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一, 11月 29, 2004

請讓我好好吃頓飯

公司樓下有個簡餐店兼藝廊,老闆是對八十餘歲的老夫婦。簡餐味道還不錯,但我不太常去,即便下雨天懶得打傘外出覓食,我也不會將那家店列入考量。原因無他,只能說愛畫畫的老闆實在太寂寞。

身為用餐的客人,我有權安靜享用一頓午餐。但老闆總會湊過來聊天,而且話匣子一開便沒完沒了。「你公司在幾樓?」「你覺得我這幅畫畫得如何?」「你猜我今年幾歲?」「這個茶我自己研究出來的,好不好喝?」無論你先前曾經眨著無辜大眼敷衍地聽過多少回,老人家永遠不記得你的臉,他每次面對進門的客人,還是會將自己的繪畫理念與養生心得說上一遍。就像《博士熱愛的算式》裡那位只有八十分鐘記憶的博士一樣,一旦超過這時間,他的記憶就自動歸零,重新開始。

有回因為同事相約,我硬著頭皮又進了那家店。當然老闆疲勞轟炸式的開場白是免不了,怎料那天中午連老闆娘也加入幫腔,起因是我吃不完那盤直徑比臉盆還大、麵條多達半斤重的肉躁乾麵。

 「唉唷!女生瘦巴巴的以後生小孩沒力氣啦!」老闆娘開始說教。
 「無所謂,我不想生小孩。」我直接了當地回嘴。
 「你怎麼這樣講,女人怎麼可以不生小孩?」

「…………」未免陷入無意義的辯論,我索性沈默以對,任由她唸個痛快,而為免違逆她的教誨,未了我還是將塞不進肚子的麵條給打包帶回辦公室,只不過,那些麵條最後還是進了垃圾筒。

我想起一則相當驚悚的電視廣告。一位老爺爺坐在客廳沙發上,手握話筒對著另一端的小孫子親切地說話。鏡頭漸漸移動,最後凍結在根本就沒插進連接盒的電話線上。這個孤單的老人選擇拿虛擬的通話對象排遣寂寞,而樓下餐廳裡的老人,則將本該由他家人所盡的義務轉嫁到客人身上。或許他開這家簡餐店,根本只是希望有人能陪他聊聊天,但消費者能不能就只是單純的消費者呢?在那兒吃飯真的好累。

我要說說另一個讓人壓力極大的用餐經驗。

三年前我在某大網站工作,同部門的美術設計是個勤練法輪功、外型仙風道骨的男生,在這姑且稱他為G好了。我在盛情難卻下,曾經花了三天時間讀完他贈送給同事們每人一本的《轉法輪》(李洪志著)。

一天中午,同事們結伴去吃自助餐,G也在座。一夥兒人吃吃聊聊,沒多久便吃飽放下筷子。忽然間,剛才默默吃飯的G,表示要說個他從另一名法輪功學員那兒聽到的故事給大家聽。故事發生的確實地點我記不得了,但大約是在中國南方的某個省份。G轉述說,法輪功有回在某地號召聚會,學員們紛紛自各地趕去集合,有些經濟情況較差的甚至徒步前往,包袱裡還裹著饅頭。夜裡大家齊聚某間廟的地下室席地休息,其中有位學員將擱久了發硬的饅頭皮剝下,吃起剩餘的部份。這時法輪功的精神領袖李洪志飄然出現在眾人面前,「食物在另一個次元是很珍貴的,不可以浪費」他說道;接著,便把那些硬饅頭皮全給吃下肚子。

我們一群人聽完了,並不明白這故事的重點在哪兒,正在狐疑的當下,顯然受到精神領袖感召的G,已經將五六位同事的殘羹剩飯全都和進自己碗裡,並一股腦兒地扒進嘴裡。我眼睜睜看著他毫不遲疑地把和餿水沒兩樣的東西吃下去,胃液一陣翻攪,幾乎就要吐了出來,同事們也是個個面面相覷,訝異的說不出話。一陣咀嚼和吞食之後,G說話了,「以後你們浪費的食物,我會通通吃下去。」我們聽得心驚肉跳。

事隔數日,大夥兒中午又約了去吃麵,其中有兩位上次不在場,而G則是依然在座。由於有前例在先,我們幾個「有經驗的」深怕待會兒若是吃不完,「點綴」著感冒病菌和眾人口水的剩麵與湯汁可能會讓G兜著走,於是全都有默契地點了小碗。可是那兩位不知情的同事卻拿了小菜。最後她們雖然吃完了小菜,碟子裡卻剩下挑掉不吃的紅辣椒和黑豆豉,碗裡也還有將近半碗的麵條和湯。她倆放下筷子的那一刻,我們的心也涼了半截,因為噁心的戲碼又要上場了。

說時遲那時快,G拿起小菜碟就著嘴,先把辣椒和豆豉幹掉,緊接著更咕嚕咕嚕地連吞兩碗剩餘的湯麵。我一直記得,那兩個女同事看著G喝下自己吃吃吐吐的食物和湯湯水水時尷尬到不行的神情。當然,此後再也沒人敢和G同桌吃飯。

我時常覺得,許多宗教(雖然法輪功急欲和「宗教」二字撇清關係)領導人的言行舉止,經由一些蠢蛋的附會解讀後,經常會變得原意盡失甚至教人啼笑皆非。照G那種仿傚方式,功法還沒能練成,恐怕已經先食物中毒或是撐破肚皮了吧。

11 則留言:

bob 提到...

這都是偏執狂的一種吧

每個人都會有一些症狀的

比如一定不生小孩......

jeph 提到...

為什麼一定不生小孩是症狀...= =

bob 提到...

因為一定要生小孩是偏執

那一定不要生,也應該是偏執吧?

自由的人是不入輪迴的 提到...

哇...
聽的真是有點恐怖說..

jeph 提到...

依"偏執"的定義來說, 合理的抉擇不叫偏執啦.

Jessy 提到...

人因有思考能力及自由意志而成為人,如果忽視了一個人的選擇權,意謂其人權被剝奪,而且在某種層面是侵犯了生存權。不可不留意。

英特爾公司總裁葛洛夫的名言:「惟偏執狂得以倖存」,這句話相信大家不陌生,這個激烈的時代會有激烈的生存方式,本不以為怪,不過,要分清楚:自謙為偏執狂,與醫生判定的偏執狂,分別是私人領域與醫學判定的事,可與他人無關,但指明他人為偏執狂,最好能有確切的證據,否則僅是口水文字。

-------
茲剪貼書田紀念醫院陳家駒醫師的說明
偏執狂(妄想症)(Paranoia)含意很廣;
一般指:「偏執(Para)的心智(nous)」源自希臘文,也就是所謂「執迷不悟」,「狂妄」思想。
臨床上指:一種少見的妄想性疾病,「個案將事實曲解,形成複雜糾結的偏見及妄想思維」,妄想以外的思想及人格功能,不受影響,也就是所謂「疑心病」。

bob 提到...

用「偏」「執」來解釋「偏執」即可
拘泥於定義、拘泥於專業
就越往「偏」「執」走去

phyllis 提到...

Jeph和Bob還在辯啊?
真有你們的

匿名 提到...

「食物在另一個次元是很珍貴的」!
那個"李洪志"是ET還是異次元過來的蟑螂?

還有那個"G先生"的行逕真是嚇人
你還真有勇氣跟ㄊ吃了2次飯
小的佩服佩服

小強

LC 提到...

我煉法輪功10年,認識的學員裡,沒見過有這種行為的,只能說"G先生"的行逕,是個人行為,不能代表法輪功啊~
《轉法輪》內容是叫人要重道德,對社會是有好處的.沒有叫人做奇怪的事.
學員煉功,大都因為健康問題來的.我煉功前,每個月要看4~6次醫生,煉這10年來,從沒看過醫生,就是因為效果好,大家才會堅持.希望大家能多認識法輪功.(在大陸也因為1999年時,太多人煉:大約有一億,才遭到中共的鎮壓和迫害)

phyllis 提到...

To LC:的確!所以我才會寫,「許多領導人的言行舉止,經由一些『蠢蛋』的附會解讀後,經常會變得原意盡失甚至教人啼笑皆非。」這確實是個人行為,不過他對外打著法輪功學員的名義,因此可能會出現了「一顆老鼠屎,壞了一鍋粥」的結果。不過我們都有被他逼著讀過相關書籍,所以完全理解他的行為與法輪功本身無關。也謝謝您的分享與指教。

張貼留言

歡迎交換意見,惟網路小白橫行,故恕不開放匿名留言,欲留言請先申請 Google 帳號,為自己的發言負起法律責任。若您欲張貼網址,請使用 html 語法,以免本站版型被過長的網址撐開,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