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四, 10月 21, 2004

驟雨後,想起馬格利特

一直覺得他的臉很模糊。不管見過幾次面,總記不起他的長相。我試著回想他的五官,但腦海裡浮現的畫面,並不比莫內晚年的視力清晰。眼睛、鼻子、嘴巴、臉頰,全是壓倒性的朦朧的色塊。我只記得,他始終穿著黑西裝,戴著不合時宜的小禮帽。

那年夏天,我和他共事了三個月。在第六十七次見面時,他的臉以加速度離我而去。望著窗外,一陣驚悚直襲我的背脊。一回神,管理員已在頂樓發現那把他未曾離身的黑色長柄雨傘。從此以後,我老覺得外頭下著人形的雨。

2 則留言:

妳後來怎樣了? 提到...

獻給這一場人形雨,
"忘不了的你"---黃耀明

phyllis 提到...

哇!之前總覺得妳那照片眼熟
今天看了那篇靦腆文章
才想起妳是何方神聖

曉蕾和大B現在又成了我的同事
看來以後全都要BLOG在一起了:)

張貼留言

歡迎交換意見,惟網路小白橫行,故恕不開放匿名留言,欲留言請先申請 Google 帳號,為自己的發言負起法律責任。若您欲張貼網址,請使用 html 語法,以免本站版型被過長的網址撐開,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