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三, 10月 05, 2005

全職看護週記(十):洗腎痛嗎

插完導管沒多久,病床上的媽媽便直接被班長推到四樓的血液透析室,但我們足足耗了半小時才等到空位,這期間媽媽的病床只好被擱在人來人往的走道上,不曉得院方在時間的協調上為什麼會這麼差,莫非他們一切只是為了自己的作業方便?

我看著護士小姐熟練地將媽媽腿上的導管連上血液透析器,鮮紅的血液立刻沿著導管進入機器。這次的洗腎歷時兩個半小時,而這並不包含開始前與結束後,各等待班長三十分鐘所花費的整整一個鐘頭。在等待班長的過程中,我真恨自己不是什麼達官顯貴,如果我家有錢有勢,虛弱的媽媽怎會這樣被擺在走道上頭苦等!

媽媽洗腎時的表情痛苦不堪。我不禁想起先前住院醫師力勸我說服我媽洗腎時所說的一句話:「你就勸她洗一下嘛!洗腎又不會痛。」當時站在我身旁的男友,也曾歷經母親罹癌辭世的傷痛,我所經歷的事情,他老早已有體驗。現在的醫師對病人普遍欠缺同理心,住院醫師隨口說出這樣的話,令他忍不住回道:「洗腎不痛?你自己洗過嗎?等你自己洗過再來跟我說不痛!」

這兩個半小時,我都坐在媽媽的床旁唸藥師經,期間,鄰床的胖太太和她的台籍看護也特地下樓來探望。胖太太只會說台語,她站在床尾不停地對我媽說她之前也洗過一次,「洗腎好痛好痛,」她說:「後來醫生叫我再洗,我說我寧願這樣(她用食指比出「死掉」的手勢)也不要再洗。」我聽得膽顫心驚,也怕她的負面話語會影響我媽的心情,於是便暗示好心的她也該回病房休息了。但前後對照洗過腎和沒洗過腎的人所言,我只覺得信口開河的人,實在是既可笑又可悲。

回到病房後,媽媽看來更虛弱了。我不停的唸藥師經,心裡慌得不得了。胖太太那位看似虔誠佛教徒的台籍看護見狀,便告訴我她的上師仁波切可以為媽媽點燈祈福,還說先前她看護的老太太病危時,她因為擔心而主動問了仁波切,仁波切表示老太太如果不去點燈祈福便活不過當晚,可惜老太太的家屬不信藏傳佛教,不打算付錢點燈,因此老太太當晚進了加護病房後不久即宣告不治。

我平時腦袋還算清醒,在金錢方面也是量入為出,男友甚至還覺得我太省。可是在西醫宣佈媽媽兩天內不洗腎會有性命危險,但洗完出來竟然更加蒼白,然後又聽到那位家屬不點燈的老太太撐不過當晚的故事之後,我簡直是亂了方寸,以至於毫不猶豫地,按那位自稱隔天一早有辦法聯絡到仁波切的看護的要求,掏了九千塊的點燈費用,外加供養仁波切的金額共一萬元給她。一萬塊對我而言並不是筆小數目,但我心想如果能幫助媽媽順利熬過關卡,那也算花得值得。哎,後來發生的事,我只能說是知人知面不知心...(待續)

7 則留言:

bob 提到...

醫院裡面,趁家屬病急亂投醫
騙錢、騙偏方的,不勝枚舉

花錢如果能買心安、買到希望
願意花就好好享受吧!

祝大家平安

匿名 提到...

我想現在對於任何發生的事情
都用正面思考的角度去面對,
發生過去了就過去了
還是以善為出發點,
壞事就原諒了,別在想
不要讓俗事去擾亂思考
誠心的希望媽媽會好起來

Vergil Leonheart 提到...

妳要不要試試看來教會呢?
教會是free of Charge的喔^^

阿海 提到...

生命的起始與終結,只有宇宙能決定
做為一個人,能夠理解妳焦慮的心情
但是生命總有終結之時
電影《變人》當中,那位有人性的機器人為了不跟自己身愛的另一半分開,一直發明新藥與新型的人工器官
但是另一半說了:
生命總有盡頭
她並不想依靠這些東西延續生命
我覺得離開這個世界是每個人都會經歷的
但是離開的愉快與否,變成一個很重要的東西
家姐曾經做過一個夢
夢中她碰到一個〝大師〞〈類似《前世今生》中那種大師〉
她問大師,人生到底是為了什麼?
大師只回答了一個很簡短的答案
在夢中,家姐聽了那答覆,只覺得豁然開朗
而且覺得自己是不是要死了,因為她聽到了人生的終極,可以不用再修煉人生了
但是她猛然醒來,而且一醒來,就忘了那個重要的答覆
很遺憾嗎?不會
要是人生有這麼簡單,就不叫修煉了
話雖如此
妳現在要做的,就是維護伯母的基本人權
該詌譙的就詌譙,該要求的就要求,該錄音的就錄〈以備不時之需〉
至於什麼宗師切不切還有教會什麼的,我想就不必了!
我認為宗教的神如果你求就有得
未免太好笑了!
對於宗教,我想,
我們只能求牠給我們活下去的勇氣與智慧
其他的,就交給牠決定吧

maha 提到...

「學醫第一步是醫心, 無論是醫自己的還是其 它人,這一步總免不了 。今天各位在這裡學醫 ,不是為了賺大錢,而 是為了以後能照顧自己 心愛的人。」這是我中 醫課老師在上總綱時所 講的第一段話。

從無數的就醫經驗之中 ,我才發現當年的這段 話是多麼的用心良苦。因為醫生的診斷會決定你接下來的人生,但醫生並沒辦法每次都正確的判斷。因為不管任何人,只要 病了,就是個人為刀俎, 我為魚肉的姿態,一點辦法也沒有。雖說行醫 者有行醫者的難,患病 有患病的苦,但站在一 個行醫者的立場來說, 再苦再難,也只有自己 設法度過,不能將此轉 嫁到患者身上,畢竟沒 有人強迫你當醫生,但 患病卻是不由自主。
不過既然開張看診,當 然不可以不熟練,別的 不說,任何人家裡水管 不通,如果師匠東弄西 弄,弄不好不說,把你 家搞得臭水四溢。這任 誰都要看了罵街,怎麼 今天換在人身上,反而 是技術不純熟,態度不 認真的醫生出來喊冤?更大言炎炎一念天堂、一念地獄,且不論何念天堂何念地獄,單就一個服務業的態度來說,醫生搞不定儀器,說洗腎不痛,這不是跟飯館老闆說菜裡的蒼蠅是紅蔥頭一樣的事嗎?吃了蒼蠅可能會拉肚子,但洗錯了腎、割錯了膽,這可有回天之法?如果這事發生在任何人身上,請問要以何念天堂,又以何念地獄?

中醫與西醫各有各的巧妙,這不是哪個學閥、醫閥說哪個算數就算數的。中醫有不足處,西醫又何嚐不是?但單就癌症一科而論,西醫確實不如中醫。本人師祖鄭曼青著《談癌八要》曾言:「癌症多為可防治之症,獨惜世人不察延誤時機,迨病入膏肓,悔之已晚,束手待斃,飲恨黃泉…」中醫視癌為氣血之結,因風寒暑溼燥熱等影響,適當疏解,補益當可救之,唯不見刀,見刀難治。以此醫理活人無數,反觀西醫,眼壞掘眼,手腐斷手,化療者無一不苦到有口難言,除身體疼痛,還有髮禿齒危、形消骨毀之虞,雖能活人於一時,卻未必好活於萬一。又或者西醫中有大國手能活人,唯信其絕非一望病患為狗畜,視病患家屬為金主之人。醫德無論中西,應屬一視同仁。

除非一個人毫無人性,否則,他必有心愛之人,換個角度看,今天病者是你心愛的人,會有任何人肯施以未必有用,卻要患者受無邊痛苦的治療嗎?已所不欲,竟施於人,這難道就是健保制度下的醫生嗎?不亦悲夫!

pp 提到...

hi,妳很有勇氣.
我父親也是洗腎患者,
而我一直逃避著這件事.

匿名 提到...

HI
我看了一本書
叫"病人狂想曲"
它不是教人如何治癌症
是教人如何當一個病人
我覺得可以看看
或許你已經看過了
但我還是說一下

張貼留言

歡迎交換意見,惟網路小白橫行,故恕不開放匿名留言,欲留言請先申請 Google 帳號,為自己的發言負起法律責任。若您欲張貼網址,請使用 html 語法,以免本站版型被過長的網址撐開,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