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四, 10月 06, 2005

全職看護週記(十一):自動出院

隔天上午,媽媽又被推去洗腎。連洗兩天,媽媽已經痛到了無生趣。我很著急她喪失自信,晚上便請了媽媽的學生暫代我的班,好讓我當面去問問劉醫師的意見。劉醫師囑吋我儘快讓媽媽出院,「再洗下去命都沒了」,但我想到自己要得再簽一次切結書、再聽一次「後果自負」的話就頭皮發麻。

劉醫師眼見我的慌亂,馬上說道:「妳明天就去辦自動出院,出院的後果我來幫妳負責,妳不要有壓力」。劉醫師的果決令我安心了不少,隨後他還應我的要求,撥了通電話到病房裡為媽媽說明病情與下一帖藥方的預期功效。待他掛上電話,我連聲道謝,因為他的病患雖多,但對待病患與家屬的態度極好,給我的感覺和三總的醫師完全不同。

「西醫就是喜歡這樣亂搞,」起初是西醫,後來又考上中醫執照的劉醫師說:「我以前也是這樣。」其實西醫面對重症與慢性病向來是束手無策,對於癌末患者不是宣告死期,讓病患與家屬們的心情跌落谷底,便是採取開刀、化療等折騰病人的暴力治療方式。姑且不論醫術,但劉醫師跟隨倪海廈老師習醫的經歷,顯然令他在醫德方面更上一層樓。

西醫界有位許達夫醫師,他原先也是工作繁忙、病患特多的權威大夫,在接受壹週刊專訪時他曾坦言,自己「忙到連病人死了都不知道。」直到三年前他意外發現自己得了第三期的大腸直腸癌,這才明白病患的徬徨無助,而過去面無表情宣告病患死期以維持權威感的自己,又是多麼的冷血。後來他勤讀資料,心裡清楚各種治療的後果,於是毅然拒絕了他以往最常叫病人做的事情-開刀,而改以氣功、素食、自然療法來抗癌,如今他仍好端端地接受專刊的訪問。只是,儘管這樣的做法救了他的命,同行卻斥之為異端與錯誤示範,甚妙。

話題遠了。總之,媽媽在接了劉醫師的電話後心情大好,決定隔日一早即向主治醫師表達自動出院的決心。由於三總不能刷卡,只接受付現或ATM轉帳,我的錢又都卡在定存,於是待銀行開門,我便到師大附近的台銀,自媽媽的戶頭裡提領了數萬元的住院費用。內湖距離和平東路相當遙遠,我原本想將媽媽的手機費用與一堆帳單繳清,順便解了自己的定存以備不時之需,但才辦完第一件事,我就接到了媽媽的電話。

「妳趕快回來,」暫時代班的學生已離開回家補眠,身旁無人照顧的媽媽緊張地說:「他們剛才確定我要出院之後,就把我的導管拔掉了,還要我自己壓著六到八個小時,我怕我會累到睡著,所以你快點回來幫我壓著好不好?」我真的太氣憤了,任何有一點sense的人,都不會在家屬或看護不在的時候,倉促的拔掉病患的洗腎導管,還要求虛弱無力的病患自己止血六到八個小時!於是,儘管待處理的瑣事還有一堆,我仍然在男友的協助下飛也似的趕回醫院。

進病房前,我心想既然要連續壓著止血六到八個小時,豈不是連還沒空吃的早餐以及午餐都不用吃了,所以便先行到地下商店街買了一些麵包。沒想到,我才回病房接手按著那止血紗布不到十分鐘,住院醫師走了進來。他說:「不好意思,我們弄錯了。你媽媽的導管插的是靜脈,不是動脈,如果是動脈要止血六到八個小時,但是靜脈只要壓十分鐘就可以了。」很好,我撇下一堆事情沒辦趕了回來,結果院方竟然弄錯了,而且還不用心到連洗腎導管插的是靜脈還是動脈都搞不清楚!繼院方差點錯割我媽的膽、腎科醫師拿著器材發楞不會用之類的鳥事之後,我再一次見識到三總醫療品質的低落。

雖說只需止血十分鐘,我還是專心壓了半小時,因為天曉得等會兒靜脈會不會再變成動脈?如果我媽因此而血流不止就糟了。所幸,半小時後血看來是止住了。我請了鄰床那位收了我一萬塊點燈費用的看護替我照顧一下我媽,便趕緊到一樓去辦理自動出院的相關手續。繳了費用回到病房,護理站給我了一份我媽要求院方提供的病歷表,以備未來不時之需。

病歷表是用英文寫成的。我迅速地看完一遍之後,發現了幾個明顯的錯誤,除了我媽家的地址被key錯之外,還包括了算術上的錯誤(75-59會等於6?)與描述上的錯誤(將不會排尿的原因,以偏概全地賴到病患堅持服用中藥上頭),於是我立刻要求住院醫師更正送回。此時護理站表示,由於外包勤務人員是三點半換班,所以如果我們能在三點之前出院,會比較方便他們進行清掃作業。哎,一切都是為了院方的作業方便,病人的體力與心情有誰考慮到了?

既然要趕在三點之前滾蛋,我只好儘快找有車的人來接我媽回家。一切事情都安排好、行李也都打包妥當之後,我到地下商店街的水晶禮品店,買了一串殺完價仍要九百元的玉珠手鍊,送給鄰床那位好心的胖太太做為謝禮,胖太太也很開心的收下,並要求我們出病房時千萬別說「再見」二字。兩點半左右,接我媽回家的人來了,我推著媽媽的輪椅打算搭電梯下樓,行經護理站時巧遇正在巡房的主治醫師。這位在治療方面毫無建樹,但之前在應對態度上還勉強可以的朱醫師竟說:「妳就這樣走了我很沒面子耶!」接著又說了一些保重啦加油啦必要時要再回來啦之類的話。上了車以後,我媽忍不住說了一句:「哎,到底是我的命要緊,還是他的面子要緊?」我說,他可能只是想要耍點小幽默罷了。只是,病人是很敏感的,這種沒有營養的話,醫生還是少說為妙吧!

九月二十一日是星期三,那天的天氣很好,印象中氣溫高達三十四度,媽媽望著車窗外久違兩週的亮眼陽光,心情逐漸開朗了起來。在三個人的攙扶下,她忍著腿上剛拔管的傷口痛楚,緩慢而吃力地步上位於四樓的無電梯公寓住家。躺上自己的床鋪後,她不禁說了聲:「好棒喔!我終於逃出惡魔島了。」而一想到當初陪著她踏進惡魔島的人是我,當下我便自責地痛哭失聲。(待續)

10 則留言:

PlasticOno 提到...

今天去看Gary Baseman中途回家拿相機,剛好看到一位身上有很濃中藥味的人走出你家門口,不知道是不是就是那位劉醫師。

phyllis 提到...

劉醫師忙到連吃飯的時間都沒有,怎可能出診?畢竟他是中醫兼西醫啊!病患多得不得了。他每天從下午三點半開始,要一直看到深夜十一二點哩。如果你見到的是男的,那他就是每天到府為我媽做腳底按摩的師傅。:)

Bilan 提到...

該是我進醫院了

曾經問你大門的amily 提到...

我終於把妳的全職看護日誌看完了(至少是看到這篇),一口氣。我想還有繼續,有些伏筆還沒有答案(例如台籍看護L),但是還是忍不住要關心,因為我也跟著這些週記擔心起來,希望她能夠快樂對抗病魔。我相信病人情緒是康復很重要的關鍵,我有兩個朋友的母親也是癌症患者(都不是初期),但她們都復原了,我的朋友告訴我,很大的因素是病人的心境和信心,以及求生意志。有你和劉醫師的精神支持,我想你媽媽會快快好起來的。祝你們一切好好好!

Evelyn 提到...

你好,我都會習慣來看你的Blog
今天看到你的看護日記
我好害怕
好怕生病和住院
好怕我有家人朋友生病住院
你說的一切
我只覺得,也太誇張了,像小說或連續劇
只能保佑自己和家人平安健康
你所說的一切,都將牢記在我心中
辛苦你了,要加油!

Tiffanybaby 提到...

看到你的看護週記,心頗有感觸!!朋友之前曾在一家小型醫院的加護病房待過一陣子,對有些醫護人員的態度真的是非常無法認同,別人的生命在他們眼中像是不值一文的東西,而該有的醫德及醫心亦不復見~~~

在一個不容出錯的行業,你會發現有些人漫不經心的態度讓人無法理解認同?而同理心彷彿早己被不存在~~~

珍惜身邊所愛的人,是我們一直要做的事!

phyllis 提到...

謝謝大家的鼓勵與祝福
現在看病真的只能自求多福
有時醫生緣不好
看再權威的醫生都不能保証什麼

前些天還有人來鬧場
我只覺得遺憾
如果醫界都是固步自封的人在把持
那還有明日可言嗎

牙痛,外傷,眼疾,感冒,整形...
自然會去找西醫
但是西醫面對所謂的癌症末期患者
以及慢性病患者時
確實很難找得出解決之道
這也是不爭的事實

我一度被氣得大哭
不想再寫下去
但是我想在我這次的經驗裡
有許多是大家可以借鏡的部份
未來若面臨類似的事情
(當然希望也祝福大家不會)
該注意的還是要格外注要
能少被騙的就多省點銀子
醬子我就覺得即使被亂罵
把這些事寫出來很有意義

春天裡的小熊 提到...

你好喔:)phyllis~

我是你的忠實看你部落格的小朋友
我想請問一下,你所說的中醫師
劉醫師,他的醫院在哪呢?
我媽媽他最近因為喉嚨的慢性病所苦
看西醫開刀也沒有看好喔,他對西醫好像失去信心了呢,我就想我都會看你的日記,想知道那一位劉醫師在哪間醫院呢?
想帶媽媽去那邊看病喔...
不好意思很突然的問你..
希望phyllis一切都好,順心

Jessica 提到...

小姐您好,我也是另一個對西醫無奈的女兒,媽媽也是因感冒在加護病房被推去洗腎,一直再找讓媽媽脫離洗腎的方式,您的媽媽不知在劉醫師的保證下,已確實脫離洗腎?可否分享些您的經驗呢?謝謝您!

phyllis 提到...

to Jessica:在醫院裡,因為資訊不對等,所以只要醫生語帶威脅(你如果不這麼做,就很可能會怎樣怎樣),病患和家屬通常都只能默默接受。我媽後來還是被推去洗腎了,因為主治醫生說不洗會馬上掛掉。可是看到媽媽洗腎這麼痛苦,我很無奈,只能說在人家的地盤上,醫師的意志很容易就凌駕病患和家屬的意志,畢竟我們不是專業人士。我們後來出院了,雖然媽媽的確如主治醫師所預期(或說詛咒)的在半年後往生,但至少那半年她待在自己家裡,不用被一堆儀器和檢查所折騰。媽媽現在已經往生三年多囉!哎...。

張貼留言

歡迎交換意見,惟網路小白橫行,故恕不開放匿名留言,欲留言請先申請 Google 帳號,為自己的發言負起法律責任。若您欲張貼網址,請使用 html 語法,以免本站版型被過長的網址撐開,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