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三, 11月 30, 2005

全職看護週記(十四):接近康復

九月初被西醫宣告是胃腺癌末期,壽命只剩下半年的老媽,目前狀況很好,除了體力不及一般人,沒辦法走太久的路以外,看起來是完全康復了。在逃出三總前,她肚臍被開了個孔照腹腔鏡,被顯影劑搞到血尿,滿肚子鼓的都是腹水,三餐吃無味的粥,每晚被例行檢查叫醒好幾次,最後還被拖去洗腎,腿上插著導尿管,真是活生生地走著進去,推著出來。

自從住院第一周以來,老媽便決定拒絕化療,讓我帶著去偷看中醫,並且開始吃經方派的中藥方子積極治療。中醫的藥師佛主治醫師是碰巧也在中和開業的劉全能醫師,他是佛羅里達州經方派國師倪海廈的弟子之一,我們能就近回診算是福氣。因為老媽是重症患者,從一開始,劉醫師便與倪醫師討論病情,最後採倪醫師的建議服用黃土湯。黃土湯的主要成份是(ㄗㄠ\這字打不出來,姑且先打成「灶」)心土,相當燥熱,可以促使排出老媽胃腸裡因為寒到極點而形成腫瘤的淤血和毐素。劉醫師說老媽接下來會上吐下瀉,但不要緊,那都是正常反應。

果然,接下來近一個月,老媽每天喝著黑嘛嘛苦到不行的黃土湯,然後不停排出狀似柏油、帶有惡臭的黑色濃稠糞便,但她在血尿之後也開始變得無法排尿,老媽認為是喝下大量顯影劑導致她的腎臟出狀況,可是三總的醫師卻表示,很多病人喝中藥喝到腎衰竭,暗指我媽是自作虐不可活,堅持要她洗腎。我曾針對此事詢問劉醫師,劉醫師表示,倪醫師說過灶心土極燥,服用此湯方會使水份改由糞便排出,不需驚恐,一個月後自然會排尿。不過我們被西醫嚇得手足無措,在住院的最後兩天,老媽還是應要求被推去血液透析室洗腎。

倪醫師從劉醫師處得知老媽被西醫嚇到去洗腎,傳真來罵她是「無知的蠢女人」,去洗腎根本是多此一舉,和他在網站上寫文章的強烈語氣一模一樣,相當有趣,而老媽也被罵的心甘情願,甚至還有點樂不可支,覺得自己在洗了兩天腎之後,能聽從劉醫師的建議趕緊逃出醫院,是個無比正確的決定。出院之後,老媽繼續喝黃土湯,大約一個月之後黑便開始消失,變成正常人的黃色糞便,而且她竟然可以自己解尿了,這表示她的腎臟已如先前所預言的恢復了功能。

只是在黑便結束之後,老媽開始嘔吐,吃什麼吐什麼,體重一直下降,劉醫師說嘔吐也屬正常反應,這是排毐作用。後來老媽自己提議每兩三天就到劉醫師的診所打高蛋白營養劑,以維持體力。同一時間她因為身體虛弱,一直臥床而生出褥瘡,我聽從老媽朋友的建議買了氣墊床給她睡,但她直說不舒服,才睡幾天就撤掉。我求助劉醫師,他給了一瓶小小的中藥粉噴劑,結果使用不到一週褥瘡全好了,買那氣墊床的一萬三算是白花的。

大小便都恢復正常後,劉醫師表示,老媽胃裡的癌細胞應該是清除乾淨了,但先前藉由腹水擴散到腹腔其他部位的癌細胞仍在,就這樣,老媽停止接受黃土湯的折磨,改服其他比較容易入口的湯藥。只是老媽對黃土湯的味道餘悸猶存,所以換新藥時我得自己喝給她看,証明新藥不苦之後她才肯喝下肚子。我當時還真怕自己會因此喝出毛病來,索性並無大礙。

又一個月過去,老媽體重減輕不少,但已不需再打點滴,氣色也相當好,說話聲音還越來越大,看起來元氣十足。先前得拿拐杖才能勉強走幾步,為了回診下樓梯時,還得有兩個人從旁扛著手臂,可是現在她不需藉助任何器材就能在室內趴趴走,下樓梯也不必別人協助,而且她還可以正常進食,不需再吃流質食物了,更棒的是,她閒來還會包包餛飩、看看書、寫寫筆記、研究食譜自娛。現在我們已經約好過年百貨公司打折時要一起去逛街血拼了。

老媽說,她很高興她放棄化療,選擇了真正能救命的經方派中醫來救自己,否則她現在恐怕是全身疼痛不堪、只能靠嗎啡過日子的躺在安寧病房了。「相信自己會好,就一定會好起來。」這是信念的問題,也是我從《創造生命的奇蹟》、《給生活一帖力量》這兩本書裡得到的啟示,我規定老媽每天起床一定要大喊「我一定會好起來」十五次,她乖乖照做,唸完心情馬上變得開朗。如果病患自己已經是等死心態,那就真的藥石罔效、離死期不遠了。

這一個多月以來,老媽迷上大愛電視台,頻道一直鎖定第九台。我陪伴她時常常見到大愛報導的慈濟新聞,也看到志工們關懷癌末病人的感人畫面。問題是,醫院施予癌末患者的,還是倪海廈醫師口中所謂的「西醫絕命三招」:開刀、化療、放療,一旦接受這三招,那就真的只能在志工的陪伴下等著上佛國了。很多人明明有機會痊癒,卻由於醫療資訊不足,無法做出正確選擇,或者是病人及家屬因為受到西醫制約、歧視中醫,以致寧可被西醫折騰到掛,也不肯給中醫一個機會,命是自己的,這只能說是個人造化了。

相關聯結

倪海廈醫師推薦的優秀中西醫
吳清忠之「人體使用手冊」

14 則留言:

Arkun 提到...

持續追?了妳的了十四集全職看護週記,終於看到讓人鬆了一口氣的結果,真是太好了。

妳也辛苦了,自己要保重。

phyllis 提到...

其實總共寫了十六篇呢
但是我刪掉了充滿抱怨的前兩篇
那種負面的文字自己看了都難受
乾脆直接刪除,省得折騰別人:)

阿鏗 提到...

探長

這真是個讓人稍稍放心的好消息
加油

匿名 提到...

看到這一個消息真是令人鬆口氣

在這一個漸漸寒冷的天氣帶來了一點點溫暖

Si 提到...

真的要辦桌請客
其實
值得慶祝的事情
我實在很想轉貼給那些鳥蛋西醫看...
但是還是不要好了
免得又出事情
有白爛跑來

Ryan 提到...

貓漾姐姐,
看到這裡終於讓人放下心了,
希望接下來一切順心如意,
我媽媽幾個月前也因為長了一顆腦瘤而開刀,
慶幸的手術很順利目前康復狀況也OK,
我把這份好運分享給妳。

schummy 提到...

恭喜了,一路看來,恭喜你媽媽逐漸好轉,雖然你我互不相識,看到這個消息還是不禁為你感到高興

Cobain 提到...

To phyllis
你好,我是早上留言的Cobain,是由twmblog逛來的,因為早上有事,無法閱覽你的Blog,晚上回來才趕緊翻了一下,對於伯母的遭遇,我一時之間除了錯愕驚訝外,實在是找不出有何形容詞來形容我目前的感受,其實當中的心情轉折我多少能夠體會,家母去年也是發現罹患癌症,所幸是初期,也很幸運的是,我們在榮總醫遇到了一個醫術醫德都不錯的醫生,癌細胞尚未發展擴散就發現了,經手術的切除,目前除了生活上的一些不便,及須定期回診關察外已無大礙,同時家母也參加了相同病症的團體,並在其中幫忙輔導一些病友的工作,在此看見伯母逐漸康復,實在是為你高興及感到欣慰,想說的是,這段日子你辛苦了,但想必看見伯母逐漸康復的身體,我想在怎樣的辛苦都是值得的,不是嗎?寫著寫著,也許是老了容易感動,居然流下了淚..真的,真的很高興伯母的身體能夠好轉..


ps:1.)我能將你的blog加入link嗎?2.)我想我們都相同認識一個人,
至於是誰,就讓她自己跳出來吧^_^
3.)在我的blog link中有一個link 叫gina的,她目前也遭遇像妳一樣的狀況,希望你能已過來人的方式給他加油...

phyllis 提到...

to cobain:

你好,我真的要用力的推薦經方派的中醫師,她真的好得很明顯,目前罵人的聲音比我還大,元氣十足,真是#$%?&*$%&!

謝謝你把我加入link,這是我的榮幸。我們共同認識的是jeph學長嗎?不過你寫的是”她”呢?

我會去給Gina留言傳個福音,呵呵?

匿名 提到...

您好,因為在網路上搜尋倪醫生,劉醫生,以及徐醫生的相關資訊因此晃到你家來 ^_^
我父親近期被判極有可能罹患胃癌,依照我父親目前腹水的情況,雖診斷結果要等到明天,但我已做好心理準備.
偶然間看到倪醫生的文章,因此閱讀了不少相關文章,現在的情況真讓我難以取捨.
(我因人在美國唸書,對在台灣的情況無能為力,只能消極的每天唸經保祐父親健康及上網做功課.)
據母親說法,只希望快點讓我父親做化療已減輕疼痛,但依照倪醫師的說法,我只怕一旦做了之後,要回頭走向倪醫師那的路會變得不易.可是又不知道該如何說服家人先試試劉醫生或徐醫生再說(我不知道是否劉醫生在處理重大疾病上跟一般疾病上有所差別,我大嫂有向劉醫生看診經驗,意見普普,可能會加深我的說服之路)而遠赴美國求診就目前來看似乎不太可能.
想請問,當初您母親給劉醫生看時,您文章提及倪醫師也有參與,請問是怎樣的因緣際會之下倪醫師會在旁協助呢?

我有拜讀徐醫師的保珍胃癌之作,裡面提到他所用的方子是和您母親當初服用的相似嗎?(也就是您提到的黃土湯)因為我現在最大的疑問是不知該選劉醫生或徐醫生,徐醫生很有名,但家人聽到是科學中藥便搖搖頭,劉醫生的話不知主要是湯藥還是科學中藥?(不過,劉醫生在我家附近)
(http://tcm.imagenet.com.tw/modules.php?name=News&file=article&sid=71)
最後,想請教一下,在您母親康復的那段期間,之後您們還有再回醫院做癌指數或腫瘤檢查嗎?情況為何?

寫得有點零亂,盼請見諒,現在的我感到好無助,希望您能給點意見跟經驗給我參考好嗎?
謝謝您!
若您方便的話,可否回到我的信箱?
nininabi@hellokitty.com
謝謝

匿名 提到...

phyllis妳好,ㄧ口氣讀完妳的全職看護週記,鼓起勇氣請教一點問題,請問在眾多經方派相關資訊中,當初是如何選定劉全能醫師看診,我因家父罹癌,正苦惱該帶他去哪位經方派醫師門診,非常感謝妳,妳的文章帶給我ㄧ些力量,但此刻心情太慌亂,寫得也凌亂,請見諒。

佩珊 提到...

您好 謝謝您分享這篇文章 我爸爸現在罹患肝癌又有肝硬化 另外內腸胃道出血的原因 現在人在雙和醫院住院中 我爸爸也有腹水 雖然這幾天有比較消了 可是陷入肝昏迷的情形沒有明顯很大的改善 醫生也只是開抗生素跟利尿劑 另外 一直跟我們說要做好最壞的打算 說我爸只剩三個月到半年的壽命 但就算這次度過危險期回家 也是會常常進出醫院 可能因為一次吐血 或是一口痰 就會走了 我人在韓國念書 一聽到爸爸昏迷我就趕緊回台灣照顧他 原本以為好轉可以出院的爸爸 在今天 突然又排出黑便與血便 心都碎了 也就是顯示胃腸出血又復發了 似乎是靜脈瘤 但因為爸爸拒絕做胃鏡 所以目前我只有一邊念經一邊希望爸爸可以趕快好起來 我非常相信經芳派的中醫一定可以對我爸爸有幫助 但是他現在陷入昏迷在醫院無法下床 請問您當時是如何跟劉醫師溝通看病的呢? 因為無法帶爸爸親自到劉醫師的診所 真的是心急如焚 ...

匿名 提到...

給上面的佩珊
我不是要落井下石
不過請不要被經方派迷惑了
那位倪先生治病能力很值得懷疑
尤其是劉醫師負面評價不少
希望你三思
可以參考
http://anhydride.pixnet.net/blog

我只是雞婆點
生病不要亂投醫

phyllis 提到...

To 匿名:看病是要看「醫緣」的!名醫也有可能不小心醫死人,密醫也有可能歪打正著救人一命(當然並不推薦看密醫)。這種事情是說不準的。病患與家屬只能多方收集資訊,自己多做功課,多聽幾位醫師的意見,如此而已。

張貼留言

歡迎交換意見,惟網路小白橫行,故恕不開放匿名留言,欲留言請先申請 Google 帳號,為自己的發言負起法律責任。若您欲張貼網址,請使用 html 語法,以免本站版型被過長的網址撐開,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