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二, 10月 04, 2005

全職看護週記(九):荒唐醫生

好不容易挨到週一下午朱醫師來巡房,他一聽到我媽想出院回家靜養的要求,當下便說:「別說出院了,妳今天再不洗腎,兩天之內一定會有致命危險。」我聽了非常害怕,雖然經方派的劉醫師與倪醫師仍強力反對我媽洗腎,可是被西醫如此警告兼恐嚇,已經被驚嚇到的我們也不免猶豫了起來。我於是火速寫了封傳真給劉醫師,偏偏地下商店街7-11的傳真機當天一早便因故障送修,店員還告知我這一整層樓都沒有別的傳真機可用,所幸我不信邪,走到隔壁天天光顧的「老農夫」,店家立刻替我免費傳了過去。

下午劉醫師依我的請求打電話到病房來,他一面安撫媽媽一面說,如果她真的因為無法排尿,而且又被西醫的言詞嚇到而感到不安,但那就去洗吧,只是他心裡仍是反對的。掛上電話,媽媽要我轉告護理站她屈服了,她願意接受醫師的建議去洗腎。沒多久,我便在病房裡親眼目睹了一場生平僅見的荒謬劇。

下午三點,一位帶著香港口音的腎臟科住院醫師,帶著一名護士進到病房。他表示一般經年洗腎的人,是由手臂插上血液透析用的廔管,但我媽是急性腎衰竭,所以必須由大腿內側將導管插進腹部。說罷便直接在媽媽的腿部及腹部刷上了大片碘酒之類的消毐液,並在四週蓋上消毐過的綠色小方巾。待準備就緒後,他要求護士遞來一包全新的導管,他小心翼翼地拆封後,突然兩手拿著不知該如何組合的導管配件楞在原地。我看到醫生竟然對著病患發楞,我也楞了。

顯然不知如何是好的腎臟科醫師,杵著發楞數分鐘後,吩咐護士再拆一包全新的導管,可是第二付導管交到他手上後,他又發楞了,天啊!原來他根本不會用!這已經不是草菅人命可以形容的荒唐戲碼。連拆了兩包他不會使用的導管,醫師似乎有點腦羞成怒,於是便向護士小姐吆喝道:「醫院什麼時候換了新的供應商也不說一聲,妳去幫我看看有沒舊款的拿過來給我用。」我眼看我媽的肚皮晾在那兒十分鐘以上,已經開始冒火,但我決定再給個機會看看他打算怎麼解決。

過了好幾分鐘,護士小姐回來了,並且回報說腎臟科那兒找不到舊款的。醫師於是又遣她去急診室找找看,近十分鐘後,她帶了一組十六吋的導管回來。「我要二十吋的,十六吋的太短不能用,妳再去找找看」,那位在我的緊盯下已經有些緊張的醫師說道。於是護士小姐又離開了。幾分鐘後她再次回到我媽的床前,宣佈完全找不到二十吋的舊款導管。半小時過去了竟然得到這樣的結果,我忍不住對著醫師開罵。

「你到底會不會用啊?如果我媽兩天內不洗腎就會掛掉,我寧可給她轉院也不會讓你來插導管。」他先是沈默以對,後來又對我說他不曉得醫院什麼時候換了新導管,他還沒有受過訓練所以不會用。我高聲吼他:「這是什麼爛醫院,器材換了醫生竟然沒有被知會。如果今天是你的家屬躺在這裡,你放心把她交給像你一樣的醫生嗎?」被我一陣大罵之後,他默默離開了病房。

又過了一陣子,一位腎臟科的主治醫師前來收拾殘局,我怒氣未消,高分貝地數落前一個醫師的失職,接著要求他為我媽晾了半小時以上的肚皮和大腿內側再消毐一次,我的理由是:「天曉得這裡的空調有多差,病房裡有多少細菌。」主治醫師悶不吭聲地重新消毐了一次,然後便將第三包導管插進了我媽的大腿。醫院裡的一切,竟是如此的令人不敢苟同啊。(待續)

8 則留言:

匿名 提到...

阿點妳現在開始
應該準備錄音設備
把這些混帳王八蛋的荒唐言行一一錄下
要不然,再有需要的時候,這些人屆時絕對不會認帳!

Si 提到...

樓上的
你若要匿名就去匿名版玩
看看你自己回的
是否也充斥著處處的防衛與不耐呢?
blog不是公共空間

合則來不合則去

你犯不著來這裡跟人吵架吧
要是真要討論中西醫孰是孰非
你就講點東西出來

KAFKA 提到...

匿名者你是什麼東西
你在念什麼天堂念什麼地獄

你家人也得癌症嗎
你父母也得癌症嗎
還是你也得癌症嗎
西醫最為人垢病就是缺乏對病人的同理心
自以為唯有他是救命天神
他是權威
他是專業
我的母親被馬階醫院的許自齊傲慢的權威態度給拖延病情
讓我即使很快同意去安寧病房都不能讓我媽媽捱過一個禮拜就死亡
這種痛苦經歷你有過嗎
你在扯什麼狗屁大道理
要搞西醫神化去你他媽的死地方大放厥詞
在這裡若有回應的廣大讀者
都是因被西醫以自大無知來斷定癌症是個絕症
而搞的全家人心力交瘁過的癌症病患家屬
或能有基本同理心閱讀版主的痛苦心情而安慰或鼓勵...
特別是那些面對癌症的西醫
只會跟癌症病患宣告只能活多久的西醫
連一點根本治癒能力都沒有得狗西醫們
發出共同哀鳴
你搞清楚了沒
你來扯什麼
你把人家寫了十幾篇超過萬言書用心看完了沒
你到底在扯什麼
我與其它讀者是在看著台灣的西醫在面對癌症的低能
甚至更精確的講
這位版主所描述真實痛苦經歷中
所見到的低能西醫而感同身受
你是來幹嘛的
你算哪根蔥哪個蒜
你來這裡放什麼屁
好膽秀出你的blog身份
你這縮頭烏龜
連面對他人的基本勇氣都沒有的狗雜碎
去 死 吧
而且同時罹患大腸癌,胃癌,淋巴腺癌而死
這是你應得的獎賞

bob 提到...

喂!喂!
請大家體諒一下家屬的心情

phyllis所遇到的醫院經歷,
本來就是常態,跟中醫西醫無關
西醫有冷漠的、無情的,中醫裡面也不少

問題是誰能幫助病人減輕痛苦
誰能為病人家屬說明事情的真相
誰能讓大家對生死安心,那就好了

面對癌症,中西醫一樣會有束手無策的時候
但是力抗病魔的人,也時有所聞啊!

cafeinn 提到...

又來了

匿名 提到...

你寫的東西滿好的,像我爸是學醫的,像我們去勸他看醫生,他會說,我們不懂啦,又一個人挨聲嘆氣,結果病情都是自己延誤的,問他又不講,.....受不了!過去我老爸中風,我會看電視的中醫介紹,問他要不要試試中醫,他的語氣會很不屑中醫,西醫他自己也明白風險又很多,自己又無法放寬心,看什麼都不順眼,到最後,我會覺得不耐煩和他講話,所以病人沒有一點醫學常識是最好帶的!

gvd690 提到...

本來從某版友的關於室內設計討論的文章連結過來,拜讀多篇文章之後,才發現 原來以前也曾路過,但那時候應該是多年以前,因為倪海廈醫師的關鍵字來訪,也看完版主催眠 ...等文
well. 祝福 一切安好 福慧增長!

龍崎十郎

mindy 提到...

看到KAFKA的留言,頗有感觸。
我的先生亦是因為許自齊這位傲慢的醫生的延誤,差點斷送了性命。
在馬偕淡水院區開刀後,連續三個禮拜回診,但都不知道檢查報告的明確結果是什麼?去許自齊的門診要看報告,每個禮拜他都將責任推給檢驗科,說是檢驗科沒有做出來。
最後在幫我先生做了胃腸鏡和大腸鏡後便逕自出國,掛了兩個禮拜的門診要我們再回診看報告。但是我先生已撐不到星期一的門診,星期五下午我們便只得到台大急診室求診,經過檢查後,星期二便確定了我先生的病因。因為傲慢的許自齊的延誤,當時我先生的腫瘤已經超過12公分,幾乎被判了死刑。幸而台大醫院洪瑞隆醫師和許多醫護人員共同的努力,目前我先生的病情已有相當的進步。

張貼留言

歡迎交換意見,惟網路小白橫行,故恕不開放匿名留言,欲留言請先申請 Google 帳號,為自己的發言負起法律責任。若您欲張貼網址,請使用 html 語法,以免本站版型被過長的網址撐開,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