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日, 9月 12, 2004

不借鋼琴給山下洋輔?

週四在國家音樂廳第一次欣賞了山下洋輔(Yosuke Yamashita)的爵士鋼琴獨奏會,當晚現場大約只坐了五成的觀眾,以山下的知名度來說,主辦單位似乎有些宣傳不力。近兩個小時的演出,山下一人獨撐大局,並以英文介紹了全數的曲目。不過前陣子山下洋輔他剛推出最新獨奏精選輯「Graceful Illusion」,因此當他拐彎抹角地以幽默口吻提醒大家買CD時,現場不時爆出陣陣笑聲。順道一提,山下畢竟是國際級的樂手,所以他的英文比起一般日本人的程度還算是挺不賴的唷!

山下洋輔曾經連續十一年被日本權威爵士雜誌Swing Journal的讀者票選為「年度日本最佳爵士鋼琴手」,他強烈的「肘擊」與「拳擊」彈奏法向來為人所熟知,德國樂評人還曾以「爵士神風特攻隊」和「颱風壓境」來形容他的演出,而這回親眼所見,果然不假。他時常在音階爬到綿密的高音時,忽然以手肘或整隻手掌壓擊琴鍵,甚至彈到整個人屁股離座三公分,十足是個爆發力驚人的動作派,讓人不敢相信眼前這位留著小平頭的國字臉歐吉桑今年已經六十有二。

妹尾河童為了九七年的作品「工作大不同」,曾經採訪山下洋輔,文中提及「左野市文化會館」的職員曾投書關東甲信越地區的公立音樂廳機關報,該職員寫道:「耳聞有位異於常人的音樂家,經詢問鄰近和外縣市的會館後,確認為事實,因此使用本館小型音樂廳的條件為自備鋼琴,否則不得作異常演奏,而且必須立下合約書保證主辦單位及製作單位會準備調音師、若有故障須以相同的鋼琴替換等。但是演奏當日,果然如先前所擔心的,該音樂家不但運用了手掌,也持續以『拳頭』和『手肘』演奏,令會館負責管理鋼琴的職員從頭到尾提心吊膽。因此本館確定,今後若遇異常的音樂家,原則是必須自備鋼琴」。而更讓河童先生覺得沮喪的是,機關報上刊載的文章竟然在各公立音樂廳掀起了骨牌效應,陸續有會館擺明「不借鋼琴給山下洋輔」。公務員果然是公務員,機車怕事的特質真是不分中外,他們的職責只在管理設備,文化藝術與他們何干?

這次的演出,綜合山下先生自己的介紹以及討論區上的資訊,詳細曲目大致如下:上半場依序是〈Round Midnight〉、〈Blue Monk〉、〈Autumn Leaves〉、〈Phase After Phase〉、某日本童謠改編曲、〈Mt. Senba〉;下半場依序是〈Night In Tunisia〉、〈Soap Bubble〉、〈Graceful Illusion〉、〈Over The Rainbow〉,以及他自稱每次演奏會必然的結束曲〈Bolero〉,而安可曲則是艾靈頓公爵的作品〈It Don't Mean A Thing〉。其中,與新專輯同名的〈Graceful Illusion〉組曲乃改編自〈農村曲〉、〈丟丟銅仔〉與〈草螟仔弄雞公〉等三首台灣民謠,只是不仔細聽還真的分辨不出來哩。

除了音樂家的身份,據說山下洋輔也是位作家,文字出版品包括有「嘲笑鋼琴家」、「歪彈鋼琴之旅」等知名散文集,只可惜台灣沒有中文譯本,無緣一讀。另外,河童先生的書裡也提到,山下還曾組織「全日本中華冷麵同好會」並擔任會長,而原因則是「追究起中華冷麵的源頭,說不準可以溯及巴比倫呢?還有它究竟該怎麼吃、怎麼吃比較好等等,也是眾說紛紜。所以想研究看看」。還真是個有意思的歐吉桑啊!希望他身體健康。

Fact 1:他畢業於東京國立音樂大學,高中時期即為專業爵士鋼琴手。
Fact 2:他是雙魚座。
Fact 3:他家養了三隻貓。

延伸聆聽:山下洋輔トリオ「寿限無」 Live at Club Quattro

2 則留言:

Louise 提到...

遭喪父之痛,
聽到他的音樂反而更想大哭一場。
其實是很悲傷的旋律,
你不覺得嗎?

Train 提到...

演奏家當中, Pianist 最需要適應不同的樂器, 也最得克制自己的演出, 不能太搞怪. Cellist 頂多加買一張機票, 即使 Double Base 也可以送進行李艙, 惟獨鋼琴家走進不同的音樂廳, 面對不同的觀眾, 還要駕御不同的工具.

但也有幸運(或是偏執)到像 Eugene Istomin (1925-2003)的, 他八零年代在美國的巡迴演出租了貨櫃車, 補強防震, 帶著兩台 Steinway 橫越美國大陸.

演奏家的老婆恐怕也沒這樣每場跟的.

離題了, 但是我欽佩 Phyllis 為了藝術弄來這麼多傳神的描述. 愈多相關的細節, 愈多藝術的趣味.

張貼留言

歡迎交換意見,惟網路小白橫行,故恕不開放匿名留言,欲留言請先申請 Google 帳號,為自己的發言負起法律責任。若您欲張貼網址,請使用 html 語法,以免本站版型被過長的網址撐開,謝謝。