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五, 9月 30, 2005

全職看護週記(四):草菅人命

先前曾寫到,進了三軍總醫院是慘劇的開始,我這就來說說三總兩週以來一連串荒唐至極的醫療疏失。若不是我們上週三(9/21)堅持自動出院,我簡直不敢想像再待下去的後果。

我媽是九月七日住進三總的,她當天上午才在書田照過胃鏡、做了切片,但一進三總,還沒見過面的主治醫師便下令我媽隔天再做一次同樣的檢查。連做兩次折騰人的胃鏡,再往已有切片傷口的胃壁上多做一次切片,別說是病人了,健康的人也會吃不消吧!

第二次胃鏡做完之後的隔天,我媽又被要求做了驗血、心電圖、X光等一大堆例行性的檢查,週五清晨,在我尚未趕到醫院的情況下,護士又給她灌了1000cc的顯影劑,搞得她接連血尿三次,其後的禁食、禁水,更是搞得她越來越虛弱。

週六下午,在所有白目訪客都滾蛋後,我帶著還有些微體力的媽媽向院方請假四小時,回到中和找一位經方派名醫倪海廈的在台弟子診病。這位劉醫師是我在高人指示必須尋找經方派中醫醫治我媽之後,自行上google搜尋到的最佳人選,他兼有中醫與西醫執照,並且天天都會拿重症個案的病情與倪師父討論處方,媽媽也認為他的醫術值得信賴。

我們在颱風欲來未來的陣陣風雨中趕回醫院,主治醫師旋即要求我媽下週一(九月十二日)再做進一步的腹腔鏡檢查,也就是在肚皮上打個孔,把內視鏡插進腹部檢查細部的一種需要動刀的檢查。週六當晚回家後,我上網搜尋腹腔鏡手術的相關資訊,並得知雖然只是開個小洞,病患卻必須接受全身麻醉,我因此向院方要求,務必讓我在術前見到負責麻醉工作的麻醉醫師,畢竟全身麻醉是有風險的,我一定要確認他是否合格才行。

週日,也就是腹腔鏡手術的前一天,我媽被惡質訪客打擾了一整天。當天下午,麻醉醫師拿著類似工作單的檔案夾走進病房,拉開隔簾劈頭就問道:「你是xxx嗎?你明天要割膽囊對嗎?」我聽了一臉驚訝的說:「我媽明天是要做腹腔鏡耶,不是割膽囊。你們是不是弄錯了?!」這位表情無辜的麻醉醫師立刻回答我:「喔噢!那應該是腹腔鏡。可能是表單上沒有腹腔鏡的選項,所以先勾在割膽囊上面。」什麼狗屎啊!腹腔鏡手術很稀有嗎?稀有到表單上沒能列出選項,需要先勾別的暫代嗎?拿這理由當藉口,當我是白痴嗎?我真的氣壞了。

沒多久,住院醫師羞赧地進來道歉說:「不好意思,我們電腦key錯了。」才被通靈的魔性死小鬼搞得一肚子氣的我,簡直要抓狂了。我大罵:「如果我今天沒有要求先見麻醉醫生,沒有先和他確認,我媽的膽是不是就莫名其妙的被你們割掉了呢?你們會不會太扯了!?」但是除了「不好意思」之外,沒有任何院方人士給我進一步的回應,而我也深切相信他們事後並不會有任何反省。

由於隔日中午要做腹腔鏡,因此週日晚間我媽又被院方要求禁食、禁水。看著體力迅速流失的媽媽,我的心好痛。回家後,我上網抓了大悲咒印出,打算隔日在手術室外頭努力地唸。

週一一大清早我就趕往醫院,因為啥時進手術室護理站完全說不準,只曉得第一刀是早上七點開始,因此我幾乎沒睡幾小時便起身,試圖趕在七點之前抵達病房。十點不到,媽媽被告知要先進外科手術室等候,我陪著班長一路推著病床到四樓,接著就被趕到外頭的家屬等候室焦急的守候,臨走前,我再次提醒外科護士:「我媽並沒有要割膽囊」。

就著注音和注釋唸了一個多小時的大悲咒之後,媽媽出了恢復室,但說起話來顯得氣弱游絲。我一邊推床回病房一邊偷哭,心想好好一個人,還沒做任何治療,竟然就給糟踏成這個樣子。從那夜起,我因為不放心她和行事荒唐、草菅人命的的院方,而開始了二十四小時的全日看護工作,每兩天才在男友的接送下,抽空三小時回家梳洗一次,兼去我媽家餵那隻狀況有如「無人知曉的夏日清晨」裡乏人陪伴照料的可憐貓咪-咩咩。長期抗戰才正要開始...(待續)

9 則留言:

路人Arkun 提到...

連看了幾天看護日記,真是太驚恐的經驗了,希望妳能堅強挺過這一陣子的辛苦。

也祝福令尊平安。

匿名 提到...

呃,應該說
祝福“令堂“平安

看了這幾篇日記
到內湖三總似乎並沒有讓你們得到預期的關照
要不要試試和信醫院?
我媽媽是乳癌初期就檢查出來,一直在那就醫
那裡感覺比較安靜專業,沒有一般大醫院的亂糟糟氣氛

Portnoy 提到...

我必須說,很多醫院都是這樣, 尤其是麻醉醫師和開刀醫師根本都沒有任何聯繫.

arkun 提到...

真丟人,一時筆誤,請相信我語言程度沒那麼差.

phyllis 提到...

謝謝大家的祝福
不過我媽住院兩週以來
那個所謂的親戚
不僅從來沒有出現過
連通問候的電話都沒有

其實若非我小舅要求
我怎麼也不會選擇三總
我的首選必然是和信或榮總

親戚是史上最不可靠的生物...

bob 提到...

每個人的經驗不同,
每個親戚的經驗也不同

把你自己放柔軟一點吧
這時候,需要的是更多的安心
安你自己的心,也安你媽媽的心

閣樓上的女詩人 提到...

看來,你只有自己一人在照顧?辛苦了。保重。

bob 說得對,既然來了,就安下心吧。我媽媽以前是在榮總,她自己也有提過要不要再到其他醫院。但是我們就是擔心去其他任何一家醫院,一定是所有的檢驗都要從頭開始,太折騰了。怕我媽媽受不了。我們在榮總,但也有些我們覺得不盡理想的部分。

我也很想祝福令堂(當我處在你的處境時,我也希望聽到正面的祝福),但是,現在,我還是提醒你寧願當作時間不多,珍惜當下地去用心照顧媽媽、跟媽媽相處。

這些檢查的折騰真的教人心疼。如果媽媽身體很虛弱時(可能會有幻影)、開刀或做檢驗時(可能會害怕擔心),也許你可以事先教媽媽:不要怕。如果感到害怕就在心中默唸觀世音菩薩或上帝。

phyllis 提到...

to 女詩人:

其實我們已經自動出院了
只是我還沒寫到那兒
後頭的事情更扯呢!

在醫院時我是一人照顧沒錯
因為爸媽在我幼時離婚後
生父就將唯一的弟弟帶走了
所以我家就只有我一個小孩
不過自從媽媽住院以來
弟弟已從國外回來探視了兩次
是個很有心的孝順小孩哩

說到這兒,我想建議大家
以後小孩至少要生三個
未來自己生病時
可以一個負責賺錢
兩個負責輪班
醬子兒女就不會太累啦:P

bob 提到...

多生些小孩,如果都不孝順
推來推去的,生再多也是辛酸
兒子孝順,媳婦卻自私
也是麻煩一堆啊!

家人生病,是對家族裡每一個家庭的重大考驗
也是最好身教與言教的時刻

如果你媽媽還可以看看影片,
推薦可以看一些大愛台的劇集
一方面分散對病痛的注意力
一方面看看別人的人生、病痛
也可以對自己的遭遇多一些釋懷

張貼留言

歡迎交換意見,惟網路小白橫行,故恕不開放匿名留言,欲留言請先申請 Google 帳號,為自己的發言負起法律責任。若您欲張貼網址,請使用 html 語法,以免本站版型被過長的網址撐開,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