專職的家庭主夫,但基於推廣環保的使命感,農場每到假日總有預約參觀的人潮。

同樣曾是高科技白領、也做了台灣女婿的老外積丹尼(Dan Jacobson)則是選擇花錢買地隱居東勢深山,以自行耕作的蔬果維生,每一兩個月才下山採購一回米、麵粉和沙拉油。在生活方式上,他算是比較極端的downshifter,但藉由撥接上網與收聽廣播,他仍參與公眾事物,特別是在拼音政策與門牌號碼編製上,提出了許多實際可行的建議。

積丹尼在個人網站上表示,他搬到鄉下是為了「get some peace and quiet」,但在山上農業區的生活,反而充滿了由收音機、嚇鳥炮竹、卡拉OK、獵狗、人、槍、趕猴喇叭所製造的各種噪音,甚至還聞得到遠方飄來的農藥味兒,而且拜託鄰居不見得有用,最糟的是「搬上山不久頭頂又出現一條國際航線」。

記者問積丹尼為什麼選擇在大自然裡生活?他嘲弄地說自己沒什麼偉大崇高的理想,原因只是「因為我很自私,所以我這樣生活,而且就算這樣,我還是有很多不滿。」才說完,附近果農又放起鞭炮驅鳥,記者寫道:「積丹尼立刻皺起眉頭,思索該不該往山更深更遠的地方,再找個更安靜的住處,躲起來。」

比較起來,劉力學住到鄉下是為了有更多的時間照顧小孩,而我想躲到鄉下的理由則和積丹尼差不多,同樣是因為「自私和不滿」。自私不是壞事,合群也不一定是美德。要求少數服從多數是一種意識形態的謀殺,和群眾生活一直令我感到不耐。與其要求他人不要製造噪音,不要污染空氣,不要販賣黑心貨,不要虐待流浪動物,不要醜化環境,不要假Team Work之名行集體奴役之實,不如一概眼不見為淨。不過,我原本還幻想到山上買塊地,過過寧靜簡樸的生活,讀了積丹尼的經驗談,這下子可是徹底的夢醒。

看來,想在台灣當個合乎己意的downshifter,畢竟不是件容易的事。因為在運用奧克姆剃刀原理剷除不必要的人際關係與物質依賴以求返樸歸真前,得先汲汲營營地力爭上游、爾虞我詐,如此這般存夠銀兩後,才足以在鄉間買下幅員夠大的土地,大到即便最近的鄰居使用擴音器或高唱卡拉OK,噪音也不至入耳;大到週遭最接近的鐵皮屋、檳榔攤、雜亂無章的招牌與廢棄場也進不了眼簾。然後,這塊地還不能荒涼到拉不成網路纜線,因為我不想只靠撥接過日子。

這就是諷刺之所在,到頭來,追求簡樸生活的前題還是得先承受工作壓力、精神負擔與社交應酬,因為返樸歸真的必要條件是經濟能力。劉力學可以DIY造屋搞自力發電,因為他過去是神通電腦的副總裁,積丹尼可以買地躲進深山,因為他過去是AT&T貝爾實驗室的電腦工程師。有了鈔票才能叫downshifting,否則只是being poor。

另外,媒體常讚許兩位老外比台灣人更愛台灣,的確沒錯,他們一個鼓吹環保,一個熱心拼音政策與門牌編號。但這倒讓我想起羅馬時代來了。奴隸是沒有時間思考公眾議題的。台灣的工作時數是全球第一高,大家拼了命想變成國家、企業與商品的奴隸,哪有時間管「閒事」,能抽空去投票就很給面子了。而少數富有的中產階級選擇了不再當奴隸,於是他們有了思考的時間。所以這倒不是愛不愛台灣的問題,而是經濟能力與生活方式的問題。如果我有一大筆錢,可以不為未來的生存憂心,我也可以泡在大澡堂裡仔細思考眾人之事。這些話並沒有貶低兩位老外的意思,我反而是羨慕的情緒更多。

「人是他自己的目的,而不是達成別人目的的手段。」安蘭德在她的名著「阿特拉斯聳肩膀」(Atlas Shrugged)裡寫道。我對這句話再認同不過。然而自私如我,為了完成理想,從今而後似乎必須反其道而行,先努力成為別人達成目的的手段,待賺飽「返樸歸真」的必要成本後,才有可能成為我自己的目的。然後,才有可能在閱讀上網旅遊種花養貓煲湯之外,花些時間搞搞反菸、反噪音,或鼓吹住家美學的活動,也許還能因此獲得媒體冠以「愛台灣」的美名。哀哉!

星期二, 5月 17, 2005

「Clean」裡的音樂二三事

坎城影后的演技無庸置疑,但我覺得張曼玉真的不適合唱歌。比起「愛在日落巴黎時」裡茱莉蝶兒令人驚艷的自戲中的張曼玉彈自唱,Maggie在「錯的多美麗」裡展露的歌聲顯得平板、乾澀、沒有情緒(所以只能偽裝成迷濛掛),演起穿著皮衣的搖滾樂團女主唱實在是欠缺說服力。

戲裡有兩位樂壇大人物出現,包括了名字莫名其妙被譯為「老奸」的Tricky,以及「Mazzy Star」的吉他手David Roback。

Tricky演的是自己,他在劇中是Emily(張曼玉飾)已故情人/過氣搖滾樂手Lee的好友,對於Lee的爹,也就是Emily兒子Jay的爺爺Albrecht(尼克諾特飾)深具影響力。Emily為了爭取獨子的探視權,想請Tricky居中幫忙,怎料Tricky結束在live house的演出後,就被一群人簇擁著去喝酒續攤。曾經紅極一時,如今卻落難當起女服務生的前搖滾樂團女主唱,只得衝過人牆追著Tricky的車子跑,然後眼睜睜地看著他離去,連一句話也搭不上。

Tricky大概認為身為老毐蟲的Emily,是害好友Lee沈迷於毐品以致於事業走下坡的壞女人,因此即便讀了Emily文情並茂的親筆信,也決定不予理會。但在導演的鏡頭處理下,音樂圈裡的人情冷暖,同時也有了鮮明的對比。紅的人,身邊多的是想分一杯羹的投機份子,不紅的人,想運用過去的人脈解救燃眉之急,恐怕也只能落得被羞辱的份。

說到Tricky,我想起幾年前曾經參與字幕翻譯的一部影展記錄片。那部片子的主人公,是當年與Tricky各據山頭的金牙佬Goldie,而內容敘述的便是這位原是街頭塗鴉藝術家的Jungle樂界巨星,從小到大的成長故事與發跡歷程。在片中,可謂衣錦還鄉的Goldie帶著大隊拍攝人馬,回到了以前就讀的學校。如果我沒記擰了的話,盛氣凌人的他曾對著鏡頭數落以前教過他的老師。這就是人紅了之後的特權,只要紅了,過往一切便是「我是人非」,反正歷史是勝利者寫的。扯遠了。總之,我想最後Emily會放棄穩定的百貨公司工作,打算再到舊金山去和David Roback賭一把,錄張新專輯,部份心態也是想藉此翻身、一吐鳥氣吧!

至於David Roback的出現,倒是令我滿驚訝的。「Mazzy Star」解散後,夢幻女主唱Hope Sandoval至少還曾經在三、四年前發表過「Bavarian Fruit Bread」這張專輯(前衛花園有引進),但是Roback兄除了替Beth Orton的專輯「Central Reservation」咪了一些歌之外,似乎都在挪威隱姓埋名、逍遙度日。這回在電影中瞧見他略顯發福的身形,想必他這些年來過得還挺幸福的。不曉得挪威食物好不好吃咧?呵呵!

延伸聆聽:Julie Delpy / A Walts for a Night

星期一, 5月 16, 2005

「尋訪諸神的網站」演講筆記

去年底在北市圖聽了李嗣涔教授的演講,當時他剛出版新書《尋訪諸神的網站》。這場演講的主題包括以下三大部份:一是以神聖字彙做手指識字測驗的驚人結果;二是透過天眼請信息場的師父開示的各類難題;三是撓場(自旋場)與信息場的關係。其中第二部份最為有趣,因為受測者高橋舞小姐繪出了藥師佛的藥園模樣、天鵝座外星人與月球人的模樣,以及他們所使用的神奇設備。這些都是書裡未披露的珍貴資料。關於第二部份的有趣重點茲整理如下,信不信就由各位囉!

  1. 藥師佛有廣大的藥園,裡頭種植了各式草藥,園中草藥可自採也可至藥店選用。
  2. 高橋舞接觸到的信息場師父表示,在他的世界裡,時間並不存在。
  3. 師父表示地球與外星文明早有接觸。外星人每天都來造訪地球,但造訪的地點並不固定。
  4. 師父不見得懂地球上所有的語言,他們也必須學習。
  5. 師父不願比較耶穌與佛佗的層級。(可能得罪誰都不好吧!:P)
  6. 問師父是否為外星人?他表示「一半一半」。
  7. 師父表示彌勒佛曾經降世。
  8. 師父表示天眼的位置是包含松果體在內的更大區塊。
  9. 師父表示人會生病,身體機械性的故障與靈的問題都是原因,但後者較難治療。
  10. 師父表示人的命運大致上是註定的,但靠自己的力量仍能有所改變。
  11. 師父表示樂透彩只是「一場遊戲,一種試煉」。
  12. 師父表示宇宙源自大爆炸,但後來神靈有參與加工。
  13. 師父表示地球上曾出現三次類似現今的科技文明,但因水晶的能量而毀滅。
  14. 高橋舞見到的某天鵝座外星人有著暗色的皮膚,動作非常敏捷。
  15. 高橋舞見到的某天鵝座外星球上似乎沒有陽光,但有結著閃亮果實的樹木。
  16. 高橋舞見到的某天鵝外星球上有類似電腦的神奇盒子,打字即可取得食物與任何他們想要的物品。
  17. 高橋舞見到天鵝座的一群外星人盯著顯示出宇宙影像的銀幕,頭頂上的天線閃閃發光。
  18. 高橋舞見到天鵝座的一群外星人將銀幕影像切換成地球,並zoom in至一棟紅色的建築物。
  19. 天鵝座的外星人頭上有兩根天線,一根接收訊息,一根發送訊息,平常只會伸出一根天線。
  20. 師父指出了月球人在月球上的基地位置,高橋舞並且看到深土色的建築物。
  21. 高橋舞見到的月球人有鼻樑,沒鼻孔,嘴很大,腿很短,動作迅速,飄來飄去。
  22. 高橋舞見到的月球人手似乎不能動,頭頂有探照燈,可上下左右前後移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